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灵芒绚烂
九月2020-02-15 15:533,112

  这个提议,可以说正中杨旭下怀,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不到片刻,在牧云溪的联系下,人就到了。

  “杨师,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省城的钱建德钱总,咱们海东省最大的古玩市场,就是钱总的产业。”牧云溪介绍之后,又说道,“这次拍卖的张真人经书以及您看中的玉石,也都是钱总的收藏品。”

  省城、姓钱,前段时间那对元青花的玉壶春瓶,就是他拍下收藏走的。

  钱建德身量不高,而且有些虚胖,挺着个啤酒肚,说话却非常圆滑:“杨师?难道是白山的鉴宝行业新贵,真是英雄出少年,幸会幸会。”

  杨旭眼底神芒闪烁,在第一时间,就要确定钱建德是不是修行界之人。

  不出预料的,此人不仅毫无修行资质,而且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只不过他能弄到张真人经书、灵石这等稀罕物品,也算是个有本事的古董商。

  “钱总有所不知,这位杨先生的确是鉴宝新贵。”韩叔满脸冷意,阴阳怪气道,“在他的品鉴下,这里的所有拍卖品,都没有您这块普通玉石值钱。”

  跟随钱建德来的是个女子,三十岁左右,身材丰腴,脸上戴着眼镜,显的知性秀雅,闻言微微一愣,轻笑道:“我们古玩行业,还是非常欢迎杨先生这样人的,如果您下次想买什么物件,可一定要找我。”

  这是摆明着讽刺杨旭有眼无珠,进入古玩市场,肯定要被当成冤大头来宰。

  “认识一下,我是钱先生的收藏顾问,彭慧。”知性女人伸出手,似乎刚才完全是在开玩笑,不过眼底却闪过轻蔑之色。

  什么收藏顾问,应该说是钱建德的情妇更为恰当。

  这样的女人,杨旭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无视掉了。

  彭慧的手一下子僵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怒意。

  正在此时,牧云溪嫣然一笑,如满室花开,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道:“钱总,这块玉石可是您的,不如您来说说,它到底有什么来历,如何?”

  “不错,钱总您的东西,您自己来评断评断价值,这块玉石和张真人的手书经文,有没有可比性!”韩叔冷冷的附和道,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杨旭下不来台的局面。

  钱建德沉吟的摸着下巴,杨旭这样吹嘘他的东西,他当然是高兴的,不过在场的韩叔彭慧都是专家,也只能无奈道:“希望能借小兄弟吉言吧,不过这块玉石到底有什么不凡之处,我也不知道。”

  此言一出,牧云溪更加奇怪了,忍不住美目瞟向杨旭。

  韩叔也是皱眉,有点怀疑钱建德在说谎。

  唯有彭慧,似乎知道玉石来历,面色带着讥讽的笑。

  “韩师傅别这样看我,我说的是真的。”钱建德一摊手,“大概七八年前,有三个倒斗的高手找到我,说刚挖了大墓,向我出手了一批出土的冥器,其中就有这玉石。”

  “他们说,倒斗过程中,无意间毁了墓中的金灯,金灯碎裂之后,里面就露出了这玉石。”

  “我这次来拍卖此物,就是想有识之士知晓其价值,也能让钱某我涨涨见识。”

  听闻此言,韩叔皱着眉打量防弹玻璃罩中的玉石道:“从玉石表面上的镀金来看,我看应该是明朝的古墓吧?”

  彭慧当即双眸一亮,含笑道:“韩师傅慧眼如炬,说的分毫不差,正是明朝的古墓。”

  “呵呵,些许末微本领而已。”韩叔摸了摸下巴上稀疏的胡须,乐呵呵的一派高人景象,只是眼眸中,讥笑一闪而过,“杨小兄弟,怎么样,现在你心服口服吗?”

  从镀金分辨?明朝古墓?

  杨旭不禁摇头失笑:“简直是一派胡言。”

  韩叔眼神一冷,哼道:“不见棺材不落泪,钱总本人当面,你还想胡搅蛮缠不成?”

  “杨师傅的确适合做古玩。”彭慧眼带鄙夷,又开始了讥讽,“钱总收购这块玉石之时,虽然我还没有成为他的顾问,不过此次拍卖之前,我亲自帮钱总长眼,从镀金手法判断,可以断定,那就是明代永乐年间的古墓,钱总本人都认同了。”

  二人一唱一和,仿佛此事真相就是如此一般,而杨旭只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就连牧云溪都有些动摇了,轻声道:“杨师,您是当世奇人,何必拘泥于如此小节?”

  唯有钱建德,眼眸中精芒闪烁,没有理会韩、彭二人的言乱,反而有些激动的跨前一步道:“杨师傅,根据您断定,此物出自何时的古墓?”

  杨旭哪里懂什么鉴宝,不过他知道常识,古华夏修行界的常识。

  “必定是北宋前的古墓。”他淡淡说道。

  昔年张三丰以武入道,机缘巧合进入修行界,可以说他就是古华夏最后一个修士了,而且还不是走的正统的修行路线。

  所以说元明时期,修士早就在华夏大地消失很久了,这件事他从张三丰口中确认过。

  而古墓中塑造金灯来藏匿灵石,显然知道灵石价值匪浅,那应该是在修士还未绝迹的时代,至少绝迹的时间不长,灵石的价值还没有完全失传。

  那就只能是北宋以前。

  这只是根据常识推到出的必然结果而已。

  “呵呵,钱总亲口确认,还能有假?!”彭慧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可钱建德却一呆,而后转头对彭慧骂道:“你给我闭嘴,没用的东西,让你鉴定点东西,结果错了十万八千里,要不是看你还算有点姿色,老子早让你滚蛋了。”

  言罢,他忙到杨旭跟前道:“杨师傅,您……您怎么知道这是北宋前的东西,莫非您认识?”

  说着,他招呼旁边的安保人员,把防弹玻璃罩取了下来。

  彭慧一下子惊呆了,她虽然是女人,也和钱建德滚过床单不假,可真才实学是有的,鉴定古玩少有失手,可现在看样子是……是钱建德当时对她撒谎了?

  “我不仅知道这东西是北宋之前古墓出土的,还知道当时出土的,应该不仅一块这样的玉石才对。”杨旭见他如此激动,心中有点奇怪,难道这姓钱的是修士后代,也认识灵石?

  钱建德闻此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杨师傅料事如神,说的一点不错,当时那盗墓贼,共出售给我百余块这种玉石,我寻访多年,您是第一个准确说出来历,并且点出不止一块的人!”

  言罢,他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那古墓是一座唐代古墓,当中有许多唐朝的器物为证,只是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金灯藏玉石,到底有什么寓意,所以才迟迟没有出手,将玉石一直保留了下来。”

  两人越聊越热络,看样子绝对不是作假,韩叔便有点淡定不了了:“钱总,您……您没搞错吧?”

  钱建德横了他一眼,压根懒得理会了,反而沉吟道:“这宝物在我手中,也是明珠蒙尘,倘若杨师傅愿意告知金灯藏玉石到底有什么名堂,我便将这百块玉石,赠予杨师傅如何?”

  “没名堂。”杨旭忽然轻笑一声,“那墓主和我一样,知道这玉石的真正作用,所以用金灯掩饰,藏匿起来而已。”

  “那这玉石到底有何作用?又为何引得那墓主重视?”钱建德急忙忙追问道,那样子就好似见到绝世大美人的精壮男人。

  “钱总说的对,杨先生空口白牙,就算说对了玉石的来历,可也没解释清楚,为什么它比张真人的手书经文还要有价值!”韩叔沉着脸,做最后的抵抗,今日在牧云溪面前,他要是走了眼,那影响可太大了。

  “生的一张利嘴而已,没有真凭实据,我也没法信服。”彭慧因杨旭被骂的那么难听,不敢记恨钱建德,自然把账算在杨旭头上。

  就连牧云溪,都眼中异彩连连,希望杨旭能一吐事件隐秘。

  杨旭思索过后,便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宝玉真容。”

  言罢,他五指一张,凭空将那玉石摄入掌中,而后五指合拢微微一震,手掌再张开时,玉石已经完全剥离了镀金,露出了凹凸不平的表面。

  单单这隔空取物的手法,就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看好了。”杨旭手掌拖着灵石,心之神藏轻震,体内的生命精华开始翻腾,以此引动灵玉中的生命精华。

  刹那间,异象起。

  五色霞光从灵玉中绽放,好像一轮日晕,空中都流淌着祥和怡人的气息。

  光华愈发炽烈,将整块灵玉都包裹了进去,玄奇莫测,然而更加惊人的是,这团光,竟然漂浮了起来,从杨旭的手掌升起有三寸高。

  安保室内鸦雀无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王重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王重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