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不可及(1)
端端如诗2020-10-27 18:092,960

  开学第二天,我和子若搬离了兰馨学姐的公寓,来到了学校新分配的公寓。就在兰馨学姐旁边的一栋楼里,也是三人一屋。但好死不死,学校居然把我们和陈晓晓这个冤家分到了一屋!

  承敏来帮我们搬东西时,兰馨学姐非常困惑,她一定很想问我:“上次来给你搬东西的不是一个小弟弟吗?怎么这么快就换人了?”但高情商如兰馨学姐,她并没有乱问乱说话。

  我和子若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时,陈晓晓才懒洋洋地推着行李过来,一进门就占据了一个小小的卧室,说:“我睡觉怕吵,麻烦你俩睡客厅,我睡小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OK?”

  子若“靠”了一声,我拦住子若,小声说:“这样也好,省得咱都说不了悄悄话了。”

  陈晓晓很欠打地说:“你们两个整天不正经去勾引男人,我可是洁身自好的!我跟你们约法三章,不许带乱七八糟的男人回来!我嫌脏!”

  子若暴怒:“你他妈说谁脏呢?”

  陈晓晓阴阳怪气地说:“呦?你就不用说了吧?你那些风流史全学校都知道了!林韵诗也成了后起之秀啊!谁不知道她假期被人围堵的事情啊!她被人撕头发的照片都传到网上去了!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因为男人?”

  子若困惑地看向我,我说:“老黄历了,不用理她。”

  子若怒问:“谁他妈撕你头发了?怎么不跟姐说?姐撕秃了她去!”

  “小弟弟的迷妹们,都过去了,别提了。”

  子若感叹一声,“哎,看来这小弟弟也没那么容易泡嘛,果然抢手啊!”

  这时,兰馨学姐抱着一大堆礼物盒子找来,说:“林韵诗,我差点忘了,大概两周前有几个女孩子送礼物给你,把礼物放下就走了。我只知道其中有一个叫娇娇的,另外两个韩国的都没留名!”

  奇怪,齐飞的前女友娇娇为什么要送礼物给我?

  我打开娇娇的礼物贺卡,看到里面写道:“谢谢你林韵诗,帮我捣毁了那个曾经侵犯我、威胁我的犯罪团伙!我心里真是太痛快了!这种压抑我实在无处诉说,只有你懂!所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另外两个韩国女生的贺卡里也写着类似的感谢话语,其中一个还是我们学艺馆的,但她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和年级。

  两个韩国女生送来的都是比较名贵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娇娇送来的居然是一个超级漂亮的Prada包包!似乎还是当季的最新款!

  我喊了声:“天啊!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子若说:“凭什么不收?这是你应得的!”

  “不过都是无心之举……”

  当晚,剧组为了明天的正式公演,进行了最后一次的带妆排练。经过这次排练,大家对这场开学公演更加有信心了。

  结束后,我和顾振韬往后山公寓走,听到留学生服务中心附近一阵骚动。走近一看,居然是几个男生在围殴一个男生!

  顾振韬见势将我挡在身后,“咱绕别的路走吧!”

  只听那几个围殴打人的男生说:“齐飞!这顿打是你欠我们的,我这次就得让你好好记住,坑害同胞就是这个下场!”

  被打的居然是齐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另一个男生说:“上次你教唆所有人去打那个韩国男生,你却置身事外,都是你害得我舍友被遣送,你个虚伪的王八蛋!”

  男生们不解气,又动脚“噼里啪啦”狠踢齐飞一顿,这才散去。

  我小心地走上前,看着躺在地上的齐飞:他瘦了一大圈,脸上挂了彩,再无往日意气风发的自信气场,取而代之的是闪烁的目光和狼狈的惨相。

  齐飞冲我怒喊:“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顾振韬也冲他吼:“要不是看你已经这副德行了,我早揍你了信不信?”

  齐飞坐起身,揉揉脸。我问他:“齐飞,你为什么要坑大家的工钱?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齐飞起身要走,我拦住他:“慢着,我帮过娇娇一个忙,她送了我一个特别贵重的包,但我不能收,你能不能替我还给她?”

  一听到“娇娇”,齐飞的情绪异常激动,吼道:“别他妈再跟我提‘娇娇’这个贱人!”

  说完,一溜烟没了人影。

  顾振韬摊开双手,“我靠,神经病吧?你理他干什么?”

  我好事地给公仪凌歆打去电话。

  公仪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林韵诗?你怎么会打给我?找我什么事?”

  “我刚才看到有人在围殴齐飞,他居然飞回来了?我想知道你们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

  公仪在电话那边轻笑一声,“你现在在哪儿?”

  我愣了一下,“啊……我在留学生服务中心附近。”

  “你等我,我去找你,见面说。”

  没过多久,公仪从留学生服务中心大楼走出来,看到顾振韬跟在我身边,他又打量了顾振韬一番。

  顾振韬走到不远处静静地等着我们。

  公仪笑问:“他是你男朋友吗?”

  我解释道:“啊,不是。我的后辈。”

  “真的只是后辈吗?总看他跟在你身边。”公仪似乎早就不是第一个这样问的人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我接着解释:“啊,因为我们一直有排练,所以……明晚学艺馆就有我的演出,晚上六点半,记得来看哦!”

  公仪推了推眼镜,笑说:“他喜欢你,你应该是知道的,但你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吗?”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我尬笑了一会儿,说:“公仪,你就别在这儿乱点鸳鸯谱了好吗?我可是有……”

  我还没说完,公仪插道:“你每次看他的时候,都会害羞,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我承认,自从顾振韬在2PM演唱会那天向我表白之后,我在他面前确实会有意识地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但我想这种在意并非公仪所说的喜欢,是他误会了!

  我大笑,“你可真会开玩笑!”

  公仪摇摇头,“很多事情,好像只有本人不明白……”

  我再次想跟他郑重解释说:“我喜欢的另有其人,我现在有男朋友!”,但公仪很快转移了话题:“你是想问我齐飞的事情对吗?”

  我也只好应和着问:“齐飞怎么回来了?”

  公仪说:“校方给齐飞施加了压力。上学期是齐飞的最后一学期没错,但他还没有拿到毕业证,学校威胁他说要是不把钱拿回来,就别想拿毕业证!所以他只好灰溜溜地飞回来了,但是他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他说他把钱全给了前女友娇娇,想给她去法国留学用。娇娇也确实和他一起回了国,但很快又卷走那笔钱失踪了!”

  听到这里,我呆在了原地,久久无法消化公仪刚刚讲给我的事实!

  怪不得娇娇两周前,也就是临走前会送我一个如此贵重的名包……原来是动用了大家的工钱……

  齐飞卷走大家的钱也不过是为了圆娇娇一个遥不可及的法国梦。也许,在齐飞心里,无论他多渣多花心,娇娇永远都是他心中最不可替代的那一个……但奈何娇娇的法国梦里,永远都没有齐飞的位置……

  我呆呆地问:“那齐飞现在怎么还那笔钱?”

  公仪叹了口气,“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娇娇身上的,但他还是独自揽下了所有罪责,娇娇卷钱逃跑的事情只有我知道……他动用家里多年的存款还上了一部分工钱,另一部分还要靠自己打工去赚,如果规定时间还不上,恐怕还会有牢狱之灾。而且,学校还取消了他上学期所有的学分,他还要重修一个学期。这下子学位证没拿到,会长也做不了了。”

  我说:“那我是不是该恭喜你终于做了正会长?”

  公仪无奈笑说:“这个节骨眼儿上有什么好恭喜的?我倒是很替齐飞不值。”

  听到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忽然觉得自己在剧本课上写过的那个故事实在是弱爆了,生活远比虚构的故事要精彩得多!

  公仪走了,顾振韬朝我走来,看到他那高挺的鼻子,拉风的耳链,我的心还真急跳了一下。这个公仪,还不都是因为他刚才胡说八道?说什么我喜欢……我暗暗告诉自己:别多想,心理作用而已,心理作用而已……

  顾振韬不耐烦地问:“有什么话电话里说不清楚吗?非要问你在哪儿,还找过来……那家伙谁啊?他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哈哈哈哈……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男生们多少都会有点儿妄想症,只要看到有个男生跟在一个女生身边,就会问:“他是不是喜欢你,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你是不是喜欢他?”其实当他们在问出这些话的时候,根本没怎么经过大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韩国戏剧电影学院的韶华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韩国戏剧电影学院的韶华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