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不该活的人下
木子家有小猪2020-07-20 00:293,273

  回到住所,我想了一路,我是相信地瓜的,然很多事实与证据摆在眼前。

  最终,在我威胁下,获得了一张符纸,别小看这张符纸,在师父手里可值九九八。

  有备无患,我心情特放松,很奢侈的买了俩鸡蛋吃。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又到了晚上,不正常的吴传梦又妖里妖气的扭着屁股出了去,他一出去,我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立马关上门贴上符纸,抱着小猪退到床上。

  小猪也很不正常,然儿我对它却是本能的放心与安心。

  我盯着时间,盯着盯着就睡着了,咔咔咔,一阵开锁声传了进来,我一下惊醒了。

  此时窗外己黑,谁?有钥匙的只有吴传梦,难道他回来了,今回来的挺早的。

  可奇怪了,过了一小段时间,门也没开成功,难道是小偷,也不对我在贫民窟,住了小一年,也没遇上,且我一穷二白也不可能被盯上。

  我走近门,正要听上一听,诶呦我去!!平平的铝皮门忽然凸起一张人脸。

  吓的我连连后退,这张脸和地瓜一模一样,还没惊完,又来一波,外面响起,地瓜的声音,“怎么开不了,怎么开不了……。”声音空洞单调,不停的重复的说着。

  随着时间,一声比一声充满寒意,空气中虽没冷意,我却被冻的直发抖,感觉马上就要被冻死。

  不曾想我的死劫这么快就到了,就在被冻得,意识渐渐运去,一声哼,将我一下拉了回来。

  我眼皮发沉,努力的张开,看见,小猪踩在我大肚子上,人立而起,对着门上那张脸哼哼个不停。

  待我恢复,发现外面的恶鬼地瓜和小猪,一鬼一猪,俩人发出的声音虽单调无高低,却很有节奏感。

  听久了,忽然脑中一闪,难道这是道术中的言灵术。

  言灵术分为很多种,我知道的有两种,一种玄门的,一种鬼邪的,以前我跟师父学过,可怎么学,都学不会,问师父怎么会事,可这家伙怎么也不肯说,后来喝大了,才知道,言灵术,跟催眠术没什么不同,真不同的是,言灵术加持了法力。

  所以比催眠术更玄妙,更俱威力,只要凡人听到一点点立马中招。

  见小猪中气十足的样,我还以为它是王者,却不料是个青铜,哼哼没几段子,就见它口鼻冒血倒下。

  看它倒下,心莫名的心疼,连忙将它拿到前左看看右看看,还好小猪虽冒些血,双眼紧闭,不过心跳,呼吸还在。

  我将它放进怀里,小猪倒下,门外安静了,难道走了??我好奇,悄悄地走过去,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

  一点动声,真的走了,我一下放松了下来,呼了一口气。

  耳朵离开门,正欲转身“嘻嘻嘻。”一阵轻笑,笑声就似在耳边响。

  我当场就炸毛了,差点没一头扎进床底下,脚步打飘的跑到床另一边床角,蹲着紧抱小猪,瑟瑟发抖的看着门。

  不怕鬼哭,就怕鬼笑,没想到,我这倒霉体质竟招若了这么个狠角色。

  万幸的是门上贴有师父给我的符咒,地瓜再 飚,也别想进来。

  果然,是进不来,“快开门,快开门……。”地瓜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让我心安不少,为了对抗言灵术,我自闭五感,眼晴半闭,心思内沉,专心练起吐纳之法。

  别说还真有用,刚开始气息还有些乱,可渐渐平息,地瓜那夺命言灵术的声音,一点也进不了我耳朵里。

  时间分秒过去,门外那个她,终于明白叫破喉咙也整不死我,忽的一下没声了。

  修行不知时,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感觉过了很久。

  修的刚刚的时侯,忽的感觉不好,连忙睁开看过去,我去去!!冷汗都吓出来了。

  只见水龙头,忽开忽关的流着水,非常灵异,我惨叫一声,飞扑过去,死死的关上。

  关上,回头对着门外的地瓜怒骂道:“地瓜,你大爷的,你不知道,房租水电贵吗?”

  万万没想到,门外的恶鬼地瓜竟道了歉,给果有玩起了电灯,忽亮忽暗,非常灵异。

  让我又羞有气,气的是迟早我被她玩坏,羞的是没胆出去跟她理论。

  我关上灯,那边水龙头又开了,我不得不两边扑,鬼叫我穷。

  两边忙活好一阵,忽然感觉不对,扭头一看,我去去去!!!

  铝皮门结上了一层白白的霜,我知道那是怨气与阴气形成的煞气。

  更可怕的是,在煞气作用下,那上那张符逐渐变黑,像是被烧过一样。

  我去去去!!看来是抗不了多久了,只能走为上策,正门地瓜还在那鬼叫鬼叫,看了一眼窗户。

  还好贫民窟,是砖瓦房,没有楼层,在恐惧下,我也没想那么多,打开窗,两手一撑,脑袋一伸,忽然嗅到危机,猛的回头一看,我去去去!!!

  门口上的符竟然好好的,一点损毁的迹象也没有。就这么回首一秒,我知道我完了。

  果然,耳边响起阴森的“嘿嘿嘿嘿”的笑声。本能救生下,一缩脑袋,然并无用,喉咙一紧,一阵巨力,一百多斤的我就被拖飞出去。

  又惊又惧,就像一条下锅的鱼似的,不停的蹦跶,撕打。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是一名无脸女,长长的头发,一张瓜仔脸上没有五官,脸色白如纸。

  挣扎无果,无脸女掐着我的脖子越发用力,呼吸坚难。

  无脸女没眼珠子,我却能感到她阴冷目光,她看到我这挫样,无嘴的她竟发出嘿嘿的的笑声。

  我都快感觉到舌头被掐出老长,两眼发黑,似乎看到死神在不运处风骚的向我招手。

  就快没多少气儿时,听到哼哼两声猪叫,一只小小猪从我怀里蹦出,狠狠的撞向无脸女。

  无脸女如纸皮似的轻轻倒飞出去。

  脖子一松,跌落地,同时听到一声“快跑”这一声很熟悉是地瓜的声音,我四下看看却无人影。

  没见人影, 保命要紧,爬起来便跑。

  还以为小猪如同小说中的主角的护道外挂高手,然,我刚跑出贫民窟,小猪杀猪般惨叫,洒着血从我旁飞过。

  同时我后背袭来针刺般的寒意,顿时胆子吓的差点飞出来,一拼命,屁股如同着火一般,拎起小猪,几乎脚不沾地的跑起来。

  人在高度紧张情况下,视力会下降,两旁景物模糊,眼晴直盯着前方亮光,没头没脑的跑。

  茶山比较落后,到十点左右,人们便洗洗睡了,所以街上半个人也没。

  不过奇了怪即使没人,也应该有个把只流浪猫狗才对,然现却静的让人发毛,我一跳,更加发力狂奔,口水,眼泪都飞起了。

  在极度害怕的祈求下,奇迹出现了,我听到前面有声响。

  我那个高兴呀,飘奔而去。

  到了,我眼中饱含着眼泪,委屈外带楚楚可怜,看去,是一家肠粉店,一个粗鲁大汉站在店。

  待看清,我去去去!!!!

  胃里直翻腾,大汉直直站在那,脖子上没脑袋,劲上平整切口,还往外冒着血。

  “帅哥,吃肠粉不?”一颗大脑袋在餐桌上微笑道。

  说罢大汉的身体,一拉来蒸粉机,我一看,再也忍不住狂吐而出,铝盘上一条条肠子,如蛇般蠕动。

  我一蹦而起,捂着嘴,飞逃,大汉见此哈哈大笑,道:“胆小鬼。”

  并没有想像中无头男,向我鬼叫鬼叫追杀过,这并不符合那些老套路,这让我很奇怪。

  越跑越是闹尿,像是跑进了鬼域,吊死鬼,溺死鬼,饿死鬼,小气鬼等等,就跟百鬼夜行一般。

  看得我头晕眼花,想晕又晕不过去,结果闹尿闹的太厉害,没忍住尿了一裤子。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尿之下,眼前重重鬼影一下消失不见了。

  我呼出一口气,重重的坐下来,还好我的童子之身,一直没女人看的上,虽被一泡童子尿救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过好歹活了下来。

  站起来,正欲走,忽的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臭味,我眼皮直跳,左凶左吉,可我两眼皮同时跳。

  没忍住,闻味看去,路中间,结实的水泥路,竟鼓起一个包,包在我注视下渐渐变大,最终啪的一下裂开,看到了,是一株植物。

  这株植物,根叶非带绿,绿的让人发慌,根叶上长着一朵鲜红像是可以沾出血液的花朵,花瓣微微下垂,花心共三根,长细向上长,正朵看来相当优雅美丽。

  然我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冷哼一声。

  “哟!倒霉仔,声音带着杀意,看你心中藏着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一个声音传入我耳朵。

  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天花板,立马反应过来,是做了恶梦,连忙收起心中的恶念,微笑寻声看去,看看那个不想活的,看透了我的心思。

  我去去去!!我看到了我的道士师父,我还看到我躺在医院,手上还戴一幅手拷,我不能镇定,我竟这么倒霉,这么快就落入法网了。

  (看到收藏,一高兴就更了一下,明天如果有评再更,没评,就等有了,再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奇传之阎罗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