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幸存者
Terminator2020-05-14 21:118,979

  电梯依旧在运行,只是时不时地颠簸,一震一震的那种……

  想起从睡眠舱苏醒以来发生的事,着实有些惊魂未定啊,我不敢相信自己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居然能活到现在……当然很多时候也都是靠运气,但终究还是活下来了。

  呼~

  那些被残忍杀害的人,我为他们默哀……真想知道这一切的元凶究竟是谁,如果让我逮到他,我会揪着他的耳朵,用磁力靴前端那个金属块亲吻他的屁股……不过现在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这儿了。

  电梯门打开了,面前便是超市区,也可以说是商业区吧。如果是在往常,这里的布置可以用繁华乃至奢华来形容,巨大的霓虹灯招牌耸立在购物大厅中央,透过从各大楼层的玻璃就能观摩它的全貌。周围各式店铺的门框上也挂满了彩灯,摩肩接踵的人们提着便携式购物箱穿梭在购物架之间,其中也包括不少全自动送货机器人……那场景简直堪比“¹黑色星期五”时的狂欢。

  然而现在,没有灯光,没有人群,什么欢乐都没有,有的只是鲜血和死亡……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里就像被《猩球崛起》里那些愤怒的黑猩猩们蹂躏过一般,四处都是玻璃等易碎品的碎片,以及撕裂的电线。就在我头顶上的通风口,一个人的头被卡在里面,血还在顺着脖子往下滴。

  旁边的电脑可以更新地图数据,我查看了一下,这里是顶层,也就是第五层,要找到电梯下到第一层。现在商业区内部具体是什么样不太清楚,如果能找到监控室之类的地方,可以查看内部情况就好了。

  地图告诉我,监控室离这里很近,转几个弯就到了。

  不过没必要这么急,这里是商业区……应该会有很多用得上的东西。我决定调查旁边的一个房间,主门上有穿刺的痕迹。

  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门都已经被戳过了……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开门,就目前的观察来看,这些异形并不像丧尸一样无脑,它们通常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而且它要是在里面,我周围的通风口就不可能还这么安然无恙。

  来到门前,啊!!!!还真在里面啊……

  异形把整扇门给破开了,它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强悍……门面被整个推飞出去,包括站在它前面的我。

  我感到有点呼吸困难,事实上情况可能更糟,我的背部摔伤了。异形也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下一秒,锋利的指甲就勾住压在我身上的半块门板,它瞬间从面前消失了。

  一枚手枪子弹从侧着的枪膛里射出,刚好击中它的踝关节,异形愣了一下,我抡起脉冲步枪,一枪托打歪了它的脑袋,但它似乎并不在意,把我翻了个身。也许它是想把我作为宿主,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异形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其实说句实在话,和其他同伴相比,它对我已经够客气了。它重重地一掌拍在我的太阳穴上,那感觉就像是被列车撞了一下。我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任由它把我拖走。

  但它显然做得还不够,我清醒过来,一枪把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给打落,异形立刻跳来,水晶吊灯砸在我面前,碎片溅得到处都是。

  不过它跳的地方不太对,那个货架承受不了那么重的重量,侧翻了,这个流着口水的怪物也跌到了地上。我刚好给还没有清醒的它吃了一记静态能量,然后一梭子子弹打断了它的左腿。

  它发出刺耳的尖叫,甩了一下那半截断腿,酸液所到之处都开始冒泡凹陷。不过它现在只能爬行,基本构不成太大威胁,可以不用管这家伙了。我双手撑地,一瘸一拐地逃离了这个可怕的怪物。

  安保室距离我所在的位置不远,可我几乎花了两倍的时间才到那里,因为我的背很痛。

  通过窗户上的破洞我翻了进去,这简直要了我的老命……里面同样一片狼藉,我都有些习惯了。正中间的椅子上有半个安保人员,为什么说半个,我想你也是很清楚的。那半截身子刚穿上防护服的靴子,其他部件都被撕得乱七八糟,要是有好的我就很高兴了。

  好在这里有补充静态能量的地方,就是那种有接口的罐子,用上面的连接部件与防护服对接就行了。

  安保室的监控系统很完善,留存有不少监控录像,还能利用操控台中央的轨迹球调转摄像头查看商场内部,也许我可以大致看一下这里有多少异形。

  一共……不算没有监控的那些管道和夹层,这层楼至少有37只异形在四处游荡……

  我真的被吓到了,一只异形就足以要了我的命,更何况是37只……就算我把脉冲步枪剩下的两个半弹匣全部打空也未免干得掉一只,何况这里还不一定有补给。

  就在这时,我的RIG响了,是……有人在呼叫我……

  “hey,hey!你好,我是科尔,是这里的保全人员,呼~好疼额~~”

  这个人这样回复我,当然可以确定这不是陷阱,我不相信那些外星的野兽能使用RIG这种高科技产物。

  于是我决定回复他。

  “你,你好,我是……”

  我的名字是……哦,我记得我好像已经忘记了……

  “咳咳~我受伤了,你身上有体细胞凝固剂或是别的医疗用品么?救救我……”

  “我有,我有啊~你现在在哪里?”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就像一个人把烧炭吞进了喉咙里,我是不是不该管那么多?

  “我在四楼,离你现在的位置很近……我把自己反锁在一个房间里,你到四楼就应该能看到我了……能帮帮我么?”

  “额……”

  不知为何,先前还盼望着遇到活人的我却突然犹豫了,不是因为担心仅存的医疗品和弹药不够用。

  “好吧,安保室内部有武器和弹药,你喜欢拿就拿,还有商店,那些东西应该足够你来救我了……这样吧,我知道出去的路,你救了我,我带你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困境中人考虑的最多的就是物资储备,他这样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好吧……”

  科尔把路线和军火库密码发到了我的RIG里,军火库的位置就在安保室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后面。不过事实总是和想象有很大的区别,军火库几乎被搬空了,武器架和弹药箱都没有东西,只有门口的办公桌抽屉里还剩下一些零散的子弹,甚至连一把手枪都没有,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被坑了……

  不过他说知道出去的路,这或许能帮我躲避那些异形,我最终还是决定前往科尔那里。

  在安保室的一个隔间里我看到了那个商店,这是一台巨大的黑色货柜,那些武装部队就从这里面通过远程链接购买武器弹药等军需品。

  我尝试着进行操作,可是商店不让我买,无论是里面库存的物资还是远程输送过来的,原因很简单,说是什么非工程师、保全人员、军人不得购买武器装备和补给,这和科尔说的不一样啊!!!!

  但这样未免也太过于悲惨,我找到了旁边的工作台,工作台可以对现有的武器和工具进行改装升级,只需把武器和配件放进各自的入口,不知为何我脑子里对这些还有印象。

  可这个工作台和我印象里的有啥不一样呢?

  “非工程师无法操作,谢谢合作”

  我真的要砸东西了,虽然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砸……不管了,还是走吧。

  科尔的路线抄了一条近道,那不是常规路线,倒像是走了“暗门”,我的地图上并没有这些信息,看来他确实对这里非常熟悉……哦,他是这里的保全人员。

  爬了一段梯子后,我正式到达了商业区,也就是异形泛滥的地方,小心点……杀手无处不在。

  梯子尽头是一个角落,我没看到什么异形一类的东西,附近10米处有一个扶手电梯,可以去下一层,很反常的是那里有两只异形直僵僵地站在那里面对一根很粗的电缆线,它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如果那两只异形就这么站着,那应该不难对付,我可以在远处释放静态能量然后枪击它们,可是在我对角线大概70米处有十几只异形,我嘞个去……

  很是奇怪,之前在医疗区遇到的异形都是潜伏在暗处的,这里的异形却偏偏在明处,而且就在我眼皮底下,它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但就算是这样,那堆异形也够我忙活的了,我手头上的子弹可不够来对付它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异形与我之间隔着一个架空区域……强攻毫无疑问是否决的,就算我杀死那两只挡路的异形,以别的异形的速度,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冲下四楼,也许我应该扔点东西引开它们,偷偷溜下去。

  地上有不少易拉罐,捡起来就可以丢很远,我拾起易拉罐,把它扔到了空荡荡的楼层上空。啪嗒!这种往日不被注意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像打雷一样吓人……

  事情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异形纷纷朝着易拉罐坠落的方向追去,估计它们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聪明~

  我来到了扶手电梯上,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机,虽然我看不到血迹,但碎裂的墙壁和耷拉的电缆始终不能使我安心……

  我是不是有点太鲁莽了?

  砰!砰!头顶的通风口和玻璃窗突然全都炸开了,至少五六只异形蜂拥而出,把我围堵在扶手电梯上。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都没有意识到它们是怎么出现的。

  难道……它们是在引诱我到这里?

  异形张开了滴着口水的利齿,它们就要发动攻击了!看来我今天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了……我默默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闭上了眼睛……

  这时,一个金属柜子出现在我的头顶,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异形赶紧窜到附近的墙壁上避开,我一把抓住电缆线荡到了四楼的地板上。原来是科尔,他来救我了!

  “快跑!”科尔又用手上的²动态能量模块隔空吸过来一个柜子,但在他丢过去时异形已经冲上来了,我直接对着它们开火,最前面两只异形被打成了碎块,它们的爆浆强酸腐蚀了扶手电梯的围裙板等,电梯上爆出一片电火花,异形暂时停下了脚步。“我们必须离开了!”我拉着科尔,他哆嗦了一下,看来他手上有伤……但我顾不了那么多,路线尽头就是扶手电梯对面的那扇液压门,门上有瞳孔扫描装置。

  我有些粗暴地把科尔的头按到了瞳孔扫描装置前,不是我故意要这么做,我们实在是没有时间了……

  在门闭合前,一只异形钻进了上下门板之间的缝隙,厚实的门把它活活压成了一张饼。我和科尔险些被飙射的酸血溅到,还好他及时把我扑倒在了地上……

  “快!用等离子切割枪把门焊死!”

  我从科尔用手指着的方向找到了一把等离子切割枪,这可不是医院里用来做手术的仪器,而是正规的工业上使用的切割工具。我用它把整个门缝都给焊死,现在没有任何人或别的东西能进这个空间了。

  终于碰到了第一个安全的活人,这可是我自苏醒以来遇到的最高兴的一件事了。

  “科尔,你没事吧?”

  “还撑得住,你有医疗瓶或者体细胞凝固剂么?”

  他身上是一件军用的防护服,但已经破烂不堪,背部的装甲块都被扒掉不少,血和破损的残片混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给了他50ml体细胞凝固剂,这些高级的医疗品用来治疗外伤是很有效的,不过他似乎已经没有能力把防护服脱掉了,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些残片从他身上拽下来。

  “呼~舒服多了,刚才疼死我了……”

  我能感觉得到科尔有点抵触我对他进行治疗,也许是因为刚才粗暴的行为,但我是真没办法。他直起身,从角落里取来一挺机枪,这种叫M56智能机枪的武器能固定在身上,它与头盔有连接的追踪装置,当然这些都是科尔告诉我的。

  “我们恐怕得赶紧离开这里,那些怪物会利用其他通道进入这里……”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不确定,于是我去门那边查看了一下,就在我把耳朵贴到门板上时,耳边凸起了一小块,该死……就算是这扇液压门也不足以阻挡它们!

  我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脉冲步枪,但科尔示意不必这么紧张。

  “别担心,我有条安全的路,可以通到安保室。”

  都这种情况了还有安全的路?科尔的话信得过?

  “这个是通风管道,只能让工程师进入,不过我在你来之前破坏了通风口的安保装置,我们可以爬通风管道去安保室,我得补给一下弹药,弹鼓只剩50发子弹了。”

  可是安保室已经被搬空,去了又能有什么用……我是想这么说,但也没说出口。科尔知道我的想法,对我说他要去商店买弹药,那个商店我是用不了。

  “回去的话,一直爬通风管道,就能离开这里。别担心,我要打开通风管道了~”

  我记得那些怪物也会爬通风管道……喂!!喂!!别呀,傻瓜!!

  太迟了,通风管道的盖子瞬间炸开,一只异形像子弹一样从里面蹦出,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科尔被它扑倒。眼看他就要没命,我抓起等离子切割枪一枪打断了它的尾巴。

  异形发出如同喷气般的嘶吼,丢下科尔转向我,接下来的两发等离子光束都被它躲开,就在这时,科尔侧过身子用智能机枪把它打成了碎块。

  看着逐渐沉降的异形尸体,我和科尔都直冒冷汗,这种怪物防不胜防……也许我们需要一点时间休息一下,但显然这不是休息的时候。

  科尔简单地说出了他的故事,这里原本有25名安保人员负责维持治安,就在不久前有不少人离奇失踪,他的支队负责搜寻这些人的下落,但其他人都再也没有回来……

  “其他支队呢?”

  “我不知道,应该是死了。”

  他看起来很绝望,我也能理解,如果没有遇到科尔我怕是迟早也要自杀,但他好像对异形一无所知。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虽然门很厚实,异形短时间内无法砸开,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要正面杀回去吗?”我不知道科尔为何突然这样问……所以我没有回答,转身要钻进通风口。

  科尔拦住了我,把我拉到了控制台,我都没看清这个房间里的具体布置……他似乎有了主意,可他并没有说,一个人在前面忙碌。

  “科尔,我们必须得离开了……”我开始急了,门还没有开裂,但已经形变得有些严重了。

  “是这样的,你来看这张图。”我来到控制台前,顺着他指着的投屏,这个是?商场的电路图,科尔点了点一台空调机,这有啥特别的……

  “我要让那个空调机超载工作,这样会引发爆炸。”

  “可这也炸不到异形啊,隔了那么远,何况它们也不怕这点威力。”

  “我可没说要炸死异形哦~”他开始耍滑头了,这让我觉得恶心……

  我冷冷地回了一句“那干啥?”,感觉这家伙变得有些让人不喜欢起来。

  “炸掉它们旁边的玻璃幕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么?”

  “空气被抽进外太空里。”

  “由于气压关系,里面的无固定物体都会被卷到太空里哦~那些怪物……”

  真亏他想得出来,我居然没有意识到。

  “那我就这么喏~你等一下就行了。”

  科尔继续在触摸屏上操作,几分钟后……

  “好了,过来看监控录像。”画面锁定了那个空调机……

  “引爆!”

  科尔用力拍了一下启动键,空调机开始剧烈震动起来……我还是有点怀疑,真的能行吗?

  “放心,我替换了它的保护程序,它一定会超载的。”

  空调机开始震动得越来越厉害,出风口已经明显能看到内部线路的绝缘塑料被烧焦产生的烟雾。“快爆掉啊,不然我们死定了!”我们急切地希望这毁灭的事情发生。

  终于,空调机开始出现明火,几秒钟后,玻璃幕墙整个被炸碎了,在附近的监视器被破坏的瞬间,我依稀看到一堆异形被卷入太空中。

  “放心吧,保安室的氧气和商场里面的管道不同。”

  “真有你的,科尔~”我和他击了个掌。然而我们高兴得有点早,周围的灯全部熄灭了……投屏出现一个大大的红色电池符号,接着控制台启动了备用电源,电脑告诉我们这电源还能维持两小时。

  “什么情况?”

  “一定是刚才损坏了电路,封闭幕墙放不下来,出去就是真空环境了。”科尔操作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效果。我突然想起防护服是有氧气装置的,也许科尔能出去修复电路。

  “坏掉了,一直没换……”这就非常尴尬了……

  “不过还是有办法的,我有工程师执照,不过我不喜欢维修,就来这里当安保了。我可以把医疗区的电力调到商业区。”

  这……

  “去拉一下那个拉杆,就是红色指示灯旁边那个带电力图标的。”

  等等,似乎忘记了一点东西,是什么?突然想不起来了……

  医疗区……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你在干嘛?时间不等人!”

  再给我点时间想想……哦,崔启文还在医疗区那里!

  我连接崔启文的RIG……显示了,RIG的健康值是满的,还好他没事。再连接语音通话……

  “崔启文!!你还好吧?”

  “……是你……你还没死啊……”

  “我们找到出去的路了,我来的时候记录了路线,你跟着路线来找我们。”

  “你……”

  我真的是服了,他居然还想着救援队……

  “他们都死了,我说救援队!就算你找到,他们也会杀了你,之前那批二话不说就拿子弹招呼我!”

  “……”

  “要不要我们过去接你?!”

  科尔也看不下去了,“你好,我叫科尔,是商业区的保安员,我和这个孩子把商业区的怪物都清理掉了,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

  “这样啊……那好,我来了。”

  在视频窗口,我看到他站起来了,从手术台拆了两台等离子切割器,沿着我的路线进发。

  “右拐,小心,你左边有东西!”他一发等离子束斩断了异形的胳膊,然后三下五除二卸掉了它的脑壳,这家伙还算够机敏的……

  等了大概20分钟,我们会合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堆人聚起来才舒服。

  科尔拿过来一份电子档案,啊不,这是电子文件,加密过的那种,他说是医疗区的朋友给他的,希望崔启文能看一下。

  “嗯嗯,给我……”崔启文很认真地看着,突然,我们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把记录文件的光盘抽出,一把掰成了两半。

  “你……没事吧?”科尔吃了一惊,崔启文则满头虚汗,他看起来非常紧张。

  “你隐瞒了什么。”我一开口就会引起不快,但我还是要开口,这一切绝不会是巧合,就之前在医疗区见到的情况来看!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我说真的。”他举起手,看样子是希望我们认为他没有恶意,但我突然变严肃了。

  “我想知道……”

  “这个,等我们安全了再告诉你们,这里不安全,我没法把整件事告诉你们,太复杂了。”

  ……

  “行吧,我们走。”

  没有人再追究这件事,因为追究了也得不到结果……

  来到安保室,科尔打开了商店,我们各自补充了弹药和防具,崔启文还买了把霰弹枪,他似乎并不像个普通的医疗人员……他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闸门关闭完毕……氧气填充完毕……OK,我们出去吧。”

  崔启文和科尔要动身了,目前看来这个问题是无法解答了……

  这里是死气沉沉的五楼,虽然照明系统已经恢复运转,但是封闭的银灰色闸门给人一种无名的压抑感……什么都没有出现,一切陷入死亡空间……相信科尔他们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虽然刚才看到的那些异形已经被吸进了外太空,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它们极为狡诈,很有可能有漏网之鱼潜伏在四周打算给我们致命一击。

  也许我们应该去搜索一下附近的商店,至少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现在在5楼,要不要搜索一下附近的商店呢?

  左边是服装店、床上用品店,右边是食品店和厨具店,也许这里是生活区吧~

  左边两间店很难找到有用的东西,等离子能量可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从玻璃窗里望进去也看不到尸体什么的……会不会说明比较安全呢?

  好吧,在收银台找到了一张电子信用卡,里面差不多有两百美金……

  右边第一间就是食品店,不过没有什么食物,大概都被卷进真空里面了。不知道为什么,桌子上有一个小型医疗瓶……

  旁边是厨具店,话说回来,现在还有锅和菜刀卖,虽然利用烹饪机器人可以按最科学的比例制造食物,可还是没有自己做的菜好吃。这里散落了一地的菜刀和锅铲,这种东西想必破不了异形的防,不过抽屉里有一块等离子切割枪用的电池,这倒不错~

  下楼……

  4楼的墙壁上布满了弹孔和划痕,还有不少水桶、箱子等拼搭而成的简易路障,看来安保人员曾经在这里阻击过异形。地上有一些蔓延到通风口的血迹,但并没有什么尸体一类的东西,除了几条残肢,看来那些士兵也成了异形的孵化器。

  前面是一道幕布,不知为何有雾气从里面冒出……科尔告诉我那是温泉澡堂,而且是必经之路,那就不得不过去了。

  路过几个更衣室后……

  这里是澡堂,不过已经不能泡澡了。池子里的水很脏,还有一股臭味,好像酸……

  我们沿着澡堂边缘的过道绕圈,门就在正前方的尽头,不过好像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嘶叫声,科尔也注意到了,他示意我停下脚步。

  我们观察四周,却没发现什么,这应该只是暂时的……

  “你看到那个了吗?”科尔指向我右后方,但我的视野内只看到一片雾气蒙蒙的池水。崔启文打开前面的大灯,周围的能见度高了不少。

  啊,我看清了!是那片水域,不停地冒泡。崔启文走过去想看清楚,不料一脚踩上一块肥皂,它呲溜一声滑进了水里。

  水面开始荡漾了,有什么东西在朝我们迅速游过来。

  “射它!”科尔的智能机枪率先开火,水面波动的方位溅起一片水花,可并没有什么东西浮上来,难道没有打中吗?

  突然,水里的不速之客像一枚子弹般射了出来,我差点和它撞个满怀,旁边的大理石墙壁被砸出一个凹坑,碎石块扑在我脸上,几乎让我破相。科尔一把把我拽向身后,一股黄绿色液体喷在我之前的位置,台阶顿时被腐蚀成了斜坡,惊魂未定的我抓起枪指向前方,科尔的智能机枪又被一刀两断,半截枪管飞到了我头上,差点没把我砸晕。

  这时我才看清了异形的全貌,这只异形的外表十分奇特,它比之前遇到的那些异形要高且强壮,头部向后延展成一块扇面,两侧都有黄色的囊,里面似乎蓄着毒液,尾部的双头斧结构取代了利刃般的骨刺,这究竟是什么?

  那把锋利的双头斧猛地甩向科尔,他用剩下的半截枪身招架,却根本挡不住这强大的力量,整个人砸在墙壁上,瘫倒在地。崔启文试图瞄准,但异形那强有力的后腿如同弹簧般蹬地,避开了那发霰弹,一股浓酸随即溅到了崔启文身边的墙上,好在他躲得及时,不然以这种强腐蚀性物质的威力,他瞬间就会只剩半个身子。

  我举起脉冲步枪,不料被一掌拍飞,异形的爪子抓在我胸口,像撕纸一样把防弹背心给扯了下来,我一脚踢在它头上,却像是在挠痒痒,异形按住了我的肩膀,张开嘴打算用内巢牙击碎我的头颅。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发子弹击中了异形的背部,是科尔!他还有一把手枪。异形怒吼一声,丢下我窜到了墙上,崔启文抓住机会反手一发霰弹打断了它的右腿。异形跌落到地上,它依然试着用前肢站起,我没有给它这个机会,把它扫成了马蜂窝。在异形死的时候,它像自爆一样喷了一地的脏水。

  我大概知道水为什么会变混浊了……

  ¹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是美国一年一度的疯狂抢购日,也是一年中海淘线上线下折扣最大的时期。

  ​²动态能量(Kinesis module),它的基本原理是将一个物体置于特殊立场中,使其进入可操控的无重力状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