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那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去死好了
陆小石2020-06-29 19:442,268

  “一流高手?面前这三个算吗?”许缘在心里询问着小白。

  “他们三人是一流高手,其中萧秋雨和独孤方为一流中期高手,柳余恨为一流巅峰高手。”小白回答了许缘的问题。

  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天色渐暗,房间里即使有那一扇破开的窗户,也显得格外昏暗,勾魂手和铁面判官尸体里的血流了一地,浓厚的血腥味冲击着几人的嗅觉,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意。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陆小凤”,许缘的声音响起,安静的房间仿佛掀起了一层波澜,让这个房间好似活了起来。“要不要打个赌?你赢了,你接下来三年的酒,我都包了。你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陆小凤突的睁开了眼,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慢悠悠的穿上了靴子,又懒洋洋的靠在床的另一边,伸手去拿下他的大红披风。“怎么赌?”他好像突然来了兴趣。

  “就赌待会儿会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长得很美,美若天仙,但是你见到她,你就会落荒而逃,还是撞破屋顶逃出去的那种。”许缘低着头,微笑着说道,他已经闻到了香味。

  “好香啊,果然是个女人来了。好!我赌了,这个世界上,谁不知道我陆小凤最喜欢女人,特别是美女,你说一个女人会吓得我落荒而逃,还是撞破我头上的屋顶逃出去,这真是我这么多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陆小凤忽然抚掌大笑道。

  许缘抬起头盯着陆小凤的两撇胡子,突然也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风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乐声,独孤方精神一振,沉声道:“来了!”

  许缘闻着屋里的血腥味渐渐被掩盖住,一阵香气随着乐声的临近也慢慢变得浓郁起来。然后这间屋子也突然亮了起来。许缘看着窗户,各式各样的花从窗外飘了进来,落在了地上的血里,形成一种极大的反差,却又让人觉得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地上仿佛是用鲜花织成了一条毯子,直直的铺到门外。

  独孤方双手一扬,手中拿着勾魂手的两支铁钩就这么从窗户飞了出去,还带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

  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她身上穿着件纯黑的柔软长袍,长长的拖在地上,拖在鲜花之上,拖在血中。

  她漆黑的头发就披散在双肩,脸色苍白,一双漆黑的眸子也黑得发亮。

  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地上的鲜花在她的脚下仿佛失去了颜色。

  陆小凤的呼吸好像已经快停止了,就这么望着她,却还只是坐在床沿边上,许缘的身边。许缘看了看陆小凤,嘴角勾起了一缕微笑。

  柳余恨三人早已走到了少女的后方,低着头站在那里,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黑衣少女用她那一双清澈的像清晨的露水般的眼睛看着陆小凤,微微笑了起来,她往前走了一步,突的就对着陆小凤跪了下来,浑然不在意地上的鲜血染上了黑袍。

  陆小凤怪叫一声,突然好像一枚出鞘的子弹般直直的往上飞了出去,撞破了床帐,又“砰”的一声撞破了屋顶。

  天上的月光从陆小凤撞开的地方泄了下来,正照在许缘的身上。

  一个眼睛很大,样子很乖巧的小女孩站在黑衣少女身后,站在鲜花上。

  陆小凤突然间见了鬼似的落荒而逃,吓了小女孩一跳,她忍不住悄悄的问向黑衣少女:“公主对他如此多礼,他怎么反而逃了呢。他武功那么好,他在怕什么?”黑衣少女没有急着回答,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捋了捋头发,明亮的眼睛里,带着很奇怪的神情,又亮着一抹微光。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知道你们是一个天大的麻烦。”许缘沐浴着月光,看着黑衣少女微微笑道。他心情很好,因为他赢了。

  黑衣少女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也是好奇他的衣着,看那面料竟似比她身上的黑缎还要好上许多。月光照不全许缘宽大的身体,左腿伸直,右腿搭在左腿上,月光只罩住了他的大半个身体。他懒散的靠在左边的床头,倚着床板,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这位上官丹凤公主。

  “我不好看吗?”上官丹凤突然说道,她的声音轻柔的像风。

  “好看,也仅限于好看。”许缘笑着说。许缘心想:开玩笑,后世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几千年一遇的美女都多得是,你也就算个上等姿色罢了。

  上官丹凤看着许缘的眼睛,好像想要从里面看出些什么,却只是看到一双微带着笑意的眼睛,深藏在眼底的却是满满的不屑。

  上官丹凤有些愠怒,却没表现出来,转身带着上官雪走出了空无一物的房门。

  柳余恨看了看萧秋雨。

  独孤方也看向柳余恨,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又看向萧秋雨,萧秋雨对他摇了摇头,紧接着也走出了门。独孤方看到萧秋雨的动作,又看了眼柳余恨,再看了一眼许缘,眯起了眼睛,笑了笑,也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许缘和柳余恨,许缘仰起头,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活着不好吗?”

  “我早就想死了,希望你能杀了我,如果你杀不了我,那你就得死。”柳余恨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记得你叫玉面郎君柳余恨?”许愿嘲讽道。

  “死!”柳余恨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手的位置,那一双铁钩已然到了许缘的面前,正往许缘的脸上划下。许缘偏了偏头,身影一动就从床边到了柳余恨的身后,一拳就对着柳余恨的后背砸了过去。

  柳余恨听到身后的拳风,猛的一下趴在了被他钩出两道大裂缝的床上,双手一撑,两脚就踹向了许缘的拳头,许缘身子一晃,稳了稳身形,而柳余恨已然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用背挡着冲击,撞开了床边的木板,掉出了楼,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两具尸体,是铁面判官和勾魂手的,勾魂手的眼睛还在睁着,好像在看着柳余恨一般。

  许缘一个踏步,从窗户冲了下去,柳余恨爬起来双脚一踏就要逃走,许缘却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去死好了。”许缘咧开了嘴,一口白牙在柳余恨看来格外的显眼,他好像个恶魔,这是柳余恨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运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