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做客严家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655

  立秋之后国庆节很快就到了,离家近的同学都回去了,宿舍里只剩下夏落雪和然清两个人。然清对着韩剧一副花痴的样子,夏落雪无聊的趴在窗口,望着湛蓝的天空出神。

  “叮铃铃”夏落雪的手机忽然之间响了起来,夏落雪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严歌打电话过来了。

  “喂?落雪,今天我妈妈回家了,你和然清来我家玩吧,你们俩在宿舍多么无聊。”

  夏落雪一般不喜欢去别人家做客,于是很为难的询问然清:“然清,严歌让夏落雪们俩去她家玩,你的意思呢?去不去啊?”

  然清转过身子高兴的大声说:“好啊!好啊!我正无聊着呢!歌儿,等我们哦!”

  电话那头的严歌已经听见了然清的话,夏落雪想拒绝已经来不及了。

  “那就好,落雪,你们俩收拾一下就赶快过来吧!我等你们。地址是蓝城云居馨雅别墅。打出租车20分钟就到了。再见哈!”看的出严歌的心情很好,她兴高采烈的挂断了电话,但是夏落雪却很为难。

  “然清,我不是特别想去啊!”夏落雪无精打采的告诉然清自己的想法。

  “落雪,走吧!呆在宿舍真的不很无聊好不好?”然清抓着夏落雪的胳膊,一副央求的表情。

  “我……”夏落雪目露难色,还是不想去啊!

  “落雪,走嘛,走嘛,求你了,要不然我还得一个人回来。”然清可怜兮兮显得看着夏落雪,让夏落雪真的无法拒接。

  “哎呀!走吧,真受不了你撒娇。”夏落雪冲着她无奈的一笑,然清欢呼雀跃的跑去换衣服了。

  “落雪,这件衣服穿着不错吧?”她提起一件绿色的裙子问夏落雪,这姑娘偏爱绿色,衣服多半是绿色的,只是样式都不一样。他现在手中拿的绿色裙子材质是欧根纱的,蓬蓬的裙子上绣着各色的蝴蝶,清雅脱俗,确实很好看。

  “嗯嗯,不错,挺漂亮的。”夏落雪赞叹的对她说。

  “褚易澜也说这件裙子好看。”她微笑着说着,脸上却有些许的甜蜜与娇羞。

  “哎吆吆,这么快就连买件裙子都让他过目了?”夏落雪打趣的笑着说。

  然清红着脸抵着头“哪有啊?别乱说,我只是让他当我的参谋,参谋懂吗?女孩子的衣服男孩子看着好看才好看。”

  真没想到然清会这样说,平时娇小可人的乖乖女此时再夏落雪眼中已经反转了角色,夏落雪诧异的极了。

  “然清?你不会喜欢那个调皮蛋吧!”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他可爱极了”,她将裙子握在手中,迟迟不换,脸上流露出痴迷的神色。

  完了,这位大小姐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好了,快换衣服吧,迟到了可就不好了”,夏落雪拿起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穿上,又换上夏落雪偏爱的小白鞋打算出门。

  “落雪,你等会儿,起码画个淡妆吧!”然清提醒夏落雪。

  一会儿,夏落雪看着镜子中略施粉黛的样子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但是还蛮好看的。对于美丽夏落雪心想没有那个女孩子可以拒绝,夏落雪也不例外,看着镜中俏丽的自己,夏落雪的心情也是出奇的好。

  夏落雪想着自己可能出门会遇见陈凌风,他会看见自己好看的模样,想到这里,夏落雪倒有些期待出门就能够遇见他。

  “然清,好了吗?咋们快走吧!”夏落雪催促着然清。

  “你不是不想去吗?这会儿迫不及待了?”她鬼鬼的笑脸让夏落雪有些不知所言。

  “我忽然之间想去了。”夏落雪痛快的告诉她,然后美美的出门了。

  走在路上夏落雪偷偷的左顾右盼,希望陈凌风能够出现,但是他始终没有出现,夏落雪感到一丝落寞与失望,路边的花儿开得还是不错,火一样的红色,可是夏落雪却无心欣赏了。

  “落雪,你怎么不走?在等人吗?”

  “哦!没!”夏落雪迅速掩饰了眼里的失望,快步跟上然清,坐车前往蓝城云居。

  二十分钟后,车停在了蓝城云居,入眼的是一幢幢欧洲风情的别墅,高大的奶白色建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砖一瓦都透露着高雅与贵气,别墅前面的翠色草坪修理的整整齐齐,蔷薇花开的如火如荼,别墅在蔷薇花间浸染着香气。原来这才是严歌真正的家。

  严歌家真的挺有钱的,这是夏落雪以前就知道的,高中的时候庆安市的一中可是出了不少的高考状元,为了让严歌上庆安一中,她的父母花了不少钱,后来为了照顾在庆安一中上学的严歌,她的父母特意在庆安市买了一套房子,严歌考完大学后,全家又搬回了滨江城。

  夏落雪和然清一幢一幢的找,总算来到了馨雅别墅。雕花的铁门挡住了建筑的全貌,但是可以看见宽敞的草坪上有一个小男孩在踢球,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夏落雪和然清,然后大喊:”姐姐,你的朋友来了。“

  严歌高兴的飞奔过来打开铁门,而她后面跟着的是陈凌风,陈凌风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阳光少年的模样映在夏落雪眼睛里。

  今天的严歌穿的很随意,简单的素色棉麻裙子,头发随意的绑了一个发髻,未施粉黛的脸更是清新自然。

  “落雪,然清,你们来了,你们今天好漂亮啊!”她拉着夏落雪和然清的手一边夸赞,一边往里走,夏落雪和然清显得很是尴尬,有些喧兵夺主的感觉。

  “我和然清觉得来你家做客也不能穿的太过随意,就……”,夏落雪还想说什么,就被严歌打断了。

  “没事儿的,就当是自己的家里一样,随意一些就好。”

  夏落雪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陈凌风,但是他出现在严歌的家里,还是让夏落雪有些意外。

  夏落雪抬眼看见他在微笑着看夏落雪,夏落雪也微微一笑。

  “落雪,你今天很漂亮!”他对着夏落雪认真的说。夏落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抬头瞥见严歌脸上不自然的神色。空气瞬间就安静了。

  ‘“落雪,然清快点过来坐,总是听见严歌提起你们俩个,今天见了才发现你们是如此可爱漂亮的两个女孩儿。”说话的女人应该是严歌的妈妈,白净红润的脸庞上堆满了笑容,岁月好像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看起来依旧是光彩动人。

  夏落雪又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妈妈是没有这么光彩动人的,妈妈很辛苦,连笑容也不及严妈妈的舒朗。

  “好的,谢谢阿姨。”夏落雪赶快接话,想尽快打破着略微有些尴尬的气氛。

  几个人坐着东一句西一句的瞎扯,夏落雪看着陈凌风却不敢在众人面前和他交谈,仿佛夏落雪在做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夏落雪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夏落雪是喜欢上他了,夏落雪不想被别人发现。

  ‘阿姨,我来帮你吧,反正我这会儿也闲着。’在夏落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看见严歌的妈妈正在和保姆忙前忙后,夏落雪想着尽快离开着让她不舒服的气氛。

  “落雪,你这样就不好了,你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可不能动手做这些,有我妈和云姨呢!你今天尝尝我们家的二位大师做的菜,可好吃了。”严歌按下夏落雪正欲从沙发上起来的身子,夏落雪不自在的又坐回原位。

  吃饭的时候严歌的妈妈一直在帮几个人夹菜,到了陈凌风的时候,严歌妈妈笑着打趣说:“凌风,多吃点,我和你妈妈在上学的时候可是好闺蜜,我们都约好了,以后要结为亲家的。你回去了可要好好向你的妈妈夸夸我这个未来岳母的手艺,让她当年嘲笑我不会做菜。”

  “妈妈,你说什么呢?”严歌娇羞的看了一眼陈凌风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她妈妈。

  夏落雪手中夹菜的筷子顿时就顿住了,心里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没事的,只是个玩笑,凌风别在意,大家快吃吧。”严歌妈妈招呼大家吃菜,陈凌风只是淡淡笑一下,并未做任何回应。

  吃过饭大家又说了些闲话,夏落雪看天晚了就提议回学校,严歌和她妈妈出来送夏落雪,陈凌风跟夏落雪,任然清一起回学校。

  坐在车里夏落雪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严歌妈妈的话一直浮在夏落雪的耳边挥也挥散不去。世上无难事,庸人自扰之,或许真的是夏落雪想多了。

  窗户外面的树木和夜色交织在一起如同暗夜里的鬼魅,夏落雪看着黑乎乎的东西忽闪忽闪的划过车窗,心里烦闷极了。

  陈凌风握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手机微弱的光打在他的脸上,还是那么的俊朗,夏落雪还是迷恋,可是他却不知道。

  “落雪?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他忽然猝不及防的抬起头,夏落雪赶快转过脸,急忙回答:“没,没什么,我思考一件事太出神了!”

  他有些不相信的探寻着夏落雪,夏落雪侧过脸假装不说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该怎么说?

  回去后一夜失眠,夏落雪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陈凌风和严歌在教堂里接收众人的祝福,白色的纱飞着,乱着,迷乱了夏落雪的眼睛……夏落雪很无助,看不见阳光,看不见世界,美丽的教堂只有夏落雪一个人,好孤单,好可怕,连一扇出去的门都没有。

  这个梦时不时会在脑海中出现,夏落雪开始怕,或许喜欢一个人就会患得患失吧!

  从严家回来后,不知道为什么,严歌对夏落雪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亲昵与信任,总是露出一副高傲的模样,仿佛夏落雪与她压根不配做朋友一样,夏落雪察觉出了,但是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是因为陈凌风吗?夏落雪不知道。夏落雪有些怀念高中时夏落雪们亲密无间的时光,夏落雪从庆安市跑到滨江城来上学,那些孤单的日子多亏了有她,可是现在是怎么了,看见严歌对夏落雪冷漠甚至排斥的样子,夏落雪内心难过极了。

  如果真的是因为陈凌风,那夏落雪又该怎么办?要夏落雪放弃他吗?夏落雪想这不可能,夏落雪不会放弃他的,可是严歌怎么办?夏落雪要放弃这个闺蜜吗?夏落雪不敢往下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