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狮子大开口
九月2020-02-15 15:533,310

  拍卖会场中,一件件拍卖品被抬上来,而后众多白山富豪名流举牌,报出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高价,买下自己中医的奇珍异宝。

  “一百五十年的竹铃花一株,根据我阁调查,目前整个海东省,这株竹铃花,应该是年份最长的了,起拍价三百万!”

  “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

  “六百万!”

  “一千万!”

  价格一路飞涨,最终坐在杨旭身旁的牧云溪,以千万高价,拿下了这株灵草。

  不一会儿,紫叶莲也开始拍卖。

  “二百五十万!”

  “二百七十万!”

  “五百万!”

  举牌过后,牧云溪面带微笑,对身侧的杨旭道:“杨师,过后我吩咐人,将这两株草药打包,和百年野山参一起给您送去。”

  自己要的东西,已经得到手了,杨旭也不打算继续停留,点了点头道:“好。”

  而后他起身就要离开VIP包房,牧云溪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在牧云溪的迎送下,他沿着楼梯来到大厅,行走间突然听到了熟悉人的说话声,而且还在不停的道歉。

  循声望去,他正看到蒋雨馨,背对着这个方向,手里握着半枝花朵,肩膀不断的抖动,看样子是哭了。

  因为听力远超常人,杨旭结合那边人议论的内容,虽然暂时还不清楚事情的全貌,可是能够猜得到,肯定是蒋雨馨闯祸了。

  稍稍犹豫一番,他不理会牧云溪异样的目光,抬脚便走了过去。

  一身运动装,在这样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有些格格不入,不过牧云溪跟在他身后,所以根本没人敢胡言乱语。

  “蒋雨馨,你在做什么?”他出言询问,同时扫了眼被折断的花朵前的拍卖信息牌。

  冰昙。

  九百万。

  宁安平。

  当下他便眉头微皱,虽然不了解蒋家的经济状况,不过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想必是不会好受的。

  “杨……杨旭?”蒋雨馨闻声回头,而后猛然一呆。

  一旁的程媛媛见到杨旭,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堪了起来:“喂,你过来干什么,幸灾乐祸?”

  可是她才刚刚出言讥讽,一下子看到了落后于他半步,艳光四射的牧云溪。

  “杨师,这两个小姑娘,是你的朋友?”牧云溪朱唇轻启,身着黑色旗袍,宛如璀璨的黑珍珠,迈动玉腿款款上前,和杨旭并肩而立。

  她一开口,略显清冷的嗓音,一下子压住了层层议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因为她这种人,天生如此,无论到哪里,都要成为焦点,要被人注视。

  许多女生见她如此璀璨,都下意识的后退,想要躲避心中那股自卑。

  “是牧云溪,牧野集团CEO!”

  “她居然出现了,她前边的男孩是谁?”

  “莫非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大少爷,低调出行?”

  “牧……牧公主……”程媛媛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这就是执掌牧野集团的天之骄女吗,果然是如天上仙子一样的人物。

  而蒋雨馨神色更加复杂,牧家有些地方用得到杨旭,所以才如此拉拢,这是她认定的事实。

  此刻两人站在一起,无疑是印证了她的想法。

  “公主?我可当不起这个称呼。”牧云溪淡淡一笑,气度非凡。

  “我在问你,你在做什么,手里的是怎么回事。”杨旭没有理会她们的闲谈,口中重复问道。

  蒋雨馨的脸,霎时间涨的通红,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闯了弥天大祸,此时此刻,堪称她这辈子最最丢脸的时刻,现在被杨旭给撞个正着。

  “花是你不小心折断的?”杨旭见她不答,不由的皱眉。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在这里……’

  蒋雨馨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杨旭审视的目光,几乎让她无地自容。

  良久,她才抬起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保存最后的尊严,咬着嘴唇有些自暴自弃道:“这朵花一千万,被我不小心弄断了,这里没你的事,你赶紧走吧。”

  就算杨旭认识牧云溪,她觉得也没有用,因为事情是她做的,难道还指望着别人帮着她赔?

  杨旭上下打量着冰昙花,又问道:“之前在牧广酒店,我和你说的话,你转告给你父亲了吧?”

  如果她转告过了,那算他欠她个人情也无妨,今天恰巧碰到,可以帮忙解决掉这个小麻烦。

  蒋雨馨闻言,不想多生事端,轻轻咬着嘴唇撒谎道:“我……我已经告诉我爸爸了……”

  事实上那天她离开牧广酒店,就直接回了家,独自不高兴了好几天,和家里人也没交流,更重要的是她也没把杨旭说的话当回事,所以都快吧这个忘了。

  如今她惹祸当前,实在不想过多面对杨旭,只想让他赶紧走掉。

  “原来如此。”杨旭说着,顺势从她手中抽出那半枝冰昙,“这花的主人是谁?”

  宁安平和牧云溪是大学同学,而且更是牧云溪的第一号追求者,当年在大学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是他辛苦追逐,牧云溪却从来不拿正眼看他,所以今日一见杨旭和牧云溪,一前一后从楼上下,他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至于一朵冰昙花,一千万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

  不过看样子,这个穷学生模样的小子,跟这两个小姑娘是认识的。

  当下他便冷笑道:“花是孙教室研究培育出来,今天被我拍卖下的,你要怎么样?”

  孙教授气喘如牛,浑身都在颤抖,死死的瞪着杨旭,根本不用介绍也知道他是哪个了。

  在蒋雨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杨旭嗅了嗅冰昙道:“你的损失,我赔给你,让这个两个小姑娘走吧。”

  什……什么?

  蒋雨馨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呆滞了一瞬间后,稍稍有些激动道:“杨旭,你别说胡话了,这株花九百万,你没看到吗,你拿什么赔!”

  “九百万,那只是它表面的价格而已,孙教授三年心血,培育出独一无二的花,哪是九百万就能买来的!”宁安平冷笑连连,言语间已经在打铺垫了。

  杨旭没有理会宁安平,转头对牧云溪吩咐道:“安排两个人,帮我把这两个女孩送出去。”

  牧云溪当即点头。

  可是蒋雨馨似乎并不愿意走,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道:“杨旭,你疯了吧,我自己犯的错,不用你来赔偿,再说你能拿得出那些钱吗?!”

  “你帮我转告了句话,算个人情,这次还给你,改日我会亲自上蒋家取东西的。”杨旭瞥了她一眼,言罢一挥手,而牧云溪极为识趣的主动上前,带领两人离开。

  她亲自过来,两个女孩不敢挣扎,一步三回头的蒋雨馨,嘴唇都要咬出了血,美目中满是复杂之色。

  “小子,现在人走了,你打算怎么赔我的冰昙花?”宁安平目光阴冷,上下打量他道。

  他想不通,这么个各方面,都被他吊起来打的穷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和牧云溪并肩而行,从楼上的VIP贵宾包房中下来。

  更重要的是,牧云溪,出来的时候,面颊微红,似乎是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光深入想一想此处,他就嫉妒的要发狂,恨不得把杨旭切成二十八段。

  正好,一株冰昙花,还给了他机会。

  人走了,杨旭也就没了顾忌,转动半枝冰昙花,沉默良久才道:“一株花而已,算得了什么?”

  “冰昙算什么?”此言一下子激怒了孙教授,他冷哼一声道:“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宁安平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满眼讥讽道:“这株冰昙,我花了九百万买来,我看你这一身衣服,加起来也就两百块,你知道九百万意味着什么吗?”

  “更何况我刚才说过了,冰昙花全世界独一无二,仅此一株,现在它起码价值五千万,拿五千万过来,我就放过你!”

  这就是赤果果的狮子大开口了。

  买来株花,不到半天的功夫,价格翻了五倍还多,就是世界首富,也没有这样赚钱的,摆明了为难杨旭。

  不过这时候,不可能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

  “五千万?就算我给你一个亿,它也不能重新开放了。”杨旭淡淡说道,“更何况别说五千万,九百万我也没有。”

  议论声哗的一下起来了。

  “他不是牧家公主的朋友吗,连九百万都拿不出?”

  “没钱也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看来牧云溪眼光也不怎么样。”

  “如果不是被牧云溪带进来,他这样的人,根本进不来酒会吧。”

  宁安平听的阵阵议论声,非常满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冷冷笑着,干脆道:“没钱?你说没钱就没钱吗,那就等着打官司吧,五千万,足够你坐牢坐到死了。”

  说罢,他又阴阳怪气道:“当然,如果你当着云溪的面,跪下来求我,并且保证永远滚出白山,永远不再缠着她,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要不然……嘿嘿,我保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杨旭眼中闪过冰冷杀意,一丝力量已然凝聚了起来……

  仙王一怒,伏尸百万!

  下一秒,他便要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王重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王重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