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乞巧游园
公子珂2020-03-01 22:582,853

  “无殇——”

  秦熙走在宫道上,听到后方的呼唤,俊逸的眉心一皱,不予理会。

  “公主,等等奴婢,公主,等一下!”

  “啪!”

  后方的人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怒吼:“不要跟着本宫!”

  许多宫人们看见了都装没看见,只是心底的鄙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只见一个穿的有些邋遢的女人跑过去拦在秦熙的前面,周遭的人不忍直视,得,这傻公主又出来发疯了。

  北冥兮颜拉住男人的袖子,撒娇道:“无殇——”

  话一出口,男人冰冷的眼神直直的朝她射去,北冥兮颜打了个寒噤,立马改口:“摄……摄政王殿下。”

  “公主有什么事吗?”

  “本……本宫听说后日就是游园会了,你,你,你会来吗?”

  秦熙身后的冥七无语,他家殿下向来不喜那种场合,怎么可能会去?就算他家殿下去,这傻公主也去不了吧!

  “臣事物繁忙,恐不能赴宴了。若公主没有其他事了,臣便回府了。”

  痴痴的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小宫女小声道:“公主,该走了,皇上不让我们出来,要是她知道。”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把推倒:“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她北冥朝歌又算个什么东西,敢管我,哈哈哈!”

  下了朝的官员们路过都摇摇头,这个皇族的傻公主,果然又发疯了。

  消息很快就传到御书房,北冥朝歌往后一靠,慵懒道:“谁放她出来的?”

  “皇上,奴才听说,兮颜公主以死相逼,宫人们不得不放她出来。”

  邪魅的桃花眼陡然一厉,冷嗤道:“以死相逼?把看管她的宫人们全部杖毙,朕倒要看看,以后谁敢放她出来。”

  “另外,去内务府找一根粗点的铁链,钥匙你亲自保管。”

  “是,奴才遵旨。”范进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这位皇上平日对谁都不错,可不止怎的,一到自己的皇妹兮颜公主的问题上就变的狠厉无情。

  这一年一度的乞巧游园会可谓是隆重万分,各家公子小姐都可不受拘束,互诉衷肠,聊表心意。

  “皇上,还过去吗?”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红红绿绿,燕环肥瘦,北冥朝歌头疼无比,老远就闻见一股脂粉味。她这辈子最讨厌和女人打交道。

  “你干什么的?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

  正当头疼之际,一道飞扬跋扈的声音传来,北冥朝歌回过头,那人一袭红衣,肌肤胜雪,双目有神,但眉眼处尽显凌厉之色,一副嚣张至极的样子。

  “你聋了吗?还不快回答我?”

  “大胆,你可知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北冥朝歌抬手阻止了范进接下来要说的话,转而对女子道:“在下不知何处惹了姑娘,使得姑娘这样生气?”

  那女子更显嚣张:“这可是游园会,像我们这些人将来一定都是锦绣前程,你就不要妄想了。本小姐最讨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

  “哦?姑娘这话从何说去?”

  “家父说了,像本小姐这样的,将来是一定要入宫为妃的。”

  北冥朝歌笑道:“也是,姑娘如此国色天香。”

  女子一听,得意道:“所以,本小姐劝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免得失了面子。”

  其实也不怪这女子没认出北冥朝歌的身份,因为北冥朝歌他们此处所处的是一个阴暗的角落,身边只有一个太监,让人以为只是普通的公子侍卫。

  “既然这样,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转身带着范进走了。

  “皇上就这样放过那无礼的女人了?”

  北冥朝歌漫不经心道:“她是谁啊?”

  “回皇上的话,那应该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小姐任婧琪。”

  任婧琪?好名字,可是让人给糟蹋了。不过,那个女人穿的那身红衣让她有些不爽。

  “皇上,不去主持游园会了?”

  “你看不出来吗?表面是他们相姻缘,实则是为朕选秀。你一会儿过去负责吧,朕要回御书房了。”

  一个时辰后,摄政王府。

  “嘶——”

  北冥朝歌揉了揉摔痛的屁股,一阵恼怒,早知道还不如钻狗洞呢。

  “什么人?”

  一瞬间,整个摄政王府灯火通明,北冥朝歌无语的看着叉在自己面前的冷兵器。

  “将这刺客抓起来!”

  御花园中仍然是欢声笑语,灯火通明。范进标准的公鸭嗓站在当地:“皇上特命咱家过来给各位公子小姐传话,皇上公务繁忙,就不过来打扰大家的性质了。”

  不少千金小姐皱眉,主角不来,她们来的有什么意思?

  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一袭素白衣服的女子静静地望着御书房的方向,姣好的面容上泛着一股哀伤之色,带动着身边的花草树木仿佛都被染上忧郁之色。

  “小姐,我们回去吧。”身边的小丫鬟道。

  不见女子回答,小丫鬟又喊了一声。

  闻言,女子才出现了一丝表情,她淡淡的问:“你说,他真的不会来了吗?”

  看自家小姐眼中希冀的目光,小丫鬟有些难受,犹豫道:“皇上是太忙了,他不是故意不来的。”

  “算了,小桃,我们走吧!”白衣女子将手里的一条丝带收回袖子,一双秋水剪瞳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啊——无殇,你在虐待朕。”整个摄政王府都在想着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长情阁的主人正在看书,抬头看见一红衣公子被人押进来。

  “怎么回事?”

  “殿下,此人鬼鬼祟祟,属下们便将他抓了起来。”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待长情阁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北冥朝歌揉揉酸痛的手腕:“你府里的侍卫果真不同凡响。”

  “皇上今日又用什么方法进入臣的府邸?”

  “翻墙啊,朕今日穿的可不是什么夜行衣,像上次那样进来弄坏衣服怎么办?”

  “此时应是皇上在参加游园会吧。怎的跑到臣这儿了?耽误皇上选秀臣就罪过了。”

  北冥朝歌不满:“你也知道是选秀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朕心里……”

  “什么?”

  北冥朝歌后几个字声音特别小,秦熙没听清楚。

  “哦,没什么?”

  “那皇上就是又来讨酒的?桑落一共就两坛,上次可都见底了。”

  “哎呀,今日不是来找你讨酒的,而是……”

  半个时辰后,街上出现了一对俊俏公子,惹的整个街上的小姐频频回头,暗送秋波。

  这两个人正是北冥朝歌和秦熙,北冥朝歌面容出众,又是一袭红衣,嘴角始终噙着玩世不恭的笑,让整条街上的女子都脸红心跳,纷纷将手里的绣包塞给她。辰国有习俗,百姓在七夕这天,女子可将自己亲手做的绣包送给心仪的男子以表心意。北冥朝歌收到手软,相反,秦熙那边就想对冷清了,不是因为他不如北冥朝歌,而是女子们都被他冷冰冰的面具和浑身的气质吓退了。也有不少大胆子的想将绣包塞给他,秦熙面具下一个冰冷的眼神飞过去就打退了她们的主意。

  “无殇,你怎么这么绝情,好生伤姑娘们的心。”北冥朝歌一脸笑嘻嘻的凑过去。

  “臣不似皇上那般滥情。”

  “切,朕这叫风流。”

  “原来皇上今晚就是叫臣来逛街的。”

  “非也,我们是男人,朕自然要让你一起体会一下做男人的感觉。”北冥朝歌笑的一脸神秘莫测。

  一处荒冷凄清的院落里,一个黑衣人背对着站在那,似乎在等着什么。果不其然,一阵阴风吹过,随之出现了一道身影,那道身影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风,只留下一双眼睛。

  站着的黑衣人见他来了,立马单膝跪下:“主上,秦熙出府了。”

  另道较为苍老的声音传来:“消息可靠?”

  “千真万确!”

  “很好,带人去吧,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