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章穷凶极饿
木子家有小猪2020-07-09 07:362,041

  依旧那么诡异,明明向下跑,应该很轻松,却正好相反,越跑越累,不过。

  这次没有无尽阶梯,我感觉得到,鬼打墙是真的破了,没多久前方出现了一道门,我兴奋的一把抓住吴传梦道:“快看,快看我牛吧,没错吧。”

  吴传梦却大喊道:“不要啊!不要啊!!”却是晚了,我一把推开门。

  门一开耀眼的亮,让人睁不开眼,我奇了怪。难道天亮了,但也不应该这么亮才对。

  待光茫散尽,放眼望去,我去去去!!!!

  只见我在一个集市中,白天,周围人来人往,好不正常,人来人往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这些个人都衣着古衣。

  我是文化人,小学毕业文凭,所以从衣着,无法断定什么年代。

  我完全是懵了,脑袋子很乱,想法乱飞,唯一想法较深的是,我穿越了?????

  难道是因为破了鬼打墙,导致鬼的能量与现实空间能量对冲,形成量子通道,我被量子通道传送到过去了。

  想了一想,这个解释似乎太过科学了,用传统,玄幻点吧,又怕教坏小朋友,唉!算了,活的不真实,真真假假,何必再意。

  正当不知如何解释,一段不属于我自己的记,出现在我脑海中,让我吃了一大惊,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是穿越重生了。

  消化那段记忆后,才知道我是个无父无母的乞丐,这天是集市,便来看看能不能讨些吃食。

  几天没讨到食物,脑袋瓜子里如万只苍蝇嗡嗡响,思维也不大清晰,边走边有气无力的问着每个行人讨吃食。

  也不知走到那,嘴唇干裂,腹中饥火燃烧着我每尺皮肉。

  感觉快不行时,路过一摊位,看见一农,正吆喝,卖猪仔,我听声音有些熟。

  转头看去,我去去去去!!!居然是我那道士师父,冲动的上前几步,却又止住了,发现此农户虽长的像师父却一脸憨像,不似道士师父十里开外就能闻到他那冲天猥琐之气。

  农户见我这小乞丐正盯着他,便停住了吆喝,憨憨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饼递给我。

  这一举动,我确信不是道士师父,因为师父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就是看上师父他不是好货,才选择跟他学艺。

  接下饼,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孩子别哭。”农户说。我倔强的说:“我流的不是泪,是尿。”

  然农户不慌不忙依旧憨笑的说:“要哭换地,别影响俺的生意。”一听这话,我顿时感到什么叫人生的起伏。

  我没有动步, 想看看还能不能再捞点好,毕竟难遇半个老实人。

  农户也赶我,我看了一小会,发现两个栅栏边有一个瘦的可怜的小猪,小猪通体发红,屁股狂喷浊水,看来病的不轻,可它依旧顽强的站着,而农户看都没看一眼,显然不会管其死活。

  我不由的感觉,此小猪与我非常像,都是被这个世界遗忘的人。

  我眼泪流的更多了,猛的伸手把小猪抱起来,放到胸膛前。

  说也奇怪小猪到我怀里后,竟然不腹泄了,像是一下子好了很多,虽然猪身依旧滚烫。

  拿了别人的东西,心里肯是怕怕的,偷偷的看了农户一眼,看其没注意,连忙跑路。

  就在我将跑运,那农户忽的转头看向我邪魅的一笑,如果当时我回头,一定扑过去。

  大呼一声师父,跑着跑着忽的感觉后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接下来,每天我都与小猪相处,而小猪也在我怀里渐渐的好了起来。

  虽然有时几天,吃不上一顿饱的,我也没舍的把它烤了,且我还给小猪起了一个好听又好吃的名字叫“地瓜。”我与地瓜一起生活一天天过去,我以为就这么着了,不料。

  天下大旱,田地颗粒无收,百姓又被朝庭,地主剥削,一时间天灾人祸,神州大地千里可见路野饿死骨,冤魂百行。

  易子而食皆成常事,而我却活了下来,当然不是找着吃食,我也不知咋会事,肚子很饿很饿,天天吃土,然却从没被撑死,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怪物。

  有这么一天睡的正香,忽然感觉有人对我动手动脚,我已为是做梦。

  不曾想第二天一醒来,我发现,我被捆成个粽子一样放在一家院子里。

  正奇怪在那时便听到一个声音:“老家伙,快下来,开水都烧好了,刀子也磨好了,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而屋顶传下来一个老人的声音说:“儿子,先别吃我,我虽然老了,还能修补屋顶,要不咱们还是先把你抓来的那个小子吃了,这也好让老爹吃饱好上路。”

  老人的儿子我听声音像是兵哥,兵哥听了老人的话思考了一小会,便点头同意了,拿出菜刀,一脸的凶狠极饿的看着我,向我走来。

  真是让人感动,老人有这么孝顺的儿子,我死的其所。

  我挣扎着蠕动向院门去,然是无用的,兵哥走近一举菜刀,我顿感吾命休己。

  我与那菜刀零点零一公分时,兵哥忽的一声惨叫,一支利箭从我面前一飞而过,将兵哥钉到墙上。

  我抑头看去,我去去去!!!只见给我饼的那位农户正身穿锁子甲,脖围红巾正威风淋淋,手持硬弓的看着我。

  农户身后一大票子农民,手持锄头,镰刀。

  之后我便随着农户起义了,可惜的在一次遭遇战中,为了掩护起义军撤退,我身中一堆弓箭身忙。

  在我怀里的地瓜也难逃一劫,在咽气时,将地瓜的尸体拿出来交给战友,结果战友忽然哭泣中带着喜悦,我一听,就知道这帮孙子想歪了,但也没力气呵骂他们,便就这样死不瞑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