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墨轩的过去
SUP2020-07-05 20:061,133

  墨轩看了看手表,离“通行时间″还有20分钟便问起了云华的往事,云华面对这个相处了三年的老同事,如实告诉了他,他听完,感慨道:“你运气可真好啊!好歹还有个女儿。″说着便想讲起了他的往事。

  墨轩本来有个幸福的家,直到一个劫匪送走了他妻子的命,于是他下定决心当刑警,抓那个劫匪。当然,他效率很高,立下了不少功劳,可妻子的离去,使他嗜酒如命,脾气不好,经常打骂他儿子,还对嫌犯动用私刑。

  病毒爆发前一周,他偶然从领导口中听到“秘密实验″的些许内容,又从他的酒友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买了一张纽约飞北京的机票,可是由于自己的档案改签飞巴黎,然后继续借酒消愁。

  病毒爆发前4天,城市周边陆陆续续冒出神秘机器人的新闻。在这天,他抓到了一名贩毒嫌犯,通过私刑盘问,他对于同伙,来源等都没有说出,奋斗,像发疯了一样,说了几句话:“哈哈,都得死……都得死!机器人……全都是你们的错!我们都会死!!净化……净化……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口吐白沫死亡。

  病毒爆发前一天,墨轩儿子生病了,上级指示一项城市边界任务,由于陪儿子,他请了个假。

  到了医院,他发现今天的医院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更重要的是军队竟然驻守在人员门口,医院过道、走廊上也时不时有戴着防毒面具,全副武装的军人巡逻。他买了个口罩就去看儿子了,守了儿子一晚上。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声枪声将他惊醒,他当警察经验立马使他警觉,握着手枪指向门外,门外一片寂静,还泛起警报的红光。

  他拉开窗帘,发现使他永生难忘的情景,车辆拥堵在公路上,火焰燃烧在大楼上,街上是尖叫的人们。

  他赶紧把儿子抱上,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毕竟他那张机票还有15分钟就要起飞了,但考虑现在的情况,要么飞机已经提前飞了,要么机场已经沦陷,飞机被占领。但求生本能驱使他赶往那里。

  他从一条小巷抢到了一辆自行车,一路飞奔,儿子此时还在发烧。他很心里惊慌,但警察的经验让他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但这种场景,他从来只在丧尸片儿见过。

  大街上满是机器人,不,准确来说应该叫半机械生命体,统称感染者。这下他终于明白了秘密实验的含义。

  到达机场时,幸运的是机场还没有沦陷,军方将那里设为了一个撤离点。他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将是他永生难忘的一幕,也将成为他对联盟仇恨的原因。

  到达撤离点,军方为他们测量温度,可儿子的发烧使军队认为他是感染者,尽管墨轩已经疯狂的解释他是感冒,可军方还是强制将他俩分开,并且为墨轩打了镇定剂,一觉醒来,他已经在法国巴黎的隔离区里了。

  十几年间,他跟着“流浪者″(一个无定居所,到处游荡的幸存者团体),来到了北京,被“铁域017″巡逻队抓获,流浪者团体,除他之外的所有人被缴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生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械生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