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焰火2020-07-25 09:464,089

  睡觉即是极乐,睡觉即是极乐……

  也不知是房间内沉香的缘故,夏丝星沉稳地睡到正午,没有一丝梦魇。

  夏丝星半醒中拽了拽被子,好让自己窝在里面觉得更舒服些。

  蒽——蒽——蒽——

  手机震动了三声:

  事情已经结束,我离开俱乐部了,希望你能忘记之前的所发生的事情,过得开心些。

  还有,想念你。

  祝好。

  纯灰回复的消息。

  夏丝星揉揉眼睛,飞速地用几秒读完手机上的消息,立刻将电话回拨过去,她迫切的想知道后面她不在击剑俱乐部的所有的事情。

  后来便有了下面的对话:

  纯灰:喂

  夏丝星:是我,你现在在哪里?我明天就回法国,不是的,我今天就走,你等等我,纯灰。

  纯灰:不用来,我已经离开了。

  夏丝星:可当时明明是我……

  纯灰:别再回想那些糟糕的事情了,有机会再见吧。

  手机传来简短地嘟嘟两声。

  糟糕的事情吗?不,是令人作呕!

  夏丝星盯着熄灭的屏幕喃喃地说道。

  当初夏丝星刚过完18岁的成人礼后,紧接着被夏家送到法国,只不过是夏鸿逸的无奈之举。原本在她生日当天夏家有意与定下赵世伯家的儿子婚姻时,只因夏丝星无意中吃了颗乐可可,她的头脑里开始出现一幅幅画面,

  在一片光晕中,她清楚看见自己身处在压到变形,火花散落的汽车里,而站在车子旁的人冷笑望着她的便是现在正坐在对面挂着一副高傲的表情,嘴角还带着戏谑的笑容的男生。

  夏丝星不觉地感到自己是不是出现什么中毒幻觉,可是她的大脑是十分的清楚,她感觉到心里产生矛盾。

  夏丝星突然站起来,对着对面,伸出手指:你以后会是杀人犯,你会杀害妻子。

  在众人的眼光中,还有在夏鸿逸的眼神中,无一不震惊。

  夏鸿逸迅速反应,打圆场话:我们家这个女儿平时被宠坏了,说话没规没矩地。

  转头便向着夏丝星压低声音训斥道:你说什么胡话,与赵伯伯家相交,我是为你好,你这会儿给我出什么乱子。

  还没等夏丝星开口解释,坐在沙发上的那位男生站起来,伸了伸腿,嘲讽道:

  “到底是不一样,不是亲生的,还这么宠着,夏叔你这些年也真难。”

  那位男生又补充了句:她这样子说话,是不是精神上不一般吧!哈哈哈哈……

  夏鸿逸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可也什么也回应不上来。

  正因夏鸿逸这样的反应,之后,圈内的人物都知道昨晚夏家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再后来,夏鸿逸其实也想不通这件事情的来来回回,为何就被外人传的面目全非。为了保护夏丝星,迫于无奈,夏鸿逸只有将她送到国外。

  但在夏丝星眼中开来,夏鸿逸觉得她丢了夏家的面子亦或者夏鸿逸觉得她是个神经病人一样,那么奇怪。

  机场的贵宾室里,夏鸿逸拿着一沓资料,冷淡地对夏丝星说:这份资料你在飞机上填好,到了里尔,那里我给你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

  夏丝星接过来塞进背包里,不愿抬眼看到夏鸿逸的脸,只回答了一个字:好。

  临上飞机前,夏鸿逸问了句话:小丝,那天你是出于什么断定他的?

  夏丝星转过头,顿了顿,

  你现在问我,还是不相信那些话,既然我说了你没有相信,何必现在还再问一次?

  至此走后,经过15个小时的飞行,夏丝星到达里尔,出机场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恐惧感席卷了夏丝星的身体。

  在七零八落的辗转以后,终于,抵达了资料上的这家击剑俱乐部,夏丝星看着自己的行李,如此的落魄与不堪。

  踏进击剑俱乐部做完登记,意外的顺利,跟着教练来到宿舍门口,轻轻地一边调整呼吸,一手推着行李箱,在宿舍里见到了一位女生——纯灰。

  那是夏丝星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

  之后的日子里,因为纯灰的努力下,夏丝星能在俱乐部里快速的适应。后来,教练为了方便教学,便她们分配组合一起训练。

  这样子的生活,不知不觉中的过来了6年,直到——

  这次世运会比赛的开始,也成了纯灰与她的结束。

  那次教练将她们留下,为她们讲解这次击剑比赛的规则和打法时,教练意外让纯灰去把一楼的击剑场内的击剑服整理好,纯灰没多想直接开门去了一楼场馆。

  随后,二楼的办公室的百叶就被合上了,当时夏丝星低着头认真地理解图纸上的战术打法,扎起的头发突然散落下来,夏丝星惊慌地转过身,却看到此时的教练已经将衬衣解开,

  夏丝星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立即从桌子这边一跃出去,并打开办公室的门,身后的教练直冲过来,将她抵着门,撕扯她的T恤,单薄的衣领被撕开,这时候,夏丝星的念头里只有纯灰,她大声的呼叫纯灰的名字,却忘了这里的办公室玻璃是隔音的……

  眼前的教练变成了眼睛里的有着疯狂欲望的恶魔。夏丝星感到恐惧,于是,拼力挣脱,也不知道是出于人本生的求生欲,此时的她力气变得十分强悍,

  可夏丝星毕竟还是个女生,使劲压住这个恶魔的手臂,并大声喊叫道:Angus!Whatyou'redoingisobscene!Doyouunderstand!

  此时的恶魔已经抽出手腕,反手掐住夏丝星的喉咙,“Oh,yeah?Really?”

  这边,纯灰拨掉计分器的电源,将剑拿出来用毛巾擦拭干净,抬头看到二楼办公室的百叶放下来了,生性敏感多疑的她立马联想到令人不安的事情,于是飞快地跑向二楼,

  她跑到办公室门的时候,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纯灰在外面焦急的喊着夏丝星的名字,房间内的夏丝星被掐住,发不出声音,她只能大力拍打桌子,发出求救的信号……

  纯灰听到拍桌子的打斗声,她心里清楚里面发生了何事,她崩溃地摇着门外的把手,她明白夏丝星在里面已经十分的危险,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纯灰看到了旁边玻璃柜里的消防器,打开按钮,拿出消防器砸了几下,门上的锁有了松开的迹象,纯灰抬脚用力踹开门,

  门被踹开后,纯灰看到的的景象,让她彻底怒了,她红着双眼,用刚才手里的消防器对着脑袋猛砸一通,吼叫道:

  You'reamonster!!!

  Angus被砸的有些发晕瘫坐在地上,纯灰赶紧托起夏丝星的颈部,趁着间隙背起夏丝星大步往外走去时纯灰狠狠踩着Angus的手腕处:You'llhavetopayforthis!

  纯灰说道做到的性格,送夏丝星去医院进行治疗的路上一份邮件抄送给俱乐部的所有高层,如若不立即处理这件恶劣事件,她将在48小时内找当地律师,正式起诉俱乐部。

  不到半小时,俱乐部的高层代表到了医院,表示这件事情他们会严肃决定,但他们不相信纯灰和夏丝星的言论,他们需要调查。

  夏丝星躺在医院的特护病房里,要不是这几年高强度的训练着,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估计现在会出现应激反应了。

  纯灰伫立在病房外透过玻璃呆呆地看着夏丝星。

  这时,她做出一个决定。

  她拿出手机熟练地发了条消息过去:

  明天俱乐部开始整休,我想回去住几天。

  收件人:夏温冬

  不久,手机传来机票航班的信息。

  做完这些事情,纯灰沉稳的开门进去,坐在床边轻轻拂过夏丝星的脸庞,镇定的说:你明天回去,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可以吗?

  夏丝星的目光有些涣散,只拽住纯灰的手指,急急问道:不能,万一又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你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听我的。”纯灰宽慰的看着她。

  真的要下雨了,天空中的乌云黑沉沉的,云的间隙间透出点点光线好像条条钢柱。

  纯灰继而抬头看向窗外的变化。

  再后来,夏丝星回到了国内,而纯灰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夏丝星心里憋着话,一心想见到纯灰。

  浓密高大的树枝矗立在远处的花园里,房间的窗户上透出朦胧的日光,有人敲着门。

  夏丝星在里面已经知道是谁来了,嘴里含混的轻声应答。

  一会儿,门开了,“哥,我们家的规矩什么时候可以稍稍有点人权?”

  “小丝好久没回来,昨晚也没一起吃饭,等会儿过来陪我吃点儿~”

  夏丝星轻轻的应声:是~~

  过了10分钟,她从旁边这层慢悠悠地走向隔壁栋的餐厅,

  餐厅内传来沉稳的话音:来了。

  她穿着灰色休闲风的套装,用海蓝色的发带遮住颈部,小巧白净,鼻子英挺,墨色的双眸如同夜色银河里星光。

  此刻,坐在夏鸿逸旁边的便是仓鸣——河山集团的少董事。

  突然好像是不好意思,夏丝星的脸红了。

  她转过头看了看餐厅外面,却没发现哥哥夏温冬。

  “哥哥已经去公司了吗?”

  “嗯,刚刚走。”

  夏鸿逸示意她坐在那个男人身旁,夏丝星拉开椅子往右边挪开了距离。

  他怎么在这里?夏丝星内心想着,想到昨天他碰到自己的场景,她的眼神锋利的瞪着那个男人。

  仓鸣从她进来时,一直观视夏丝星的行为举动,当她刚才拉椅子的瞬间,看见夏丝星手腕处的淤青,心里莫名地的有一丁点儿那么心疼她。

  “你好,我是仓鸣。”

  夏丝星挑起一片杨桃咬了一口,漫不经意的回了声“嗯。”

  这时,仓鸣转过去看了眼夏鸿逸,夏鸿逸马上正了正背脊,说:

  “小丝,你身边这位你也熟悉了,今天趁这么好的气氛爸爸和你说件事,”

  “您说。”说着夏丝星放下叉子。

  “这个月底,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夏鸿逸边说边拿桌上的纸巾擦了擦手。

  夏丝星不动声色地反唇相讥:“我们?”

  “对,这个月你和仓少把婚礼举行了,正好,爸爸的生日也就在那天一起办。”

  “父亲,婚礼是订婚还是结婚典礼。”夏丝星咬紧牙关。

  “我的建议是这个月中旬就把结婚典礼办完,不知道夏小姐怎么想?”

  仓鸣发出真挚地问候。

  “我接受。”夏丝星说的时候就好像接受对方的战书一样。

  坐在主位的夏鸿逸听到河山集团的少董事的提议,心里暗自欣喜,再朝夏丝星看去,不禁细心瞧着她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是,夏丝星答应了。

  夏鸿逸假装皱了下眉头,嘴角的笑容却掩盖不了他的愉悦吗,说道:“那这件事情就按仓少的建议,我去准备下资料,你们先聊。”

  说完,夏鸿逸知趣的离开餐厅。

  等夏鸿逸离开后,仓鸣将西装上胸口处的方巾递了出来,缓缓地将方巾绑在夏丝星的手腕那里,

  “女孩子要精致些,不要轻易露出痕迹。”

  此刻,夏丝星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冻结了。

  夏丝星听到此话。嘲弄地说:

  “你好像很同情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只妖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只妖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