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命灯2020-06-27 13:461,134

  景鱼摸了摸鼻子在书包里拿掏出一本画册

  那是一本较为复古的封面,掀开第一页。从侧面抽出一支铅笔。

  笔在本子上飞舞发出嚓嚓的声音。

  窗外是一个小规模的公园,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有山有水有树林时不时有少年们在甬路上滑滑板,也有老人携手散步,安静而又惬意。

  “画的不错嘛”

  低沉磁性的男生嗓音传入景鱼的耳朵

  景鱼抬头

  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俊美突出的五官,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别愁眉苦脸的了吃糖”说着将一块包着糖纸的水果软糖塞进景鱼的手心里

  糖纸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五彩斑斓

  “谢谢”景鱼剥开糖纸浓浓的草莓味在嘴里化开

  “林渊你手机掉了”门外男生正朝着这边招手

  天空中飘荡着各式各样的风筝,它们颤颤悠悠,互比高低

  景鱼的思绪也随着风筝飘走了

  初二升初三的时候,景鱼被检查出抑郁症,被学校劝退,那一年景鱼都在医院接受治疗

  医院十九层电梯旁的长椅上,总能看见景鱼穿着宽大的蓝色条纹状病号服,白皙的脚踏着一双拖鞋

  时不时就会有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戴着粉色帽子的护士簇拥着一个医用床进电梯,景鱼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的病人已经没有了心跳,最终电梯停到了负二层

  “今天第三个人了”景鱼自言自语道

  脸色也看不到什么表情

  眼里流露的皆是淡漠

  电梯开门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可能是停尸房冷库的冷气

  “景鱼今天感觉怎么样了”白大褂医生站在景鱼身前

  “李医生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景鱼抬眼

  李医生是景鱼的主治医生,二十多岁的年纪,温文儒雅

  李医生抬了抬夹在鼻梁上的金边框眼镜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热闹的环境”

  李医生坐在景鱼身边,揉了揉景鱼的头然后起身

  “你是说学校?”景鱼抬眸

  李医生点头眼神落在景鱼的手腕上

  触目惊心的伤痕交错在纤细的手腕上。

  “你又……”在嘴边又被憋了回去。

  景鱼鱼拉了拉宽大的衣袖不自然的把手缩在里面。

  “好我会去的”景鱼说

  “记得回来复查”

  “嗯”说完景鱼摆了摆手起身离开了

  其实景鱼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也会来电梯旁的长椅上,走廊尽头的窗户吹着冷风,角落里的应急灭火器是她唯一的陪伴者

  景鱼躺在长椅上吹着冷风她觉得这里是死亡最近的地方

  望着一具具安详的尸体被送入太平间也幻想着自己被推进太平间与他们作伴

  但是

  她不能,她还有她的外婆,外婆是她生命的支柱

  早就想离开这个破烂不堪的世界了

  刀片尖利的刀锋划破了娇嫩的肌肤

  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腕,然后是指尖,最后一滴一滴落在白色的地板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渊哥结网捕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渊哥结网捕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