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捉鬼下
木子家有小猪2020-07-08 00:153,288

  迷之微笑的道:“我与老道的师徒之情,还没发展到三天,就被老道士含恨赶出师门,都没来的急学骗术祸祸别人。”

  “什么!!!”吴传梦一脸看反派的表情看着我。

  “你听错了,是没来的急学道术造福众生。”我迷之微笑道。

  吴传梦信以为真道:“没事,即使没学到术法,沾过道士的人都身怀正气,可驱百邪。”

  看着想当然的吴传梦,我不由的内心道:“正气是啥,打小我就不晓的,猥琐之气却是外露的。”

  吴传梦这么相信我,我也不好意思说不,于是我便硬着头皮随他去了。

  在公车上,我让他详细跟我说说,倒低发生什么事,真遇鬼了吗,我见他除了有黑眼圈,神情不太好外,也没那里不对,于是不太相信的问。

  他一睑惊恐担忧,脸上的肉抖了抖声音有些发颤的道:“年初三的那天,凌晨四,五点,我被老妈叫醒,去拜神,我这人有起床气,迟钝型的,当到土地公,土地婆庙时,生气值才达到最高点,我在众在没反应情况下,一蹦而起,推倒了,土地婆神像。”

  “当时,吓坏了老妈,她一把将我扯下来,挡在身前,众村民反应过来,纷纷上前要将我拉出暴打,还好老爸紧紧的挡在前面。最好说歹说,磕头认错,并答应自费重修土地婆真身,才免去暴打。”

  还真是犯二的青春,连公众的神庙也敢动,我问,不会就那么简单,接着说。

  果然,他接说:“如果就那么简单,我就不会找你了,在我老爸捡拾土地婆破碎的神像时,发现,身高一米六的泥胎里竟不是空的,且还有五脏六腑,虽然是石质,当时庙里还有其他人。”

  “这一下不得了,消息传出,村民都说,土地婆将修成金身,却被吴家牙仔破坏掉,吴家牙仔,将要遭报应。”

  “家里爸妈很担心,可必竟不是以前了,报应这种事,也只能将信将疑,我被爸妈,禁足一个星期,也没发生什么事,之后便允许,出来透透气。”

  “可不料,我与几个同学约去山上玩,正当玩的正兴,忽然山上滚落几个大石头,还好我灵敏,只受了皮外伤,当时只有我伤着,我几个同学没半点事。”

  “其中有太的疑点,不一定是鬼神,也许是人为。”我思考一下说道。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可后来发生的事,我就不这么想。”吴传梦说道。

  “后来发生什么了。”我问。

  “你到我家住一晚就知道了。”吴传梦说

  接下来不管,我怎么问,这小子都不肯再说,估计怕吓跑我。

  到了他家,只有他老妈在家,他介绍说我是他朋友在这住几天,上了楼,我问怎不见你老爸。

  他说自从出了事,没少请方外之人,结果个顶个一点用也没,没办法老爸只好到边运地区请端公。

  对于神汉,每个地方叫法都不一样。

  晚上吃饭,在陌生人家里吃饭老不自在,由其是对面坐着一个长的一般,胸却老大的妇人,且妇人还不停的盯着我。

  匆忙吃完,说了句,饭桌礼貌话:“吃饱了,大家慢慢吃。”便跑了。

  其实就半饱,晚上洗冼睡,不料吴传梦这丫的非得跟我一个床,说这是为了安全。

  哼,他安全了,我就不安了,为了提防这小子,我是穿着裤子睡的。

  夜很凉很安静,我被饿醒了,正准备下床,去偷点东西吃的,却听到若有无的低声哭泣。

  我有些生气,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哭什么,睡意清醒些便感不对,外面可是三楼,能在外面的,只能是漂着的。

  不敢相信的,慢慢转过头一看,我去去去!!!一个一米高白色人影,从窗外一飘而过。

  不信不行啊!头发吓的都立起来了,一下子跑上床,过程中不小心踩了吴传梦一脚,吴传梦闷哼一声,就没声了,不知死了没有。

  我也管不了那么的,被子盖住脑袋,在里面瑟瑟发抖。

  也许太晚了,困意战胜恐惧,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

  不知几时,我听到了挠窗的声音,我以为天亮了,往外一看我去去去!!!一个圆形的人头,头发飞舞的划拉着窗,那声音好像随时能划破窗,飞进来取我狗命似的。

  差不多一辈子,没见过这些,突然来这一下,我当然是,毫不犹豫晕了过去。

  第二早上,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一张大饼脸,伸手一推,大饼脸的主人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我说:“你大早上发春呐,盯着我整啥。”

  “我看你口吐白沫子,我是关心你好不,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吴传梦看着我道。

  我当然不会说,我是被鬼吓趴下,我说我昨晚与一只恶鬼,狠斗了一晚给累的,说罢擦去白沬子。

  结果怎样,为了让他安心,我假意的说我把那鬼给打成重伤,接着再说我要回去找工作了,兄弟虽是好兄弟但还没到同年同月死的地步,他这闹的那么凶,我又没本事捉鬼,留下来只能是送人头,所以打算开溜。

  “别呀,我的好兄弟,我有话对你 说……。”再二货居然唱起歌儿煽情,那声音比昨晚鬼哭还难听,我连忙叫他打住。

  我这人不善于拒绝朋友的要求,经他歌声一折磨便同意了,但也提出了个条件,不想与他同住。开玩笑,恶鬼目标是他,与他住在一起那不是找死么。

  他虽然很为难,但经不住我的严肃,勉强同意了。

  晚上,吃完饭,我住在二楼,身上没钱出去浪,便玩了一,两局王者,结果尽是输,气的一早就洗洗睡。

  夜半哭声,来了,我一睁开眼,却吓了一跳,哭声却是在我门口响的,难道我猜错了,这些鬼目标是我,不对啊,我与这些脏东西并无因果关系,没理由跑来害我。

  好奇心大于惊怕,偷偷地溜到门边,打开一条缝,往外一看,顿时脑袋不知道该疑还是该喜。

  门口蹲着那天晚上与我谈人生的女人,立马掐了自己一下,挺疼的不似做梦。

  她似乎也看到我了,披头散发的扑了过来,我去去去!!!又是这套路。

  事后一支烟,刚吸几口,却猛打喷嚏,也不知是鼻炎,还是被这女人给整虚了,感觉体内又冷又乏力。

  一支烟燃半,我问她为什么那天早上,找不着你,没说她走,而说找不着,如果她聪明的话自然明白。

  她不说话,冷冷的看着我,一直看,一直看,看的我直发毛。

  我吞吞口水问,你看什么。

  她忽然背过身去,幽幽的说:“我不是鬼,即使是,我也不会害你,也害不死你。”

  正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时,听到楼上传来,哭声,挠窗声,我不安的抬头向天花板。

  没多久,一声惨叫,我心一跳,是吴传梦的叫声,我猛的从床上跳下,正要打开门,手却拉住了,那女人拉住我,摇摇头道:“危险,别去。”

  我那能听她的,一把扯开她手,直接冲了出去,那女人也想跟出去,却发生了诡异的事,门碰的一下,自动关上。

  我一口气,跑到三楼,来到吴传梦门口,狂敲门,喊道:“出了什事?”没反应,难道来晚,正想多一事不如少事,转身正要跑路时,门开了。

  一个人影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我,在我怀里瑟瑟发抖,不用看,一闻那不正经的臭味,就知道是吴传梦。

  是兄弟抱肩头,只有基佬才会把手搭在兄弟屁股上,说罢将他一甩,直接扔下楼梯。

  倒不担心他,这货皮实的很。处理了一个基佬,我往房内看了一眼,见一个影子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房子里还有人。

  吴传梦的老妈住在一楼,我在二楼,三楼除了吴传梦就没别人了,难道又多出第五个人来。

  想想就点不舒服,看着黑洞洞的房间,就没胆子一探究竟,连忙下楼。

  咦!走下去没看到吴传梦人影,刚我呆了一分钟,安理说,他没可能跑这么快。

  感觉不对路,想退回去,又想到那个人影,顿时觉前有虎,后有狼,一时不知怎么急的直转圈儿。

  起转起急,发了狂,一抬脚直往楼下奔,跟飞一样,跟本没看脚下的路。

  今晚的楼梯格外的长,跑了许久气喘虚虚,脑袋直发麻,不得才放慢脚步,思路才慢慢回来。

  这才意识到中了传说中的鬼打墙,我这倒霉体质终于把自己给坑了。

  又跑了许久,累的直吐舌头,觉得不科学,按理说,上楼困难,下楼易应该没那么累才对。

  正想休息时,忽然听到后面的脚步,突的那么一下,一秒想到灵异小说中,楼道被鬼追的场景,顿时吓得头发丝根根直立,如同火烧屁股一般,飞快往下奔,屁都吓出几个了。

  妥妥撞客了,无论我跑的多快脚步依旧在我后面响着。

  真的发狂了,舌头伸出嘴外,随着发狂的甩着的脸,也没知有没有用,奋起反抗,一拳头往后砸,并大喝一声我打。

  我躲,一个熟悉的声回应我,结果一张鞋垫脸撞在我拳头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