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长命灯2020-06-27 23:191,178

  “你外婆啊还是和以前一样”说完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说是出去吹吹冷风透透气,可是我知道绵姨这是给我和外婆留空间

  景鱼做到外婆的病床边,握住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望着外婆

  外婆一向慈祥,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小鱼儿吃饭啦今天外婆做的红烧肉快来尝尝”外婆围着围裙招呼着景鱼吃饭的画面如同昨日刚发生过的

  年幼时的景鱼放学总会第一个跑到饭桌前夹起一大块红烧肉放嘴里

  “外婆做的饭最好吃了”景鱼笑嘻嘻的替外婆解开围裙

  想到这景鱼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豆大颗泪珠落在外婆的被子上

  “外婆你还要睡多久啊”景鱼轻轻的摇晃平躺在病床上的外婆,期待外婆能给点反应

  那时候外婆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景宜可以回来

  景鱼也试着找过她,可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连银行卡里打钱的那个用户都是匿名找不到任何东西,景鱼明白她这是铁了心不让她们找到她

  景鱼爬在外婆床边,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蓦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景鱼拿起手机走到病房外

  “鲸鱼你在哪呢”林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十二楼”景鱼刚睡醒软软的声音带着一丝鼻音

  “我忙完了我去找你”说完便挂了电话景鱼坐在外面的长椅上

  困意袭来

  他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

  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枕边放着的明珠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

  “这就睡着啦”林渊轻轻拨开挡在脸上的头发

  景鱼打了个哈欠看着穿着白大褂的林渊有些错愕

  林渊望着她错愕的小表情有些想笑

  “忘了告诉你了我是A市的医学研究所的成员”林渊说

  “别在这睡啊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就要拉着景鱼走

  已经到半夜了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一辆炫酷的超跑停在医院门口惹的路人驻足

  林渊已经十八岁了而驾驶证早就拿到手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

  林渊一通电话打到陈砚生那

  此时正在呼呼睡大觉的砚生兄在黑暗中接起电话

  “喂谁啊不知道几点是不是还让不让你爹睡觉”砚生先来一顿祖安问候

  “我林渊”清冷的语气隔着手机屏把砚生冻了个哆嗦

  “咋啦啥事”砚生边问边把小夜灯打开接着倒了一杯白开水

  “你去把老子超跑开过来”吊炸天的语气好像再说老子不管老子就是老大

  噗“大哥您没事吧真当我你家保镖啊”

  “废话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砚生像吃了翔的表情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嘀!林渊给砚生发了个位置

  微信上林渊:叶澜的VIP演出门票老子给你搞来

  砚生看到这开心到飞起

  砚生:好嘞哥超跑五分钟到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渊哥结网捕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渊哥结网捕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