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鬼捉鬼
木子家有小猪2020-07-07 00:211,426

  把那女人带到平民窟,我也不管,倒床便要睡,那女人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躺我边上,捅了捅说睡不着,我们谈谈人生吧。

  一个小时过后,本来是谈人生的,却很意外谈成生人。事后一支烟,正美美的抽着,女人忽然看着我幽幽的说,她老公是个有权有势的人,且特别小心眼。

  我去去!!这女人完事了才说这样的话,摆明是要坑我,很想一脚将她踢下床去。

  我冷冷一笑道:“我没什么可担心的,我还怕你老公不够狠。”我有倒霉体质撑腰,还怕一个家爆男。

  “你真爷们,李男一。”女人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后来我才知道,她为什么崇拜我。

  被一个女人崇拜有点小高兴,但忽然有那里不对,问:“好像,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的,你又怎知我名子的?”

  她低下头支支唔唔,不肯说。我也没追根问底,反正都被她给坑了。

  一夜不长,我俩事后就东一拉,西一扯的聊着,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一翻身,就摸了个空,一下子睁开眼睛,人呢。

  难道是下炕走了,四下看了看,发现不对,屋子里只有我满满的汗子味,没半点她人的痕迹,看了看床,床上只有我落下的几根短发,门也没被动过。

  难道我昨晚做了个春梦,但我现在衣服不整,一幅被非礼过的样,我捏着下巴,推理了一会。

  深沉的自语道:“看来,真相只有一个,我被我这双手给非礼了。”我捏了捏还有些沾的左手。

  确定了凶手,也没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刷完牙,穿好衣服,出门找工作去了。

  一路上,行人纷纷避让我,我奇了怪,今天人们怎么了,难道是我这张配角脸又长嚣张了。

  最后还是真相了,在一个妇女紧盯下,我终于推理出我裤链没拉好,作恶工具霸气外露。

  不过我想不明白,女人避让我能理解,男人避让是几个意思,难道是作恶工具长的太过凶残让他们心生敬畏。

  累了一天,工作倒不少,招工的个个都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回到家整个人都晒出几斤猪油,人也走了一个上午脚都残了,便一躺床上,结果发生了一件灵异事件。

  我竟然全身都动弹不得了,像鬼压床一般,真累。

  一躺就是第二天,没钱变坏,只能在沉默中变态。

  第三天,放下手机,不能再欣赏苍老师的片子了,感觉身体被自己的手掏空了。

  这三天晚上,都没再见那个女人,也没听到哭声,说是做了梦,可我的手也没法解释,说不是这女人却没在我生活留下半点痕迹。

  正当我胡思乱想,门被敲想了,我一惊,大喜,难道是那个女人来了。

  我很兴奋的一脱,就穿件花裤子,一开门,立马半靠在门框上,深沉且妖媚道:“嗨,宝贝你来啦。”

  “你你你……!!!”对面的人迷之情绪说了好多你。

  声音不对,我抬头看去,我去去去!!!是个男的而且认识,我急忙道:“兄弟,你听我解释。”

  对面的兄弟一皱眉,大呵一声道:“还解释什么,我都看到了,来呀!快活呀!”兄弟向我扑过来。

  一秒过后,兄弟挨了我两拳头,终于冷静下来,老实的坐在凳子。

  我这兄弟是广东本地人,叫吴传梦,家在连平村,离我这挺运的,坐的士的话,要花老鼻子钱,才能到我这。

  我可不相信,他会这么舍的花钱来看我,我又不是女人。

  我问他,来找我什么事,这小子一开始口花花,说什么友谊天长地久,来看你不是很正常么。我可没兴趣同他拉扯,叫他没事,就走人,别打扰我鬼压床。

  不料他听到一句玩笑,鬼压床,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脸色不太好。

  我问他发什么神经,他终于收起了不正经,沉着跟我说:“男一,你做过道士,我想请你去抓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