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镇魂,那个夜半收魂的男子
河清云庆2020-07-02 07:014,369

  这“老婆”是她?

   

  顷刻,这国师夫君才终于揭开了她的盖头,朦胧的视线清晰,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双仿佛能把人吸住的桃花眼。

   

  陆玉停愣住了。

   

  是他……

   

  她确实早有怀疑,但是此刻亲眼证实,还是会有些震撼。

   

  世人诚不欺我,靖国国师,果然貌美如仙(?)。

   

  那人在看到她的面容后,便一直痴痴地看着她,如火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个绝世美人。

   

  “咳咳。”

   

  这样虽然感觉也不错,但是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那人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

   

  “老、老婆,你给我带上戒指吧。”

   

  结婚戒指,嘿嘿嘿。

   

  他满心欢喜,拿出了一个小盒子,上面有一黄白小圆环,上面镶着闪光的小石块,煞是好看。样式有些像扳指,但是这设计很是独特。

   

  陆玉停看了一眼他伸出来的手,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会意,动手给他带上了这个小圆环。

   

  “我会好好珍惜它的!”他笑得仿佛整间屋子都亮了。

   

  陆玉停很想说,这本就是他的东西,只是看到他这么高兴,只好作罢。

   

  直到现在,陆玉停才相信,国师,是喜爱她的。她心中一暖,不禁也随着他一同笑了。

   

  饮了交杯酒之后,陆玉停羞涩开口道:“夫君可要歇下了?”

   

  似是烈酒醉人,他的脸竟又是红了。

   

  天哪!老婆在邀请我困觉,这谁顶得住?

   

  “再、再叫一遍。”

   

  “夫君?”

   

  啊啊啊,老婆人美声甜!

   

  “老婆,叫我一声‘老公’可好?”这是他作为当代人的执念。

   

  “老公?”这听起来和“老婆”是配对的,陆玉停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只是会忍不住怀疑……这到底是哪里的习俗,她竟是完全没听说过。

   

  看着陆玉停一脸茫然,喊着他“老公”,容戈感觉自己血槽已空。他低头,靠在她肩上,抽笑。

   

  ……太可爱了!

   

  之后,陆玉停再提圆房之事,但是这国师却执意一遍一遍地问她:“你喜欢我吗?”

   

  陆玉停迟疑片刻,才回答:“自然是喜欢的。”

   

  容戈自然没有错过她的犹豫,紧紧抱着她闷头睡了,末了还闷闷地说了一句:“老婆,你要快点喜欢上我呀。”像是个耍脾气的大狗狗,最后倒是没有解开她的衣带。

   

  陆玉停笑了,不知为何他要执意于这个,在她看来,夫妻圆房本是天经地义,前世三皇子不同她圆房,也是因为那时她样貌丑陋,虽然他有自己的真爱,但是他同样也有几房小妾。

   

  不过,夫君尊重她的感觉倒也不错。

   

  之前被送箭的神秘人弄得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任他手眼遮天,也无法来这国师府作妖。之前不就是在她被赐婚国师之后就不再骚扰她了吗。

   

  而高高在上的国师没有理由害她,她没还有这个价值……

   

  陆玉停还没发觉,她下意识把国师府当成了可以放心待的地方。

   

  而容戈也不知道,他曾煞费苦心送的礼物,到了媳妇心里,竟是敌人的威胁骚扰!

   

  直到陆玉停安心睡去容戈才睁开了眼睛。

   

  冷眼看着漂浮在床边的黑影。“你怎么还不滚,留在这里看我们洞房花烛吗?”

   

  那黑影一顿,悠悠飘到桌椅上,像是愁绪万千,道:“要知道,她本该是我的妻子。”

   

  容戈不屑:“上辈子你坑害她,毁了她,只为给你那小妾提升地位,你还有脸说她是你妻子?三皇子,或者说该称你为靖炀帝。”

   

  上一世,三皇子最后成了皇帝,其他人不知道,但是看完整本漫画的容戈却是一清二楚。

   

  这是一本争霸漫画,讲述的是流落民间的五皇子一步一步,从受尽羞辱的小可怜爬到了皇帝位置上的励志漫画。

   

  漫画中,这三皇子本是现任皇帝最宠爱的皇子,五皇子若是想上位就要除掉他,他寻到了一个妖艳女子去勾引三皇子,这女子就是他那个“真爱”。

   

  而这真爱也不负众望,频频惹得三皇子让皇帝失望,但是这样仍不够拉他下台,三皇子依旧成了皇帝,只是这真爱是在三皇子成为皇帝后,把祸国妖妃的角色扮演的淋漓尽致,举国上下对皇帝怨声载道。

   

  而五皇子也打着除暴君的名号,弑君,成为新皇帝后,他立马除去了“妖妃”,励精图治,成功成了一代明君。虽然这五皇子在上位前,不择手段,但是在登上皇位后,也确实是个好皇帝。

   

  漫画中,陆玉停出场的时候,容戈的一颗心就被勾没了。只是没想到他的女神只是为了体现三皇子残暴阴狠、昏庸无能的早死炮灰,容戈气得肺都要炸了,狂打了一千字的差评,然后,他就在看完漫画后穿进来了……

   

  那魂魄“放下”了“拿起”的酒杯,失声痛哭,也不知道他一个鬼魂是怎么挤出眼泪的。

   

  “我错了,我对不起停儿。”随后,鬼魂止住了哭声,突然染上了阴沉的怨气。“那个毒妇迷惑我,乱我朝纲,我定要杀了她!还有五皇子,他设计害我,夺我皇位,可恨!”

   

  容戈皱眉:“收起你的怨气,莫要惊扰我老婆。

   

  “哦。”鬼魂乖乖听话了,但当即反应了过了。“不对!她明明是我的王妃!”跟在陆玉停身边这么久,他也明白了“老婆”的意思。

   

  容戈出手镇压了三皇子的鬼魂,强烈的金光让他透不过气,三皇子躲在墙角倔强反抗:“她、她恋慕我,数年来苦苦等我,给我做衣裳煲汤……”

   

  容戈脸色铁青,直接将他收入玉瓶中,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

   

  哼!说起来,他老婆悲惨的一声是这个渣渣造成的。一想到这渣渣收到了她老婆的一生柔情,还他老婆身、虐他老婆心,最后还害死了她,他就气得牙痒痒,忍不住想要将她他尸万段!

   

  这个平行时空的魂魄就该送回去,让他下地狱,让鬼差好好招待招待,就他生前那昏庸残暴的样子,地狱的刑罚够他受个几百年了。

   

  解决了这个渣渣,容戈低头看着媳妇的睡颜,一双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线,笑容逐渐痴汉……哎呀,这是谁家的小娘子这么可爱呀。

   

  第二日,和煦的日光照进了屋内,屋外鸟雀叽喳声,入了梦中人的耳。陆玉停皱了一下眉,迷迷蒙蒙地睁开了眼睛。

   

  昨夜她似乎睡得格外深沉,此时有些头疼,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小青,进来帮我更衣。”

   

  衣物却已经搭到了她肩上,她侧头,看到的却是她的国师夫君……是了,她已经成亲了。

   

  看到夫君俊美无暇、轮廓分明的脸,陆玉停硬是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她慌忙躲开。

  “哪有夫君给妾身穿衣的道理,应是妾身给夫君更衣才是。”

   

  容戈没有听她的话,固执地给她穿上了衣服,一层层的繁复扣子和衣带,他竟是很熟练地扣上、系上了。

   

  陆玉停惊骇于他的熟练和不拘小节的态度。

   

  这国师实在是与众不同。

   

  随后他就自己快速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出门片刻后,带来了热水,竟是开始动手给她擦脸洗漱。

   

  陆玉停惊恐地离了座,站起来。“夫君,不可,这些事,让下人来做便好,怎敢劳烦夫君。”

   

  看着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的老婆,容戈的心塌陷了一角……糟糕,感觉沦陷得更深了。

   

  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笑。

   

  “国师府没有下人,只有我们两人。”

   

  陆玉停:“……夫君这是在说笑?”据说有皇宫两倍大的国师府,怎么可能只有两个人!

   

  看着媳妇一副“你仿佛在骗我”的戒备,容戈哈哈哈大笑,似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

   

  “准确地说,是内院只有我们两个人,国师府这么大,也是需要人打理的,只是他们只会定期进来清扫一番,并不会住在内院,外院都是下人住的地方,你那贴身宫女,我让人把她安排在了最靠近内院的地方,你若是想她,可以随时出去找她,或传信让她进来。”

   

  “哦……”这么说,她之前酝酿的一百零八式宅斗技巧都没什么用?虽然是好事,但是陆玉停不免心情有些复杂。

   

  其实陆玉停还想说,这没有下人在身边,她们生活所需该如何满足?她、她不会做饭,只会煲点简单的汤,也不会洗衣,这该如何是好?但是怕刚嫁的夫君对她印象不好,憋住了。

   

  陆玉停内心开心忐忑,暗自决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学会如何处理这些琐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让她惊掉了下巴。

   

  却见她那长得不似凡人,气质更是仙风道骨的国师夫君撩起袖子,进了厨房,熟练地生了火,然后煎煎炒炒,最后做了两份用两块看起来像是馒头的东西夹着肉和蔬菜等,还加上了两杯牛奶,杯子是精美的瓷器,看起来价值不菲。

   

  直到最后,她的国师夫君像是献宝一般把早饭端上来,陆玉停都没调整好自己因为惊恐而跳得过分快的心脏……这、这在靖国恍若神明一般的国师竟然会进烟火气息极重的厨房!这简直不合常理。

   

  “老婆,这东西呢,叫三明治,快尝尝我的手艺。”

   

  “……哦,好。”

   

  这看着像是一锅乱炖的“馒头”看着着实新奇,陆玉停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尝了一口。突然眼前一亮,虽说这做法看着简单,里面的食材也清晰可见,但是这肉煎地恰到好处,香而不腻,和蔬菜的清脆搭配,让人精神一震,再加上清甜的果酱……真是太好吃了!

   

  没想到她的国师夫君竟然厨艺还不错!

   

  容戈把媳妇的满意尽收眼底,看着媳妇小口小口进食,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媳妇的脸颊,软软的……

   

  陆玉停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在盯着她看,他那份倒是一点没动。

   

  “夫君不吃吗?”

   

  “老婆,你喂我。”

   

  陆玉停有些难为情,但这是夫君的要求,她也就顺了他的意。

   

  吃饱喝足后,陆玉停瘫坐在椅子上,却见她那国师夫君走了过来,半跪在她前面,环住了她的腰,喊了一声:“老婆。”语气闷闷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陆玉停正襟危坐,这感觉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却听她的国师夫君道:“老婆,有空给我做身衣裳,煲碗汤吧。”

   

  陆玉停:“啊?”

   

  容戈腰间的玉瓶微微颤动,容戈按住了它,抬头轻笑,迷人的桃花眼勾成了美丽的弧线。

   

  陆玉停虽然不是很明白夫君提这要求是为何,但是还是应了。

   

  本以为只是很普通的事情,容戈却像是得了几箱金子似的,眼睛眯了起来,报着她转了好几圈。

   

  “铃铃铃……”

   

  一阵铃铛的响声响起。

   

  陆玉停看着她的国师夫君严肃不悦的表情一闪而过,却又很快对她露出了一个明快的笑容。

   

  “走,带你去看看我们需要带的行李。”

   

  陆玉停:?

   

  为什么突然说到行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他手握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他手握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