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太后回宫
公子珂2020-03-01 23:393,272

  北冥朝歌再睁开眼已经是三日后了,胸口巨大的疼痛让她冷汗淋淋,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就要起来。

  端着水进来的柒玥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皇上,您刚醒,切不可起身啊。”

  “咳咳,朕问你,谁给朕医治的?”

  柒玥被一把抓住手腕,疼的黛眉轻蹙却不敢挣扎:“回皇上的话,是……是太后娘娘。”

  听到这个答案,北冥朝歌松了一口气,发现柒玥的不适,松开了她:“太后回宫了?”

  “是的!这些天都是太后娘娘在照顾皇上。”

  “你先下去吧!”

  “奴婢告退!”

  北冥朝歌盯着帷幔发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嘲讽的笑了一声,她这身份迟早有一天会瞒不住的。

  是的,她是女人,谁能想到,辰国身为第一大国,皇帝却是个以男装示人的女人。谁又能想到,北冥家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偷梁换柱。

  “太后娘娘驾到——”

  伴随着尖细的太监声进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来人身着一袭红玫瑰香紧身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艳,勾人魂魄。看起来不像是太后,倒像是个花信年华的姑娘。

  萧晗扶住要下地请安的北冥朝歌:“你还没好呢,不用行礼了。”

  “谢太后!”

  萧晗握住北冥朝歌的手:“歌儿,你好些了吗?你这次可吓死母后了。”

  北冥朝歌不适应的抽出手:“太后,朕好些了,多谢太后关心。”

  “歌儿,你现在连声母后都不愿意叫了吗?”

  见她低着头不说话,萧晗精致的面容略带忧伤,将众人屏退后,只剩萧晗和北冥朝歌两人。

  “歌儿,这次很险,要不是母后及时回宫给你医治,你这次可就暴露了,还有你的箭伤在离心脏不到两寸的地方,再偏一点你就没命了。”

  “朕命大,太后别担心了。”

  “听说你这次是为了那个秦熙挡箭?”

  北冥朝歌抬起头:“这次的事情和他没关系。”

  萧晗温柔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你放心,母后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只不过,歌儿,任何人都可以动情,唯独你不可以。”

  “朕明白!”

  “歌儿,母后其实——”

  “好了,母后,朕累了。”

  萧晗无奈:“母后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夜晚,城西葫芦巷最深处的屋舍里。一个人正在床上给自己包扎,巨大的疼痛使得他俊逸的面容有些扭曲。

  桌上的红烛呼的一下就灭了,片刻间窗前就出现了一个人。

  “你这几天就躲在这儿?”

  床上的人马上下床,跪在地上:“主上,对不起,我失败了。”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北冥朝歌。”那人声音有些苍老:“我要你杀秦熙,你却伤了北冥朝歌。”

  男子抬头一张俊美绝伦的脸颊上满是惊讶:“什么?主上,我不知道那个红衣男子就是他。”

  “算了,你没见过她不怪你,想来你们即将见面,这次失手很难有下次了,秦熙一日不除,我们的危险就多一分。”

  “主上,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先按兵不动吧,我有预感,秦熙会有动作的。”

  ……

  “嘶——”

  “哎呦皇上,您快躺下。”

  “范进,凶手抓到了吗?”

  “回皇上的话,还没有,不过摄政王殿下已经派黑铁追查了,奴才相信那贼人是逃不走的。”

  北冥朝歌放心地点点头,黑铁是秦熙的私卫,总共一千人,个个以一敌百。

  “那个,范进,朕问你啊,朕昏迷这几日,摄政王有来过吗?”

  “没有来过。”

  “那好吧。”北冥朝歌有些失望的躺下。

  到了晚上,柒玥进来伺候的时候,北冥朝歌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相同的问题,柒玥想了想,说没有。

  “不过皇上,你受伤那晚上是摄政王将您抱进宫的。”

  “没了?”

  “没了。”

  但是那天晚上摄政王很着急暴躁。柒玥看了一眼她,见她神情疲惫,便没有说出口。

  柒玥伺候北冥朝歌睡下了,出了承乾殿,老远就看见一个背影,她怎么觉的那个人那么像摄政王呢。然后失笑,许是自己看错了,摄政王殿下怎么会偷偷摸摸的。

  秦熙回到府中,冥七已经等候多时了。

  “查的怎么样了?”

  “还没有消息。”

  “废物!”男人冰冷的吐出两个字,示意心情极度不悦。

  “主子,那人很狡猾,怕是已经出城了。”

  “不可能,黑铁驻守在各个城门,一一排查,他不可能出去的,应该还在城内。”

  “可是城内我们已经找过来,没有踪迹。”

  “冥七,你带人去出事附近的农家挨个寻找,他中了我的一箭,必须找个地方疗伤。”

  “是!”

  冥七出去后,带人赶快去寻找,路上他还在想自家主子刚刚风尘仆仆回来的样子,真不明白,既然担心人家,为什么不白天光明正大得去看人家呢。

  北冥朝歌的一受伤,让京城里所有的达官显贵的人物无不各怀鬼胎。消息传到镇国将军府。

  “你说什么,皇上受伤了?为什么本将军一点都不知道。”

  “将军,好像是三日前的事情。皇宫一直在封锁消息,不知道怎么会突然传出。”

  “凶手抓住了吗?”

  “还没有,不过,摄政王的黑铁军已经在抓人了。”

  镇国将军任穆久经沙场,混迹朝堂,几下就明白了:“这消息恐怕是故意引凶手上钩呢。”

  在他们谈话期间,谁偷没发现门外有一个人经过。

  “婧儿还在为那天没见上皇上的事闷闷不乐?”

  管家道:“是的,毕竟大小姐为了进宫准备了那么久,可谁知皇上居然没去游园会。”

  将军府里一个简陋的院落里,任沐琪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小桃第一次见小姐这个样子。

  “小姐,你怎么了?”

  女子面露焦急之色:“小桃,我刚刚经过父亲书房,听到了皇上受伤的消息。”

  这个女子正是那天在游园会的白衣女子,也是镇国将军府的庶出二小姐。

  “小姐,你先不要担心,皇上会没事的。”

  “小桃,怎么办,我想去看看他。”

  “小姐你疯了?”小桃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我们没名没分的,怎么进皇宫,怕是皇上的面都见到,就被御林军乱刀砍死了。”

  “那该怎么办?”

  “小姐,让我好好想想。”片刻,小桃眼里精光一闪:“小姐,想到了,你可以这样。”

  相比镇国将军府,寒府倒是显的极其安静,寒梧正在下棋,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挑挑眉。

  “没死成,可惜了。”

  一旁的谋士道:“据说这次刺客本来是冲着摄政王去的。”

  “哼,让他们两个死,老天还真是开眼了。”一想到自己身为正一品太傅,每日在朝堂上还被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处处压一头,寒梧就气的牙痒痒。

  “那,您是否要出手了?”

  “不急,雪衣那丫头到哪了?”

  “小姐还有几日就回来了。”

  一提到寒雪衣,寒梧就满意的微笑,等她的女儿回来了,他就可以彻底得好好下这盘棋了。

  次日,任穆一下了朝就赶去了御书房,但好巧不巧的是,北冥朝歌刚好不在。

  福寿宫

  宫殿里出奇的安静,香炉里飘出的熏香让人昏昏欲睡。

  萧晗正在拜一尊观音像:“观音在上,请求观音看在信女的赤诚之心上,能够助我儿度过这一劫。”

  北冥朝歌一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撇撇嘴,真巧,让她刚好听到。

  “太后娘娘,皇上到了。”

  萧晗睁开眼睛,见她已经到了:“歌儿快坐,你的伤还没好。”

  “有劳太后挂心,朕已经好些了。”

  “那也不行,你昨日刚醒,定不能大意。”

  懒得继续演母慈子孝,北冥朝歌直接道:“不知母后今日叫朕来所为何事?”

  “歌儿,是这样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后宫也不可一日无主,是时候该选几个可心的人进宫伺候了。”

  “太后,你又不是不知道朕的身份,怎能选秀。”

  “你放心吧,母后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后母后会给你找替身。”

  北冥朝歌有些头疼,她这个母后,一个后宫妇人却每日想的都是如何掌权,她让自己选妃,然后再找个替身与妃子同房,这样她便可扶持生下的孩子,若是皇子那就更好了,这样她就可以摆脱自己这个定时炸弹了。

  北冥朝歌皮笑肉不笑:“太后,朕身上的伤刚有好转,还没想那些事呢。时间不早了,朕该走了。”

  看她站起身要离开,萧晗有些不高兴了,冷声道:“三月之期已到,皇上该喝药了。”

  北冥朝歌闭闭眼睛,又睁开,拳头死死地握住:“朕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