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中计
拾安兮2020-08-29 21:273,507

  两人坐在屋脊上,看着眼前飘过的千盏明灯,苏月照虽然是男孩脾气,但是心底里还是有身为女子柔软娇俏的一部分的,叶棠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或许这个夜晚,对于他们来说,都将会是各自人生中难以忘怀的经历吧。

  但是,即便家家户户都欢喜雀跃,却总有人不如意,就比如舒眠秋小朋友。

  虞城中世家女子,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可以在皇室中分一杯羹,但凡是没有绝对,总有人为情不为钱财,可是对于美的向往却是人的通病,所以在遇到叶棠川那样的天仙之姿时,很多女人为了追求美而抛却了皇权财富,勇敢的向他抛出了绣球。

  好在叶公子并没有领她们的情,敢打包票的是,就算他知道对方牺牲了多少,他也绝对不会正眼看人家一下。

  然而舒眠秋自诩长相不凡,却忘记了自己脏污的脸蛋,在他们两个人走了以后,以为没有了叶棠川,自己的美貌就是天下第一了,却不想,不管他怎么样展露推销自己,始终没有人在意他。

  年仅十三岁第一次下山的少年郎并不知道抛绣球代表了什么,慢慢消磨掉耐心后,他在心里给这些女人都加上了肤浅庸俗的帽子,离开莲湖,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在失意中走的怅然时,耳边听到了莺莺燕燕的女子嬉笑声。

  一抬头,装扮的比湖边女子还要开放的女人们一下子把他团团围了起来。

  “公子长的俊俏,里面请吧……”

  面前的女子就差袒胸露乳了,他的眼睛实在不知道该放哪里,就算是个孩子此时此刻也知道不对劲,吓得他拨开前面挡路的两个人,跑了开去。

  身后听到的便是不好听的污言秽语。

  于叶棠川苏月照而言,这个夜晚是很美丽祥和的,但是对于这个孩子来说,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对他幼小的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

  他们两个人是在找客栈时反应过来少了个人的,阿月当时一拍脑袋,一跺脚“坏了,舒眠秋这小子,不知道去哪儿了?!”

  叶棠川面色淡然,好像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一直没说一样,他的面容慢慢凝滞,说“怎么办?”

  阿月没有多想,只当他反应慢,她左右四顾,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孩子不小心再遇到黑雾,要是再被卷进去会不会凶多吉少。

  “你好像挺关心他。”身旁的声音冷冷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她打了个激灵。

  接着阿月看见他向着莲湖的方向走去,长身玉立的身姿在这条无人的街道上竟显得有些落寞。

  连忙追上去“你干什么去啊?”

  “找他。”

  “你刚才是不是有点不高兴?”

  “没有。”他说着话的时候明显迟钝了一下,一边的嘴角有些不自然的上翘。

  阿月无奈的耸耸肩帮“我知道他这个人是有点烦人,但毕竟是个大活人,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说这月黑风高的,万一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咱们会不会后悔自责一辈子啊……”

  叶棠川本来心情不错,可是一提到这小子的名字,脑袋就有点发紧,刚刚明明只说了两个字,她就能说这么多的话来回怼他,罢了罢了,随即一甩袖,加快脚步。

  好像走的快一些就能听不到她说话一样。

  街道上空无一人,就算是今天日子特殊,这么晚了也应该有人回家了啊?

  难不成……

  不经意的回头见,一个好像是蝴蝶一样的黑影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好像是纸片从天空中飘下来一样,可是一个慌神,就再也找不到了。

  她突然想起了刚下山的时候,在密林中看到的那只花色奇怪的蝴蝶,难道是它不成?

  就在思考之时,远处的叶棠川已经停下了脚步,苏月照抬头向着天空看去,刚刚还看见几盏花灯在天上升飞,但是现在所望之处除了一轮明月之外,连星星都没有。

  手里的易安剑握的紧了些,快步追上他的身影,可就在触碰到他的一霎那,原本俊秀挺拔的背影好像纸屑一样,瞬间变得粉碎。

  糟了,中计了,刚才的蝴蝶影子是只是诱饵。

  苏月照明白,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个被单独圈出来的结界。不管向前走多久,多远,看到的景象都是一样的。

  那么叶棠川呢,他现在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还是本来就是安全的。

  “叶棠川……叶公子……”即使知道远处不会有他的声音传过来,还是想要试一试。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至少说明,藏在暗处的这个人打算把他们逐一击破,或许真的有人一直都在跟着他们的足迹,又或者是借用某样事物暗中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阿月运气使用控灵术,屋顶上的瓦片渐渐好像有生命一般,一个一个排好队,之后四散开去。

  她将灵力分散到每个瓦片上,随着她的控制击向四面八方,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弹了回来。

  之前在与舒眠秋对战时,灵力损耗了不少,看来这次要省着点用了。

  手里的易安剑嗡嗡作响,一道阴风袭向后脑,她下意识拔剑还击,回身一看却是叶棠川那张俗世少有的脸。

  两剑相击,激起火花,他的脸一如刚才那样的淡漠清冷,就在刚刚格挡的一霎那,阿月有一种回到泠山上的熟悉感觉,每次把叶棠川惹毛了,他都会拔剑比试一番。

  苏月照此刻纵身翻越,拉开彼此的距离,如果是真的叶棠川,他不可能会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在身后出剑偷袭,他说过,偷袭者,实非君子所为。

  “你到底是谁?!”

  那人不说话,再次提剑来袭。

  步步紧逼,招招杀机。

  阿月不停格挡,在他猛烈的攻势下,根本就来不及多想。

  她一个纵身翻越,想要给自己争取喘息的时间,刚刚站稳脚跟,这个冒牌货立马当前,提剑当空便要一斩。

  易安剑为当世灵剑之一,论护主它可是出了名的,未及苏月照动手,它已经先做出抵挡的姿态。

  她一个侧翻躲过,将其召回,对它说“好样的。”随后看着那个冒牌货又说“喂,你到底是谁,这一路一直跟着我们,累不累啊,你顶着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脸,在这里跟我耗时间不是暴殄天物了吗,应该去喝喝花酒,一定可以满足你这辈子的虚荣心。”

  阿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要不是幻术所化,要不就是用了易容术,如果真的有人同叶棠川长了一模一样的脸,等不到今天,怕是早就传遍各个仙门百家了,成为有一个尚好的娱乐谈资。

  那个人被她说的脸色发红,看得出他握剑的手青筋直爆,他之前的所有招式一味地进攻,其实很多的破绽已经暴露,她就是要再激他一下,使其破漏百出,再制敌取胜。

  果不其然,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可以真的像叶棠川一样,对待很多的事情都可以淡定自若,苏月照认为他的淡然来自于自我的强大,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固然重要,要不怎么世上的男男女女都希望自己能够貌比潘安,美若西施。

  可是叶棠川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根本没有将这个世人追捧的优越感当回事,而是一心钻研仙门功法,将其剑法练到出神入化之强,落英缤纷之美的地步。

  人家不说话的时候是个温文尔雅,如玉般的男子,但是只要说话,就把“气死你气死你”这个事情做到极致,偏偏他还都是有感而发,根据事实说的大实话,语气强硬不容辩驳。

  当初有不少慕名的仙门女子传来飞符,来表示爱慕或者仰慕之意,三年前仙门大会,普仁师尊为了长脸特地要带上他,西蜀沧海中有一位女子光是听他的传闻便心向往之,那次一见真人,差点气血上涌,喷出鼻血来。

  西蜀人或许是因为练刀的缘故,尤其是女子比男人都要豪迈,她也是比较大胆,趁着大家休息的空挡前去攀谈,直接询问他看了飞符后有什么感想,后来叶棠川说的这句话让这个女子在往后的人生中一听到泠山就浑身打哆嗦。

  “我从来不看没用的东西,也不跟无聊且丑的人说话。”

  前半句心冷,后半句心死。

  一只出头鸟的惨死,让世家仙门女子们将这个男人捧上了心灵顶端的高度,只能妄想不可得到。

  而对于眼前的冒牌货,他现在所有的愤怒,在苏月照看来都是因为嫉妒,没人家长得好所以生气,没人家仙术高所以愤怒,但是看他的一招一式,不是斩便是砍的,倒是极像西蜀那边的刀法。

  就在此人腾空,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劈柴一样的攻法,阿月邪魅一笑,凌空运气控剑,事到如今她不在吝惜自己身上剩余不多的灵力,拿出考教时所用的招数。

  一把易安剑在不停分解,将其团团围住,将灵力分散其中,冒牌货许是难以想象这样的法术居然会在一个刚出山的小姑娘身上用出来,一时间难以招架,顾得了前便看不了后,眼看没有取胜的希望,识趣的使用遁逃术,身上化出千百只蝴蝶,随风消逝。

  原本的空间禁锢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身体的无力,如果刚才那个人再晚走一分,她就真的坚持不住了,身体坠落于地,嘴里一股腥甜窜出来,染红了她的白衣。

  与此同时身体里的阴寒气似乎在慢慢崛起,昨晚幸好有叶棠川帮她压制还不至于发作,可是连续两天的消耗,能感觉到身体里属于它们的欲望再不断的升腾。

  手脚慢慢冰凉,可是脑子却是越来越清醒,好吧,上天到底还有没有好生之德,刚刚赶走一个,整条街上目光所及之处,几团黑影打着圈的的向她袭来。

  疼痛愈加严重,彻骨的寒意让她的手指都无法活动,“不能死。”她告诉自己,她还有一个没有见到的人,还有没有完成的事……

  都说人在即将死去的时候,脑袋里回想起的会是他的一生,普仁师尊,慈玉师尊,秦萧,孟融还有叶棠川……欢笑打闹,种种回忆在眼前飘过。

  “不甘心!”

  努力拜托掉这一切,眼前黑雾像是在欣赏猎物一样在她的面前游荡,可是猛虎不会因为羚羊的美丽而放弃吃食,就在即将席卷之际。

  身体中的力量刹那迸发,那一瞬间疼痛和冰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和身体的轻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处西南任好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处西南任好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