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
Terminator2020-02-07 23:415,705

  ……

  ……

  嗯?

  好奇怪的感觉额~身体好像完全没有力气一样。

  我是谁?我在哪里?

  四周很黑,没有一丝光源,自己的呼吸声在这里显得很大。

  我是躺着的吧……等再次睁开眼睛,我发现这里的灯亮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头顶上的金属盖打开了。现在稍微有点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穿任何衣服,身上贴满了连接着电线的橡皮帽,正上方……像是一层有机玻璃,能看到天花板上刺眼的白色灯光。

  这是个棺材吗?感觉又不像是棺材……我摸到了一个排气口,能感觉到空气流动,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发动机和电子仪器操作的声音。

  我只是睡着了,一定是,这个可能只是新型的睡眠舱。

  必须想办法出去,可是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尝试着活动手脚,发现它们被金属环死死地铐住了。

  好像没有找到能够打开睡眠舱的按钮,这到底怎么了?我不会是死掉了吧……

  有点冷的感觉,像是空调,我敢保证我还活着,可是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或许等一会儿我就能知道了。

  ……

  突然,我感觉四周没有声音了,包括排气口的发动机的声音……不会吧,没有排气装置,我很可能窒息晕厥的。一段时间后,温度渐渐升高了,好像连空调也关了,有点热的感觉,不太舒服,我感觉自己身上出汗了。

  打咩~我奋力挣扎,扭动身躯,但那是徒劳的……事实上,除了手指外其他部位都动不了,而这个密闭空间也始终没有打开。

  意识渐渐模糊了……

  “警告!系统故障,实验舱开启,正在呼叫安保小组!”

  这该死的睡眠舱居然自己打开了……金属环也缩了回去,看来我运气还算好,没有被活活憋死在里面。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实验舱?我这是被拿来做实验了还是某人在玩恶作剧……或者是自己参加了什么项目?

  在爬出去之前,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刚才把我困在里面的高科技仪器,确实挺像棺材的……

  四周全是一排排和我之前“住”的那个棺材一样的实验舱,里面自然全躺着人,男女老少,各种肤色的都有。每个实验舱配备了一块显示屏,就像急救室里那样。

  我的显示屏是这样的……

  编号:397665 实验体逃离 已呼叫安保小组

  没想到自己还真被拿来做实验了,再看看别人的。

  编号:397666 生命体征:已死亡 数据已收集完毕

  编号:397667 生命体征:已死亡 数据已收集完毕

  编号:397668 生命体征:危险 数据已收集完毕

  编号:397669 生命体征:已死亡 数据已收集完毕

  有一个实验舱上面的玻璃被砸碎了,当然更像是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抠碎的……里面全是已经凝结了的污血,血从裂口处淌到地上,再沿着一条拖行的痕迹通向前面的门口,门上的玻璃则被砸得一塌糊涂。

  编号:397701 实验体被不明生物带离,已呼叫安保小组

  不明生物?不是人类?这里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股恶心呕吐的感觉从胃里冒上来,我没能控制住,吐在了旁边……也许我应该去找点药,能提神醒脑的那种。

  带着这种想法,我开始翻前面实验台旁边的抽屉,第一个……里面全是叠得整整齐齐的白大褂,第二个……也一样,最后一个抽屉,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里面居然是折叠冲锋枪和各种战术配件!实验室里居然有武器!不过它们被放在一个极其坚固的强化塑料盒里,盒子上有一个密码锁,我是没办法打开的。

  好在地上有一瓶药,上面说明了这是轻度兴奋剂,主要用于短时间力量恢复。我倒了两三片出来,捏住鼻子把它咽下去,感觉比刚出来前好多了,顺便穿上白大褂和地上的白鞋,总不能光着身子四处跑吧。

  我想了想,决定离开这里,实验室可不是永远安全的,至少在那个所谓的不明生物回来前我得走得越远越好。

  猫着腰踱步到门旁边,我探出头顺着打碎的玻璃窗向外看去……一片漆黑的走廊,什么也看不见,唯有地上的血迹还在往前延伸……不管了,虽然赤手空拳,总比坐以待毙好!我把手伸进一指宽的门缝里,死命掰开到能让我过去的宽度,然后挤了出去……呀!脚踩到了什么,好像是一个能量节点,散发微弱蓝色光芒的小方块,左边的门上有一个一闪一闪的红色凹槽,填进去就能打开它……

  我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我觉得比漆黑一片的走廊深处安全多了。于是我塞进能量节点,门锁就解除了。出乎我的意料,里面不是另一个实验室,倒可以说是一个办公室,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还有一杯不知凉了多久的咖啡,貌似有人还用它弄熄香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办公室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更没有什么枪和匕首,毕竟只是一个办公室……但我或许可以看看电脑里有什么……啊,电脑也有密码保护!

  我注意到了墙上的摄像头,那玩意还在工作,看样子附近有监控室,只是不知道在哪里……

  有那么一刹那,我产生了一种幻想,这个散发着昏黄色灯光的办公室其实是个安全屋,可以容纳一个孤单的没有依靠的人的心……但我知道这只是幻想,如果在这里被抓到,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前面提到实验舱的系统呼叫了安保小组,可是并没有什么安保人员来,估计他们也死得差不多了,哦不,全死了,不然我不可能还活在这里,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是一种好事。

  地上有一个忽明忽暗的手电筒,灯管似乎被震坏了,也可以认为它快没电了,希望不是后一种。在逃离这块区域前,它应该能帮到我。

  我拾起手电筒,它是那么细小,仿佛一根筷子……好吧还是比筷子粗多了的。打开门,往前走,顺着……我是不是不该顺着血迹走?然而没有别的路,我只能顺着这该死的,令人作呕的血迹走。

  这惨白的,忽明忽暗的光反而增添了一丝恐怖感,越往前走,我越感觉两腿发颤,尤其是在看到一截手指,指甲盖被掀起的那种……我应该是在一个空间站里,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哪个该死的星球上。

  前面是护士台,没有护士,座椅上有一滩污血,我想我应该见怪不怪了,但还是……

  我觉得去翻翻护士台上的抽屉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其实我也没什么主意,因为这滩血真的刺痛我的眼睛了……当打开那布满刮痕的抽屉时,我几乎软成一滩稀泥,生怕后面有什么丧尸一类的东西扑过来。好在并没有,抽屉里全是文件,我撕开密封袋倒出一张,利用这点光看着……

  “在取出异物的手术中,约翰死在手术台上……”

  不想看了,真的不想看了,我都能想到那血肉模糊的景象……我觉得我还是当个无知的小白比较好。

  最后一个抽屉里有一剂肾上腺素,它也应该会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我拿走了这小小的试剂瓶和一个手枪状的注射器,它们是完全配套的。

  这时,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奇怪的东西,太空穿梭舰……

  我继续往前走,旁边的门都是锁死的,打不开,也就是说我遇到危险只能原路返回或者往前跑,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啪嗒!

  我的每一根汗毛仿佛都竖了起来,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就这么站立着,一动不动,过了大概五分钟,我才回过神来,所幸的是没有什么东西找上门来。

  靠,死罪难免,活罪难逃!

  我给自己壮了壮胆,迈开了步子……好像有什么声音,是那种噼啪噼啪的,间隔很短的,有节奏的声音,听起来……我不知道,我先走过去再说。

  声音渐渐清晰了,它的主人也出现在眼前,是一扇失控了的门,血迹到这里消失了,地上是半截被夹断的躯体,肠子流了一地……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还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这种东西!

  得想办法把它停下来,至少,得让我过去。于是我推开了一辆移动病床,并用它挪开了那半具尸体,我绝不会去接触它!好吧,就在我把病床推过去的瞬间,门把它夹住,然后又弹回去……病床还算结实,只是稍微有点变形,我也许还真的能从上面穿过去呢……

  闭上眼睛,别看那该死的门……我双手搭在病床上,思考它是否结实,没时间了,赶紧过去!如同一条鱼,我穿过了失控的门,呼~好险……砰!病床从中间炸开了,碎片溅了我一身,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我才意识到自己又捡了一次便宜……

  刚刚的死里逃生,让我心有余辜,这年头活着真不容易……

  继续在未知的黑暗前行,光线刺破黑幕,但它又重新缝合,给人以无限的无助感。我推开了一个较大的金属框玻璃柜,穿过了后面的门,这条走廊仿佛一条没有边际的隧道,只把你逼疯。

  然而左边居然又是一扇被……这应该是被腐蚀的吧?看起来像是被腐蚀的。还有人拿腐蚀性物质在这里搞破坏?我拿起一根角钢,勾住门的边缘,把它弄开,毕竟本来就是虚掩着的,而且我可不会像电影里的傻子那样用手去接触未知的东西……

  这里似乎是一个电子控制室,里面全是整齐排列的柱状计算机,我拐了几个弯,发现了不少奇怪的尸体,他们的身躯怪异地扭曲,胸腔向外炸开,里面应该曾经有什么东西……我不仅想起了文件上说的,“在取出异物的手术中……”

  应该是那句吧,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走到了墙角,又发现一具脑袋被捅穿的尸体,什么人下手这么狠?不过探索的收获也还是有的,我从他的手旁边拿到了一根连接着空气压缩泵的喷射装置,这玩意喷出的火焰是可以烧死人的,面对什么有机生命体应该很有效。

  突然,旁边的一个通风口炸开了!什么玩意,说来就来,难道和游戏一样拿到武器就得进入战斗的吗?

  借着控制室内黯淡的灯光,我看清了对手的模样,一只通体漆黑的生物,上半身呈肋骨状排列,脑袋如同变异般向后伸长,还有一根带着尖利骨刺的尾巴。这就是那个不明生物,应该是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它就发动了攻击,我毫不费力地被压在了身下,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这家伙的力量大得惊人,你根本没法在它爪下动弹哪怕一点。我绝望地看着它露出那该死的金属光泽的牙齿,嘴里的口水一滴滴落在我脸上……它嘴里还有一张小嘴,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咣当!旁边的计算机突然翻了,怪物被砸倒,我以惊人的反应力脱身了,可能这就是一个人的潜力吧。然后我用炽热的火焰狠狠地教训了它,没想到它居然顶开计算机钻进通风口逃了回去,火焰没有伤到它分毫!它外面也许是一层类似昆虫的外骨骼,否则不可能不会烧起来……

  我急忙逃出了这差点要了我的小命的房间,一路飞奔,能有多快有多快,至少别让怪物回来把我杀了。

  然后我现在在哪里?前面是岔路,不过很奇怪,右边被一排连接着电源的等离子切割机给封锁了,那一道道蓝色的等离子体像是在警告别人不要过来,或者是在警告那个怪物……也许我应该过去看看,总比再拐一条漆黑的走廊要好。

  我俯下身子,在致命的等离子光束下匍匐前行。

  ……

  漫长的路程……不过我最终还是抵达了被等离子光束封锁的走廊尽头,可以看到一扇有点被撞凹陷了的门,它很显然是用一种硬制合金制造的,强度非常高,而且我从凹陷处察觉到,它很厚重……

  “喂,有人吗?”我拍击着门板,但一点回应也没有……确实,这种门是可以隔绝声音的,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我开始寻找可以把门打开的途径,最终找到了一个拉杆,但是它被锁死了……

  正当我束手无策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

  面前是另一个实验室,不过更应该说是一个手术室吧,里面是一排排病床,上面安装了等离子切割器,有点像工业上用的等离子切割枪,但它们的功率是被严格限制的。

  我在手术室的墙角发现了一个人,他可不是之前那些惨死的家伙,而是一个活人,活生生的人。只是……他的精神状况看上去很不好,一直低垂着头坐在地上,就连我过来了也不回应,他手上有一把从病床的机械手上拆下来的等离子切割枪。

  “hey~你还好吗?”我尝试着和他讲话。

  “……”

  “hey~我们合作,一定能逃出这里的!”

  他稍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两只眼睛……我真不敢相信那是人的眼神,那么无助,仿佛任人宰割的羔羊,透露出一股死亡的气息。

  “没人能逃出这里……我们都得死。”他这么回了我一句,这个人很显然已经对眼前的一切彻底绝望了,但我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因为仅凭我一个人逃出这里的希望微乎其微。

  “总得尝试一下吧,万一成功了呢?”

  他又看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天真的孩子。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人就这么绝望吗?不过我还是决定继续劝说,指不定他能改变主意。

  “别放弃……”

  “所有通往这里的通道都被我用等离子切割器封闭了,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异形到这里。”

  他又补了一句,“我们只有这样才能活下来。”

  我们?这里还有别人?

  “佩恩,他像你说的那样做了,但被异形开膛破肚。”他冷冷地回答。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又找到了一个人,但准确的说是半个人,同样穿着白大褂,铭牌告诉我他叫马克思.佩恩,他的下半身被撕掉了,内脏拖在地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我还是想试一试……”

  “我已经给政府部门发了求救信号,他们也许会派一支部队过来。”

  说实在的,我真不相信政府部门会来救人,一般来说他们都已经自身难保了,逃都来不及,何况政府会先考虑感染。

  “别信他们,要靠……”

  突然,他举起了手上的等离子切割枪,三个蓝色的亮点出现在我的胸口上,我不禁有些紧张起来,这个人不是精神出了问题就是彻底丧失了活着的勇气,搞不好他会把我一起杀掉。

  “hey~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活下去。”我只能这么说,要是言辞激烈的话他准会扣下扳机的。

  这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我可以给你打开一条通道,它通往医疗区的下一层。”他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杂物堆拿出一台平板电脑,按了几下,我看到上面显示一条路径上的等离子光束消失了。

  “拿着这个,它也许会在遇到危险时帮到你。”他把手中的等离子切割枪递给我,但我没有接,我不知道他离开这个后还怎么和闯入的怪物抗衡。

  “这种东西这里多得是,我随便拆一把下来就行了。”

  我表示了谢意,他摆摆手回应我不需要。

  “对了,你叫什么?等我找到了出去的路,一定回来找你。”

  他很无奈地笑了笑,“崔启文,麻醉师。”然后又坐在了刚才的位置。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离开了,我可不想在这个看似安全的地方躲着,怪物总会找到路进来的。

  按照崔启文发进我RIG里的坐标的指示,我找到了那条通道,不管它看上去有多脏多乱,反正我从前面的升降机上下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