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倒霉体质
木子家有小猪2020-07-05 22:482,048

  我姓李,身怀倒霉体质,其威力还非同一般。

  曾经有个道士,说我是什么五弊三缺之命,适合做小道士,当时正失业中,闲着没事,就跟那道士走了。

  结果还没出三天,此道士就和医院结缘了,十进十出,比赵云还厉害。

  最后一次被我连累,瘸了一条腿,歪了一张嘴,道士虎目含泪的跟我说,我与他师徒情份己尽,叫我赶紧滚蛋。

  我本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我说我不走,他说,滚犊子,我还是表示不走,结果就在拉扯间,不小心把道士给整进路边井坑。

  我对着井口,万分担心的,大喊道:“师傅您还好吧,没死吧?”

  结果我的师徒情深换来道士的,井中一怒吼,道士硬生生从老高的井中跳出来,抽出桃木剑,追杀我几条街,才把我赶走,不过我内心是知道的,师傅爱我才砍我。

  我的人生又上了一课,虽相爱相杀不怎好看。我这倒霉体质又让我失业了,走在路边,随手捡因我体质一路人摔傻后而落下的一桶泡。

  蹲在路边吃泡面,在想不如做做和尚这职业,我不相信我连做个和尚都会倒霉。

  想罢,站起将还有点汤的桶面,随手往垃圾桶一扔,结果直接转向扣在一个壮汉脑袋上,我去去去!!!我这倒霉体质,这样的事都能发生。

  我是一个机灵鬼,见此,撒腿便跑。

  一个美丽的夜晚,我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脸上被壮汉削的青一块紫一块,还好求饶的早,不然就被削成奇形怪状。

  路两边,一边是别墅区,一边是农田与贫民窟,贫富差就是这么大,好生气。

  有一座小山挨近贫民窟,走近时,耳边听到哭声,我以为我被削耳鸣了,掏了掏耳再听,真有哭声。

  这大晚上,一个哭声从山上传来,人的第一个反应是有鬼,不过,我不太信这东西,真鬼没见过,吸血鬼倒见过不少。

  不信,我也不会多管闲事,必竟不是青春年少了,走进贫民窟。

  晚上十一点多,洗洗睡了,可怎么也睡不着,那哭声拼命往我耳朵里钻,很烦,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

  立马站起来,打开门,往外看,奇了怪,这么大声哭声,其他住户怎一点反应也没有呢,难道只有我能听到。

  啊!!好可怕,好像悬疑小说里的剧情。

  我也佩服这女人,能哭这么久,都没带变调,虽然这么诡异,但也不代表,我就会相信,这世上真那么玄幻,鬼从口出,眼见为实。

  穿上衣服,出了门看看去,有事能帮则帮,如果是坏人,我也不怕,就我这倒霉体质,还怕他不够坏。

  月黑风高,让我有点小激动。我走贫民窟,走到路上,走十来步,转进一条小路,直走,走进了小山。

  虫鸣蛙唱,很正常的环境,没想像中诡异气氛,越是深入哭声越是清晰。

  挺黑的,也不知走到那个部位了,正想要不要回头时,天空云去,月光散落,好奇一看,我去去去去!!!

  以我身周围全是白坟,月光下白晃晃的,即使不信鬼神的,但面对坟墓也有天生的恐惧。

  脚一转正要迈步,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蹲在一座白坟前哭,声音就是从他发出来的。

  步止住,到都到了,没理由不整点事就走,想到此,轻飘飘的走过去。

  观哭泣的女人年龄并不大,于时,很温柔的道:“姑娘,有啥子不开心,非得这么来这闹腾。”

  年轻姑娘背对着我,身体忽然一顿,我以为她会被吓着,结果转过身对着我就是一扑。

  她披头散发样扑来,吓得腿软,一下倒地。

  不过这女人一入怀,我就放心了,她身体是暖,是有温度的,不是老刺激的非人类。

  放下心,从起来,推了她一把,抱的死紧,没推开,我挺烦挺着急的,我天生长着一张配角脸,才不信大晚上会有女人投入咸湿佬怀抱中。

  挺急的,看她还在哭,便叫她别哭了,撒开说话。

  见她只摇头哭着,就不肯撒手,便四下看了看,嘴角一歪,色从胆边生,一只麒麟手就爪向她又圆又翘的屁股。

  姑娘先是一顿,接着嗷的一嗓子,从我怀中跳起,我一高兴,还没的大赞自己机灵,我这张配角脸就挨了一巴,我这倒霉体质。

  有两种屁股不能摸,一是女人的屁股,二是老虎的屁股,我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这妞打的也忒狠了点,脸都肿了。

  见她打了人还一脸凶巴巴样,暴力值那么高,估计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有些心虚的想溜,结果被她一把抓住脚,如同拖死狗一般拖了回去。

  女人真善变现在又换一幅脸,眼晴带着泪水的看了我好一会,见我没反应,忍不问:“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哭泣。”

  我说,我故意不问,让你没法说。

  结果又被这女人给盘了,这下好了另一边脸也肿了。

  打完我女人自顾自的说起她为什么到这哭,完全没问我有没有意见。

  剧情很通俗,这女人的有钱老公,再外面找三儿,这女人知道后便傻呼呼的去质问,结果就被她老公一顿胖揍,受不了才逃出,慌忙间逃进这里的,想要出去结果发现周围都是坟,吓的不敢动,她是即怕老公又怕鬼,就委屈的哭起来。

  我问:“你打我这么彪,你为什么不敢反抗你老公。”

  她却说,我只敢打陌生人。顿时,我无语了,这女人什么逻辑。

  我心善,见不得可怜,所以同意她去我那住一晚。真相是,她不想不敢回她老公那了,想去我那住一晚,本来是不同意的,不过最终还是被这个恶女人给盘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