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昏庸朝歌
公子珂2020-03-01 22:453,172

  辰国,位于星海大陆最南方,有着“光曜”的称号,日出东方,光曜辰国,归于西之时,仿若落于其中。

  “光曜”本就是一种荣耀的象征,得此称号的国家寓意国力,政治,经济最强。然,辰国三二七年,皇室内部发生兵变,为臣子的北冥家族起兵造反,时长两年。从此,南宫家的辉煌时代结束了。辰国三二九年北冥锋登基,把国号“古胤”改为“古元”。然而好景不长,北冥锋上位的五年后身体愈下,但后宫只有一位年幼的公主和一位天生痴傻的皇子。一时之间,皇位世袭后继无人。也有人说,这是北冥家族大逆不道,背叛南宫家族的报应。

  北冥锋死后没多久,在各国虎视眈眈下,北冥家不知怎么回事,竟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皇子,就这样,辰国三三四年,年仅十四岁的北冥朝歌登基为帝。

  关于北冥朝歌的身份外界有很多的传言,有的说他是在当年叛乱被北冥家无意间弄丢的;有的说他是天生不祥,出生时被丢弃;更有甚者说他是女的……总之,众多说法纭纭,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是让人们大吃一惊的是,北冥朝歌完全没有像他的父亲一样心怀大志,而是上位后不学无术,昏庸无能。辰国第一大国的态势一句向下,再不复当年辉煌。无奈他有强大的母族萧家支持。这时,辰国出现了一位摄政王,据说他绝代无双,风华独姿,只用三年时间,力挽狂澜,让辰国重新坐稳“光曜”之称。人们都称这位摄政王为“神”。

  辰国位处最南方,夏季本就炎热无比。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上,众大臣身着厚重的官服,手持玉笏站了一上午,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头也在不停地流下汗滴。

  有大臣上前道:“皇上,近日南阳县多发洪涝,臣建议立马派人修渠建坝。也请户部拨发赈灾款。”

  户部大人李端冒不然被提到,不悦的瞥了一眼说话的人,那人就是工部尚书王瑞瑞:哼,这个老匹夫,现在人人都知道南阳县洪涝现象导致百亩良田受损,是因为朝廷的不及时发现问题。现在他工部想戴罪立功,还用自己当垫脚石,好算盘啊。

  王瑞瑞的谏言久久没有得到回复,大臣们悄悄抬起头望向龙座上的人。只见龙椅两侧是用器皿装的冰块儿,旁边的宫女执扇轻摇,好一个解暑消热的法子。

  龙椅上的人并没有穿皇帝正规的朝服,而是一袭大红衣裳,衣服下方绣有银色镂空鸢尾花,穿在男人身上并不显俗气,反而妖魅异常。大臣愣住了,他们一直都知道皇上俊美,却也是很少见他这么邪魅的样子。微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轻颤,娥眉间上一朵鸢尾花极显风情。

  王瑞瑞一直没有等到回应,抬起头一看有些惊艳,但转而怒不可遏,合着他们站了一上午,主座上的人竟然睡着了。

  “皇上?”王瑞瑞语气有些生冷的又叫了一遍。

  “皇上,皇上,醒醒啊!”旁边执扇的小宫女轻唤。

  被叫醒的北冥朝歌眼神还有些松怔,孰不知他这迷离的样子让下面不少人咽口水:妖孽啊!

  看向下面,王瑞瑞一脸的怒容,北冥朝歌这才想起来早朝还没下,斜躺的身子微微正起,讪讪道:“朕昨日批阅奏折有些晚了,今日精神有些欠佳。”

  众大臣无语,这谎话撒的脸不红,心不跳。谁不知道辰国皇帝年仅十八,昏庸无能,夜夜笙歌。

  “还请皇上保重龙体,少批阅些奏折,当心纵欲过度。”说话的正是萧丞相,也是北冥朝歌的亲外公,这话让人听起来总觉的后几个字有些咬牙切齿。

  北冥朝歌虽不好意思,却也左耳进右耳出。一双桃花眼扫视了一圈,也没见着想见的人。

  “无殇呢?”

  众人一愣,但立马就反映过来了,摄政王殿下姓秦名熙,无殇是他的字 。

  一旁的太监范进道:“回皇上的话,摄政王殿下今日抱恙了。”

  北冥朝歌撇撇嘴,秦无殇都不在了,她还留下做什么。看了一眼满脸怒容的王瑞瑞,觉的颇为无趣:“退朝吧!”起身潇洒的离开了。

  众大臣叹气,这摄政王不上朝,他们也上的没有意义。

  王瑞瑞还待在原地,李端乐呵呵的上前:“王大人还不走呢?等着皇上采纳你的意见啊。”

  王瑞瑞瞪了他一眼,气冲冲的走了。

  萧丞相吧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一叹,若歌儿再这样下去,辰国迟早得亡国。

  御花园内。

  “喂,你听说没,摄政王殿下又没来上朝。”

  “是吗?摊上咱们得皇上,是个人也不想上朝。”

  “哈哈,你说辰国在陛下手中,会变成什么样啊?”

  孰不知在她们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抹大红身影渐渐逼近。

  “皇上,奴才这就去处置了这两个不长眼的宫女。”

  “嘘—,听下去。”

  两个小宫女还在继续:“我和你说个秘密,据说咱们的皇上是个……”

  “什么啊?”

  小宫女见她还不理解,跺跺脚,又看看四周,才道:“不正常,就是喜欢男人。”

  另一个惊恐的瞪大眼睛:“不是吧,你怎么知道?”

  “皇上和摄政王的那些风言风语,你没听说啊?”

  听这几个宫女越来越放肆的话,范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人。

  北冥朝歌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指,嘴角始终噙着一抹邪肆的笑。听到后面,北冥朝歌没了兴趣,抬步走了,范进赶紧跟上。

  “皇上,奴才处置了她们。”

  “不用,她们说的又没错。”

  “啊?”

  紧接着,又传来云淡风轻的声音:“去查查,她们最近见了什么人。”

  北冥朝歌是笑着说的,可仔细一看,那双桃花眼里寒冰一片,她可不认为俩个小小的宫女有这么大的胆子。

  回到御书房,盯着一垒的奏折。北冥朝歌痛苦的揉揉眉心,恨不得仰天长叹。

  “皇上,萧丞相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外公?”北冥朝歌瞥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说?”有个外公,谢谢奏折不成问题。

  范进嘴角一抽,不是您刚刚说不让任何人打扰的吗?陪笑道:“奴才这就请进来。”

  片刻,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北冥朝歌过去将人扶起来:“外公,不是说没人的时候不用行礼的吗?”

  来人两鬓斑白,一样饱经风霜的脸,深深地皱纹全是岁月的痕迹,一双深陷的眼睛深邃有神,他就是北冥朝歌的外公,辰国位高权重的丞相。

  “皇上,礼不可废,我辰国以礼治国,若是臣没有以身作则,让天下如何看待辰国……”

  北冥朝歌翻了个白眼,阻止了他的那一套。看他还是一身官服,应该是下了朝直接过来的,开口问道:“外公今日来所为何事?”

  “皇上,臣有要事禀报。”

  北冥朝歌一听,就觉大事不妙,果不其然,下一秒,萧桦就开始了长篇大论。

  “皇上,近日南阳县洪涝灾害严重,百姓颗粒无收,臣恳请皇上开仓放粮。”

  北冥朝歌打了个哈欠,表现出一副颇有耐心的神情。

  “皇上,最近周国蠢蠢欲动,在我边疆屡屡挑衅。”

  “什么时辰了?”北冥朝歌小声问。

  范进立马上前:“未时了。”

  “你叫人传膳吧。”

  萧桦一抬头就看见俩人交头接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皇上!”

  “诶,外公,时候不早了,朕已经传膳了,我们不说边吃边聊。”发现萧桦真的有些生气了,北冥朝歌一摊手:“哎呀,外公,不是朕不听,是朕听了也没用啊。你想救南阳县,朕也想救,可银子在户部,你找李端啊。周国狼子野心,你可以找镇国将军啊,若是他们解决不了,你可以找摄政王啊。”

  一番话让萧桦哑口无言,动动唇,刚要开口又被截了过去。

  “朕知道你不喜欢秦无殇,没关系啊,你有什么话朕可以代为转达啊!”

  看自家外孙一提起摄政王的时候神采奕奕的模样,顿时脸色铁青,心里怪自己今天就不应该来。

  “外公,时候不早了,朕真的肚子饿了。”末尾带了些撒娇。

  萧桦恨铁不成钢看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北冥朝歌讪讪膜摸了摸鼻子,她好像又把外公弄生气了。

  北冥朝歌向来不会苛待自己。范进看着那满满的一桌子菜,暗自咽咽口水。

  北冥朝歌斜睨了他一眼:“怎么,想吃啊?”

  范进吓得立马低下头:“奴才万万不敢啊。”

  北冥朝歌嗤笑一声:“行了,别装了,又不是第一次了,叫上门外的宫女一起吧。”

  “奴才遵旨。”范进笑的脸都皱成一朵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