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亲爱的公主殿下2021-04-08 19:282,369

  滚滚到洗梧宫时,阿离正在背佛经,阿离看到滚滚对白浅道:娘亲,滚滚来了,我想去和滚滚玩。

  白浅看了眼滚滚道:那正好,你和滚滚一起背佛经。

  滚滚走向阿离拿起他看的书道;小舅舅,你该还不会背这个吧!这个我早就会了。

  阿离不信道:别骗我了,你才到仙界多久,你会背?

  滚滚:之前还在太晨宫时,父君经常教导我。

  阿离:听凤九姐姐说帝君是个变态所以他喜欢佛经,滚滚你该不会……

  阿离,你怎么好的不学,专学你凤九姐姐不好的,白浅道。

  滚滚听阿离说他娘亲说他父君是变态时有些惊讶,不解道:九九为何要这么说父君呢?

  阿离想了想道:这个……我不记得了,好像就是这次凤九姐姐变成了帕子,之后便和帝君共同失踪了很久,之后他们便在一起了。

  凤九来到厨房,发现仙娥已经准备好午膳,便又出来,她找到帝君时看到帝君正和连宋说话,凤九走到跟前道:果然知道帝君行踪的除了重霖便是连三殿下了。

  连宋笑笑道:我也是看到了滚滚,才知道你们回来的。

  凤九笑了笑道:没想到连三殿下如此关心太晨宫啊!我还以为连三殿下只关心成玉呢。

  帝君:听说成玉正在八重天评书,说的便是我们成亲的全过程,你说如果她后面没人她敢这样做吗?

  凤九看了看连宋道:三殿下也是爱屋及乌,为了讨成玉芳心真是什么事都做,但……

  连宋笑笑道:如果帝后闲的无事可以去听听。

  凤九看了眼连宋道:我自然是的要去,你们聊。

  凤九来到八重天时,成玉正说的正尽兴,等说完一段看到凤九道:凤九殿下,哦不!帝后您来了。

  凤九有些无奈道:你怎么和他们一样,还和从前一样叫我凤九不行吗?

  成玉看着凤九道:我还以为你们会在碧海苍灵多玩几个月,怎么才几日便回来了,是碧海苍灵不好玩吗?

  凤九看着周围的人慢慢散去道:还不是我父君,让我尽快回青丘继续我的课业。

  成玉:你如今已是帝后,又是青丘女君,确实不能为帝君和青丘丢脸。

  凤九叹口气道:我自然知道。

  凤九走后帝君道:你找我何事?

  连宋摇着扇子道: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

  不能,帝君淡淡道。

  三毒浊息,如今也变成了一个隐患,不说昆仑虚能支撑多久,就怕有人惦记,连宋没理帝君的话,说出了他的担心。

  之前我去找墨渊时已看过,三毒浊息一般人无法放出,他们再惦记也没用,只是想要彻底清除有些困难,帝君道。

  连宋叹口气道:你失了半颗心不说,又在星光结界里消耗了很多修为,又喂血给凤九一个月,虽说你如今看着没事但……

  我没事,不用担心,帝君打断连宋的话。

  连宋:既然无事,那我们下盘棋吧!

  夜里,菩提往生发着悠悠的光,远处六角亭里坐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白凤九。

  帝君走到凤九旁边道:我记得当年你也是这样坐在这里,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时候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

  凤九听到这话惊讶道:我还以为我逃出来是做梦呢,可是我是怎么又被变成帕子的?

  帝君坐到凤九旁边道:被自己的法术反噬还一点都不知道的,这四海八荒恐怕也只有你了,说完帝君轻轻弹了下凤九的额头。

  凤九心里有些疑感道:你当初为何要把我带去和小燕打架?

  帝君:第一次见到你,我没什么印象,只是听闻司命同连宋在讲关于你的八卦没在意,第二次是夜华成亲宴上,本来我准备离开,看见一位白衣女子拿盆俱苏摩花挡着脸,好奇就多看了两眼没想到,那名女子竟然用花瓶砸我,后来你相亲我看着你把那些神君吓跑的样子很可爱,我在第七天看书你正好和阿离去看戏,后来我在承天台救了你,之后在三十三天,我在那里看书就看到你和阿离在树的另一边和别人打赌,看谁会嫁给我做帝后,然后你还说我是变态,之后你就变成帕子,那时我觉得,去那里都把你这个帕子带在身上也不错,之后你就掉落梵音谷,我想方设法的等梵音谷再次开启去找你,看到你在那里没事,我便放心了,我把你禁足的那几日,有次觉得娶个帝后也不错,燕池悟找你出去我一直跟着,看到你抱他我很生气,其实我从来就不想把频婆果给你,我以为你要频婆果只是为了让燕池悟开心所以我很生气,所以姬蘅向我要我就直接给她了,如果那时候我知道你要救叶青缇我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我不希望你对别的男人那么好。

  凤九听着很感动,望着帝君亲吻在一起,帝君抱着凤九回到了寝殿,直到天亮帝君才让凤九入睡。

  清晨,滚滚独自吃着早膳,他觉得有些奇怪,每日他父君都起的很早,可今日为何……而且他父君寝殿外还有结界,直到午膳时他娘亲和父君才从寝殿出来,滚滚看着他娘亲没睡醒的样子道:九九,这都已经晌午了,你竟还没睡醒?

  凤九打着哈欠坐到饭桌前道:还不是因为……呃……我昨夜没睡好,凤九话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滚滚:九九,睡不好的应该是父君吧!你最爱踢被子,之前在凡界如此,到了九重天依然如此,在凡界我每日都要帮你盖被子,到了九重天又要父君每日为你盖被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凤九:你父君也踢被子啊,滚滚,之前我在昏迷时,你父君的被子是不是也掉了?

  滚滚吃口菜道:不,那是九九踢掉的被子,父君是在帮你盖被子,那段时间父君为了照顾你,都瘦了,你还这样说父君。

  凤九:你,你为何这么认为。

  滚滚:这是事实啊!父君本来就是为了你都瘦了,我看父君日日为你取血,只盼着你能够早日醒来。

  听到这里凤九心里很难受,帝君也受了重伤,还要照顾她取血给她。

  滚滚突然想到什么道:对了九九,你为何要说父君是变态呢?

  噗!咳咳,我……我何时说你父君是变态了?凤九刚吃饭嘴里的饭差点吐出来道。

  滚滚:就昨日啊!听阿离舅舅说的。

  凤九放下手里的竹筷道: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什么?滚滚疑感道。

  当初打赌赢钱没拿回来。

  打赌?什么打赌?

  帝君:两百多年前,你娘亲和阿离在三十三天和旁人打赌,赌谁会成为太晨宫的帝后,所以……

  所以什么?滚滚道。

  帝君摸摸滚滚的头道:所以你娘亲用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给别人赌,把阿离乔装打扮后给她自己下了二百注。

  九九,你这是作弊,父君为何会知道呢?难道那时父君便一直关注着九九?滚滚道。

  帝君:不,无论我去何处,不远处都会有你娘亲的身影。

  不,应该是无论我去何处都有你父君在,凤九解释道,

  滚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