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选择
STARE2020-06-29 23:095,140

  林亚伦用两只手试图拨开那些烦人的光雾,但是几番尝试下来,都无济于事。

  “一定是洗完澡身体过热产生的蒸汽……”林亚伦抛开那些作为影视动漫专业的幻想,将现实归为科学。

  当时钟不经意间走到半晚七点的时候,林亚伦还在看着手机里的“生活大爆炸”。

  其实说是消遣时间,不如说是等待着什么的到来。林亚伦的眼睛不时的瞥着手机上方的通知栏。

  布雷迪校长的一个眼神,他的身边就出现了一堆又一堆高中的物化生无法解释的问题。

  拉上行李箱,林亚伦坐了一辆充满异味的的士到了机场。

  飞机头的红绿信号灯在候机厅的透明玻璃里缓慢闪烁着。林亚伦拨打了手机通讯录里的第一个电话号码。

  林亚伦给那个号码的备注是“dear”,上一次通话记录还在三天前。

  随着几声忙音,电话接通了。

  “哥哥!”林亚伦还没有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小雅稚嫩的声音。

  林亚伦的负面情绪也随着这一声亲昵烟消云散了。

  “哥哥准备给你一个惊喜。”

  “是我最喜欢的布袋熊吗?”

  “这是个秘密。”林亚伦的眼皮微微半合,忧郁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从不这样悲伤,至少在旁人的眼里是这样的。

  透过那扇玻璃,林亚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琴菲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连衣裙,或者说她经常这么穿,林亚伦看着她登上飞机。

  “哥。”

  小雅的声音唤回了林亚伦焦距的目光,琴菲对他而言有着十足的神秘感,那冷冰冰的气质,与她的纯真的面孔简直背道而驰。

  通知广播响起了,林亚伦的名字回荡在候机厅里,林亚伦赶忙捂住话筒,等广播过后,又对着手机说:“哥哥还有事,你要好好听爱德华先生的话,不能再半夜偷他的假发。”

  “听哥哥的。”

  林亚伦拉起了行李箱的拖手,大步流星的走向了机场。

  飞机里有一股空气清新剂的香味,林亚伦对着自己的机票,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飞机上的窗只有头那么大,夜晚的白炽灯将每一个人的脸都打的雪白。

  终于有时间静下来了。林亚伦长出了一口气,怀里的背包非常鼓,他将脸深深的埋了进去,并通过眼角的余光望着窗外的世界。

  说着无所谓开除,实际上还是很在乎。

  索托学院里有着热爱玩笑话和动漫影视的同学,也有着像斯大林一样严肃却又像卓别林一样幽默的老师。整个学院编制而成的正是一个最美好的画面,

  “一段难忘的旅程。”林亚伦看着窗外,眼皮逐渐变得沉重,那段难忘的眩晕感还在折磨林亚伦的脑子。

  真是想给自己钻痒的太阳穴一枪。林亚伦用大拇指缓慢的揉捏着太阳穴,眩晕感顿时减缓了不少。

  叮咚。

  蓝牙耳机里响起了信息提示,林亚伦摸出手机,解开了指纹锁。

  不意外,来信息的人备注的是布雷迪校长。

  林亚伦白了屏幕一眼,虽然他知道这样做布雷迪老头看不见。他更希望这是琴菲或者是楚琛,以及小学妹们的来电,好让他提起一些些兴致之类的东西。

  不过林亚伦还是打开了信息栏,看清了布雷迪校长的来信。

  “亚伦同学,眩晕是很正常的现象,身子挺直,用鼻子缓慢吸气,就能摆脱这种眩晕感了。”

  林亚伦还没注意句子里的信息,不过他可以保证,这是布雷迪校长给他发过最长的一条私人信息。

  布雷迪知道我在眩晕!林亚伦比老化摇杆街机反应的还要慢。

  林亚伦勘察起来,周围依旧是那么安静,人们闭着睡眼,没有任何目光的聚焦。或许是监控?

  林亚伦抬起头来,机身走廊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居中的监控摄像头,镜头在昏暗的机身里摇晃着蓝紫色的光晕。

  叮咚。

  林亚伦的手机又响了。

  “不用找了。”

  “你跟踪我?”林亚伦在短信后面加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以此作为跟踪犯罪的警告。并向布雷迪表示,自己并不是好惹的。

  “亚伦,不用紧张,猎鹰们只是护送你回家,剩下的事情我们不会掺和。”

  们?

  林亚伦回想起来,布雷迪说过要将索托学院改为国家级的军事基地,还是能够标注在地图上的。

  布雷迪口中的们,大概就是那些军事基地里的背心墨镜男。布雷迪校长是怕自己出空难死在北美山脉上么?

  “还真是劳烦你们了,沿途可以帮我买杯咖啡吗?”

  “飞机背后有三个降落伞,你可以在加勒比联合国降落,那的咖啡和哈雷都很不错。”布雷迪正坐在索托学院的办公室里,眼前的大屏幕上分着四个格子,分别是林亚伦,楚琛,琴菲,和伊藤。

  林亚伦抱着装布袋熊的书包,没空再搭理布雷迪。

  随着一个小时的流逝,飞机缓缓降落,伴随着口香糖的清香,林亚伦降落到了南美洲。

  相比于索托学院,夜里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嘈杂,现在是地方时的午夜两点。机场周围只有一家杂货铺开着门,林亚伦在里面买了一瓶黑啤。

  “我已经到了,你们可以回去了吗?”

  林亚伦将短信发了出去。

  仅仅隔了三秒钟,布雷迪就回了他信息。

  也许是早就知道林亚伦要摆脱他们,布雷迪回的信息里没有挽留的词语。

  林亚伦松了口气,街上人不多,昏暗中红绿色的霓虹灯在他的眼中闪烁,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拇指不自觉的撬开了易拉罐的拉环时,他的灵魂才回到了这里。

  布雷迪的一切反常似乎都在预告着什么将要发生又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即使布雷迪最终要扯上世界末日以及救世主之类的话题,他也只想把自己当成一个画画逗妹妹开心的林亚伦。

  他很感性,也非常现实。

  随手拦下路过的夜班出租,林亚伦将刚开的黑啤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坐上了前往医院的出租车内。

  他不打算先回家,书包里的布袋熊还在等待它的主人。

  叮咚。

  手里紧攥的手机响了,林亚伦晃了晃脑袋,将手机解锁。来信的人不是布雷迪,这对于现在的林亚伦而言简直就是最好不过的消息。

  楚琛在信息里写了平安报。仅寒暄了几句,林亚伦就察觉到了楚琛有心事,发信息的规律与他之前全然不同。不仅是林亚伦,楚琛也发现了,两人都有同样的疑惑。

  “你,和布雷迪校长聊天了吗?”

  林亚伦这里的聊天有着另一层含义,如果没有明说与布雷迪之间的谈话内容,那么就不算是林亚伦触犯法律。

  “有。”楚琛回答的很简练。

  “你和凯拉都小心点吧,布雷迪这老头似乎不打算这么随意放过我们。”

  “亚伦。”

  楚琛没有去接林亚伦的话。

  那天布雷迪的发言还记忆犹新,作为学术界的权威人物,布雷迪可以说是最理性的一个。

  “你相信布雷迪校长所说的世界将会改变吗?”

  不相信。

  林亚伦心里默念。

  但是他没有发出去,也许换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打出去,林亚伦不行,布雷迪在他的世界里产生了太多的疑问。

  “也许他说的是猪肉涨价。”

  楚琛也知道林亚伦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便没有再问了。

  因为街上空荡荡一片,出租车也比平时开的要快很多,仅过了五分钟林亚伦就到了目的地。

  是的,他的妹妹住在这个苍白的医院,或许说是一直住在这里,自她开始虚弱起。

  林亚伦熟练的走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房间门是蓝白的配色,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中间的门窗透出了里面温暖的黄色灯光,小雅还没睡,他听见爱德华先生在给她读格林童话。

  噗,林亚伦按下了那个冰冷的扶手,轻轻的推门而入。房间里的爱德华听到了声响,口中的故事逐渐变小声了,扭头朝门口看去。

  林亚伦和他对视了一眼,挤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他随而又将目光聚焦在了刚进入梦乡的小雅身上。

  “刚睡着。”爱德华先生轻声的说,将床头的罩灯的亮度调低了。

  小雅的皮肤非常白皙,精致的五官在熟睡的面容中涣散着让人怜爱的气息,在病床的左上角还放有一个心跳监控器,一切都与这温馨的一面不搭调。

  林亚伦点点头,把背包放在床下的垫子上。

  爱德华先生身旁有一个绿色的木凳子,他轻手轻脚的抬起,放在了林亚伦面前。

  “小雅麻烦您照顾了。”林亚伦双手交叉放在两个膝盖上。

  他每次来都这么说,说到成为他与爱德华先生的开场白。爱德华笑着摇摇头,说道:“小雅很喜欢画画呢,或许是跟你很像吧。”

  床头上有一幅画完的蜡笔画,上面还放着一只用来上颜色的红色蜡笔,看起来像是刚刚才画完。

  林亚伦拿起那张轻飘飘的画,只是盯着它,笑容就不自觉的浮现了出来。

  画里有两个人,一高一矮,正是小雅和林亚伦,他可以从那个标志的焦黄色头发辨认出那是小雅,以及那个留着三七分的眼镜哥哥。背景是蓝色与绿色的结合体,抽象的象征着蓝天与草地,其中还奚落着几棵灌木丛。

  林亚伦记得小雅一直闹着要去亚洲看一看那广袤无垠的草原,与羊群和骏马相拥。每次小雅说到这,林亚伦倒是经常羡慕起楚琛来。

  “既然你来了,我就先走了,你和小雅聊聊天。”

  爱德华先生是小雅的主治医生,对小雅的好简直无私无求,这也兴许是小雅的福分。

  他刚想唤醒小雅,却被一旁的林亚伦拦住了。

  “不用了,爱德华先生,我呆一会儿就离开。”

  “不和小雅道别吗,她每天都提起你。”爱德华有些惊讶。

  林亚伦摇了摇头,将那幅蜡笔画收进了袋子里。

  “就说我把这幅画拿走了。”林亚伦的眼中失去了先前进门时的神奕。他拿出了藏在包里很久的布袋熊,让它轻轻靠在小雅的床头上。

  不选择相见,林亚伦也说不清楚,他的下意识要他这么做。那种见到了又见不到的想念,远比很久没见到的想念要难受的多。

  “一个人在外面,多加注意身体。”爱德华先生知道林亚伦与小雅的难处,两个孩子父母离异,将他们孤独的抛下,唯一的经济支持也就只有林亚伦在网站上的小说以及动漫制作分成。

  “小雅就拜托您了。”林亚伦退后过去,朝爱德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缓缓的退出门口。

  随着这扇门被林亚伦亲手关上,他才恍惚喘过气来,不能接受现实永远是林亚伦胡思乱想的标题,小雅在他生命中的含量比得过他握画笔的手,他知道,也明白,这些事情是他无法控制的。

  “如果有任何事情,就联系我。”

  “记住,任何事情。”

  站在走廊的亚伦脑中突然回响起了那道熟悉的声音,它似乎像伤口上穿过的银针,一点一点缝补着看似简单的伤口。林亚伦晃了晃头,最后的眩晕感在飞机上那时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醒,但他的头又疼了,这种感觉他非常清楚,是失落与哀伤的结合体。

  布雷迪在他的生命中似乎突然开始扮演起了死神的角色,在亚伦的世界里,兴许要灵魂之类的东西与他交换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林亚伦在靠窗的走廊尽头独坐着,寒风吹着他的短发。

  他眉头微皱,直勾勾的盯着手机里的那个电话号码,他给那个号码备注的是布雷迪校长。

  他从来都不信教,但是这一次,他的心里似乎突然多了什么曾经从来都没有过的信仰,笼罩内心。

  他突然多么希望布雷迪是真的那么古怪,有着所谓的超自然能力,能够让所有伤痛烟消云散。

  现在是凌晨五点,亚伦已经在这坐了两个半小时了,他在等待着自己能够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理由和选择,那种一个电话就会改变自己原来生活的选择和理由,不过很庆幸,看起来他赢了。

  “你好,亚伦。”

  林亚伦没有说话,等着布雷迪校长继续说下去,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至少是对布雷迪的期待。

  “你对这个故事感兴趣了吗?”

  “是的,校长。”

  亚伦刚想说什么,布雷迪开口将他打断了。

  “关于你妹妹的事情,放心,我会遵守承诺。”

  “恭喜你做出了一个艰难而又正确的选择,亚伦,人都会在当下生活中麻痹自己,让一切改善很简单,但改变却很难,让你放弃掉林亚伦以及他所有热爱的东西,并不是我们希望的。”

  “你什么时候能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林亚伦已经不知道该称呼中什么了。林亚伦,又或者是布雷迪校长的下属。不管哪一种都让他突然浮现出唐突感,但名字之类的,之后都不那么重要了。

  “早上八点,我会在光电子研究院迎接你,现在的你有资格知道所有事情。”

  “我妹妹的病,你会治好的吧?”

  亚伦心里不由而现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一直都有,但这一次却唯独的强烈。他的背后冒起了冷汗。

  “一切都会好的。”

  林亚伦挂断了电话,这一段没有开场和结尾的对话,可能就是完成任何使命和任务的开始,林亚伦这个人啊,真的是自由惯了,他甚至想在索托学院请一个一年的长假,到郁金香田和黄色草原上绘出一幅自己满意的画。

  光电子研究院离他只有二十公里,这也许是巧合。

  不过也是非常奇怪,他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压抑了,像是刚被蒸的发软的馒头一样完美。

  他倒头睡在了医院里,直到路过的爱德华先生把他叫醒。

  “没着凉吧?”爱德华将身上的工作服取下,又脱下了里面的衬衫,将它盖在亚伦的身上。

  那五十岁流满白色络腮胡的爱德华,此时是多么像歌颂上帝的诗人。

  手机上显示的是早晨七点整,真是不早也不晚。

  正巧是在这个点。

  ――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