课代表
凹岸侵蚀2020-07-01 20:433,339

  今天林泛舟起了个大早,跟姗姗莫盈她们一起吃过早饭就到教室自习去了。

  第一节课是段言的课。

  仍然坐在最后一排,因为这里很有安全感。安全感就是想听课时可以听课,想放空时也不怕被老师发现。

  坐在窗边,夏天的风迎面吹来,夹杂着泥土与青草的味道,空气中还有几分水汽,应该是昨晚下过雨的原因。

  耳机里应景的播到那首《夏天的风》。

  七月的风懒懒的,

  连云都变热热的,

  不久后天闷闷的,

  一阵云后雨下过,

  ······

  夏末的早晨,不热也不燥,林泛舟拿着单词书出去背英语单词。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应该珍惜好时光,努力学习。更何况现在已经大三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两年前她还是自由自在的大一小学妹,而前几天都实现了吃着冰棒去看学弟学妹军训的愿望。

  一滴露水滴落在林泛舟的额头上,抬头一看,什么时候连这棵桂树也更茂盛了呢?

  人前活泼可爱元气满满的林泛舟,独处的时候也会变得喜欢伤春悲秋呢。

  收起思绪,林泛舟认真地背诵单词。

  段言路过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

  身穿白裙的少女,坐在桂树下的长凳上,捧着一本书。扎一个可爱的丸子头,露出雪白的颈,素净的小脸上神情认真,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在念什么。

  微风吹起她的裙角翩翩,荡起一阵涟漪,开出一朵朵花。

  段言心头一颤。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林泛舟抬头一看,却对上段言讳莫如深的眼神。莫名地感到慌张,连忙低头,装作认真看书。

  林泛舟在心里祈祷,希望段言赶快离开,却听见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到一双皮鞋出现在视线里。

  林泛舟还在当缩头乌龟。

  “林泛舟?”男人悦耳的嗓音念出她的名字。

  啪!心底有一朵烟花炸开,将她的脸颊染红。

  生平第一次觉得被念名字是这么幸福的事!

  “嗯……教授好!”林泛舟连忙起身问好。

  “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来和你说点事,”望着她面颊粉红,段言轻声慢语。

  “好、好的,教授。”

  “你应该也知道,我这门课的课代表转走了,”段言稍稍停顿,“所以我就安排你来当课代表了。”

  不是询问,也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林泛舟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为什么啊?”

  又觉得这样对教授讲话不太礼貌,连忙捂住嘴。

  “你这门成绩还不错,”段言给了一个不太充分的理由。

  “还有,我刚来,不太擅长与同学们打交道。而你,似乎很乐于与人交往。”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见林泛舟还是懵的,段言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而你,似乎很乐于与人交往。”林泛舟错愕地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仔细回想这句话。

  这是在说……昨天她向他搭讪的事吗?

  林泛舟有点欲哭无泪。

  -------------------------------------

  今天的课堂效果很好,同学们都很配合段言。

  临近下课,段言布置了一项作业,让大家在本周日前上交。

  还特地强调“上交到课代表林泛舟处。”

  讲台上的男人收拾好东西便走了,留下望着他高大背影一脸诧异的众人以及头埋在书里的林泛舟。

  教室里一片唏嘘声。

  她不敢抬头看同学们的眼神,只是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

  等到教室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她才起身,寻找室友的身影。

  此时,莫盈一个健步冲上来,猛拍林泛舟的肩膀:“小舟舟,不错呀你,这么快就勾搭上段老师啦……”

  林泛舟脸一红,急忙捂着她的嘴,瞪她一眼:“你别瞎说。”

  “嘿嘿,看你急的”耳边传来莫盈的奸笑,“那段老师为什么要找你当课代表?”

  林泛舟哑口无言。

  一旁的田姗姗替她解围:“我记得舟舟上学期这门课成绩不错。”

  “对对对,就是因为这个。”林泛舟接着田珊珊的话。

  “是吗,”莫盈一脸狐疑,捏了捏她脸上的软肉。

  “哎呀,别管啦,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庆祝我当‘官’了。”

  林泛舟挣脱莫盈的魔爪,拉着她俩走出教室。

  段言刚开车出车库,闵朗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

  “段老师,今天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啊。”

  隔着电话,都能听到闵朗声音里的笑意。

  “还行,学生们都挺听话的。”段言把车停在路边,松了松领带,喘了口气。

  “那不能够吧!我们段老师高大威猛帅气迷人多才多金,怎么只是‘还行’呢!外国语学院的女孩子肯定都把你当宝吧!”闵朗一如既往地油嘴滑舌。

  “说实话,大学生妹妹们怎么样?有没有让你感受到青春活力?”刚说不过两句话,闵朗就开始打如意算盘。

  “闵朗,”段言捏了捏眉心,“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她们只是学生。”

  听出段言的认真,闵朗也不再动歪心思,而是转移了话题,“晚上喝两杯?庆祝你第一天当老师,怎么样?”

  “不了,当了老师,要注意言行,那种地方你还是一个人去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段言低笑:“怕扰了闵大少的兴致。”

  段言说的是他上次在酒吧里发火的事,最后还是闵朗出来打圆场,弄得闵朗也没能抱得美人归。

  谁让那些女人见了他就饿狼似的扑过来,他一向对那种女人嗤之以鼻。

  更何况那天他心情本来就不好。

  早料到段言会是这副说辞,闵朗自信一笑,勾人的桃花眼笑成了弯月:“所以我已经到你家里来了。”

  这……他这个发小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带了你爱喝的酒,赶快回来吧。好哥哥,不要让人家独守空房,人家怕怕!”闵朗故意恶心他。

  段言额角一抽,突然有点后悔把家里的备用钥匙放到闵朗那里。

  挂了电话,段言低调地开着他那辆玛莎拉蒂驶出校园。

  一路畅行。

  听到门外的声音,闵朗立马调整坐姿,慵懒地倚靠在沙发上,手里捏着酒杯,故作媚态,向正在开门的段言暗送秋波:“哥哥你回来啦,人家等你等的好辛苦哦!”

  段言一阵恶寒,将手中的教材扔到他身上,靠在单人沙发上闭目养神。

  闵朗见他神色疲惫,立马狗腿地为他倒了一杯红酒。

  “啵”地一声取下软木塞,红酒的醇香立刻弥漫开来,上好的红酒与高档的酒杯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段言微抿一口,在唇齿间细细品味,这酒确实不错,质地醇厚,入口微苦,下肚后却只剩下果酒的甘甜与幽幽果香,余味绵长,回味无穷。

  段言慢慢地摇晃红酒杯,盯着玫瑰色的液体,淡淡地开口:“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

  闵朗喜上眉梢,急忙开口:“还是你最懂我。这不,我这公司除了点小状况,需要资金周转,所以能不能请言哥你帮个忙……”

  “哦,是吗?我说你,放着家里的公司不管,偏要出来创业,还老是捅娄子。”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天天逼着我去相亲,还尽是些不好伺候的大小姐,”闵朗瘪瘪嘴,一双桃花眼里也没了神采。

  “再说了,言哥你还不是一样,那么大个段氏都不放在眼里,而到这么个城乡结合部来当什么大学老师。”

  害的他今天险些迷路,七拐八扭地才来到这小破地方。

  其实也没有闵朗说的这么夸张,舒市是本省的省会,经济还是挺发达的。

  就是华大的的校区选址考虑到土地成本,才建在这个城乡结合部。学校周围的设施都是很健全的。

  一提到段氏,段言的目光一沉,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下水。

  突然就有点累了,摆摆手:“你先回去吧,资金的事我会帮你解决的。”

  目的已经达成,闵朗也不再多言,就走了。

  “轰轰”的摩托声渐远。

  麻烦精走了后,段言的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一想到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段家,想到那个雨夜,往事如电影般在脑海浮现。

  算了,就当个大学老师不也挺好的吗?段言自嘲地想。

  与天真单纯们的学生相处,面对那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他的心也仿佛的得到了净化。没有商场的尔虞我诈、段家的勾心斗角,他想要的不就是这样吗。

  但为什么又有点不甘心呢。

  -------------------------------------------------------

  凹凹我有话说:第一次尝试写文并且发表出来,考Python之前在这里发了一章,然后就把爱奇艺文学删了。前几天登录网站一看,没想到有人看了我写的东西,感觉好快乐哦。应该会继续写下去的。对了,看到这里的话,记得把第一章重新看一遍,有修改,我还加了一千多字,听说一章控制在三千字左右比较好,爱你们嗷嗷嗷嗷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授为何这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授为何这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