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活着不好吗
陆小石2020-06-29 19:453,408

  许缘再次见到陆小凤的时候已近酉时,陆小凤站在一片废墟中,对面是个矮瘦的小老头,应该就是霍休了,许缘想到。矮瘦小老头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有着深厚的内功修为,这让许缘好生羡慕。

  许愿心里默默问道:“我有多少积分了?”

  “主人现在还有310点积分。”小白回答道。

  “我总不能老拿拳头砸人吧,太血腥了,我还想当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呢。有什么推荐的刀法剑法我能买的吗?”许缘无奈的问道。

  “没有。”扎心了老铁,许缘默默地想着。

  “柳余恨呢?”许缘看向声音的来源,是萧秋雨。

  “死了,你想去陪他吗?”许缘玩味的说道。

  “我想送你去陪他,不过不是现在。”萧秋雨沉声道。

  “别了,要打就现在打,我可没功夫跟你玩过家家,柳余恨都不是我的对手,你算个屁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许缘戏谑道。

  “加上我呢?”独孤方阴沉的声音突然响起。“还有我身后这三十六骑呢?”

  “你可以试试。”许缘咧开了嘴,做出了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笑容来。

  独孤方脸色阴沉,眼睛闪了闪,正要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好了,我们还是请陆先生上车吧。”萧秋雨的声音响起。

  “我不想上。”陆小凤突然开口了,身上有着浓厚的酒气,许缘闻了闻,发现是从他的衣服上传来的,不由摇头道:“一个酒鬼居然没把酒喝了,反而把酒撒在了衣服上?真是件奇怪的事啊。”

  陆小凤沉默不语。

  一个古灵精怪的声音响起,“陆小凤,你为什么不上车啊,我表妹就在车里,我们还会给你很多金子,很多很多金子!”是上官雪的声音。

  陆小凤看着这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我不喜欢拼命,金子我很喜欢,女人我也很喜欢,但是要为了这两样去拼命,我就不喜欢了。”

  “那你怎样才会拼命?”小女孩又问道。

  “为了我自己。”陆小凤淡淡道。

  “除了你自己,天下没人还能再让你拼命?”小女孩又说道。

  陆小凤道:“没有。”

  小女孩眼珠子转了转,“为了花满楼你也不肯?”

  “花满楼?”陆小凤疑惑道。

  小女孩又说:“是的,他就在那里等你,如果你不去,他会很失望的。”

  “他如果想叫我去,就会来找我去的。”陆小凤悠然道。

  “可惜他现在不能来,因为他现在一步都不能走。”小女孩突然展颜一笑。

  “你的意思是你们抓到了他?”陆小凤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许缘看着这一幕,也觉得十分好笑,他不打算让他们两人继续说下去了。

  “你是不是想问他为什么笑?”许缘走了过来。

  “对啊,你为什么笑啊?”小女孩好奇道,陆小凤此时已经笑得弯下了腰。

  “因为你们在武功上是绝对抓不住花满楼的。”许缘回答了小女孩的问题。

  陆小凤直起了腰,看向许缘,“武功上?”

  “武功上。”许缘肯定了他的问题。

  陆小凤想了想,“小女孩说的话,你也信吗?”

  “我不是小女孩!你听清楚了,我表妹在马车上,我是公主的表姐,我已经二十岁了!就这还好意思说自己聪明!”小女孩不屑道。

  陆小凤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刚要开口,许缘就说道:“你才十二岁,我比你知道的多得多,花满楼和上官飞燕在一起吧?”

  小女孩突然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许缘。马车里传来响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马车里。

  陆小凤看看许缘,又看看马车,最后看了看小女孩,眨了眨眼睛。

  “像我这种坏人,是绝对不会为了朋友去拼命的,但是为朋友坐坐马车,还是可以的。”说着就走向了马车。

  到了马车跟前,陆小凤突然回过头,“你要不要一起来,那儿还有一辆马车。”他指向另一边,是霍休的马车。霍休也微笑着看向许缘,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废墟。

  许缘笑笑说道,“还是算了,有些事终究得处理好才行。”

  陆小凤看了看萧秋雨和独孤方,若有所思,接着就上了马车。

  许缘看着远去的马车,左右扭了扭头,活动了下手脚。

  “这才第二天啊,就要一身鲜血吗,也太不吉利了。”许缘皱眉说道。

  萧秋雨冷冷的看着许缘,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短剑。独孤方在一旁冷笑着,背上的布已经被解了下来,拆开了看,是一根长枪,他就紧紧握在手中。

  许缘说道:“你们都有武器,我没武器,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白,给我来把艾德曼合金剑。”许缘在脑海中说道。

  “您买不起。”小白默默地说道。

  ……许缘感到好像有一群乌鸦飞过,很尴尬。

  “建议您使用现代工业制造的精钢长剑。足够对付他们手里的武器了。”小白又说道。

  “好吧,来一把。”许缘尴尬的说道。

  “诚惠10积分,欢迎下次再来哦亲。”小白调皮的说道。

  许缘看了眼提示,脸色一黑。

  精钢长剑:倚天剑,屠龙刀听说过吗?在现代工业制造的本大爷面前,都是弟弟!

  一把长剑突兀的出现在许缘的手里,许缘握了握,觉得手感极好,除了介绍以外,感觉各方面都还不错的样子。

  萧秋雨和独孤方一愣,谁也没看到许缘的长剑从哪冒出来的,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的惊异。这时候许缘低头正在打量突然冒出来的长剑,萧秋雨对着独孤方使了个眼色,一剑就自下而上递向了许缘的咽喉。

  许缘一仰头,短剑从面前划过,脚下一踏,就退到了三丈开外,萧秋雨见偷袭不成,还要往前递招,却被独孤方喝住:“一起上!”

  身后的三十六位骑兵身披轻甲,手提长枪,策马前冲,瞬间就到了许缘面前。

  许缘一手抓住其中一匹马缰,轻轻一借力,就顺着马往后退了出去,他一剑划去,马上的人长刀应声而断,一瞬间都没能阻挡住就被许缘剖开了胸膛,掉下了马鞍。许缘一拉缰绳,就轻轻地跃上了马背,两脚左右一踹,就踹翻了相邻的四个人。接触到许缘脚的两人当场就吐了一口鲜血,去西天见了如来。

  许缘又一手按住马背,略一用力,马儿一声悲鸣直接倒了下去,带倒了后面的三匹马。许缘跃到另一匹马上,右手长剑一划,落地的五人就被抹了脖子。这时候萧秋雨的剑已经到了许缘的面前,许缘甚至能感到一丝剑上的凉意。许缘一掌拍开萧秋雨的剑,向着左侧一个跃起又是五人捂着脖子掉下了马。后面的三个骑兵长枪已经对着许缘捅了过来,许缘落在地上不闪不避,硬生生受了这一下,一剑砍下三人,夺过三把长枪,对着萧秋雨就射出了一把长枪,萧秋雨慌忙用短剑一拨,险些没有拨开,,长枪擦着他的脸过去,留下了一道划痕,另一枪对着骑兵堆里掷了过去,又是两人被穿胸而过,落下马来。

  右侧的骑兵拨转马头,再次冲向许缘,许缘照例夺过长枪,一剑砍死几人,骑兵此时仅剩五人,有些胆寒,马匹已经停下,不敢再往许缘冲来。许缘咧嘴一笑,踏步就冲向了最后五人,一剑就将五人尽皆杀死。

  就在五人被杀死的一瞬间,许缘的前冲之势还未停下,独孤方突然手持长枪映入眼帘,枪已经在许缘的胸前,看上去好像是许缘自己撞上去似的。

  “铛”的一声,独孤方有些傻眼,长枪竟只捅入一个枪尖,甚至血都没流出来,他忙收枪跳后,大声喊道:“他练得是外功!外功巅峰!还是顶尖功法!快走!”双脚不停后点,转瞬就掠开了十余丈。

  许缘看着独孤方往后退去的身影,提起了左手的长枪,对着独孤方就射了过去,独孤方见此肝胆俱裂,左右手一起举起长枪抵在胸前,挡住了许缘的长枪,正当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许缘跟着长枪到了他的身前,左手一按,独孤方手中的长枪应声而断,许缘手里的长枪已经插进了独孤方的胸膛。

  “你……你,为什么……嗬……嗬”

  “为什么不早点表示自己强的一批对吗?扮猪吃老虎,懂吗?”许缘近前笑了笑。

  独孤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萧秋雨很慌,他在听到外功巅峰几个字的时候就开始运起轻功跑了,跑的方向正是陆小凤坐着轿子离开的方向。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到了我就安全了。满脸的汗混合着血液,原本公子般温润的脸上多了一道划痕,显得有些狰狞。

  “别跑了,累不累啊。一个声音在前面响起。”许缘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

  “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萧秋雨慌忙说道。

  “放过你?什么都给我?”许缘玩味的看着他。

  短剑划向了许缘的眼睛,萧秋雨眼神突然变得狠辣,然后又变得惊愕。

  许缘手中的长剑已经挡住了他的短剑,短剑碰到许缘长剑的那一刹那就断成了两截,萧秋雨满眼的不可置信,许缘的剑已经捅进了他的胸膛。

  “活着不好吗?”许愿凑近他的耳边,“下辈子别来惹我,你们的冒牌公主,我很快就会送她去见你们了。”

  萧秋雨睁大着眼睛,慢慢倒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