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莘莘学府
秦王政2020-07-03 23:365,538

  夜晚的北京依旧繁华的很,车水马龙、纷纷扰扰的世界在华灯的照耀下又显得格外亮眼。

  只是看似繁华的城市每天却也上演着残酷的行业竞争,北京是座包容的城市,包容着你的喜怒哀乐、也包容着这个世上的悲欢离合,包容着不同的人,也包容着一切事物,他就这么静静地陪伴着你,很难想象这是多么好的一位老朋友啊!在他身上画画他不会说你什么,你生气了发泄一下他也默默地安慰着你。当然这一点也引来了许多人的点赞和夸奖,以至于这里的人们回老家或者遇见外地人的时候骄傲地介绍着自己:“我!我的工作在北京!”或者是:“我都在北京买了房了!”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一部分老北京人并不住在胡同和商业区里,他们住的很平常,这是一个80年代的老房子了,也就60平米,但是家人最多的达到七位。

  刘长君就是住在老房子里的一位普通不能再普通的00后,这小伙子英俊潇洒,一副眼镜下有一双充满星辰的眼睛,斯斯文文的,典型的高冷模样。他的姥姥姥爷也在这里住着,跟他的母亲两个人共同撑起这个家。虽然还在上高二,但是节假日也会去打工,一个人又送快递又去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

  但是他有个癖好,就是喜欢历史,在当图书管理员时读了不少历史书,尤其是在首都图书馆里,看到了一些他平常看不到的而且不对外开放的古书。

  秦玉像往常一样来到首都图书馆借书还书,会员卡办了两个,但是她也会在这里看上一天。

  对于刘长君而言,他在学校的朋友并不多,文科班的男生也不是很多,虽然有一些女生喜欢他,但是他并不对这些人感兴趣。可在秦玉面前他却很想跟她聊上几句,他会等着秦玉来还书,轮班的时候回去找秦玉,也拿一本书坐在秦玉身边,有时没有座位了就会站在不远处看着秦玉看书做笔记写文章。

  这不,秦玉还完书又去图书架找书看,看见刘学君站在身边,说道:“又看见你了!”

  刘长君很亲切地去打招呼:“按理说你是不是应该面临会考?”

  “我们学校不会考!”

  “什么学校这么好?”

  “但是我们明天都面临各大比赛!我看你也老拿着春秋战国和秦汉时期的书。”

  “我历史方面的都很喜欢!就是对汉高祖这个人物很喜欢!”

  “原来如此!”

  “我知道你喜欢秦始皇!秦汉秦汉,不分家!”

  秦玉笑了笑,她这一身黑色正装校服套装再配上她那长发及腰,别提多好看了。

  刘长君看着这一身校服道:“这一身很贵吧?”

  “没要钱的!不过学费很昂贵!”

  “学费?”刘学军属于吃低保的,如果说学费高达五十多万他想都想象不到,而秦玉平时也住校,所以两个人见面的时间都在节假日和每周六。

  秦玉:“走!带你去个地方!”说着急忙收拾完行李,拉着刘学军就走,刘学君被这么拉着小跑了几步跟才跟上。

  “慌慌张张的这是带我去哪啊?”

  “去见我父王!”

  “你父王?秦异人吗?”刘长君笑了笑,道:”我…怕是不入流吧!”

  “没关系!放心!有我呢!”

  秦玉把他带上了自己的私家车,让司机开去学校 ,秦玉说:“沛公!你写的那篇文章真好,你那文章上说: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也不过就是弹指一挥间,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虽家喻户晓却也变成如今历史书上的一页记载和一副插图而已。”顿了顿,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帝王与普通百姓虽然有等级的区别,可他们到最后还不算一抹黄土?不过就是后人闲聊的时候提及几句而已。”

  刘长君:“一篇不入法眼的随笔罢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也没几个看的!”

  “那是他们不懂!”

  “跟你比不了!你说你出了几部小说了?还有一部拍成电视剧了!”

  秦玉:“运气好而已!我们学校的有好多厉害的呢!”

  “你们是什么学校啊?”

  “到了就知道了!”

  只见这辆商务车开进一片丛林里,停在一小溪的边上,秦玉背着包,走在小溪上的石子路上,刘长君只能跟着她:“你们学校让我进吗?”

  “让!”

  “不是说只有少数人可以进吗?”

  “这里人多着呢!”

  秦玉和刘长君一块儿到了一小道前,突然空中悬浮出蓝色的电码,秦玉:“是我!带我一朋友拿东西!”

  只见蓝色密码机闪着蓝光,其实这是个智能透明的屏幕而已,刘学君已经看着眼睛发亮光了。一脸崇拜的目光看着秦玉:“你们这是神仙殿堂吧!”

  “可以这么说哦!你原来帮过我!所以这回我也帮你!”

  刘长君随着秦玉走了进去,绕过一湖水则来到了一座殿堂,上写着“莘莘学府”四个大字,再往里走有四个学部:小学部、中学部、大学部和八卦阵。八卦部里有八个部门,因为彼此之内部都是通着的外面又围了一圈,很像八卦阵,所以称为八卦阵。

  八卦阵部分为八个部分:时光机、四方馆、观星坛、烟花巷、古画舫、棋室、书斋和比武场,都是学生们娱乐和比赛的地方。

  刘长君没有任何特殊的技能功法,他也不是机器人,只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而已。可就凭这一点已经打败了这里的不少人了。

  路过的学校的学员们纷纷见到秦玉行礼,秦玉也会回礼给他们,都是古代人见面行礼的方法。

  刘长君:“你们这个学校真的是与世隔绝!”

  “没有这里的人指引你不会找到的!就是找到了你也进不来!”

  刘长君跟着秦玉来到中学部,中学部分初中和高中两个部,初中部是在一座蓝色的水晶城堡里,比较异域风情,而高中则是在一红色的像清宫那样的宫殿里。

  秦玉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门:“父王!儿臣带了个人回来!”

  “进来吧!”

  校长办公室坐落在初中部的一层,位于一间有山有水的房间里,还有一匾额,写着“飞花榭”,那桃花林的桃花随着微风翩翩起舞,难怪叫这个名字。

  “校长好!”刘长君很礼貌地问好。

  “臭丫头!你又带了个人!”这个“又”字很显然,这里好多人都是秦玉带来的,他们都是些喜欢历史的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大部分都是学生,但是他们的家人也会来此居住,渐渐地与世隔绝了,这就相当于另一座城市。

  校长打量着刘长君:“你要知道,这里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我知道!”

  秦玉:“父王!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可是不能破了学校的规矩啊!过目不忘的技能在这里很平常!”

  “是啊!秦王!我还是回去吧!我家人该担心了!”

  秦玉:“等等!父王!您点过他们家的面包!”

  这时校长才回想起来,自己一直喜欢吃的面包原来是这家公司的,经常会让学校保安拿过来,还说过:“这快递小哥工作很认真!五星级好评!”还比了个耶的姿势。

  秦玉开了个玩笑话:“怎么着,您跟他合影看看?”

  校长咳嗽了几声,立刻恢复正常:“你今年多大了?”

  “17啦!”

  “你这个年龄应该上学才对!”

  这时,门外来了个跌跌撞撞跑过来的胖汉,是年级主任,呼哧呼哧地道:“校长!今天尖子二班又输了!”

  “输不很正常吗?”

  “这次是陈婉歌与高枫!”

  “高枫居然输了!”秦玉插嘴道。

  “陈婉歌才来几天?就能打败高枫?”

  “陈婉歌!我的好姐妹!”秦玉跟刘长君说解释道。

  校长站起身道:”那个……你办一下入学手续,要是录取的话学费是免的!”

  刘长君:“太仓促!我得回去问问我家长!”

  “电话在那边!不谢!”秘书拉着校长道的手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刘长君一脸担心地皱了皱眉:“他们…没事吧…”

  秦玉勉强笑了一下:“习惯就好!”

  刘长君拿起电话给母亲打电话:“喂!妈妈!我到了一个国际学校!他们录取我了!”

  电话里,妈妈一脸震惊:“傻孩子!别开玩笑了!”

  秦玉:“录取通知书就在你家客厅的茶几上!”

  刘长君:“你怎么知道的?你去过我家?”

  秦玉微笑道:“随便看看而已!”

  而刘长君的母亲拿着手机去到客厅,茶几上真有一封录取通知书,而且还是电子云端。

  “好高级啊!”

  刘长君害怕母亲担心,就拿起手机录了下来给母亲是发了过去,一边看电视的姥爷:“水逆退散!”

  刘长君很惊喜:“姥爷!”

  “小君啊!你不是一直想找一个人嘛!她就在那学校里!百年一遇、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加油!我们爱你!”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你找人?找谁啊?”

  “我小的时候她救过我性命!”在兜里掏出一颗围棋中的白棋子儿,又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白棋子。”

  秦玉看着这颗白棋子失去了笑容,因为这正是她救他施展阵法时掉落下的一颗。上面写着“月亮之上”。

  “那个人是不是你?”刘长君一脸期待地眼神看着她。

  “不是!”秦玉非常冷漠,说完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我该回宿舍了!”说完一道红光闪在刘长君的面前,在一看时,秦玉早已不在他的视线里了,于是跟着专门的指导老师来到了报道处。

  “同学,很高兴认识你!你的校服!”这位后勤老师递给他一套衣服。

  “这么好看!那个…是不是很贵啊!”

  “学费五十万!不过你是校长亲选的!所以学费不用出!”于是带他来到了一服装店里:“里面的衣服随便选!”

  “真的吗!那太好了!”于是刘长君选了十几件,老师有些看不下去:“你可以随时来的!”

  “对面是文具店,也是刷你的学生证可以随便拿!”

  刚刚是各大价值不菲的名牌衣服,现在又是做工精细的文具,还有生活用品店、食品店。

  “有一点!进到这里就不能随随便便出去了!宿舍楼是明天晚上九点半准时关门,所以你现在……回不去!”

  “那怎么办?”刘长君一脸吃惊。

  “你是新生!应该有一个星期的适应期!不过…你今天也回不去!”

  “为什么?”

  “因为手续很麻烦,而且还要做题,分析你这个人给你安排不同的班级!”

  两个人坐上一辆学校专车,去往学校大厅。

  而高中部的女生宿舍里,陈婉歌笑道:“秦王,就差你了,今天我这比赛太带劲了!”

  “陈后主!我这不是去图书馆了吗!”

  陈晚歌笑了笑,一转身坐到秦玉身边,闭上眼睛,只见手上闪着金光点在秦玉的太阳穴上:“你还真带了个人回来!有故事啊!不过你俩未来一定是披荆斩棘!正所谓阳光总在风雨后!”

  秦玉笑了笑:“别扯了!咱们班就是厉害!”

  韩清琳刷完牙从浴室出来:“那是!咱们虽然是文科班!可不亚于理科班那些男生!咱们班人人是自命不凡的旷世奇才!”

  听她们语调虽然狂一些,但是他们非常厉害,这些学员们都有各自的不同的技能,他们按照喜欢的朝代和人物去学习相应的法术和历史,不过这两万人的班级和等级不一样。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和大学部分别坐落在不同的校区里,但都在大块儿区域里。而高中部里有两个“帝王”班,也就是尖子班,他们这些学员不仅仅都是自己家里将来的继承人,他们每个人都会至少三个以上的技能。

  他们这个班上的人各个把自己当成中国历史上的帝王,一是他们喜欢这样,二来他们的法术技能都来自自己喜欢的历史人物身上。

  就拿陈婉歌来说,她就能知过去、通晓未来,这只是她的其中一项而已,就跟秦玉可以随心所欲地知道某些物品在哪个角落是一样的。隔空移物对于这两个尖子班的学生而言都是基本功。

  男生宿舍那边,高枫坐在下铺闷闷不乐:“我居然败给了陈婉歌?想我高湛一世英名!”

  “你就别吹嘘了啊!老大!明天辩论赛你可对阵的秦王!准备不?”朱子杰爬到上铺准备就寝。突然临床:“她是法家!咱们是儒家!在道德观念上咱们略胜一筹!”

  男女宿舍里都是六人一间卧室,六张大软床还有配备的书桌台和衣帽间。

  生活如此奢侈,但是他们同样明天也要上课和比赛,参加学校活动来挣够学分。每个人每个学期要攒一万分才有资格参加期末考试,如果一场比赛,赢了的直接可以挣一千分,而输了的也五百分,但是如果违法比赛规定和校规,则会扣掉分数。所以他们最抢眼的就是各大的文武、琴棋书画唱的比赛,你得每天上网报名,如果一个学期的学分超出了一万,超出的部分自动算在下个学期。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学校APP,叫江湖,用自己的学号登进去就可以查看自己参加了什么比赛、拿了多少奖、攒够多少分等等,但是只能看见自己的。

  这个学校表面上很吸引人,实则竞争和压力也会相应的大一些。

  刘长君在了解了一番以后,有些怀念生活艰辛但很充实快乐的日子。他被分到一班,也就是文科班,这一晚上他做了很多卷子,被机器人扫了很多次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他还要领教材、熟悉环境路线,但是任务还没用完,这才刚刚开始。

  刘长君转着笔,学校的宿舍楼已经全部熄灯了,他趴在一桌子的书和笔记本上打了好几个瞌睡,终于还是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图书馆了,还有许多学生在学习,他们不是不睡觉,现在是凌晨三点半,陆陆续续地学生都会去图书馆、操场、食堂拿着书去读,但是他们很安静。

  刘长君不是被说话声吵醒的,而是被哗啦啦翻书、找书、写字、打字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站在窗边,揉了揉眼睛,透过玻璃门和窗看到了他们学习的身影。

  这有点像他原来在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所看到的景象差不多,,就是时间不一样而已。

  宿舍是晚上九点半到凌晨三点关门,而图书馆则是全天开放,包括教学楼、健身房等等。

  秦玉早已经坐在图书馆里读《商君书》,她要为接下来的辩论赛做准备。

  这里的人与人都非常地信任和友爱,虽然他们班级不一样,身份不一样可是他们都是学生,都是彼此的朋友。古人是最看中情义的,虽然这个学校竞争激烈但是可以感受到平常人感受不到的氛围。

  刘长君拿出那颗白棋子,他心里其实有答案了,他好像确定这个人就是秦玉,可秦玉也不会去承认是她救的,“你对别人的好要忘记,别人对你的好要永远记着。”这也是这所与世隔绝的学校所教给他们的人伦道理。

  刘长君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继续做题,终于在早上六点写完了全部,拿到了一枚写有“高二帝王1班”的校徽。

  而机器系统也给他选好了课程和教材,在助理的带领下前往教学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历史的足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历史的足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