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探王府
公子珂2020-03-01 22:532,887

  今晚的夜空没有繁星,只有几颗孤单的星星唉在努力的发光,零星的分布着,整个夜空如一墨盘,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使不明亮的夜空更添迷蒙。

  北冥朝歌望着高高的墙,哀叹自己没有轻功,回想刚刚在皇宫承乾殿里。

  “皇上,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敢。”

  “皇上,饶了奴婢吧,奴婢万万不敢啊!”

  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北冥朝歌秀气的眉头轻皱,无奈道:“朕就是有事出去一下,你就在朕的床上躺一会儿有这么难吗?”

  “您饶了奴婢吧,要是让太后娘娘知道了,奴婢们小命不保啊。”一个小宫女跪在地上哭腔道。

  “太后不在宫里啊!”

  “万一太后娘娘回来,奴婢们是都要被杖毙的。”

  北冥朝歌深吸一口气,看向另一个宫女:“那你呢?”

  另一个宫女也摇摇头,不过,她的胆子稍稍大些,问道:“皇上,您如果有事情出去的话,奴婢虽不敢上龙床,倒是可以帮皇上守着不让别人进来。”

  北冥朝歌挑眉,看向她,倒是个机灵的:“新来的宫女?叫什么啊?”

  “奴婢柒玥!”

  北冥朝歌点点头,临走时又嘱咐了一句:“不要让范进知道。”

  柒玥连忙应下,皇上难道不相信范公公?其实她想多了,北冥朝歌怕范进知道了会又是一顿念叨。

  ……

  “站住!干什么的?”

  北冥朝歌刚走到门口,两个侍卫就冲她一顿吼。

  “那个……如果我说我是皇上,你们信吗?”北冥朝歌咬咬唇,试探道。

  两个侍卫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皇上?你莫不是在搞笑?还不快走,滥闯摄政乇府,格杀勿论!”

  北冥朝歌气的用手指指着他,看着两张不容商量的面孔,最后收回手,咬牙切齿的说一句:“行啊,摄政王王府的侍卫果真恪尽职守。”

  绕到后墙,瞧着左右没什么人,

  轻车孰路的的扒开草丛,一个狗洞出现在眼前。

  摄政王府,长情阁。

  云雾缭绕,水汽弥漫,浴桶里有一个男人,他随意伸手拨弄长发,霎时水珠飞溅。白皙的皮肤,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浴桶边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调皮的小水珠顺着他的人鱼线滑下。目光上移,可惜的是此人脸上带着半张面具,只露出呈现优美弧度的下巴和一张殷红性感的薄唇。

  北冥朝歌怎么也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如此美景,忍不住咽咽口水。

  “谁?”

  桶里的人一声冷哼,随手弹出一滴水珠,穿过窗户直直地向北冥朝歌的面门射去,同一时间,里面的人从浴桶里站起来,伸手拿下搭在屏风上的衣服。

  “啊——”

  一声惊呼,水珠和北冥朝歌擦脸而过,削掉了半缕头发,有惊无险。

  知道自己暴露了,北冥朝歌讪笑一声走进去,秦熙也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皇上?”

  见来人是他,秦熙有些吃惊却也不意外。

  “主子,您没事吧?”一群侍卫冲进来。

  “无碍!”秦熙摆摆手,让他们下去了。

  北冥朝歌道:“无殇,你身体好些了吗?”

  “皇上严重了,不过是天气变换偶感风寒,有劳皇上挂心了。”

  “哎呀,不挂心怎么办?你这几日不上朝,朕对你甚是想念。”北冥朝歌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

  秦熙移动半步,淡淡道:“多谢皇上挂念。”

  北冥朝歌又上前一步,得寸进尺的拉住男人的衣袖,小声嘟囔:“你最近有没有想朕啊?”他身上有股特别好闻的味道。

  秦熙看向她,一双漂亮勾人的桃花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竟有些移不开目光。

  秦熙不动声色的拂开她的手:“皇上日理万机,作为臣子,自然是挂念皇上。”

  听着他标准的官话,北冥朝歌不满的撇撇嘴:“你家的门真不好进。”

  “皇上不还是进来了吗。”

  秦熙忍不住为她拂去头上的杂草:“不过,皇上进来的方式可真别致。”

  听出他语气的调侃之意,嘟嘟嘴:“你明日上朝吗?”

  “臣的身体已经痊愈,明日可照常上朝。”

  北冥朝歌舒了一口气:“那就好!你都不知道,这几日那几个老家伙快烦死朕了。”

  自顾自的为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笑吟吟道:“朕前些日子就听闻你偶获几坛西域丹国的特产桑落酒,据说这桑落酒香气扑鼻,一闻便是馨香万国,入口如饮甘露,余韵无穷。”北冥朝歌咂咂嘴:“当真让人欲罢不能啊!”

  “皇上倒是消息灵通。也罢,冥七,上酒!”

  “是!”

  半个时辰后,北冥朝歌打了个酒嗝:“果真是熟悉的味道。”

  这话一出,冥七抬头看了她一眼,就又低下了头。眼里闪过莫名的神色。

  北冥朝歌单手支头,看向主座上的人眼神迷离,秦熙一身雪白袍服,一尘不染。认真的处理公文。北冥朝歌痴了,她见过的男人形色各异,不上千也上百,可无一人能比得上他的一丝风姿。

  被她如此明目的眼神盯得秦熙有些不适:“皇上,臣派人送你回宫吧!”

  “回宫?”北冥朝歌歪着头:“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您的家。”

  “家?”

  北冥朝歌念叨着,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她从来都没家。

  秦熙看向她,竟看不懂那是何意,那笑声里包含了太多太多……

  次日,北冥朝歌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低头闻了一下,嫌弃的皱眉,只怕是昨夜秦无殇派人偷偷送她回来的。

  “皇上醒了?奴婢这就去准备朝服。”

  “不用了。”北冥朝歌摆摆手:“今日无殇会去,朕去也没什么用。”

  “这……皇上,现在摄政王殿下已经是独揽大权。您要是再不去上朝,岂不是……”

  “停!他独揽大权也是朕同意的,朕还没说什么,你急甚?”

  柒玥立马跪下:“是是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领罪。”

  “行了。朕没怪你。”似笑非笑道:“何况,朕去不去意义不都一样吗!”

  “备水吧,朕要沐浴!”

  和北冥朝歌在朝堂上的气氛完全不同,这次显得庄重威严。朝臣们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炎热的天气都抵不住他们内心的颤抖。

  “近日本王身体不适,耽误了早朝,许多事情未来得及处理,造就了国事的延误。本王为此负责,但是……”

  随着秦熙话风一转,所有人的心也跟着悬起来。

  只见他继续道:“但是也有人怠惰因循,目无尊卑。”

  一番话让人犹如身处冰窖,一名大臣有些不服气:“摄政王殿下,您此话有误啊,虽说殿下不在,但老臣们都在向皇上谏言,只不过是皇上不思进取罢了。”

  “放肆!”

  秦熙一声大呵,大臣们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这寒太傅与摄政王素来不睦,今日莫不是不想要命了?

  “寒太傅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皇上终究是皇上,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傅莫要以下犯上。”

  前朝是一番严厉的批评,后方的北冥朝歌正泡着澡,水雾弥漫,朦胧的水汽中透出些许冰肌玉骨,眉间的鸢尾花栩栩如生。北冥朝歌舒服的眯着眼,不经意间就想起了昨日的偷窥,不是她说,秦无殇的身材是真的不错啊!

  “皇上,再有三日乞巧节就到就,宫里必定十分热闹。”屏风外的柒玥小心翼翼道。

  乞巧?闭着的眼睛唰的睁开,慢悠悠问了一句:“然后呢?”

  “据说宫里会举办游园会。”

  哦,她倒是忘了,辰国一到乞巧节都会举办游园会,届时整个京城各大官员的贵女和公子都会到宫里赴宴,说是游园,倒不如说是相亲。

  “范进去内务府忙游园会的事情了?”

  “是的,一早就过去了。”

  “朕知道了,你把衣服放下,退出去吧!”

  “不用奴婢伺候您更衣吗?”

  “不必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