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山贼
陆小石2020-07-02 18:282,635

  “车夫,还有多久到少林?”许缘掀开帘子问道。

  “大概还有七天的车程,就能到山脚下的镇子了,到时候马车上不去,还得您自己步行上去才行。”驾着马车的车夫是个四十多的汉子,笑起来就露出一口牙,豁了个口。

  “行吧,前面最近的镇子还要多久?”许缘又问了句。这个把月赶路期间有镇则入,添上一些补给就继续赶路,风餐露宿也是常事,许缘已经渐渐习惯了古人的生活。

  “今晚天黑前怕是赶不到了,前面听说有一伙强人,咱们得绕个路才行。”车夫小心翼翼的说道。

  “土匪山贼?你哪听来的消息啊?”许缘笑了笑问道。

  “俺们干车夫这一行的,消息都得时时知晓,哪里多了伙强人,哪里路好走,都是必须要知道的,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死在路上了。而且这几年山大王们都不知道怎么了,时不时还打打秋风,去附近的镇子上祸害一番,镇上的衙门也好像和山大王们有勾结的。我这话大人您听听就好了,可别传出去啊,不然俺这一条小命怕是就交代了。家里的妻儿父母也要遭殃了。”车夫说完话有些惶恐的看了看周围,像是怕被别人听到。许缘见此笑了笑,不再多问。

  天色已近黄昏,正值秋初,官道旁长满了花草,显得颇有生机。许缘让车夫停了车,让马儿休息一下喂点草,看看了前面的路,打算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了。

  升起篝火,许缘从马车里端出热腾腾的饭菜,车夫已经见过许多次这样的情况了,除了开始的讶异,到现在月余时间早已习以为常了,当了多年的车夫,早已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车夫很聪明,不聪明的人总是活不长久的。更何况还能沾着光吃这么多一辈子都没怎么见过的的好饭菜。

  吃完饭,天色已经黑了,许缘又随手取出两个帐篷,让车夫给支起来。氛围有些安静,只有篝火的燃烧声劈啪作响。

  许缘突然抬起头,他听到一些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车夫的声音也恰好响起,“大人,要不把火灭了吧,今晚这没月亮,火光会很明显,万一有强人看到火光,怕是会来杀人的。”

  “你说晚了,他们已经来了。”许缘随口答道。

  “啊?”车夫有些慌张,看了看四周,终于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声音。“大人您快上马车,我们这就走吧,我们的马是上好的马,他们应该追不上的。”

  “你倒是够冷静的,只可惜,他们骑得是军马,你下午说的话果然没错。你先进马车吧,别出来,别出声,我保你不死。”精钢长剑已经出现在了许缘的手中。

  “兑换夺命十三剑前四剑及其所需修炼空间积分,我要修炼。”许缘在脑海中默默说道。

  “扣除三百点兑换积分。剩余一百九十五点兑换积分。”小白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了主人。”“什么事?”许缘有些诧异。“真香!”“……”

  许缘的眼神一晃,就从修炼空间退了出来,眼神中一股锋芒一闪而逝。

  骑马的两个土匪已经到了近前,停了下来,等待着后面几十个还在往这里奔跑着的小弟。

  左边马上的大汉满脸横肉,少了一只耳朵,左边嘴角一道疤痕划到了下巴处。右边马上的人是个瘦削的汉子,黝黑黝黑的,一双眼睛闪烁着精光。

  “主人,两个一流高手。”小白的声音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看来是奔我来的咯,是见到老实和尚那天暗处两个盯梢的人吧?跟了我一路了,还找了个土匪窝做掩护,觉得我是傻子吗。”许缘微眯起双眼。

  后面的几十号土匪已经到了跟前,许缘还是一动不动,马上的两个大汉也是一动不动。

  许缘看着这群土匪,突然在人群最后方看到一个被绑着双手跪地的小男孩,眼神微微一冷。

  “打打打……打劫!把值钱的东西都……都交出来!老老老……老实点你能好死,不不不……不老实,就把你折磨死!”一个贼眉鼠眼的结巴土匪从马匹后转了出来,提着刀指着许缘说道。

  “合着我交不交钱都得死呗,你们这买卖能做得长久吗?”许缘笑着道。

  “没没没……没错!买卖长长长……长不长久跟你没没……没关系!”结巴土匪又说道。

  “滚一边去,妈的说句话都这么墨迹,”左边马上的大汉一脚踹开他。“想活也可以,跪下来磕一百个头,然后剁一只手下来,你就可以滚了。”大汉抽出一根长棍指着许缘说道。

  “真可惜,本来还想放你一条生路的。可惜你不珍惜这个机会。”许缘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壮汉从马上跳了起来,手里的铁棍已经当头劈了下来。许缘一个侧身就躲开了这一棍,棍子落地,一个深坑就炸了开来。右边的瘦削汉子也弯腰冲了上来,变拳成爪,朝着许缘的腹部狠狠一抓。许缘身形急退,被左边的壮汉一棍撞在了左肩上,又退了三步。

  “内功不错。”许缘活动了下左肩,有一丝疼痛转瞬即逝。“这么好的功夫,当土匪,可惜了,报上名来。”

  “鬼爪杜方。”瘦削汉子站直了身子。“碎颅棍方忠。”壮汉持棍而立。

  “许缘,无名小卒。”许缘看着他们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许缘话音刚落,土匪群中冒出一个声音,紧接着土匪们就拿着刀冲了上来。许缘看着这群不怕死的二货冲上来,也有些头疼,毕竟砍人也很累。

  第一个冲上来的瞬间就被抹了脖子,倒地以后鲜血才汩汩流了出来。这群人没有速度也没有力量,偶有几刀能砍过来也被许缘躲开了。数十人转瞬之间就被许缘杀的溃逃,几个机灵的跑的远远的,再也不敢上前来。代价是被方忠点了三棍在左背,内力透骨,打的许缘龇牙咧嘴。杜方蕴含内力的一爪也结结实实地抓在了许缘的左小腿上,抓出了五道血痕。

  “杂鱼清完了,到你们了。”许缘用手抹了下长剑上的血,动了动左臂,背上的疼痛还在。杜方和方忠对视一眼,又冲了上来。方忠的铁棍劈头砸了下来,许缘侧身躲开,一脚踹向杜方,将杜方逼退,右手一抬,用出了夺命十三剑的第三剑,直接撩向了方忠,方忠心头一紧,仿佛见到了恶鬼索命,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慌忙抬起棍子去挡,然而许缘的剑势已成,加上精钢长剑的锋利,竟削断了棍子。一道血痕从方忠的脸上浮现出来,“夺命十三剑,这怎么可能。”紧接着就倒了下去。

  杜方的一爪抓向了许缘的脖子,他好像没看到方忠的死,也没听到方忠的话一般,还是朝着许缘攻了过去,许缘一仰脖,长剑就往上刺了过来,杜方一爪未曾建功,正要变招往下抓去,许缘的长剑却好像会拐弯般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穿透了杜方的手腕。杜方一声惨叫,右手就被劈成了两半,许缘再一剑,手臂齐根落下,顺势削去了杜方腿上的髌骨。

  杜方倒在地上不停地惨叫着,许缘站在一边,冷冷地说道:“这次断你一手一腿,是让你回去传话的。回去告诉小老头,我会去找他的,让他别急着找死。”

  杜方忍痛点了两下穴道,把伤口包扎了一下,让先前躲开的几个小弟来抬走了自己,回去报信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