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那颗珠子
蜡烛吃我2020-06-15 20:552,192

  于是他们的目光齐聚在安道身上。

  安道不屑地瞟了他们一眼。安道的嘴唇上下动了动,念了个咒语。金色的笼子,晃了晃,就这么简单地消失了。

  安道挑衅地看着小妖,向小妖一步步靠近。

  小妖不停地摇头,缓缓地向后退,他既惊讶又恐惧。

  小妖道:“不是说它能困住一般的神仙吗,你,你怎么出来了。”他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好像已经听见了他心里的话语,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哦。”安道故意拖长了尾音,他勾了勾嘴角,他就是喜欢看着小妖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

  昭羽他们则在一旁观看,谁叫他刚才欺负我们,现在是他活该!

  “你还有什么遗言?”还没等到小妖回答,安道便朝着小妖打了一掌,小妖飞出数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连树上的叶子都震落了下来。

  小妖赶紧转身,准备逃跑。可是他刚迈出一步,就被定住了。像个雕像似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说你,本来还准备放过你的,但是你自先跑就不对了。”听得出安道很是愉快。

  “徒弟们,把它抬回去烤着吃了。”安道发话了,三个徒弟很是高兴,然后抬着小妖就走了。

  安道对余下的灵草施了个法,一个半圆形的结界护着他们,要是有人想摘取,一碰到结界就会被弹回去。

  回了紫竹林后,安道随便交代了几句,剩下就是徒弟们自由安排了。

  “灵草可能得长个几十年,这段时间是不能行拜师礼了,就下个月挑个好日子。”

  安道是个极重传统的神仙,在他眼里,拜师典礼是一定要有的,不然怎么能叫做收徒呢?

  昭羽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拜师礼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没拜成师父。

  可是又一个声音让她高兴了起来。

  “明日昭羽就先和你们一起练习制毒。”

  她竟然可以和他们一起上课么?这是她想了多少年的事情啊,居然成真了,昭羽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日暮时分,霞光从云层里射出万道,耀眼灿烂,桔红的云彩泛着点点金光。

  他们都已经开始了晚餐,不过只有昌素、夜光和昭羽,安道功力深厚,不需要吃这些仙食了,除非他自己想吃。

  被绑在树上的小妖在一旁痴痴地看着,口水直流,夜光显然察觉到小妖的目光。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吃了。”夜光斥责小妖,声如洪钟,眼神犀利。

  夜光想着,谁叫小妖那时候骗他们,现在就该好好惩罚小妖一下,让他尝尝苦头。

  可小妖没办法,他得庆幸,自己没成为他们今天的晚餐。于是转过脑袋,自己看风景去了。

  他们吃完后,昌素还是给小妖了一点食物,至少保证小妖不会被饿死。

  离晚上还有一会儿,昭羽也不知道该干嘛。她想去找师姐昌素聊天,可是她又不敢。她害怕被拒绝。

  真是心想事成,昌素竟然来找昭羽了。昭羽脸上止不住的欣喜。

  “昭羽,明天是第一次课,你不用紧张。”昌素安慰着昭羽,拍了拍她的背。

  “师姐,我……我不想制毒。”

  其实昭羽在虞山什么也没学会,洛齐根本就不给她看那些制毒的典籍,她就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

  她并非不想学制毒,只是害怕自己跟不上。

  “嗯?你怎么会不想制毒呢,制毒很好玩的。”

  因为安道制毒一直很厉害,加上他教的好,昌素作为他的徒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昌素看着昭羽一脸失落的样子,“要是你实在不喜欢,你明天可以先挑个最简单的,以后学点别的。”

  “好。”

  “到时你就拿个绿色的和一个黄色的,制出的就是最简单的了。”

  昭羽低声“嗯”了一下。其实她心里对昌素充满了感激,这恐怕是她出生以来对她最好的一个仙子了。

  虽然洛齐和昭羽是同族,可是洛齐成天虐待昭羽。而昌素和昭羽不同族,可她待昭羽却是极好的。

  师姐走后,昭羽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望着窗外的月亮发呆,她想着那个珠子应该起作用了。

  昭羽念了一遍那个咒语,也是时候展现珠子的厉害了,让洛齐也尝尝自己以前受的苦,她的嘴角扬起笑容。

  虞山。

  洛齐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他感觉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十分难受,他竟从凳子上滑到了地上。

  凳子倒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作为虞山山主的儿子,他从没受过这种气。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一个弟子听见屋内发出响声,急忙跑到洛齐身边。

  弟子看着躺在地上的洛齐,面色苍白,嘴里不断冒出白沫,腿已经不住地颤抖。

  他赶紧跑去向山主报告。

  可是恰好今天山主出门去了,弟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先把洛齐扶到床上。

  洛齐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眉头结上了一层冷冷的冰霜,他的胸口不断起伏,似海上波涛。

  就这样,洛齐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

  洛齐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是身体却比原来虚弱了许多,影响却也不大,只是他不知道这毒什么时候再次复发。

  虞山山主关切着问儿子的身体。

  “齐儿,你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事。”

  “已经没事了,爹不用担心。”

  山主把手搭在洛齐手腕上,把了把脉,起初他以为只是普通的兵。

  后来他背后溢出一阵冷汗,这毒竟然无解。

  他活了几十万年,竟然也没见过这种霸道剧烈的毒。

  “齐儿,你放心,爹一定会救你的,你别怕。”山主深情地看着洛齐,可眼底还是藏着一丝忧虑。

  听弟子说了昨夜洛齐的情况,山主又心疼地看了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更是怒上心头。

  可实际上毒发时,也只能找一些缓解的药来,作用很小,而且并不能完全清除。

  洛齐怎么也想不到,竟是那颗自己抢来的珠子,正慢慢夺走自己的生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夭夭是游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夭夭是游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