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办法
菠萝精2020-03-03 11:274,226

  楚夜也不跟玉尘一样的,他知道面前这个被“贬”的神仙一肚子火,但是他自己依然很谦让,也不计较什么,仿佛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你抓的野物?”玉尘话锋一转问道。

  “嗯,看你睡的那么香,醒过来也就天黑了,我就没事去溜达了一圈,碰到个山鸡,直接就带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去吃,怕是烤糊了。”楚夜笑着回答。

  听到楚夜的话,玉尘赶紧扒拉他一下,说道:“那还不快点去吃,浪费可耻!”

  走到了火堆旁边,玉尘也不怕烫,把穿着山鸡肉的木棍拿了起来,闻了闻说道:“还挺香,看在这只山鸡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刚刚的错了。”

  虽然玉尘一直口是心非,但是他的行动还是真实的,说话间就扯了一块鸡肉递给了楚夜。

  楚夜没想到玉尘会给自己撕鸡肉吃,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乱七八糟的跳。

  一只山鸡不算大,肉也不厚,很快玉尘就吃没了,天也终于黑了下来,他起身去水边洗了洗手,转身回来后对楚夜说道:“走吧,夜里赶路不热。”

  “好。”楚夜点燃了一只火把,拿起来走在前面给玉尘照亮。

  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主动的照顾自己,玉尘不知该如何是好。

  千年之前,玉尘他也是独身一人,父母早撒手人寰,只剩下他一个人流浪街头,恰巧碰到了瘟疫,周围同样的流浪人死了很多,他自己也是被染上了,不过就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面前蹲下一位仙气飘飘的男子,也就三十岁左右,眉眼俊郎,眼神里还透着一汪水的温柔。

  这是玉尘看清的,随后他就晕了过去,等再次醒过来以后,玉尘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爬起来扶着墙走到门口,面前的院子不大不小,但是花鸟鱼应有尽有,门口不远处就是一个瀑布,犹如仙境一般。

  而救了他的男子正蹲在一块地里,像是种的草药,他正在收,看到这一幕当时的玉尘以为自己见到了“神仙”,不由得看愣了。

  随后玉尘才知道,这个男子叫“圣夜”,是一名医师,也是他救了自己,玉尘心想自己也没地方去,索性就拜师成了一名医师。

  本来玉尘以为自己会行医一辈子,可半路他师父突然就了无音讯的消失了,玉尘一边行医一边找,最后疫情再次爆发,比之前的严重很多,他不怕死的冲进疫区,救人治病,老百姓被他救活了大部分,如果没有他,那么所有人都会死。

  最后疫情被止住,玉尘在那晚也飞升了,他正睡的好好的,就听到了雷声,他立刻走出房间,正好一道闪电落在他身上,他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然后就飞到了九重天上。

  收回记忆,玉尘看了看走在前面替自己照亮的楚夜,慢慢垂下眼眸,叹息道:“真是老天爱捉弄人。”

  就在这时,一阵骚动在前面不远的树林里传来,紧接着玉尘他俩就看到了一个男子有些慌张的跑出来,正好撞在了楚夜身上,一下子弹的摔在地上,而楚夜纹丝未动,地上的男子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随后男子从地上快速怕起来,扯着楚夜的衣服说道:“鬼,有鬼,鬼附身了!”

  “在哪?”玉尘问道。

  男子指了指身后的树林里回答道:“就在村子里。”

  本来男子就是要跑进城里去叫道士抓鬼的,没成想碰到了玉尘和楚夜,他打量了一番二人,发现不同寻常,就立刻跪下说道:“请二位救救我们村子里的人吧!”

  “别急,我就是收鬼的,你能带我去吗?”玉尘说道。

  “可以可以,二位跟我来。”男子立刻转身带着玉尘他们走进了树林里。

  因为树林里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算是一条还没开发的小道,所以玉尘身下的驴也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他坐在驴上紧紧的拽着它的脖套,晃晃悠悠的生怕摔下来。

  楚夜轻轻转头瞄到了玉尘在驴身上晃悠的紧张样子,就放慢了脚步,手很自然的就牵住了缰绳,亲自牵着驴往前走。

  有了楚夜的亲自牵驴,玉尘就稳了许多,他抿着嘴唇,想说一句“多谢”,却始终没说出口,他心里清楚都是因为月老的那根红线,所以楚夜才会对自己这么好,如果没有那根红线,他们俩应该是仇敌。

  容不得玉尘多想,他们就穿出了树林,来到了一个村子外面,还没等走进村子,他们就听到了声音很凄惨的哭。

  玉尘蹙眉问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

  “事情是这样的,村子里前一阵死了一位老人,这老人可怜的,活了那么大岁数,有个女儿,可这个女儿一直不养活老人,老人得了病她也不管,最后才没挺住,还是我们村民凑银子下葬的。”

  “现在这个哭的,就是老人的女儿,昨夜开始,她就哭不停,整个村子都能听到她的哭声,本来平时没人愿意搭理她,也不来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这哭声没完没了的,还挺吓人的,村长就带着我们去看,发现她跪在地上不停的哭,表情说不出来,也不是伤心,倒像是害怕恐惧。”

  “我们问她怎么了,她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哭一直哭,哭了一天一夜,还没停,把我们都吓坏了,这不村长让我去城里找一个抓鬼驱邪的来看看。”村民刚说完,他们也进了村子里。

  玉尘也基本明白怎么回事,然后从驴上下来,对村民说道:“你带我这驴去吃点东西,休息休息,我们俩去看看。”

  村民牵过驴,点点头说道:“那就劳烦二位了。”

  玉尘看了楚夜一眼,一起顺着哭声走过去,他左右看了看,看到所有人家都是大门紧锁,房门紧闭,看来这不停的渗人哭声确实把他们吓到了。

  走到了哭声源头,玉尘和楚夜并肩站在门外,然后推开了老旧的木头门,看到了一个女子跪在正中间的地上,哭的都快背气了,眼神都有些涣散。

  再往上一看,女子身后站着一个不高的老者,全身绿油油的,低着头一直看着地上的女子,干枯又苍老的手按在了女子的肩膀上,也正因为如此,女子才一直起不来。

  “我说的呢,完全跟我想的一样。”玉尘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走到了女子面前不远的距离,蹲下后问道:“你娘亲是不是个子不高?”

  女子虽然哭的快要昏迷,嗓子嘶哑的特别渗人,但是她的意识是清楚的,听到了玉尘的话,她看着玉尘惊恐的点点头,可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一直在哭。

  玉尘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女子身后的老者说道:“她是你女儿,我知道她不孝,但是你在这么下去,她会死。”

  老者闻声抬眼,幽怨的说道:“我生前她都没把我当娘,不管我,不理我,让我活活病死!我现在死了,所以我冤,我要报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就算你不找她,她做了这么多不孝之事,也会有老天惩罚,死了阴阳也有阎王大人罚她,你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投胎的功德?”玉尘又说道。

  与此同时,鬼差又来到了门口,进来一看,看到了玉尘,便开口问道:“怎么又是你?”

  玉尘转头,轻笑了一声说道:“我也不希望看到你,但是没办法,我需要功德。”

  “我看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这鬼身上的怨气这么重,你认为她会听你的?还是我们来吧。”黑无常说道。

  “不管是人还是鬼,都有情有义,让我试试吧。”玉尘说完又看向老者。

  老者颤抖着手,其实她自己也于心不忍,只是打算教训教训自己这个不孝的女儿,于是她说道:“我不想投胎,我还有怨气没消。”

  玉尘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你生前她没有好好的伺候你,但现在弥补也不算很晚,我会让她好好的供奉你,年节也会给你烧纸钱,怎么样?”

  还没等老者说什么,跪在地上的女子就猛点头,像是很赞同玉尘的话一样。

  老者真是生前没收到过自己女儿的一件衣服,什么都没有,所以现在听到了玉尘的办法,她心里不免动摇了,最后慢慢的收回了手,虽然现在她已经是死了,可还真不算太晚,没让自己死了感受到女子的供奉,也不错。

  没了鬼按肩,女子身子一软就趴在了地上,哭声也随即停止,她咳嗽了几声,血丝都咳出来了。

  玉尘站起来,看着女子说道:“这也是你的报应,生前不孝,怪不得别人,只能希望你从今以后尽力去弥补,别在犯错,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女子跪了一天一夜,加上肩上的重量,两个膝盖都在流血,她支着身体坐起来,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放心吧,我以后绝对好好的供奉我娘,我绝对不会不管了。”

  话音落下,黑白无常就走了过来,白无常对玉尘说道:“没想到你还是有点办法的。”

  “都是可怜人,应该给个机会。”玉尘说完就看到了门口的楚夜。

  黑无常也同样看到了楚夜,随即问道:“这位是你朋友吗?看样子也不凡。”

  玉尘不想回答,所以说道:“算不上朋友,才认识而已。”

  听到了玉尘这么说,楚夜心里反而有些吃味,随后他直接往前走了两步,充满笑意的说道:“没错,我们俩真不熟,也就是三世而已。”

  “闭嘴!”玉尘怒斥一声,就涨红了脸离开了。

  还没来得及多问,黑无常就看见楚夜跟在玉尘身后一起离开了。

  玉尘气鼓鼓的走在前面,刚从院子里出来,村长和村民就围了上来,他们听到了哭声消失,才敢从房间里出来。

  看到玉尘出来,村长连忙走过去问道:“大人,里面怎么样了?”

  “可别叫我大人,承受不起,里面的问题解决了,放心吧,而且她也知道了好自为之,告辞了。”说着,玉尘就把自己的“宝驴”从村民手里牵了回来。

  村长愣了一下,紧忙两步拦住了玉尘,然后把旁边村民手中的一个布袋子拿了过来,递过去说道:“道长道长,这是我们村里人自发筹集的一点心意,还请道长收下。”

  玉尘反正也真是不客气,一手拿过来,说道:“多谢,告辞。”

  说完以后,玉尘就牵着驴离开了,楚夜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出了村子以后,他才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收下这银子呢。”

  “干嘛不收?我也是出了力的,这是我应该得的。”玉尘逍遥的骑在驴身上。

  楚夜下意识的走到驴前面,缓缓牵起来缰绳,拉着往前走去。

  一路顺利的来到城里,已经天亮了,玉尘和楚夜走到了一个摊位前面,点了两碗热汤面。

  还没等吃完饭,街上就躁动起来,一个中年男子连滚带爬的边跑边惨叫道:“杀人啦!人死啦!”

  在刚刚天亮,街上除了几个小摊位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中年男人这种惨叫简直太嘹亮了。

  玉尘牵着驴的手抖了一抖,心想以前在天界的时候也没想过这凡间竟然能这么“不太平”,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没等睡一觉休息休息,就又碰到了事情。

  就在玉尘打算过去询问的时候,就看到楚夜已经走过去扶起了惊慌失措快要吓死的男子。

  玉尘被楚夜的举动微微震惊了,早知道他可是大魔王,杀人都不眨眼,如今却“爱心泛滥”?竟然主动管起闲事来了,怕是被他扶起来的男子知道身边的人是“魔王”以后本来没吓死都吓死了。

  “出了什么事?什么人死了?什么人杀人了?”楚夜蹙眉问道。

  男子哆哆嗦嗦的就好像打开了“震动”开关一样,哆嗦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回答问题。

继续阅读:第12章:一波未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星大人的离婚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