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烟花一梦
拾易生2020-11-23 01:232,575

  “娘,我想吃包子。”

  瘦弱的小男孩拽着妇女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瞧着热气蒸腾的大笼屉。

  我扫过他们身上的老旧衣物,遂将手里还腾着白气的俩大肉馅包子递给那半人高的小孩儿,颇和蔼的笑道:“拿去吧。”

  不由分说的放在他手中,他水灵的双眸扑闪,茫然将我瞧着,那妇女忙反应过来,劝道:“姑娘,使不得…”

  “无妨。”

  妇人打量我上下一圈,迟疑开口道:“姑娘…”

  见他捧好我割爱的肉包子,我便潇洒的转身,走进一旁的花满阁。

  当时买时也未曾多想,全凭着头脑发热买了俩,如今想想带着俩包子进这档子烟花之地委实是有些要不得。

  悄声走入其中,掀起一鼻子的鬼魅之气,合着漂亮姑娘们的脂粉香气好生醉人。

  啧。

  还真真是个恶鬼。

  想我一几十万岁的老妖婆,天赋异禀修为无上,却落得来做替地府抓鬼的阴差活路。

  实在是天妒英才。

  好在黑白无常那俩兄弟对我左右开弓好话连篇,将我哄的很是欢喜,说的那是个好听,全然要为我上天揽月摘星的气势。

  不过能让不苟言笑的黑无常都扯起一张黑脸赔笑应和的事儿,绝对是攸关生死的大事了。

  我心里同明镜似的了然,于是待他们一通噼里啪啦的美言,说的口干舌燥之时,我笑眯眯的说道:“说正事吧,七爷。”

  白无常顿了顿,一贯喜气洋洋的笑面唰就耷拉了下来,眉目深长,像个哀怨的老妇,娓娓说道:“青青姑姑,果然是个明白妖怪。”

  我哭笑不得,好心递给他一把瓜子,“慢慢说,不着急。”

  他仰头瞧了瞧天,又掐了一回指,原本惨白的面色,转眼更惨白了几分,“慢不得慢不得,那厉鬼跑了三个时辰了,若是闹出什么乱子,我俩兄弟的命就给折了。”

  我挑眉,笑道:“哪个厉鬼还能在你们俩眼皮子底下跑了?”

  他长叹一声,“我们这不最近都忙的焦头烂额吗?百密一疏,就让人给钻空子了。”

  我笑笑,漫不经心的嗑瓜子,“那你们再跑一趟给他擒回不就得了?”

  “是这么个理儿,但是那女鬼下落不明,我们哥俩这会儿还得去人间抓个恶魂儿,这不望您能搭把手帮帮忙吗?你且放心,今后咱哥俩给您当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

  我抖了抖嘴皮,将瓜子皮儿一扔,“得了。”

  谁叫我是天上地下最闲的主儿,顺带搭把手的事儿,何况黑白无常都这般求爷爷告奶奶的好言说了,不帮也说不过去。

  厉鬼最是难缠,怨气滔天,活捉厉鬼这行当还真是个精细活,确确是要费些心思。黑白无常一阴一阳无法分割,也怨不得他兄弟俩抽不开身。

  再之后,我便被二人驾着来了人间。

  到了人间我们三人兵分两路,临别前给了我一阴间收魂的白灯笼,就脚底抹油似的跑了。

  说是若是遇上恶魂儿,灯笼里自会显出红光。

  是以我傻不愣登的在人间晃悠了许久,总算是在这儿遇上了正主。

  白无常说那恶魂是个女子,生前是被自个的夫君抛弃,最后含恨而终,成了恶魂儿。   

  执念已深,早就疯魔了,一心想着将成天花天酒地的夫君亲手宰了。

  也怪不得那女子恨他入骨,他们虽心早不在一处,但并未和离,这会儿她尸骨未寒,家里连根白飘子都未见到不说,还跑来了这等烟花之地里。

  剁了这种人,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我抬眼,在人堆子里寻那跑路的厉鬼,就见四方循声而来的人眼,都同见了鬼似的瞧着我,很是骇人。

  我不由顿在原地,也上下打量了自个的男子装扮,然环视了一圈左右的旖旎光景。

  美人如玉,香肩半露着春光乍现,这可不就是花楼吗?

  我垂下眼,用折扇掩面。思量了一回天,猛然忆起方才妇人的称唤…

  我暗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还是自个小瞧了这些个凡人的眼力见。

  我遮着半张面目挪到角落一处落座,待等会儿助兴的舞女们出场,琴瑟起舞,方能更好的掩人耳目。

  我耷拉着眼皮自斟着一壶小酒,酒过三杯,门口又传来一阵骚乱。

  我顿了顿,才斜着眼睛瞧过去。这一眼,我恨不得把自个的眼珠子给剜出去。

  男子的墨发倾泻飘扬,朗眉星目,英俊潇洒至极,引了在座大半男女们的注意。

  果然是…冤家路窄。

  我之前一直在地府里鬼混不愿来人间的缘由,便是因那日松华提起那档子事儿后,怕自个一个不慎跟着离重趟了浑水。

  平日凑凑热闹倒无妨,但枕白上神可不同,心思比海深,权势又高,且还是九重天的准驸马爷,若是不幸被他拉上当垫背也不知能找谁哭去,况且我运气一向不佳,到底是当个缩头乌龟不作为的好。

  所幸我俩未对上眼,我忙不迭的收回眼,心下腾起一股子做贼心虚的慌乱,还绷着头皮佯装成独自贪欢消沉的“男儿”。

  可转念一想来又觉着自个一人太过可疑,就又抬手叫小厮唤个漂亮姑娘作陪。

  我端着酒杯翘首盼着会是哪个娇俏的美人来同我对酒言欢。

  但估摸着是生意太红火,等了好一阵,也不见有姑娘朝我娉婷走来,我渐渐也失了劲头,耷下眼皮饮着苦味的闷酒。

  枕白上神坐在相距甚远的另一头,同身侧恨不得贴上恋曲的姑娘们欲拒还迎的推杯换盏,显然是没发觉我在这处,但也不知怎地,我却觉着似有人将我直勾勾的瞪着,且还将我瞪的很是不自在。

  若是眼光能杀人于无形,大抵我现今都被捅出了一身的窟窿出来,不等我抓到女鬼,就要先一步的面见阎王。

  “大人…您怎来了?”

  我心下正苦闷,忽被一耳熟的女声打断。

  我顿了一顿,回了魂才贼兮兮的抬起眼皮瞧向来人。女子一双盈盈含水的媚眼动人,而我一时胸中却委实滋味难明,说不上是喜是忧。

  我还是自然扯起嘴角,莞尔一笑道:“玄月啊,来来来,赶紧坐下吧。”

  她行过礼,再弯身如仙女般姿态端庄的坐下。四方男子的唏嘘声登时此起彼伏…

  我心窝子彻底凉了多半。

  料想这番…恐是天要灭我了吧。

  自前阵一连睡了三日起,我灵台一直稀里糊涂跟中了邪似的,是以我不愿同枕白上神冤家相见,无能与他勾心斗角一番,受些没来由的恶气。

  可纵观眼下玄月这一深居闺中的头牌驾到来伺候老夫的架势,属实是再藏不过去。莫说是枕白上神还能装睁眼瞎的不瞧我这方热闹,就连待会儿我的抓鬼行当也连带拖累的不便大展拳脚。

  我侧过些头,悄声问:“怎把你这尊大佛都给请出来了?”

  玄月有些茫然道:“那小厮是这儿的老人了,很是眼尖,他方才跑来同我说,似有我的故人来了,我便就出来瞧,没想到是您来了。”

  “大人许久未出现,我还以为是不打算再来人间了。”

  我轻叹了一声。自个到底是运气“非凡”,随手招了个小厮都是如此灵光。

  她扭头瞧了眼枕白上神那处,垂下眼眸,说道:“大人与上神可是闹了什么脾气?”

  我向来是随遇而安,事已至此我便也不再掩藏,抬手大大方方的同她斟了杯酒。

  待酒斟满,皱眉颇无辜的答道:“…闹什么脾气?人是为情所困着呢,与我何干。”

  她瞧了我一眼,也未再说什么。

  玄月倒并未显出什么意味深长的滋味来,但我却总觉着自个饶是不够清白,不禁补了一句。

  “我这趟过来是来抓鬼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