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朝歌
李希夷2020-07-20 16:102,581

  “朝歌?”将杀一把从白莫言手中夺过玉佩,仔细端详。

  “朝歌是这个小家伙的名字么?”将杀疑惑道。

  白莫言温柔的看着婴儿,道:“孩子,你叫朝歌?”

  而婴儿只是咯咯一笑。

  将杀对白莫言幼稚的举动,颇为不屑,嗤笑一声,随意摆弄着手中的玉佩,道:“抛开那朵红莲,只看这玉佩,这小家伙来历应该也非同一般。”

  白莫言看着怀中对着自己呵呵笑的婴儿甚是开心,道:“这孩子是人族无疑。但,应该并非此界之人,却不知怎么进入此界的,毕竟此界已经封闭了,而那玉佩中有一缕残魂,应该就是它护送这孩子到这里的,不过那魂魄也即将消散。”

  将杀打量着手中的玉佩,狐疑道:“为何如此说?此界已完全斩断了与三十六重天的联系,怎么还能有人进入?”

  白莫言逗弄着怀中的孩子,对将杀的疑问置之不理。

  正在这时,一点白光从玉佩中飞出,化为一霞姿月韵,温文尔雅的白衣青年男子。

  男子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就如下凡的谪仙人一般。

  男子身影虚幻,怜爱地看了一眼白莫言怀中的婴儿,而后对白莫言,将杀二人躬身作揖,一揖到底。

  “无极昙誓天夜唯敬拜见两位上仙!”

  将杀震惊了,竟然真的是外界之人!

  婴儿听到熟悉的声音,吃力地转过头看去,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咿呀咿呀地向唯敬伸着双手。

  唯敬恍若未闻,只是身影却越来越虚幻,作揖身子不曾直起,继续道:“我乃无极昙誓天三生阁弟子,因与其妻落难,前路未卜,生死难料,所以动用传送法门将我这不足百日的女儿传送到此避难,还望两位仙人能庇护小女一二。”

  白莫言不理将杀的挤眉弄眼,而是平淡道:“给我一个理由。”

  夜唯敬却答非所问,介绍起了婴儿“小女名夜朝歌,生于腊月初一,她爹叫夜唯敬,她娘叫苏幕舞,若有朝一日……”夜唯敬想到此顿了顿,不知为何停下了言语,而后直起身,走到白莫言身前,慈爱地看着那个咯咯笑的婴儿,伸出手想去摸摸,却什么也碰不到。

  将杀知道那个倔强的老头肯定会收下这个婴儿,不过令将杀奇怪的是夜唯敬为何如此笃定白莫言会收下这个婴儿呢。

  他却没看到在他沉思的时候,白莫言有一瞬失态……

  若有朝一日,她问起了自己的爹娘,还望告知她,她爹叫夜唯敬,她娘叫苏幕舞,他们真的很爱很爱她,丢下她真的是迫不得已……

  我亲爱的朝歌姑娘,愿你从此有树可依,不再颠沛流离。

  这世界有时或许会让你很失望,但愿你仍然有颗炙热心房,怀有希望,喜迎朝阳,不负时光……

  虽然我不希望让你踏上这条残酷的长生路,但我现在保护不了你,我希望你能有自保之力,再见之日愿我的朝歌姑娘已经成为人间那颗最明亮的朝阳。

  而我,那时一定会成为站在朝阳前面守护朝阳的人。

  “别了,我的朝歌姑娘……”

  寒风吹过,带走了淡淡离愁,夜唯敬的身影越来越虚幻,直至化为漫天流萤,消散人间。

  白莫言怀中的婴儿,伸着手似乎想抓着什么,然而却是一场空。

  “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此刻的千幽山脉显的格外突兀……

  ……

  沧澜极北之地。

  大雪纷飞,冰封千里,一座高之几万丈的冰山之上,一白一黑,两道身影现身于此。

  雪山之巅,一道庞大且庄严的黑色巨门若隐若现,那黑门门楣之上,两个煞气凛然的血红的篆体字令人不敢直视。

  将杀在此也算待了数万年,可是依旧对门楣上二字“归墟”有着不小的恐惧,旁人多看一眼都像是要被吸走灵魂一般,纵是将杀对此也是不敢托大。

  从这黑色巨门出现后,这片天地似乎更加寒冷了,这不是肉体感受到的寒冷,更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凉……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这神秘诡异的巨门之下显得渺小不堪。

  雕刻在黑色巨门上无数凶兽栩栩如生,那一双双凶恶的眼睛恶狠狠盯着那两道身影,似乎要冲出来将这两个渺小的人类撕成碎片。

  将杀一挥手,那擎天的巨门缓慢打开,虽仅微微开了一条缝隙,然而就使周围万丈之地顿时狂风大作,一座座雪山同时崩塌,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白莫言习以为常,虽有灵力护体,但白莫言还是感觉怀中的小姑娘似乎有点冷,就又抱紧了些,而后随着将杀飞身进入其内。

  这道矗立在天地之间的归墟之门再次关闭消失世间。

  除了这不断崩塌的雪山,再也没有其它东西证明过这道归墟之门出现过这里。

  归墟之内,山清水秀,赫然又是一个新世界。

  庞大且精美的宫殿悬浮于九天之上,云雾之中。透过云雾,一览众山小,赫然是片仙家府邸宫殿群。

  “老白,师兄能同意收留这小家伙么?”将杀随着白莫言到了大殿门前,有些担忧。

  白莫言却有些心不在焉地随便应付道:“不知道。”

  将杀颇为不解,不解为何白莫言非要将这小家伙带到这里,难道是因为那朵妖邪的红莲?若是如此何不将之先封印?看白莫言的样子大概是想收养。

  可归墟之地有些特殊,实在不应该有外人进入,哪怕一个婴儿也是如此,更何况这婴儿又是如此诡异。

  不等将杀提出疑问,白莫言就推开了殿门,进入其中。

  刚进入殿内,殿内之人早就被陌生的气息所惊动,七道流光闪过,七人将白莫言和将杀围了起来,神色各异地打量着白莫言怀中的小姑娘。

  “小三小四,你们这才走几天呢,怎么就造了个小崽崽?给师姐讲讲你们两个老男人是如何造出来这个小崽崽的?”少女模样的离欢笑眯眯地打量着白莫言,将杀。

  听闻此言,其余几人也都眼神怪异的打量着二人。

  璞元子认真地从白莫言怀中抱过朝歌,神情严肃。

  将杀突然发现自己这个神情从来没有变过的师兄此刻似乎有些不对头呢。

  “朝歌……”璞元子神情莫名。

  将杀瞟了一眼一脸云淡风轻的白莫言,有些不知所以,小声问璞元子道:“师兄,可是有什么不妥?”

  不等璞元子回话,将杀接着道:“这小崽子邪的很,之前……”将杀话未讲完,就被璞元子淡漠的眼神制止。

  将杀不明所以,就听璞元子道:“师尊传讯,朝歌为师尊新收弟子,至于小师妹一切事宜暂由我等九人共同负责。”

  “……”将杀瞪大了眼睛。

  而离欢几人也都是一脸惊愕。

  白莫言早已了然于胸,至于原因嘛,很简单。

  师尊也给他传讯了,就在唯敬即将消散之际,白莫言正犹豫如何处理这个孩子的时候,师尊在心中已经给了他答案。

  不然真当白莫言傻呢,他可是深知归墟之地事关重大,没有师尊特许他怎敢将这如此邪性的婴儿带入其中,不过让他震惊的却是这女娃竟成了小师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见道长多妩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见道长多妩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