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表白大计
裳裳者华2020-02-18 11:243,139

  陈凌风侧目看着她孩子般的笑容,不自觉的提高了车速,一眨眼的功夫车子已经到了海边,白色的海鸥已经在眼前飞来飞去,忽然间又向远处飞去了,落雪欢呼雀跃的跳下车去,跑到海水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水面,兴奋难以言喻。

  她招呼着后面的凌风:“凌风,快来啊!好美丽的海啊,我真的,我真的无法表达我的心情。”她看着那浩瀚无边的海和万里晴空相接,大声喊着:“凌风,这应该是秋水共长天一色吧!”

  陈凌风被她那震耳欲聋的喊声逗笑了,他认识的夏落雪文文静静的,怎么就见了片海像换了个人一样。

  “落雪,你慢点!”看着夏落雪又蹦又跳,又吼又叫的样子,凌风真怕她一个不小心在沙滩上崴了脚。

  “没事,没事!”落雪一边说一边抓起陈凌风的手,拽着他沿着海边一直跑,温柔湿润的海风打在脸上,痒痒的,但是却很舒服。凌风诧异的看着紧紧握着的两个人的手,脸上忽然就不自觉的产生一抹红晕,他把眼睛从手上挪开,也看着前方,任由夏落雪牵着自己在海边肆无忌惮的跑着。

  凌风妈妈管他管得严,一直都不让他干这干那,至于女生嘛那就是连个暗恋对象都没有的,大学初次见夏落雪就觉得这个女孩子温柔恬静,一身书卷气,很有好感,但是被她牵着还是头一次。

  虽然上一次自己也牵着她去过教室,但是那时候自己生气,都不知道牵着她是什么感觉,而如今只觉得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心动与安定并存的感觉,看着风中夏落雪飞扬的秀发和纯美的笑颜,他想自己甘愿被夏落雪牵着他一辈子。

  跑累了,落雪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于是慢慢放开,抬眼就看见陈凌风的脸颊微红。

  夏落雪好奇的瞅了瞅,下意识的伸手摸一摸:“呀!烫哎!”

  陈凌风转过脸去不看夏落雪:“没,可能风太大。”

  落雪:“是吗?你肯定是羞红了脸吧”落雪低声的说着,笑着不看他。

  凌风:“落雪,我们捡一些贝壳吧。”凌风不回答落雪的问题,赶忙换了话题,转过身子向前走去,落雪也不再追问,紧紧跟在他身后。

  凌风虽然这么说话,但是对捡贝壳的兴趣也不大,看着落雪认真寻找贝壳的样子,他只是跟着看看。落雪很不解,抬头看着凌风在阳光下俊的让人嫉妒的脸说:“凌风,你自己说的捡贝壳,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捡啊?”

  凌风绽放出一个甜死人的笑:“我…我…又不是真的捡,毕竟你们女孩子喜欢这些嘛”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很不好意思的说到。

  落雪听了心里喜滋滋的,拿起手里一个洁白无瑕的小贝壳在他眼前晃一晃:“那么我捡了去串成手串你要不要?我认识一个做手串的师傅,做的手串可好了。”

  “不要!我一个男生要它干吗?”说完后也弯下身子仔细寻找贝壳,夏落雪撇撇嘴不说话,忽然间看见他认真寻找贝壳的样子,觉得很是可爱,笑着问:“凌风,你为什么要带我来海边?”

  凌风:“秘密,你不许再问。”落雪只得默默住了口。

  傍晚回来天色已经稍微有些暗,正巧赶上晚上是任然清的生日,所以夏落雪不得已又得出去为然清庆生,穿了件厚厚的大衣落雪便赶到了然清说的地点。

  还未进包间就听见里面的喧哗声一阵一阵的,落雪推门进去。大家的喧哗声止住了,都嚷嚷着让落雪快坐。

  “落雪,快来,就等你了。”然清拉过落雪坐在自己身边,落雪入座后才发现除了自己宿舍的四个女生外,然清还叫了陈凌风他们宿舍几人,褚易澜和秦玉润正在低头点菜,凌风看着她来冲她笑了笑,旁边坐的严歌和姚笑笑凑在一起在看手机,还有一个同学自己只见过一两次,应该是凌风宿舍的莫语,他静静的呆着,好像不太爱说话,黑框眼镜下面的眼睛默默的看着在场的人,而自己却不发一言。

  “墨鱼,你咋又不说话,肚子墨太多,撑着了!”褚易澜看了一眼沉默的莫语,把菜单丢给他说。

  “我随意。”莫语说完后把菜单递给旁边的人。

  莫语莫语,静默不语,切莫乱语,真是人如其名啊,落雪这么想着,温柔恬静的脸上微微绽开一个笑容,在灯光下美得像朵花,让人的心底暖暖的,柔柔的,她未曾想到这个笑却被莫语尽收眼底,在他荒凉的人生中一直绽放着。

  菜上齐后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天,八个人却是不一样的场景。严歌和众人聊天,唯独不理睬落雪,落雪心里很不好受,一整晚情绪淡淡的,不似白天那般活泼了,陈凌风看在眼里,为了热闹气氛,于是提议大家玩击鼓传花的游戏,输了的人必须由相关好友爆出对方的一个秘密。

  大家一致赞同,除了落雪有些担忧,要是轮到她或者严歌,自己要怎么办?看到大家兴致勃勃的,落雪也不好拒绝。于是每个人轮流拿着筷子敲碗,传花者手里拿的是然清的头花,第一回合褚易澜的筷子刚停,头花就到了落雪手中,落雪拿着头花无奈的冲然清笑笑。

  褚易澜道:“我们想知道落雪上大学之前的秘密。”莫语听到这里饶有兴趣的坐起身子看着落雪清丽的脸庞。

  然清无奈的向落雪摇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严歌忽然有些尴尬,众人看着她,空气安静了几秒,严歌不抬头道:“她……她告诉我以前还未搬去庆安市时,在滨江第四幼儿园她喜欢一个弹钢琴的男孩子!”严歌说完后抓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

  众人的嬉笑声中陈凌风却足足愣了好几秒,才缓缓地仿佛透过层层年华看见了当年滨江市第四幼儿园那个全班最美的女孩子,她站在自己的琴前久久不肯离去,非要自己再给她弹一曲不可。

  看着落雪的脸庞,陈凌风从未有过的开心,他拿起手机给母亲秦书发去一条短信:“妈,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说完后关机,和大家一起开心的玩着。

  轮到褚易澜时秦玉润激动的站起来大声说:“我知道他的秘密,他今晚……”话还未说完就被褚易澜冲上去堵住了嘴巴,秦玉润一把推开他,从桌下抽出一束花大声的吼着:“今晚他要向然清表白”

  话音刚落,然清的脸红扑扑的仿佛熟透了的苹果,她瞬间低下头,眼角眉梢都是喜悦与惊讶。

  褚易澜摸摸后脑勺,赶快趁机拿过那束红艳艳的玫瑰花儿羞涩的走到任然清面前嬉皮笑脸的道:“然清,那个……那个……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很善良,很……很……可爱,你做我女朋友吧!”说完后期盼的眼神看着然清,然清的脸更红了,仿若是充了血一般,她不自觉的用双手捧住脸颊。

  “答应他!答应他!”余下的众人都牟足了劲儿的喊着,因为褚易澜对然清的好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从开学到现在为止,都有快小半年时间了,然清只是一直处在“观察”当中,没答应他而已。

  然清彳亍着,她盯着那一大束红的似火的花束许久,显然是没有想到褚易澜会在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她表白,想想褚易澜的好,看着他期待的眼睛,然清慢慢点点头。

  褚易澜激动的一把抱住然清,然清吓坏了,一边拼命推他一边喊:“褚易澜,你是不是有病,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众人则是吵吵闹闹,不停的起哄,

  待褚易澜放开然清时,然清已经羞赫到了极致,她借口去卫生间,匆匆逃离了现场,剩下的人沉浸在喜悦里,还在讨论着褚易澜和然清。

  秦玉润拿起面前果盘里的西瓜,吃了一口对着在场的人说:“你们大家都看看有没有喜欢我们宿舍的其他人的,把他俩带走。”褚易澜说完觉得不对劲,于是加上一句:“咳咳,那个凌风是校草,几乎全校女生喜欢他,但他就是个和尚啊!带走他有些难,那就谁带走莫语吧“

  这话说的让在场的人都倍感尴尬,让人无法接话,听的人理所当然的理解为秦玉润就在说莫语不是校草,没有陈凌风优秀,那么谁带走他岂不是也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秦玉润反应过来了,抬头对莫语道:“额……墨鱼,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哎呀!我说不清了,不说了,反正你也得有个女朋友了,你看你一个人天天独来独往,就是个独行侠。”说完后又吃了一口瓜。

  莫语扶了扶黑框眼睛,瞟了一眼此刻正在发呆的落雪道“不用你操心,我慢慢来,不急”一向惜字如金的莫语说了这么多字,倒让大家很是吃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知你似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