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为尘2020-08-25 12:012,515

  他在厨房煮着粥,粥还没好,家里很是安静,只有厨房里电磁炉煮粥的声音。

  关铭垚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给邱邵程回个电话?

  他现在应该没有在干什么吧?思索了一下,他还是给他打电话。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邱邵程还在打着游戏,看到弹窗是那个熟悉的头像他心里的土拨鼠在尖叫:铭垚给我打电话啦!

  瞬间就点了接通。

  电话才响了一声对方就接了。

  关铭垚听到对方接电话的那一瞬间居然在笑?

  关铭垚眨了眨眼睛,感觉耳朵有点麻麻的:他又在笑什么啊?后桌怎么每天都那么开心?

  “你早上打电话给我干嘛?不好意思啊,我早上有事不方便接电话,所以就给挂了。”

  “啊,原来是你在忙事情啊?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就是想看你起床了没有?”不是不想理我就好,嘿嘿嘿。

  “哦!我早上很早就起了。”关铭垚拿着勺子搅拌一下粥,他很少和人打电话不知道要聊些什么,顿了一下道:“那你吃饭了吗?”

  “午饭啊,我帮还没呢,等一下吧。你吃了吗?”

  “我正在做饭。”

  关铭垚舀了一勺看看米粒,感觉粥快好了。

  “你还会做饭啊?好吃吗?”

  “我不知道,还没煮好呢。”

  “我也好饿,但是没有饭吃。”邱邵程心虚地看了眼装满了牛肉干包装袋的垃圾桶。

  “啊?”关铭垚看着自己那个小小的锅:“可是我只煮了一人份。”

  “噗嗤,你以为我要去跟你抢吃的啊?我们家离得这么远。”

  “哦,也是,你来粥都凉了。”

  “哈哈哈,那你得赔偿我,下次得煮给我吃。”

  “呃……可以啊。”

  ……

  两个人又瞎掰扯了两句,关铭垚就说他的午饭做好了,他要喝粥了就不跟他聊了。

  邱邵程心情很好地挂了电话。

  眼睛不小心扫到了电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在直播!

  呃……

  所以自己刚刚是在直播自己和关铭垚的打电话的过程喽!

  邱邵程突然间觉得自己脸有点烫,尴尬地咳了咳。

  弹幕都快笑疯了,都在吐槽邱邵程的无耻,居然要拐骗可爱的小哥哥给他做饭!

  小哥哥可爱是真可爱,拐骗可没有啊。

  这是人家自己说要给他做饭的。

  邱邵程美滋滋地点到游戏页面。

  他和关铭垚聊了好几分钟游戏早就输了。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呃,不好意思啊大家,挂机了。”

  相比于游戏,粉丝们的关注点已经在别的地方了。

  弹幕纷纷问道,【刚刚那个小哥哥说话怎么那么可爱,这么软的男孩子九哥是从哪里找到的?】

  【啊啊啊啊,想拥有!】

  【为何突然觉得九哥不香了??】

  【九哥不可爱,已经臭了。】

  【想要个软软的小哥哥作固玩啊。】

  【盘他!!】

  哪找到的?我在公交车上捡的。

  邱邵程心情愉悦,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开始下一把游戏。

  【哇塞,主播唱歌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原来九哥会的歌都这么老的吗?】

  【哈哈哈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九哥刚刚打游戏多低气压啊,但一接电话就笑了!】

  【我看到刚刚那个小哥哥的头像是海绵宝宝。】

  ……

  直播结束后的邱邵程吃了个奶油蛋糕,奶油甜甜腻腻的,但还是感觉嘴巴里淡淡的,可能是因为早上吃的牛肉干太咸了。

  院子里的雪花一阵乱吠,估计是在捉鸟捉蝴蝶吧。

  邱邵程砸吧着嘴打开了客厅的柜子,他知道他妈妈平时把用来哄小孩子的那些糖果和饼干就放在这里。

  只不过自己之前从未主动找来吃:男孩子吃什么糖!

  现在,他在柜子里挑挑拣拣,挑出了好几颗大白兔奶糖。

  剥开糖纸把糖咬了一口,牙一软——好甜呐,但是没有昨天关铭垚给他的甜。

  这次时候,门铃响了,保姆去开了门。

  “谢谢阿姨,邵程我来了!”房嘉晖溜了过来。

  今天的房嘉晖穿了件花里胡哨的上衣,裤子是哈伦裤。

  邱邵程嘴里含着糖,倒了杯冰水喝:“这么早就过来?还以为要到傍晚。”还穿得这么花里胡哨的。

  “我也不想的啊,给我瓶水,我也想喝。”房嘉晖见他喝水也觉得渴了。

  邱邵程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冰凉凉的矿泉水扔给他。

  房嘉晖稳稳地接住,拧开瓶盖喝了口水,被水冰得哈了一口气。

  爽。

  “你早上睡到了几点。”

  房嘉晖毫不客气地往沙发上一躺:“我睡到了11点呐,昨晚喝太多了,早上起来头疼的要命。”又换了个姿势,瘫成葛优躺。

  明明只是一瓶啤酒和一份冰淇淋……

  “你早上咋那么早就直播呢?十点!十点的我都还在跟周公下棋呢。说好了的给你捧场的。”

  “我早上睡不着啊!早播早完事。”

  “话说你真的不打算签约吗?你那个粉丝挺多的。”

  “懒,不要。”

  “我才几天没来雪花居然就不认识我了,刚刚一直在吠我,吓得我都不敢进来了。”房嘉晖不爽地插着腰说道。

  “那你怎么进来的?我还以为雪花在抓蝴蝶,还别说,你今天穿得还挺像蝴蝶的,花里胡哨的。”

  “什么蝴蝶?这叫时尚!刚刚是我叔帮我引开雪花我才溜进来的,真的是,怎么都不把雪花拴住。”

  “雪花待在院子里已经很惨了,怎么可以栓他。”

  ……

  “好吧,你好了没?快点,我们上楼玩游戏了,我爸叫我五点前得回去带我妹,教她学习!我哪是那块料啊,不把她教得考全班倒数第一就很好了。”

  “你个高中生教不了一个小学生??”邱邵程吐槽道。

  “呃,这是两码事!她也叫你一声哥哥,你也得教她!”

  “……”

  所以为什么两个学渣要在周末谈学习?

  “老秦早上说下个星期还要考试。”

  “卧槽,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呢,惨了到时候考得不好我爸又不让我出门了。”

  “大好时光聊什么学习?走走走,快去玩游戏。”

  两人上了三楼的游戏室。

  本来邱邵程是叫房嘉晖来当苦力帮他组装他的游戏机的,那知这家伙笨手笨脚的只会添乱,于是就只能让他一个人来搞定了。

  原房·苦力·嘉晖翘着二郎腿在旁边吃着邱邵程给他的大白兔奶糖:“你什么时候喜欢吃糖的了?我擦,这么甜……还有吗?”

  “没有,滚,别给我吃完了。”

  房嘉晖不客气地又剥了一颗扔进嘴里:“这种甜甜的糖我妹妹最喜欢吃了,你之前不是说大男人吃什么糖吗?还老笑话我喜欢冰淇淋,现在真香了吧。”

  大男人邱邵程:“你再说我就让你把刚刚吃的给我吐出来。”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不是想和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不是想和我谈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