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吃饭
为尘2020-08-25 12:012,402

  两个人捯饬了半个多小时的,总算是组装好了。

  带着游戏黑洞——房嘉晖玩了一局邱邵程觉得有点身心疲惫了,毕竟他早上那么早起床还直播了那么久。

  “不玩了,我要来补觉了。”邱邵程抻抻腿,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一旁原本因为有大神带他玩而赢了一局的房嘉晖正美滋滋的,一听邱邵程困了脸都垮了:“啊?不行啊邵程,你得带我!我一个人不行!”

  邱邵程拍了拍他的肩站起来语重心长地说:“嘉晖,男人不能说不行,你可以的!爸爸相信你,你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区区一游戏而已,干它!赢它!”

  房嘉晖被激励了一下,觉得自己又行了,握紧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我行的!

  忽悠完别人的邱邵程往旁边的摇椅上一趟,用慈父的眼神看了眼盘腿坐在地上,用上全身力气面目狰狞的在玩游戏的房嘉晖……

  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睡着了。

  ——

  一觉睡了两个小时就被房嘉晖叫醒了。

  房嘉晖推着他的手臂苦着脸道:“邵程醒醒,我叔来接我回去了。你咋那么能睡呢?我刚刚玩了四局三局都输了!这个U盘给你了,反正我叔还有,我回去再跟他要。”

  邱邵程迷迷糊糊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黑色U盘,这应该就是房嘉晖上次所说的那个了。

  “你叔不是开了家酒吧吗?他怎么那么闲?”他揉着额头起来,向来没有午睡习惯的他睡得有点头疼。

  “我哪知道。”房嘉晖手中的手机响了:“喂小叔……来了来了,我这就下去。”

  挂了电话:“我走啦,我叔在催我了。”

  邱邵程剥了颗奶糖吃,甜得让他的脑袋清醒了一点:“去吧,拜。”

  房嘉晖跑到了房景航——他小叔停在树荫下的车,房景航正倚在车门,见房嘉晖向他跑来,笑着给他打开了车门。

  房景航是他那一辈最小的,只大了房嘉晖十岁,二十八岁的帅气年轻男人穿着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上头解开了两颗纽扣,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荷尔蒙。

  可为了躲避热辣辣的阳光,房嘉晖看都没看清一下子就钻到车里,坐好系安全带一气呵成:“谢谢叔。”

  房景航见少年如此迅速的动作叹了口气,回到驾驶位,看一旁的少年一脸兴奋:“下午和邵程玩什么了?这么开心。”

  “刚刚在玩游戏,哈哈哈,不过叔你别跟我爸说啊,不然他下次就不让我出来了。”房嘉晖伸了个懒腰,扭扭脖子。

  “好,我不告状,你玩得开心就好。”房景航看着少年灿烂的笑容还有因伸懒腰而勾勒出来的细腰,拇指摩擦着方向盘……

  ——

  一个下午,邱邵程就把家里不多的大白兔奶糖吃完了,看着外面热辣辣的阳光,给林叔打了个电话:“林叔,我爸不忙吧?等下能不能给我买包糖?”

  接到邱邵程奇怪要求的电话的林叔安静了两秒:“邱先生刚跟我说今晚接你去吃晚饭,然后你可以自己买,我没买过。”

  “哦?我爸他今晚有空了?”邱邵程记得他爸最近在忙一个大项目,整个人忙得几乎都住在公司了。

  其实只要他妈没在家他爸就懒得回来。

  他还亲口对自己儿子说:“你妈没在家,我和你两父子在家干瞪眼有什么意思?”

  所以只要他妈妈和小姐妹出去旅游,他爸就直接住公司了。

  邱邵程自己也很无奈啊~老子嫌弃儿子我能怎么办?那就互相嫌弃呗。

  “是的,邱先生今晚就忙完了,明天下午就要去C国忙别的。”

  呃……好吧。

  “好吧,我爸说要几点?”

  “等下我问一下邱先生……邱先生说七点。”

  “好。”

  ——

  挂了电话,邱邵程拿了袋狗粮去喂雪花,雪花好几个小时没看到主人了,一见邱邵程手中的狗粮,整只狗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

  在邱邵程面前跳来跳去的,飞了他一脸的狗毛。

  晚上林叔来接他去了饭店,他爸爸已经先到了,邱邵程坐下还没多久菜就上了。

  下午只吃了个蛋糕的邱邵程肚子早就饿了,拿起筷子就要吃。

  “等一下!”邱爸爸浑厚的声音喝了他一声,制止他夹菜。

  邱邵程拿着筷子的动作一顿,不解地看着他爸,搞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哪知邱爸爸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桌子上的菜在不同角度都拍了好几张照,拍好了才抬眼看儿子,说:“你可以吃了。”然后就捧着手机发信息。

  邱邵程嘴角微抽,看他爸平时严肃得不得了的嘴角现在正微微弯起。

  他就知道他爸是拍照片发给他媳妇了……

  去特么的仪式感,吃个饭都要拍照片发给老婆。

  从小吃狗粮吃到大的邱邵程心灵还是不可避免的伤害。

  看对面的老爸无心吃饭,眼里只有和老婆的甜蜜聊天……

  邱邵程忍无可忍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给关铭垚发了一条信息。

  【吃了吗?】

  然后他就把手机放到桌上,无视对面露出痴汉笑的老爸,美滋滋地吃起了丰盛的晚餐。

  只不过吃一口菜都要看好几眼手机等关铭垚给他回消息。

  铭垚快回我啊。

  在酒吧打工的关铭垚抽空休息了一下,没想到这间酒吧刚开不久生意就那么好,客人络绎不绝,下午起先不是很熟练,后面慢慢地就好多了。

  趁着客人没那么多了,关铭垚到了休息室喝水,恰好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关铭垚拿出来一看,是邱邵程发给他的。

  【我吃了,你呢?】抿嘴笑了笑。

  后桌:【正在吃,我家今天太晚吃了。】

  同事小陈进来叫他,关铭垚应了声“马上就来。”匆匆给邱邵程发信息。

  【好,你吃吧,我有事先去忙了。】

  关铭垚把手机放回兜里,拿着装满了水的一次性被匆忙喝了一大口水就出去帮忙了。

  【好。】

  铭垚怎么一直那么忙?

  关铭垚有回他信息让邱邵程接下来的心情都十分愉悦,胃口都变得好了很多,把一桌的菜都几乎给吃完了。

  而邱爸爸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地吃饭菜,想到了最近听到合作的刘总跟他闲聊的时候,说他发现自己孩子的饭菜钱被保姆给克扣了,让孩子饿得瘦瘦的。

  这么一想他就有点怀疑家里的保姆是不是虐待自己儿子了,不给他吃饭,怎么把人给饿成这样子呢??

  在家无聊看电视的保姆突然间打了个喷嚏,默默地起身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不是想和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不是想和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