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探索
Terminator2020-05-17 17:428,086

  呼哧呼哧……浓重的喘气声,心脏又开始充血了,我刚才是从哪个方向跑的?为何现在还是在还是在这个闹鬼的医院里?

  仔细回想,刚才出去的地方是一扇被大异形撞瘪的门,好像踹一脚就倒了,我也没多想……

  打开RIG存储的地图,我找到了两条路,如果走常规的大道还会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要经过医疗区的公共食堂等地方,抄近道就得钻头顶上那根炸裂的管道,管道还算是比较粗的,可以容纳一个人在里面蠕动前行。

  我有点犯难了,管道之所以会炸裂很明显就是异形搞的,它们最擅长从通风管道里窜出来袭击了……但经过的区域越多,未知因素就可能越多,无论怎么做都有风险,只看你愿意承担哪一种。

  思来想去,我推过来一张病床,从上面进入了管道,这确实挺不容易的,就算是在病床上跳起也只是刚好抓住裂口的边缘,还好手没被划伤。

  这是条单向通行的管道,手电筒已经用病床上的碎布条和半自动步枪绑在一起了,以便遇到危险时可以第一时间射击。当然它还是忽明忽暗,只能乞求这破玩意不会突然灭掉……

  对了,枪膛里的那颗子弹应该是霰弹吧,近距离霰弹的威力是相当恐怖的……我很清楚,除了猎枪,民用霰弹枪在5米内也能保证定点打击,你们可以脑补一下多枚细小的金属弹丸及碎片在头骨内部炸开会是什么效果,看看试验用硅胶内的空腔就知道了。

  管道边缘有一些集成在管壁里的照明光源但它们并没有放出对于我来说和耶稣降临一般的光芒,可能是因为没电……手电筒光照范围十分有限,我也一直没看到尽头,不过只要再爬一小段路就到了。

  前面有什么东西在滴水,我把枪托往上抬了抬,电筒的微光射向上方,这是一段分支管道,直通我的头顶,我看到了一节带着利刃的条状物,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异形从头顶上扑到了我面前,不料那截锈迹斑斑的管道瞬间和主体分家了,只听到一声回荡在耳边的嘶吼,一切就重归寂静,看来底下又是深不见底的……我也不知道该用哪个词,该用“洞穴”吗?

  没法走这条路了,我可不想摔得和叶子一样扁……只好反方向蠕动动身躯,一点点往后挪,如果它们从背后进攻,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在命运女神还是比较眷顾我的,一直到刚才下去的地方,都没有异形出来把我拖走。

  来到了食堂门前,这是相对较单薄的铁门,但我没办法破坏它,不过旁边有一个破开的通风管道……有了刚才的经历,我并不是很想钻,但也没办法,地图显示其他通道都被防护栏封闭了。

  好在这条通风管道并不是很复杂,只需拐个弯就到了食堂里。这里看上去像是新装修的,固定在地板上的餐桌和板凳全都一尘不染,也没有污渍,墙壁上贴着平衡膳食宝塔图,告诉你每天要摄入多少谷类、蔬菜和肉类,装饰得不错,但这明晃晃的白色灯光总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走到左边的那排冷冻库旁,这应该是个自助餐厅,取你想要的食材,从窗口递给机器人,等一会儿就能拿到热腾腾的饭菜,我还是比较饿的,毕竟胃里什么货也没有。

  在这种时候,不付钱吃饭也不算什么不光彩的事吧~

  但我也不愿在这里逗留太久,只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几包鸡汁味的压缩饼干。咦,这里居然还有自助咖啡机!

  咖啡是被压成块状封闭在铝箔里的粉砖,现在是快节奏的生活,没有人会浪费时间去煮新鲜的咖啡豆,如果你是富豪另当别论。我撕开包装,把那块小小的粉砖扔进塑料杯,然后把它放在咖啡机的托盘上,一道激光从上面射出,粉砖顷刻间就变成了小半杯冒着沁人心脾的香味的棕色液体。功率调得刚刚好,我抓起杯子把它倒进喉咙里,这温吞吞的咖啡让人舒坦多了。

  只是板砖一样的压缩饼干一点也不好吃,就像在咀嚼碎石块,我真的宁可去吃橡胶一样的生猪肉……开玩笑的。

  我把剩下的半块“板砖”丢到地上,现在不要说浪费粮食一类的废话,没人会来理你。

  餐厅后面有玻璃门,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远处传来的什么音乐,我是不是又出现幻觉了?

  甩甩头,声音还在,虽然很轻,但我勉强能听清歌词,是……《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好像宝石放光芒……”

  昏暗的太空城市里,听到这首歌,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打开玻璃门,一股冷气席卷的周身,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不仅仅是因为温度。我知道自己可以不必这么劳苦地活着,我也不知道幸存的意义……

  这很美,残忍……而又美丽。

  它是一个躺在角落里的八音盒,《小星星》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看来有人来过这里,这条维修通道。我是从一部梯子来到这里的,地图上说这片地下通道区用于应急逃生。

  只是……它是针对火灾等,而不是针对四处游走的外星生物。地下通道同样缺乏光照,只有墙壁下方的米黄色应急灯可以让我观察周围,这里已经断电了……

  我拐了无数个弯,不知你有没有听说一款叫做《死区碉堡》的手游,这里的构造和那个B-18基地有点相似。不过很糟心的是墙壁上没有指示牌,要不是因为有地图,我肯定会在里面迷路。

  前方是十字路口,很明显有火焰灼烧的痕迹,地面上架着一挺被破坏的自动警哨机枪,它默默地垂着头,似乎在为自己的不力而忏悔……

  看来这片区域也被扫荡过了,地图显示该走前的通道,但它被一层焊接的板材和钢筋给封闭了。

  我又无路可走……

  板材之间的缝隙里夹着一张字条,上面写了这么一段话——如果你想从这条道逃离,就去左边通道末端的太平间找那罐铝热剂和一块缓冲垫,我们是不得已才暂时封闭这里的,致新来访者。

  额……太平间,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地方。

  通道的不少应急灯被砸坏了,玻璃碎片洒落在地上,没穿防护服的话过去要额外小心。我踮起脚尖,绕过那些扎人的碴子,通道的天花板和墙壁被腐蚀得一塌糊涂,可以看见里面裸露的金属丝,我有点惴惴不安,前面并不安全……

  现在能相信的只有手上的枪和那支破手电,其他你还能有什么?我只求太平间最好干净一点,不想被那些尸体吓一大跳。

  我自始自终都没有遇到危险,这可能算是一件好事,但好事通常并不会长久。

  前面一个人……他用头不停地砸着墙壁,那是个人吗?可不然他还能是什么,“嘿!”我慢慢靠近,突然,他的头猛击墙壁,然后留下一片鲜血倒下地上。

  唔……眼前一黑,这个场景没了。原来是幻象,我已经紧张到这种地步了……

  太平间的门被一层铁栅栏封闭了,想要打开它得通过瞳孔识别,我抓起地上那个被扭断脖子的医生,他似乎并不是被异形杀害的,因为脖子上有很深的指纹。大灾变面前,人类的最后一丝理智也没了……

  滋啦——铁栅栏降下,门向上升起,还要经过一个消毒空间。我走了进去,身后的门立马上锁,两边的喷头朝我身上喷出一阵雾气,这消毒液有刺鼻的气味,弄得我连续打了三四个喷嚏。

  太平间空间并不大,旁边有一扇门通往焚化炉,那些有严重传染病的尸体就是在这里被火化的……墙壁上巨大的生化标识似乎在警告我不要入侵,但现在也是实在没办法。

  那罐该死的铝热剂在哪里?我掀开蒙着那些尸体的白布,恶心程度超出我的预期……一具尸体的头被什么东西打烂了,活像一锅大杂烩,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瞬间吐了出来,这真的比那些拖在地上的东西还要难以忍受。

  这不算最糟的……有些尸体是解剖过的,那些挖干净的还好,如果是没处理好的……通通拖在外面,我一直不明白干这种职业的人是怎么忍受这些非人类的情况的。

  铝热剂……铝热剂……靠!原来它和缓冲垫被放在医疗箱里,好了,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吧!

  叽——我听到了,这猥琐的声音,顺着声源走过去,一只抱脸虫的半边身子被焚化炉的盖子给夹住了,我用杆子把它捅进去,一脚踢上盖子,然后摁下了开关,它瞬间被高温给烧成了一团糊状物。

  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我会崩溃的。

  刚走到门旁,噗!身后的通风口炸开了,我退进门里,把它封闭,异形疯狂地扑上来,玻璃瞬间被砸出一大道裂痕,可该死的消毒程序还在进行中!雾气蒙蒙,可我绝不能放松警惕,它用头把玻璃一点点砸碎,然后把脑袋探入玻璃上的大裂缝,我端起步枪塞进那密布尖利牙齿的嘴里,“来吧,尝尝这个!”扣下扳机,它的脑后瞬间被轰出一个大坑,一股黄褐色血雾立刻爆了出来。枪管够长,酸雾也被喷射的消毒液给稀释了,我的手基本没有沾到。

  惊心动魄的战斗之下,汗水浸透了整个脊背……我真不知道我还能支撑多久。

  重新来到板材那边,我引燃了铝热剂(罐子上自带易燃物,可以用打火机点燃)一阵亮光刺痛了我的眼睛,赶紧用手背挡住,等到白光散去,可以看到板材被烧穿一个大洞,金属都烧红了。它开始逐渐变得松软,踹上几脚便整个散架了。

  通道里到处都是碎裂的块状金属,沾血的绷带,镊子等,很是杂乱,但那些应急灯貌似没有受到损坏……但话又说回来,这点亮光远远不够,我只能看清近距离内的一切,要是能捡到夜视仪就好了~

  走了一会儿,前面又出现了一道上锁的铁闸,看那闪着红光的指示灯就知道了。但门旁边的那台计算机还是亮着绿灯的,也许我可以用它来打开铁闸。

  地上有一本散落的蓝皮书,我整理了一下页码,把机器侧面的拉杆拉下,屏幕上闪过一大片看不懂的符号和数字,进入了开机界面。

  系统:安保程序已启动,请输入密码

  密码一定就在蓝皮书里,我翻了翻,在第56页找到了一串手写的代码。

  输入:7A65@3Z/46B

  系统:正在进入初始化状态……

  你妹啊,怎么要这么久……就不能快点吗?

  系统:请叙述你的请求

  ……

  “把这该死的铁闸给我弄开!”

  系统:拒绝执行,请注意文明用语

  我嘞个去……

  “好吧……打开铁闸。”

  铁闸分两部分开启了,我闻到什么淡淡的味道,说不出来……不对,这是血腥味!神经一下子绷紧了,这里有问题!

  往前走了几步,一个被挖出内脏的人倒在地上,他头颅的上半部分不见了,还好,比之前太平间看到的好些……

  不过他应该是一个士兵,因为他穿着军用防护服,虽然这些鱼骨状排列的轻质装甲对异形来说没有丝毫用处。我很好奇他身上为何没有武器,难道异形把他的枪扔掉了?

  答案在一只皮箱里,里面是拆分成模块的脉冲步枪,在很早以前,武器就有了模块化的趋势,我尝试着组装它们,似乎并不困难。这是M41A脉冲步枪,皮箱上的文字介绍说它发射10mm口径无壳穿甲弹,弹头在穿透物体表面的一刹那就会引爆,等于每一颗子弹都是一枚微型榴弹,能针对现役的任何一款人体护甲。听起来倒蛮牛逼的,那这种弹药应该能对异形造成有效杀伤吧。

  我拿走了里面的弹匣,至于怎么装还得琢磨一下……枪栓后拉,把弹匣插进去,用力压紧,似乎就能大干一场了。虽然弹匣只有一个,但枪身侧面的数字显示屏告诉我一个弹匣有95发子弹,应该足够了。

  枪确实是一种能让人胆大的东西,在拿起它的时候,我感觉松垮的身体瞬间注入了能量,甚至整个人都有点烧起来了。

  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跑动的声音……不过我有了全自动武器,应该不必害怕吧?带着这种想法,我把枪抵在肩上,对准前方,跑步声戛然而止。

  透过朦胧的灯光,我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干它!我一阵扫射,那个身影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好,干掉它了!我冲上前去看了一眼,跪下了……

  这是一个幸存者,她到死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啊啊啊啊——我发疯似的抱着头大声喊叫,这不可能,我杀了一个幸存者,我杀人了!眼泪不住的流出,这不应该,不应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我合上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碧蓝的眸子,本来她会成为我的同伴,但现在她死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能耽搁,从地上爬起,双手一直在颤抖……

  咚!一个人的下半身从前面的拐角处被抛出,砸在地上。嘎啦——嘎啦——听起来像是门失控的声音,不知这次我该如何制服它。我走上前去,这扇门不断地一上一下,但周围什么也没有……

  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找到了门的电源,一枪打爆锁扣,箱子打开了。里面是花花绿绿的电线,我抓住它们,用力拽了下来,那失控的门总算被驯服了。

  刚钻进门内,就看到两只异形朝我狂奔,我端起枪,一道红色的射线突然出现在前面的视野里,接着就是密集的射击声,异形瞬间被打得鲜血飞溅,这里有自动哨戒炮!

  哨戒炮前面是两个巨大的金属箱,这是厚制金属板,子弹没法打穿,问题在于右边的墙体距离那个箱子还有一段距离,而那段距离处于哨戒炮的射程之内。我丢了个垃圾桶来试探,哨戒炮瞬间把它从半空中打得千疮百孔。

  看来它并没有之前的机枪塔那么智能……我该怎么过去?

  天无绝人之路,这里有一辆小铲车,能自己前进的那种,我钻进里面,启动了电源,铲车的轮胎开始转动……哒哒哒——车身上瞬间被打出三个凹坑,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射击,主电池被打漏液了,我操控前面的铲子把道挡住,然后从旁边钻了过去,和之前一样,铲子上被穿了好几个孔洞……

  这里应该也是一个中转站,四面八方都是门,但它们无一例外闪着红光,我没法把锁打开,只能沿着道路前进……

  往右拐是一扇自动感应门,打开后我看到了一台哨戒炮,不过它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没有威胁,我在下面的控制电脑上按了两下,把它关了,这样前面的道路便畅通无阻。

  这时,我注意到旁边的走廊,那里的拐角处闪着红光,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不想被人看到……

  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这是一段不算很陡的斜坡,红光就是从侧面透出来的,这种没有警铃的红光一般是警告别人不要随意闯入,但我依旧作死地闯进去了。

  这是个宽敞的空间,里面有几个带生化标识的金属箱,上面还有心跳检测装置的显示屏,我没法打开它,不过我推断里面装着什么生物,不然为什么要装心跳检测装置。地上有不少被抱脸虫缠住脸的科学家和士兵,我不想多看……

  上方的墙面有一个长方形窗口,被铁栅栏封住了,一道射线从里面透出,看来那边也有哨戒炮……

  我转身回去,把刚才那台背对着我的哨戒炮切换成待机5分钟的状态,来确保背后不会被偷袭,然后从前面穿过。

  前面的走廊又有哨戒炮上的镭射瞄准镜射出的射线,看来军方已经封锁了整个区域。过道上有三个金属箱,射线就是从它们的间隙处透过的,那道间隙很宽,以那些枪的火力,如果强行通过绝对会被打成筛子。

  我返回了刚才的地方,把一个科学家拖过来,他脸上的抱脸虫抽搐了一下,把缠绕着脖子的尾巴缩紧了……反正这些人也没救了,就这样吧!我把科学家丢进了哨戒炮的射程里,它立刻瞄准他射击,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一枪打爆了哨戒炮上的镭射瞄准镜,它彻底成了一个瞎子。

  我没有管那挺冒着电火花的哨戒炮,跑到了前面的拐角,那里就是离开中转站的地方,一扇满是信号灯的钢闸门,但它前面有两挺哨戒炮守护,我是没法靠之前丢尸体的方法来解决它们的。

  不过它们的电源就在这里,我拔掉插头,哨戒炮停机了。

  这时,旁边的栏杆下,异形爬了上来,它们应该就是在等这一刻!我朝它们开枪,但它们迅速转移了位置,速度快得惊人,子弹只是打穿了它们身后的墙壁,一发都没命中。

  眼看异形就要扑过来了,钢闸门却突然开启,一个拿着智能机枪的生化人走了进来。它的智能机枪瞄准开火,一只异形被打成了碎块。这种武器和哨戒炮一样有追踪器,可以追踪目标的移动轨迹进行攻击。

  “公民,快离开这里!”

  我不能再犹豫了,异形避开它的火力,扑上来卸掉了它的头,乘它们还在撕扯生化人的身体时,我跑进钢闸门内,按下按钮。钢闸闭合了,一只异形注意到了我,试图钻空子进来,那厚重的,至少有半吨重的门把它拦腰截断。

  生化人确实是一种很忠诚的东西,它们会为了目标竭尽全力,这也是机器和人类的区别。不过我很好奇先前那台残破不堪的生化人为什么要杀我,而这个却救了我,也许它们不属于同一支部队。

  钢闸后面还有一扇玻璃门,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座浮空的天桥,它就像一条苍龙,凌驾于天地之上,只是这条“苍龙”是用机械部件集合成的,透露出一股死的寒意……

  我打开玻璃门……事实上它在我走过去时就自动打开了,“苍龙”两端都是巨大的锁扣,每一端差不多有四个,斜拉向灰暗的外墙,底下的管道犹如扭曲的青蛇,或者不如说是蚯蚓,折叠,缠绕。这是医院的污水管,每天都有成吨的污水被送往处理区处理。

  我感到压抑,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气氛……后工业化的设计通常都会给人这种感觉,桥面上也有灯,只是同样昏暗,这场景……我觉得像是行走在通往炼狱的桥梁,你可以想象一个人在上面站着的时候,这空旷而又不着边际的感觉,只把你逼疯……

  天桥到了尽头……那就是地狱之门,当然这只不过是想象,全靠从那里离开了。但那道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我揉揉眼睛,是的,那确实是一个人,他背对着我,屹立在那块空地上,就像一座丰碑……那是地狱召唤使吗?

  我又靠近了一点,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像是被粗糙的碎石猛烈摩擦过的麻布,他是贫民窟里来的吗?这个人一直站着不动,他身上背着一个沉重的弹药箱,一条弹链从箱子侧面钻出,一直连到他手中提着的机枪,那是挺六管转轮机枪,甚至可以说就是一挺迷你火神炮……我不明白,穿成这样肯定是营养不良,但营养不良的人不可能有如此魁梧的身躯,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力量来提动这种武器,除非他也是一个生化人。

  我等了差不多有5分钟,但这个“人”始终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现在可以确定他,哦不,它,绝对是生化人。它是在守卫什么东西吗?

  我想起之前那个生化人,它并没有对我痛下杀手,相反,要不是它,我早已丧命在异形的魔爪之下,这个生化人应该也不是杀手,但依然要保持警惕。我一小步一小步地踱过去,手中的枪一直紧贴着扳机。近了,更近了……它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了。

  然而看清了这个生化人的相貌,我简直要叫出来……它并不是刚才那些覆盖仿真皮肤的生化人,那身布条掩盖的是一幅机械身躯,上面有不少液压杆和线路,头部被一层惨白的塑胶覆盖,这个机械怪物给我的感觉就是粗犷,但又原始……它是现役的战斗生化人吗?

  它一定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伴随着一阵金属摩擦声,那条机械腿和底盘逐步转过来。设计者还是给它造了个简易的面皮,但这双脸孔的眼窝是空的,里面一双红色的电子眼望着我,像是死神的眼睛……我该怎么做,我举起了双手,只求它不会攻击我。

  嗡~嗡~轰——枪管转动,密集的子弹就像雨幕一样迅速压了过来,桥面上火星四溅,灰尘就像大雾一样被掀起,抛向空中。我赶紧向后跑,机器人的枪口慢慢调转,旁边的栏杆像卷纸一样被撕得粉碎,靠……看样子是逃不掉了。

  机枪的精确度很差,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就能散步到一大块区域,但它也在一步步向前,地上的一个罐头被一脚踩碎。完了,到头来,我还是得死……啊!我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机械人停止了射击,走上前来,我无可奈何地看着它把枪管移过,瞄准我的胸口……

  蹦——蹦——这段被打得到处是弹孔的桥体已经无法承受它的体重了,开始逐步下陷,机器人转头看了一眼,桥体坍塌了。它边下坠边开火,子弹射向空中,有一发擦着我的耳边飞过……

  终于,在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后,什么都消失了,我侧过头望了一眼下面,那只握着机枪的机械臂逐步下垂,机枪依旧在扫射,直到打在那已经断裂的头颅上。真的差点就没命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幸存下来的……

  所以,到底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

  桥体只有一块塌掉了,我应该能跳过去……我退了两步,磨磨手掌,然后冲到裂口处,一跃……啊呀!刚好抓住桥上露出的钢板,尽管双臂充斥着乳酸,但我到底还是爬上去了,可能人怕死就会爆发潜能……

  “地狱之门”被锁死了,我端起M41A脉冲步枪朝门锁开了好几枪,但它表面只是起了几个白点,并无大碍……不过可以从旁边的梯子上到上面的那扇门,地图并没有指示那个地方通向哪里,也许是数据没录进去……

  于是我从梯子上到了那个入口,这又是一条漆黑的通道……我有点难受了,还是尽快跑出这里吧!

  接下来如果开启了一场跑酷游戏,我疯狂地撒腿飞奔,如同背后有无数只异形在追赶。不过这是一条直道,这样跑没有任何问题。

  除非……

  “啊!”我一脚踏空,掉进了一个坑洞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