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影
Terminator2020-02-07 20:374,408

  “它们并不可怕”我对自己说,“这么多次下来,你不仅活着,还侥幸杀了一只。”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比较怕的……好吧,准确的说是非常怕,因为好几次我差点就死了,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也许是怪物手下留情(虽然这种说法让我觉得很扯淡),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确实还活着……

  走吧,走吧……现在手头上还有12发子弹,包括基本派不上什么用场的5发手枪子弹,有几枚掉在路上了……

  我走了一小段路,找到了一扇非自动的机械门,这种老式产物按道理来说已经被淘汰了,要不是它出现在眼前,我简直不敢相信空间站里还会有这样的门。

  好吧,那就让我们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门把手是一个六角摇把,转起来有点困难,可能是金属缝隙间有杂物,或者说没加润滑油,总之我推了半天才把它转开。门板差不多有3cm厚,当然不排除它不是实心的……我拉开一条缝,拿着手电筒挤进去,迎面而来就是一股浓重的灰尘味,我的鼻腔里开始湿润,然后发痒……啊~嚏——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才缓过神来。仔细看看,里面形形色色的电表和管线告诉我,这肯定是配电房一类的地方。我走到办公桌的电脑前,这台机器的触摸屏上有撞击造成的裂痕,但除了那个位置有一点花屏外没有别的问题。我点开文件夹里的工作日志,这里有几个文件夹。

  “9月25日,更换B-3区017号电源箱内的晶体管时,发现储液罐有漏液现象,疑似受到破坏性外力冲击”

  “9月26日,对C-17区管线进行大范围重新布置,通风管道内发现未知尸体,疑似一名女性,已呼叫医疗区安保部门”

  ……

  一堆无用信息,无非就是,哪里被异形破坏了,哪里的人被杀了,但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外星生物所为,也是,一般人不可能会想到这些……

  咔嚓——咚!不知什么东西在身后掉下来了,该不会是……

  头顶上渗出了汗珠,它们可是绝佳的潜伏者,我汗涔涔地转过身……出乎意料,只是一只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的黑色塑料袋,呼~吓死我了……我用圆盘锯割开塑料袋,里面是一个损坏的生化人,那张惨白的脸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现在的我对这些也已经有点免疫了,稍作调整,我便开始“解剖”这具生化人,其实就是割开它的衣物寻找可以用的东西,搜到了一个能量节点,其他也没有什么了。

  不过有一件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它小臂靠近手腕的地方有镭射素描器刻录的一行英文字母,拼起来就是“医疗队-1650”,如果这附近有医疗队的话,不管他们是否存活,我应该可以找到一些必需品。

  生化人应该有大部队的定位器,我得切开它的身体,把那该死的定位器挖出来,电圆锯快速转动着,仿生肌肉和线路被一层层剥离……不得不说,这飙射的粘稠性人造血着实令我有点反胃,就像你把变质的牛奶涂遍全身。最后我在它的胸部摸到了那定位器,一个闪着红光的长方形物体,将它与RIG适配后,我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医疗队的坐标,从静止不动的情况来看,他们已经阵亡了……

  接下来继续在这块区域穿行,我转了三个弯后找到了一部升降机,医疗队在上面的某一层,所以我得返回原来的地方。

  过了几分钟,我抵达了上方的平台,拉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金属门后,我来到了一排管道上方,旁边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如果掉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这几条管道很窄,并起来差不多刚好够一个人在上面行走,希望这时候不要有异形出来。

  等等,我好像听到了什么……

  转身,呼……原来只是水管上的滴水,要是有心脏病我肯定当场就去世了。

  嘶——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我抬头一看……白色的闪光从乌黑光滑的脑壳伤闪出,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卧槽!一脚踏空,我坠入了黑暗之中,啊!!!!

  嘎啦!脚勾在了一堆交错缠绕的电线上,我就这么倒挂在管壁之间,感觉膝盖关节都快被拉脱臼了……靠,那只异形正在往下爬,得赶紧离开这里!我用力蹬了一脚旁边的管壁,迅速荡到边上两层管道之间的缝隙处,抓住边缘,异形已经距离我很近了,可这碍事的电线却死死地绕住了我的小腿。我启动电圆锯,一下把电线斩断,然后钻进了狭小的缝隙中,异形的爪子伸入缝隙中,我险些被活活拽出缝隙,好在并没有……异形无法钻进这么窄的缝隙,它发出一声失望的嘶吼,悻悻地离开了。

  这里是完全一点亮光也透不进来,我用嘴咬住那个忽明忽暗的手电筒,缓慢爬行着……

  我在黑夜中前行,四周散发出的无限混沌,令我魂不附身……

  这个忽明忽暗的手电筒确实让眼睛很不舒服,尤其是它突然暗下后人眼产生的残留镜像,无论是对观察还是纯粹精神上的影响都是不容忽视的。

  想要摆脱这一切的绝佳方法就是回到拥有人工光源的地方去,在暗处,我无法发现那些隐蔽的杀手,而它们可以对我的行动一清二楚。

  不过这个夹层这么狭窄,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吧~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查看一下RIG的全息投影,我目前所处的位置距离医疗队还很远,其实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在上面一层,而我刚才不知道下降了多少米……

  但至少,让心里有个底,这还是有点必要的,不然我可能会紧张到把夹层里的灰尘和水汽都吸进肺里。

  人真是一种无比脆弱的生物,要不是我们有智慧,利用科技发明了那么多机器和工具,那恐怕连亚马逊丛林的各种蚊虫都能对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而现在,脱离了我们最引以为傲的军事科技,面对这些诡秘的异星生物,人类毫无招架之力,更何况似乎连空间站的军队也溃败了。

  我该怎么办?我只能在错综复杂的管线下面好好爬……啊!

  前面突然垂下来两只沾满污血的双手,我差点被砸个正着,靠!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还在上头,我把手电筒对准上方,一个仅剩半截下颚骨连接着脖颈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还能把它称呼为脑袋吗?看上去那曾经被叫做“脑袋”的东西已经被外力硬生生地拽掉了,冰冷的下半边牙齿对着我的脸,像是撒旦狰狞的面孔。

  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体内的血液都不再流动,但我终究还是缓过来了,掉过头去,不再管它,我可不想把手伸到那样的东西身上,死也不会。

  大约匍匐爬行了一百米,我来到了尽头,只是……那里是另一层封闭的管道,如果你有塑胶炸弹,你或许可以把它炸开个窟窿,但我敢保证你不会这么做,因为标识警告说这里面是高压蒸汽。

  那我还能怎么办?朝左边爬碰碰运气?目前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管道左侧逐渐变得狭窄,我似乎又来到了一条通风管道之中,这里的气流十分急促,前方显然有一个类似风扇的东西在抽离管道里的水汽。

  好消息是我捡到了不知道谁遗弃在这里的一小罐燃料,虽然没多少,但至少在空旷的地方可以用来照明。

  接下来开始转弯,好像有什么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管了,继续前行吧。

  不过这声音实在是让我有点发毛,感觉像是周围那些电线抖动的声音,忘了说了,现在我周围全部是各种各样的电线,目测这里已经不属于通风管道了。

  等等,我这是在一个斜坡上……一个该死的斜坡上!妈呀!

  我笔直向下滑落,却腾不出手来抓周围的电线,咚!脸与一道铁丝网来了个亲密接触,很痛,但没有晕厥感,不过这个坑似乎有点宽敞?

  我隐约摸到了什么,转身一照,一具被电线死死缠绕住的可怜虫,他的尸体还是温热的,似乎没死多久。但我发现了威胁所在,他的胸腔向外敞开了,也就是说,他之前被寄生了,这里很可能有别的抱脸虫。

  这家伙胸前的铭牌告诉我他叫库珀,是机械部门的,看样子他应该是在这里维修什么,然后被怪物胁迫到了坑里,我指他不得不往这里逃。

  他身上有一条镁棒,一擦就能点燃的那种,我抓住电线回到了坑洞上方,这里不适合再呆下去了,而且我又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根据电线抖动的方向,这似乎在我身后,我点燃了镁棒,刺眼的白色光芒瞬间映亮了一切。然后我把它丢到身后爬过的那条通道,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什么,那里有超过五只抱脸虫在往我这儿爬!

  按它们的爬行速度,我是百分百会被追上的……那?

  这时,也许是急中生智,我意识到了燃料还可以用来做什么,我拧开盖子,把燃料罐塞到了镁棒前,它立刻被引燃,然后炸开了,火焰开始灼烧狭窄的管道,抱脸虫无法通过这样的高温区域,不得不掉头离开。

  化险为夷,这还是值得庆幸的,但愿它们不会在前面等着我……

  镁棒燃烧产生的高温使包裹电线的绝缘塑料逐渐萎缩,刺激性的呛人气味开始在通道里弥漫……等等,这里不是通风管道吗?为什么气流没有排出去?

  我想了一会儿,得出答案,风扇的线路已经被烧坏了……

  这真是让人尴尬至极,但我依旧得在这该死的管道里往前爬。

  ……

  ……

  这条通风管道蜿蜒曲折,且有多个分叉口,我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运气在爬的,不过好消息是我没有再遇到那群抱脸虫。在匍匐前进了将近一个世纪以后,到底还是从一个破损的铁丝网离开了这个将死之人呆的地方,之所以说它是将死之人呆的地方,只要你进去呆一阵子就不会这么问了。

  只是……我现在在哪里?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周围,好像是在……啊!

  我再一次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和一堆散发着恶臭的胶鞋……好吧,刚才被困在鞋柜里了。

  这一定是医护人员的休息室,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胶鞋在这里,但它确实是一个休息室。墙上有一个巨大的红十字标识,看上去是刚漆上去的,两边则是舒适的皮沙发。我再环顾四周,前后各有一扇金属门,凭借以往的经验,我估计后门里是一个不通的房间。

  虽然这里的布置似乎有点让人隐隐约约有些不安,但不得不说,真是难得没有见到血迹啊……

  我突然眼前一阵恍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几乎损耗殆尽了……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小憩确实是很不合乎时宜的,但我实在是累得不成样子了。

  于是我在自助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一仰脖子将它吞下,然后斜靠在沙发上,闭上了如同铅锤般沉重的双眼。

  ……

  砰!砰!……剧烈的撞击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前面的门上已经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双锋利的死神之爪分别勾住裂缝的两边,把门板像撕油布一样一点点地撕开。

  我几乎要昏倒在地上,果然,太过安全的地方不会有好事!

  门板已经快要被完全撕裂,异形那长条状的脑壳探入房间内,我仿佛看到了那半透明的脑壳下,一张死神的面孔正在狞笑……

  没有想太多,我撞在后门的启动按钮上,门还只开了一半就挤了进去……早死早超生,可我还是怕死!

  出乎我的意料,这里有一部升降机,是什么样的人会把升降机装在这里?

  但现在已经不是思来想去的时候了,轰隆!看来前门那块门板彻底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整个裂成了两半,紧接着,这扇门也凸出来一大块,我几乎是无意识地拍动了升降机的按钮,它带着我缓缓上升,这时,异形也拆掉了下面的门(这扇门比前门要薄得多),它一蹬双腿,用一只利爪勾住了升降机边缘,我支起步枪,一枪打穿了它的腕关节,黄褐色的血雾喷在升降机的栏杆上,它顷刻间就被腐蚀掉了一大块。异形嘶吼一声,松开了爪子,与此同时,升降机也到了顶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