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针锋相对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2,125

  夏落雪从凳子上坐起来,迎上严歌,微微攥住手心,慢慢开口。

  “严歌,陈凌风说这个朗诵可以自由组合,我以为不用征求你的意见的?”夏落雪以为作为班长的严歌应该是知道自由组合这件事的,这样的话她陈凌风组合这也是合理的。

  “是吗?就算这样,你也应该给我说一下呀!害的大家从头开始组合,你也真是的。”严歌一听是陈凌风说的,语气稍微松了一些,显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

  空气变得格外安静与微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夏落雪和严歌之间消失,而又有什么东西在她们之间蔓延,她们都知道,但只是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

  “不行,咋们班要重新开始组合,你跑去和三班组合,那么我们班就会多余一个人,落雪,你要为我们班想一想,我们大家都希望自己可以上台,你不会因为你而拖累大家吧!”严歌不看夏落雪,拿着一张写满了名单的纸张站在窗前说着,好像她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你和冯丽丽一组,就这么定了。”

  “严歌,这是自由组合,你这样不对吧,你这是强行安排。”夏落雪看着严歌顿时气上心头,凭什么她可以安排一切。

  “我是班长,有必要协调班级的事情。”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夏落雪。

  “怎么无法调节呢!我和陈凌风一组,剩下两个班合起来还有68人,刚好34组。”

  “落雪,你太自私了吧!有没有想过,二班和三班毕竟不是一个班,同学之间还是会生疏的。”呵呵,严歌这还不是你的借口,就多余了一个人,你和多的那个人组合不就行了,这样应该也不会天下大乱吧!

  夏落雪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嘴边浮过苦涩的笑,忽然抬头间看着严歌熟悉的脸就笑了。

  “严歌,是你自己的私心吧!是你想和陈凌风一组吧,你直说就好了,何必这么拐弯抹角,我把机会让给你就是了。”

  夏落雪忽然之间觉得她们俩可真是悲哀,夏落雪也是,严歌也是。以为争取了这一次和他同台的机会就是永远,但他俩还是要争。

  “夏落雪,你胡说什么?”严歌没想到夏落雪一下子说准了她的心思,她慌忙的躲闪着夏落雪的眼神,脸色有愤又怒。

  “我胡说,我可能不明白,你自己难道还不明白吗?”夏落雪一步靠近严歌,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

  “呵呵,夏落雪,我就是喜欢陈凌风怎么样?我就是要争怎么样?你这个胆小鬼,和你妈一样的胆小鬼。”她冲夏落雪咆哮着,凌冽的声音如同一把刀刺在夏落雪的心里。

  “严歌!你…”夏落雪忽然之间声音大的可怕,把严歌都震住了。

  “落雪,你爸爸不在了,可是还有妈妈呀,还有我呀!我严歌这一生都陪着你!”

  “歌儿,谢谢你,爷爷奶奶,妈妈你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人了,我也只有你们了。”

  忽然之间高中那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又出现在了夏落雪的眼前。

  那个时候的自己和严歌是多么好的姐妹啊!

  在那些伤痛的日子里严歌是那么温暖,那么爱护着自己,而如今却是怎么了?陈凌风,你的出现是对的吗?

  夏落雪眼眶红了,没再看严歌一眼,拉开门出去了。

  看着夏落雪清瘦单薄的身子从门口消失,严歌缓缓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着,但是眼睛却模糊的厉害。

  严歌起身趴在窗户往外看,外面的蓝天已经变了,有了许多的云彩,不知道夏落雪下楼要去哪里?

  夏落雪胡乱抹着眼泪,走在操场上,高中时养成的习惯让她一遇到烦恼或者心事总喜欢绕着操场一遍一遍的走,直到累了才回去休息。

  走了好久,夏落雪思前想后决定给辅导员打个电话,她要借故生病不去参加周二的朗诵联谊会。

  请完假后,她盯着手机屏幕觉得自己不去参加朗诵联谊会的事应该跟陈凌风说一声,毕竟之前说好两人一起朗诵的,想到这里夏落雪打开了信息栏。

  “凌风,很对不起,周二晚上我有事没办法去参加朗诵联谊会了。”夏落雪狠狠心,发出这条信息。

  陈凌风在闲暇时间一般会练琴,这几天因为班里要举行

  朗诵联谊会,因此也没闲着,一遍遍的核对和检查联谊会的相关事宜,看见夏落雪发来信息,他停下手中正在进行的工作,看见消息内容眼中微微闪过些许失落

  没做思考就发信息给夏落雪。

  “落雪?怎么了?什么事儿?”陈凌风发过来信息,夏落雪忽然就觉得很委屈。

  “没事儿,我周二要回家一趟,回来也就要到周三了。”夏落雪嘴上撒着违心的慌,心里留着无声的泪。

  夏落雪想过和严歌的竞争,但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她还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注定会输。就如严歌所说夏落雪就是个胆小鬼,但夏落雪更怕同时失去她和陈凌风。

  透过树梢和建筑物可以看见远处残阳泣雪血,连飞过鸟儿都染上了淡淡的红晕,校园里欢乐的笑声四处撞来撞去,没有杂质,没有哀愁,操场的男孩子奔跑着,喜悦的叫喊声充斥着整个操场,操场上的赛道线条反射着柔美的微光。

  “哎!”夏落雪轻轻叹了口气,这美好的青春,但是,严歌,青春注定会失去一切东西,最后无论你失去我,亦或是我失去你,但愿我们都会好好接受这结果。夏落雪心里这么想着。

  本来打算在周二告诉陈凌风夏落雪喜欢他,但是此刻的夏落雪却再也没了心思。

  夏落雪安慰自己:我夏落雪是骄傲的,是不屑与别人争,严歌,既然你喜欢,那你拿去好了,她紧紧握住手掌心,似乎要给自己下定决心,又似乎是伤心到了极致而在赌气。

  但是除了夏落雪没人会知道,这只是弱者的借口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