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玉佩丢失
公子珂2020-03-01 23:383,268

  “小桃,你确定吗?这样真的行吗?我怎么觉的不太可能呢?”

  “哎呀,我的小姐啊,我们今天好不容易和将军说好,您也只能在御花园,御书房我们又不能进入,这里已经很好了呢,没准皇上一会儿出来就会经过御花园的。”

  那好吧,想着今天早上,任沐琪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那是她第一次撒谎。任穆正要上朝离开,任沐琪过去厚着脸皮道:“父亲,女儿那日将母亲唯一留给女儿的钗子落在了御花园,女儿夜不能寐,想着今日进宫能去寻找。”

  任穆一向不喜这个庶出的女儿,但想到她那已逝的母亲。又一想到御花园属于后宫之地,他如果自己去的话的确有些不合适便答应了。

  “小桃,你快看我妆花了没?”

  “没有啊!”

  “头发乱了没?”

  “也没乱。”

  “哎呀,赶快找啊。”

  “找什么啊?”

  “笨蛋,当然是钗子啊,装的像一点。”

  北冥朝歌老远就看到这么奇怪的一幕,有两个人在御花园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又蹲在不知道在干什么。偌大的御花园里让她们两个显得特别鹤立鸡群。

  北冥朝歌走过去她们都没发现,还在很认真的找什么东西。

  “你们在干嘛?”

  小桃抬起头,看向她:“我们在找东西,你是这宫里的吗?那你知道皇上什么时候会来这吗?”小桃从来没见过北冥朝歌,自然不知道她就是皇上,只是见她气势非凡,觉的应该是宫里有身份的人。

  倒是一直背对着的任沐琪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颤,却不敢转过身。

  “你找皇上有事?”

  “不是我,是我家小姐她……。”

  “咳咳。”任沐琪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小桃要说的话。

  小桃心思机灵,一下就明白了小姐是不想告诉这个人于是立马闭了嘴。

  “你这个人怎么问题这么多啊?”

  北冥朝歌撇撇嘴,指着那个背对着的女子:“那是你家小姐?”

  “不关你的事。”

  “行吧,那你们继续找吧,朕……我先走了。”回去的路上,北冥朝歌想着那个凶狠的小丫头,觉的有些好笑。

  待她走后,任沐琪才转过身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小桃,我们走吧!”

  “啊?不等皇上了?”

  任沐琪摇摇头:“已经见到了,走吧,看见他没事,我就放心了。”

  小桃瞪大眼睛:“小姐,你的意思是说刚刚……刚刚那个人是……是皇上?”

  任沐琪点点头。

  小桃一拍额头:“小姐,那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懂的把握。”

  “我害怕他已经不记得我了。”女子有些委屈。

  范进守在御书房门口,见到她立马迎上去:“皇上,任将军等候多时了。”

  北冥朝歌皱眉:“他怎么来了?”

  “说是探望皇上。”

  想着如果进去免不了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

  “范进,你进去和他说,朕要在太后那里用午膳,让他不要再等了。”

  “皇上不见他了?”

  “嗯!”

  说着,柒玥就跑了过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皇,皇上,摄……摄政王在承乾殿。”

  北冥朝歌一听,撒腿就跑。留下范进和柒玥在原地大眼瞪小眼,范进想,这就是区别。啧啧,一听是摄政王,形象都不顾了,再看里面那位,都等了一上午了。

  “无殇,你怎么来了?”北冥朝歌又惊又喜。

  “臣发现了一些刺客的线索,想着告诉皇上。”

  冥七在身后无语,要是只是线索,派人传个话就行了,您分明就是想利用这个借口来看皇上。

  “真的吗?什么线索?”

  秦熙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她:“黑铁追查到了那刺客的落脚处,但是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没人了,只是在床铺上发现了这个,应该是他急着逃走时不小心落下的。”

  北冥朝歌把玉佩拿在手上,反复观察,这是一块儿上好的羊脂暖玉,上面刻着一个“凌”字。这种质地这么好的玉佩绝不是一个普通刺客能拥有的,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只是,这块玉佩,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如皇上所见,这块玉佩来头不小。”

  北冥朝歌不置可否。

  “皇上,既然玉佩已经送到,那臣就告退了。”

  “哎,等等啊,你难道就为专门给朕送个玉佩?喂,好歹朕这伤也是为你受的,你这些天都不说来看看朕。”

  “臣……”

  “你不要和朕说你公事繁忙,你每次都是这个理由。”

  “要不,你留下来和朕一起用膳吧?”

  “行了行了,来人,传膳!”

  就这样,秦熙被强行留下一起用膳。

  “范进,坐啊!”

  “啊?皇上,这是您和摄政王的膳食,奴才也享用不太好吧!”

  北冥朝歌嗤笑:“行了,你也别装了,平时不都是这样吗?”

  “皇上每次都是这样?”秦熙问道。

  “嗯,平日朕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大一桌子菜,所以每次都是这些宫女太监们一起吃的。这样显的朕这个宫殿也能不在那么冷冷清清。”

  “冥七,别站着了,一起来啊。”

  被点到的冥七吓的立马道:“皇上,万万不可,属下只是个下人,怎可与天子同桌而食。”

  北冥朝歌笑眯眯的看向秦熙,秦熙嘴角一抽:“既然是皇上允许,你照做就是了。”

  饭桌上,北冥朝歌不停地给秦熙夹菜,很快,秦熙的碗里就堆成了小山。只见他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冥七瞪大了双眼,主上不是有轻微洁癖吗?吃不了别人给夹得菜吗?

  北冥朝歌夹了一块儿鱼肉,刚要进嘴,就被中途劫走。

  “皇上,鱼肉不利于你的伤口痊愈。少吃些好。”

  “你是在关心我吗?”北冥朝歌一双桃花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关心皇上是臣的本分。”

  “对了,因为刺杀,你还欠和朕放一次河灯,你要是忘了,朕可记着呢。”

  任沐琪和小桃走在将军府的院子里,遇到一个不速之客。

  “呦,妹妹,听闻你进了趟宫,说是找钗子,怕是妹妹醉翁之意不在酒。”任婧琪早早的就等着她了:“听闻那钗子是你的生母从青楼里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妹妹可要保管好,千万不要走了你母亲的老路。”

  “你……”

  小桃正要出声,被任沐琪一把拉住:“姐姐的话妹妹记下了。”

  任婧琪靠近她的耳边:“知道就好,任府将来只能有一个女儿进宫,那个人只能是我。”

  任婧琪走后,小桃气的眼睛都红了:“小姐,她怎可如此侮辱你。”

  “算了,若是没有父亲的默许,她又怎么敢如此大胆。”

  “哎,朕又赢了。”

  北冥朝歌得意洋洋的炫耀,冥七无语,要不是她数次悔棋,主子早就赢了好不好。但是为什么他发现王爷并没有任何不满,反倒带了些纵容。

  “嗯……”一声闷哼从嘴里溢出,巨大的疼痛让北冥朝歌眉心一皱,喉咙里一阵甜猩,涌上的气血被她强行压下去。

  “你怎么了?”秦熙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没……没什么,可能是伤口复发了。”

  “臣看看!”

  “不用了!”

  强烈的呵斥还是第一次对秦熙,冥七都有些愣住。

  北冥朝歌也觉的自己语气可能有些过了:“无殇,朕可能有些累了,朕想休息了。”

  说完,踉跄的起来头也不回的进了内室。

  “范进,送客!”

  “摄政王殿下,随奴才来吧!”

  秦熙也是第一次被她的态度弄的有些恼火,冷哼一声甩袖走了。

  进了内殿,待所有人都走后,北冥朝歌终于忍不住,嘴里喷出了一大口血。

  手颤抖的摸上自己的脉搏,遭了,毒性发作了,从暗格里找出一个奇怪的小哨子,一吹,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男人。

  他上前扶住北冥朝歌:“主子,您还好吧。”

  “压制不住了,回凰月山庄。”

  看着一份又处理错了的公文,秦熙不耐的全部推在了地上,心里烦躁。想着北冥朝歌最后那不太好的脸色,心里有些担忧。

  “冥七,宫里有什么消息没?”

  “消息?宫里什么都没有啊,若是有什么消息,我们会不知道?”

  “算了,你下去吧。”

  “主上,对不起,我把玉佩弄丢了。”

  “你说什么?”那苍老的声音有些愤怒,一掌将男人拍飞。

  男子吐了口血:“那日,黑铁找到了我的藏身之地,我逃走时不小心落下了。”

  “你回去找过吗?”

  “找过了,但是没有,现在怕是已经到了秦熙的手上。”

  “但愿秦熙不会把它交给北冥朝歌。”

  “主上,是我无能!”

  “罢了!你许久没回家了吧!”

  男子抬头有些疑惑。

  老者又道:“你回家吧,看看家里人。”

  家里人?男子冷笑一声。他早就没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