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急性精神病
Terminator2020-05-17 17:355,953

  围着升降机的栅栏一打开,我就连滚带爬地钻了出去,这可真的让人魂飞魄散。

  缓了将近5分钟,我意识到自己不能站在固定的一个地方,至少得先看清周围是什么情况……四周的灯突然黑了,几秒钟后又亮了,靠,学恐怖游戏的破灯吓人!

  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它给人的感受就像一台失控的的电动机,剧烈地跳动着,随时有可能会炸成一堆碎片……脸上的血管也开始充血了,不仅仅是因为恐惧,而是什么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能是焦躁……我也说不清为何这种时候会有这种不该出现的情感,但它确确实实地出现了。

  手电筒还在不停闪烁着,像茫茫大海中的信号灯,孤独而又无助……死亡或许是最好的解脱吧?

  我拼命甩头,把这不祥的念头赶出脑海,可眼前又开始模糊,我……这是怎么了?

  “啊!”我一头砸在坚硬而冰冷的钢板墙面上,撞得眼冒金星,可依旧无法释怀,我想起了崔启文,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应该像他一样找个地方藏好,等待救援队来救自己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似的在迷宫里乱窜?不……不对,这是不对的!

  呲——旁边的管道漏气了,冷气刚好扑在我脸上,我开始有点清醒过来,真的不能放任自己思索下去了……不然我就算不被那些怪物弄死也会被自己吓死。

  除非……

  我抬起昏昏沉沉的头颅,勉强看清了墙上的显示屏,这是一个中转站,存放一些药品和手术器械,难怪会有那么多塑料盒及铁柜,但那些出口通向哪里,我却完全不知道……

  不过那个巨型显示屏似乎还是完好的,我利用下方的虚拟键盘和轨迹球在文件库里找了一下,还真找到了这块区域的小地图,三个出口分别通往……

  左边:候诊大厅

  中间:安保室

  右边:住院部

  往哪边走呢?根据电子地图,住院部那边有出去的路,通过急救站的列车平台可以离开医疗区,候诊大厅那块则显示正在维修中……

  等等,RIG显示“医疗队-1650”就在候诊大厅的位置,还有一段噼噼啪啪的信号,难道……真的还有人活着吗?

  我必须做出选择,如果成功救到人,那就不必形影单只地在空间站里探索,但我完全不清楚候诊大厅的情况,按照常理,少探索一块区域终归会安全一点……

  安保室是必须得去的,我不可能赤手空拳和异形肉搏,它们的爪子和牙齿能轻易把人开膛破肚。于是我打开了中间那条路的门,安保室就在眼前,令我大失所望的是,武器柜和挂架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他们离开时就撤走了一切。

  衣柜里倒是有一件防弹背心,还没拆封过的那种,我把它穿在自己身上,稍微有点紧,但现在也不是嫌这嫌那的时候了。哦,墙壁上的小匣子里还有一块等离子切割枪的电池,可惜我没有等离子切割枪……

  这时,我注意到了左边的一些东西……这是很不吉利的东西,用鲜血画成的符号,“Help me!”在惨白的灯光下格外刺眼……

  我观察着这些符号,突然想到一点,如果是一个受伤的人写的,那地上为何没有拖行的血迹?

  细思恐极……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隐隐约约有些不安,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十分蹊跷,仿佛有人用糖果在引诱一只小白鼠,而前面就是那该死的捕鼠夹……算了,也许只是我自己神经过敏罢了。

  我走向了候诊大厅,虽然我自始自终都在提醒自己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这不仅仅是因为空无一人的太空城市带给我的孤独,更不如说是一种好奇。这很反常,我似乎开始有点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识了……

  人类是群居动物,脱离社会太久,就会开始精神错乱,这点知觉我还是有的。

  左边通往候诊大厅的自动感应门上有严重的腐蚀痕迹,旁边还有一具无头尸首,看来这里曾经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尸体看上去很恶心……他的腹腔被一根末端磨得很尖利的实心钢棒戳穿,暗红色的血浸透了那件白大褂。

  他似乎是医疗队里一个落单的人,刚好被异形追上,那根钢棒应该就是用来自卫的,当然在那些身体素质极其强悍的外星野兽面前,这根武器未免也太寒酸了……好吧,以上都是我脑补的。

  钢棒毕竟还是有点用的,对于没有什么有效克敌措施的我来说,可是不知为何双手软绵绵的拔不出来……我一脚踩住尸体的胸口,再一用力,这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长矛”才到了手上。老实说,它可以轻易捅穿脆弱的人体,但对于外骨骼能防弹的外星大虫来说,这玩意只能起到微乎其微的震慑作用。

  感应门的系统貌似出了故障,我都把身体凑到感应器上了,它却还是无动于衷。我不得不用旁边的启动电脑把它打开。

  候诊大厅的供电装置一定是接触不良了,天花板边缘的那些破灯只有几盏在一闪一闪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充斥着和牛奶一般厚重的雾气,能见度简直差到了极点。

  也许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伸手不见五指吧……雾气,给阴影助纣为虐,合伙打算将我绞杀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走了几步,我看到了血,那一滩一滩的血,已经凝固了,这里简直就像爆发了一场大屠杀,到处是穿着绿色病号服的尸体,绝大多数都被破胸了,异形很显然把这里当做了一个临时的繁衍场所,无辜的人被拖到这里,成为孵化恶魔的温床……

  当然,如果你继续往前走,你就会看到医生了,他们已经被粘在了墙上,胸口被粗暴地撕开,地上还可以模糊看到那些蜷缩着的抱脸虫,以及张开的卵。

  我感受到了热量,这不是因为情绪,这是真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转头一看,前面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火光,于是我朝着那个方向前进,火光愈来愈清晰……是一台岗哨机枪塔,不是那种便携式遥控岗哨,而是由空间站安保系统控制的武器。它的上半部分和底座之间的连接件被强行拽爆了,内部线路不断往外面飙射电火花。毫无疑问,这又是异形的杰作。

  机枪塔后面还有一个被黏液粘在低处的人,那段噼噼啪啪的信号就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我托起她的头看了看,突然,那具“尸体”的眼睛睁开了!

  “靠!”我吓得跳了起来,真是出乎意料,她居然还活着!“hey~别怕,我救你出去!”我把她身上的一条粘稠物狠狠地拽了下来,但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丝毫没有那种在困境中被解救的欣喜。

  “hey~你还好吧?”

  “杀了……我……陷阱……这是……陷阱……”

  她说什么?陷阱?难道……这时,那个人开始痉挛,她的身体不断抽动,但她已经无法发出那种剧烈的惨叫声了……胸口处的幼体撕开束缚它前进的衣服,探出了那光滑而又沾满污血的头,我从突如其来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拔出手枪两枪打爆了它的头。

  看着眼前这具面色惨白的尸体,我明白了什么,刚想撒腿逃跑,左前方就传来了金属盖子落地的声音,它们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时间!

  异形跑起来不仅快而且没有丝毫声响,我根本没法判断它们离我的距离,心头顿时感到了一种如同巨石般的压抑感,但我已经来不及慌张了,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撞在腰上,我瞬间飞出去五六米,如同一枚鸡蛋砸在墙壁上,异形猛地扑到了我面前,它们的速度确实不是人类能相比的……我奋力挥动钢棒猛击它的头部,一下把它打成了硬直状态,但它很快反应过来,把如同尖刀般锋利的爪子抠进了我的肩部,防弹衣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阻碍作用,但钻心的疼痛还是免不了的……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连着皮肉被扯下来了。

  啊!我摸到了一个按钮,不管你是什么,按下再说吧!呲啦——墙壁上的一块墙砖打开了,冷冻气体汹涌而出,异形尖叫一声,跳到了一旁,我赶紧爬起,捂着伤口继续逃跑……

  我几乎是撞在了这扇液压门上,这种速度怎么可能停得下来!然后我启动了开门的程序,液压门上的T型锁向下喷气,缓缓升起,快点……啊!我的脚被钩子一样的东西勾住了!果不其然,异形早已追上了我,我抓住门旁边的弧形显示屏,但看来已经没机会了……

  在我即将被拽走的短暂时间,我启动了显示屏上的安保系统……旁边的一个凹槽里伸出一台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机枪塔,它的六管转轮机枪猛地甩了过来,异形连同我的鞋子一起被砸翻在地,然后枪口喷射出密集的铁流,它刚起身就被扫成了马蜂窝……我那件锁扣被扯散的防弹背心上被血溅到了一点,装甲壳迅速凹陷下去,我一把把它从身上撕下来丢到一旁,转瞬之间,防弹背心正面就被腐蚀得干干净净。

  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的皮肤已经被烧伤了,没想到那么一点酸就能产生那么强烈的疼痛感……我支撑着自己,走到一旁的水槽,打开水龙头往伤口上泼水稀释这恐怖的酸液,唔……伤口一沾东西就火烧火燎般疼,感觉自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水槽边上还有一具戴着防毒面具的安保人员,肚子被穿了个大窟窿,虽然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但从他身上的裂口来看,这家伙应该是从身后被穿刺的……但我终究还是得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有用的东西,找到了一个手雷,这种延迟引爆的装备估计没什么用,它们可不是行动迟缓的丧尸。

  我不死心,把他翻了个身,在肩胛骨的地方有一个六边形物体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这是……¹静态能量模块?

  我把它从防护服的凹槽里抠出来,但这个东西只能安装在防护服上,现在根本没法用……也许我应该去找件工程学防护服穿?

  砰!砰!砰!……四周突然传来了四五个通风口炸裂的声音,看样子我差不多快要被包围了。机枪塔疯狂地朝周围喷射金属弹丸,但我似乎并没有听见什么惨叫声,这又是什么情况?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一刹那,异形扑了上来,机枪塔转头朝它扫射,不料异形一个扑跃,从机枪塔上头径直越过,落在我面前。机枪塔乘此机会掉过头把它打翻,但它忍了几枪后又跳开了,它们似乎并不畏惧疼痛……

  异形很显然注意到了机枪塔这个巨大的威胁,对它发动了进攻。机枪塔是由安保系统的程序控制的,它只会呆板地瞄准,追踪,射击……虽然我也不知道除了这个它还应该做什么,但它的转动关节确实非常灵活,不明白异形是怎么闪避开的……

  我没有多想,按下了弧形显示屏上的虚拟按键,这扇装甲大门又开始逐步开启……异形恶狠狠地跳上机枪塔,用爪子和牙齿撕扯着它,机枪塔的转子开始冒出火星,接着底座也开始起火,它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液压门终于开启了,我强忍着残余的疼痛逃出这个恶鬼盘踞的地方,在它逐步闭合时,机枪塔爆炸了,异形被巨大的冲击波弹开,一头扎在地上,但它们的躯干居然没什么事!我真的开始惊恐了,这种生物的外骨骼堪比钢铁之躯……

  它们……真的是生物吗?

  啊!我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可能是刚才的撞击引起的脑震荡……我闭上眼睛,感觉脑子像是一块充水的海绵,不断膨胀,要从眼窝里挤出……上帝啊,饶恕我吧!

  这种奇怪的感觉消失了,我拼命直起身来,努力往前走,但双腿不听使唤,就像老年人离开了拐杖,颤颤巍巍的……

  噗!我终于无法忍受,吐了出来,说真的,现在真是比死还难受……慈悲的上帝!

  住院部到了,这里的情况比我想得更糟糕……虽然没有什么尸体,但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还有不少人被倒挂在天花板的通风口里,这确实有点吓到我了,至于周围的摆设,那些病床和盐水瓶早已变得稀烂,就像被一头愤怒的金刚蹂躏了一番……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心理素质够高的人,至少经历了这么多我还能勉强在这里走,但说真的,我实在是有点不想活了!

  终究还是硬生生地把尖叫从喉咙口咽了下去……

  我是第一次这么希望有人能陪伴在我身边,虽然我也记不起我之前和谁在一起过,我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那些病房的门大都虚掩着,但我并不打算进去,我怕一进去就被不知哪里潜伏着的抱脸虫给……

  好吧,让我们看看地图,总不至于连自己走到哪了都不知道。

  根据地图,100米处有一个逃生出口,通过逃生出口可以离开这怪物横行的医院(当然其他地方估计也好不了多少),但是离开医院后还要经过超市区才能到地铁站,乘坐地铁则可以到达空间站的撤离通道,刚才地上一篇音频日志说的。

  这里爆发了这么严重的危机,我估计是因为政府或者什么公司在做研究吧,就像之前看到的那些设备一样……

  难道事情真的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吗?

  地图里有一份附属资料文件,它告诉我空间站有上百万人,事实上,这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太空城市,如果完全沦陷的话,怪物的数量……

  这么想着,双腿又开始发抖了……我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军队,整个空间站一直是一片死寂,除了之前那批见人就杀的小分队……

  这种情况下军队应该出来镇压才对,看来军队已经溃败了……

  不过也不奇怪,空间站的结构比如管线、夹层等非常适合这种生物潜伏,而且异形的能力也已经显而易见了,速度快,还有腐蚀性异常恐怖的强酸血液……

  “各位请注意,我是主管泰德曼,空间站发生了紧急严重事件,请大家立刻乘坐政府安排的交通工具撤离!注意,这不是演习,任何犯罪行为都会被当场击毙!各位请注意,现在空间站发生了紧急严重事件……”

  广播……看来事情确实已经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了。我的思想逐步混乱,仿佛一坨稀泥被丢进满缸污水,在里面游荡,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能不能逃离这里?

  我看了看地图,应该是这里了,逃生出口……原本的通道被铁闸拦住了,这是用来防火的铁闸,如果空间站着火的话会降下铁闸防止火势蔓延,而这些逃生出口是空间站板块和板块相连接的部位,有需要时可以脱离。

  我得重新看看地图……

  啪!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玻璃器皿摔碎的声音……我抽出挂在背上的步枪,拉动枪栓瞄准周围,但什么也没看到。藏起来!以手头上这点装备,别说成体异形,只要有两只以上的抱脸虫……好吧就算一只也不见得能躲掉。

  可我能藏哪里呢?周围确实有不少能容纳一个人的金属柜,但它们估计早就看到……感知到我了,这种潜藏在暗处的怪物,你不知道它在哪,它却把你摸得一清二楚。

  咣!我转身就是一枪,子弹击穿了一扇病房的门板,可我只看到旁边一个在地上不停晃动的金属罐……它们这是打算玩死我吗?

  我冲到门旁,一脚踢向那扇门,门和边缘的一部分墙体一起倒了……面前却只有一张病床,一张简易折叠桌和全自动办公椅。

  “来啊,你这吃屎的混蛋!”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开始大吼,要杀要剁尽管来!

  但依然什么也没有发生……看样子根本没有危险,或者说它们已经走了。

  我有点不大对……我应该没那么容易失控的,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影响我的心智吗?

  算了吧,这又不是《恶灵附身》……我不禁感慨自己已经变成这样,人真的不能离群,独居只会造就烦恼,困惑,乃至疯狂,但现代人都宁可脱离人群,不与人交流,等到他们真的像我这样,怕是生不如死。

  再尝试一下爬通风管道吧~我得找离开的路。

  系统:非工程师人员不得进入通风管道

  我真的是……这究竟是什么鬼?!我就要这么被一直困在这里吗?

  这时,传来了什么声音……

  ¹静态能量(Stasis module)是一种利用能量/粒子,使物体在分子层面的运动停止/减慢的科技,由于不确定会对生物体产生什么影响,通常不对其使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