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地窖
莫辰玖2020-09-06 13:522,027

  领头男人从未被一个不是职业选手的人这般羞辱,彻底被激怒,他朝天怒吼一声,疯了一般的向背上的孟池深左右开弓猛打着。

  这场激烈的战争,将他们体内的暴虐都激发到了极致。

  领头男人将孟池深逼退到擂台边缘,朝他的脑门攻去,与此同时,脚下生风,奔向他的脚骨。

  孟池深无法做到两边顾及,脚骨被他狠狠的踩住,连他自己都能清晰感觉到骨裂的痛感。

  孟池深从他的背上仓皇摔了下来,千钧一发时,他的目光瞄准了领头男人在寻找最佳攻击姿势的双脚,他冲过去狠狠的踩在刚刚造成他骨裂的那只脚的踝骨上,硬生生的碾住。

  领头男人暴吼一声,看着孟池深的眼底带着滔天的怒火,其中掺杂着金属的手套像是一头勇猛的怪兽向他咬过来,他流畅的背部直接被划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所有人暗暗的观察着这场最为刺激的战斗,在看到这一幕后,全场哗然。

  林望舒在台下忍着泪水,急得跳脚,却因为什么忙都帮不上而感到无能为力。

  俞白紧紧的盯着男人紧实的肌肉和流畅迷人的曲线,蓦地想到人儿那句话:

  “有病,小爷就是喜欢孟池深那老大爷都不会喜欢你,他至少还有钱有身材有地位,你,就这?”

  他阴沉沉的眼中染起一丝愤懑与不服,俞白捏紧了拳击手套,望着面前的对手,攻击和格挡的速度迅捷起来。

  孟池深攥紧了牙,对着领头男人的太阳穴狠狠砸下,旁边静候的职业选手们见到这副景象惊悚地嘶了两声。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孟池深的浑身上下镀上一层浓浓的金光,是个身体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的强大怪物。

  是让他们这些自持高傲的人也不由得高看两眼,并且渴望能与这个男人相斗的第一个东方男人。

  一道哨声出现,半场结束,孟池深和领头男人相继下台,做短暂的中场休息。

  下台的时候,领头男人恶狠狠的瞪圆了眼,似乎企图想将他生吞活剥,男人云淡风轻的擦着汗水,满目寡漠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似乎在这世间,什么都落不到这个衿贵的男人眼底。

  顾莳衍在房间艰难的冲了个澡,换上一身新衣服,在床上折腾来陶腾去,最后因为太过于无聊出了门。

  她步伐轻缓的走在长廊中,刚洗完的身体笼罩着一股清新的兰草香味。

  少年微微颔首走着,无趣的数起地板上的地砖,忽而间,一个奇特的砖块勾起她的注意力。

  第二层古堡的地砖都是采用半灰半白的冷色调,灰色砖面朝长廊内部延伸,白色朝外,而这块地砖却是灰蓝色的,并且灰色砖面朝外。

  她低下头多扫了两眼,没对一块破砖头引起什么再多的关注,起身自顾自的继续走着。

  这时,人儿的右脚正好踩在了这块格格不入的砖头上,随后,砖头陷下了两厘米,顾莳衍的后边出现砖块挪动的声响。

  她拧着黛眉,回头一看,惊异地望着那个突如其来出现的小地窖和长梯。

  我去,这是什么黑操作?

  顾莳衍趴在地窖的洞口探头探了半天,除了看见一片黑漆漆外,没有任何收获。

  她抿着粉唇,手心撑着地面,噗通一跃,跳进了地窖当中。

  黑越越的地窖散发着一股难以忍受的霉味,比起古堡中不时散发出来的冲了十万八千里,顾莳衍弯着腰差点在这个乌漆嘛黑的地方吐了。

  “我他妈绝了,这古堡就是个垃圾地方。”

  费了很长时间,人儿才从那片翻涌的恶心中脱身,摸索了半响,才碰到一个煤油没干涸尽的灯。

  将灯点燃后,她开始张望起周遭的环境。

  看到祭祀台上沾着浓厚灰尘的香火和腐烂的水果,以及旁边的白色绸缎,顾莳衍第一反应便分析出这里之前进行过祭祀仪式。

  少年走过去,细致入微的凝视了一圈,发现了不大对劲的地方。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沾着极为厚重的灰尘,还有以水果腐烂的样子和散发的恶臭程度来看,至少不是最近几年的。

  照此断定,这个地方不是节目组布置的录制场地,应该是古堡本来就有的,但是没被节目组发现。

  地窖很小,顾莳衍随便晃荡走了好几圈,没什么发现打算离开时,一转身,祭祀台上放着的那几张黑白照片的人正好对视上眼睛,看到那个恐怖诡异的笑容,少年的手脚突地冰凉下来,手上的煤油灯差点脱手。

  她仓皇的倒退两步,抚了抚胸口,心底边骂着粗鲁话边挪动脚步要出去时,看到祭祀台下面有一只脚。

  “卧槽卧槽!!”

  顾莳衍在古堡呆了这么久,见过那么多奇怪诡异的机关,但是这回看到尸体的脚,却是真的害怕了。

  那个脚踝处带着血迹的脚,和祭祀台上诡异的黑白照片,还有这里遍布的白色绸缎,都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苦渊,带着无数的愤恨和恶怨,想要拽住她的衣角,让她永远湮灭在那里。

  她的步伐变得没有章法,俊美的小脸血色微失,不管不顾的向前跑着,想要爬梯子离开这个离奇的地窖。

  就在她踏上第二个台阶时,悠悠飘来一道难听的男音。

  “等、等一等。”

  那人说话磕磕绊绊的,口齿不清的吐出几个字,顾莳衍扶着梯子边缘,差点摔得个四脚朝天。

  她看都没看,直接对着面前的人影上去就是一脚。

  “哇哇哇,你不要缠我,我没钱没颜没身材,要啥啥没有吃饭第一名,你上我的身是没有用的,你找别人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上头的孟池深俞白就不错,真的鬼大人,我就是个只会阿巴阿巴的废柴……”

  顾莳衍害怕得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后背如被尖针利刺射中,整个人都颤栗了起来。

  此时正在擂台上为了送她出去而奋不顾己的孟池深如果听到这只小鬼为了不被“鬼”缠身把他卖了,男人准会把人直接从十八层的古堡扔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迷弟又来馋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迷弟又来馋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