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间谍
Terminator2020-06-26 14:3310,889

  科尔共享的地图告诉我们,穿过澡堂附近的家电市场后有一台货运电梯可以直接下到三楼。

  家电市场的空间比我预想的大多了,而且里面不知为何整洁得让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感觉像极了一只小白鼠被封闭在没有窗户的大号白铁皮匣子里,空空荡荡,死气沉沉,当然如果往好的方面想,小白鼠一共有三只,他们可以互相照应。

  现在的家电看起来真是高端,如果再早个十年,你绝对想不到那些壁挂电视居然就是一块透明的玻璃板,只需把眼睛对准侧面的摄像头就能启动。不过现在,断电的它们就是一堆没什么用的硬质玻璃,兴许还可以用来砸人。

  不过这里的布置实在是复杂,那一排排高低不一的冰箱、洗衣机等把这里分隔成了无数条过道和小块空间,我们或许无法看到那些潜藏在障碍物后面的杀手,但它们却能轻易从冰箱上方对我们发动突然袭击。

  崔启文突然拦住了我们,“当心那边的方块,那是感应地雷。”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那些绑着合成布料的长方形物体,它们吸在冰箱的两侧,正中间有一根伸出的细棒,顶端那个带着不少细针的球体则是被崔启文称作“生物感应装置”的东西,根据他的说法,这种东西能检测到极其微弱的生物电,根据其强度来判断距离。

  “这种东西在我们那边被叫做‘钉雨’,一旦引爆,里面的数千枚钢钉会以超过950m/s的初速把你切成肉块。”他这样警告我们。

  哪边?他怎么会如此了解这种军事武器的威力?

  “虽然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麻醉师,但我有个爱好就是搜集那些军事武器的资料,额……你懂的,业余军事家。”

  “听起来像云玩家。”

  于是我们绕过那些地雷,贴着一个大铁柜子走,别说这些感应定向地雷了,地板上还有能检测气压变化的炸弹,当然这些又是“业余军事家”崔启文告诉我们的。

  嗯,那个散发着绿色光芒的是什么?

  我把手伸进一堆工具箱的缝隙里,把那个扁扁的计算器抽了出来,不过这东西估计并不是用来算账的计算器,因为那种东西很多年以前就被淘汰了,何况这个“计算器”前面还有一个接口。

  我好奇地把它翻过来又翻回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左下角的那个W形标志,我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哦,是那个生化人,这是维兰德·尤塔尼公司的标志。

  我戳了一下崔启文的后背,问他是否知道维兰德·尤塔尼公司的相关信息。崔启文想了想,告诉我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跨星际公司,90%的家庭使用他们的产品,这点也同样得到了科尔的证实,甚至我们用的M41A脉冲步枪等武器也都是这个公司的产品。看起来确实是一家十分庞大的企业,而且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它都有涉及。

  “科尔,这都已经到底了,为什么还没有找到货运电梯?”

  别说什么升降机了,就连扇门都没有,我们面前只有一道光秃秃的金属墙壁,似乎是在无情地嘲笑我们白费功夫。所以呢?科尔的地图过期了吗?

  “你们为什么都不会看看头顶上呢?”科尔一脸很无奈的样子,于是我们看了看头顶上方,上面居然还有一条悬空建造的过道,进来的时候都没注意到。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难道是让人在上面欣赏来来往往的人群吗?

  过道末端断裂了,得越过那段空档才能到达前面的走廊,科尔走到墙角,拉下一个拉杆,上面的两段梯子迅速降到了地面。“这里原来有一台升降机可以直接上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拆掉了,可能是不想再有熊孩子溜上去玩。”“真是个不错的点子。”我回答道。

  顶端的平台边缘有一道卷闸门,顶部有一块显示屏显示着“维修室”,侧面则是一扇很大的矩形玻璃窗,里面有一层幕布挡住了内部的光景。科尔走过去把墙壁上的盖子一把拽下,里面是一个插槽,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中的“计算器”,接口和那个插槽完全吻合。

  “我想,这一定是某种解码器,可以破解这个门锁。”科尔把解码器的接口插进插槽里,上面立刻闪过一大片2、1、0一类的数字,我差点没认出来这是最常见的二进制代码。

  破译程度:60%

  还要一会儿……

  破译程度:85%

  快了……

  破译程度:99%

  咣——砰!上面一根吊着的金属圆柱体突然失去了控制,笔直落下,我和科尔赶紧避开,解码器则落在地上被砸得粉碎。“崔启文,你在干什么?”科尔愤怒地吼道,“你想把我们都害死吗?”他看上去也受到了一定的惊吓,虽然他的站位很远,“我只是想看看这个扳手有什么效果……”

  ……这就太让人尴尬了。不过好消息是,门锁刚好已经解除,门后的主齿轮缓缓旋转,带动其他齿轮和轴承等把门拉开。“科尔,我进去探探情况,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示意他们把后背贴到门框边上守卫,然后迅速冲进房间里。打开两盏应急灯,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周围是一堆零件和组装到一半的家电,还有各式各样的线路等。我用一根金属杆撬开墙上连接着电源的箱子,里面是一枚能量节点,这个东西应该派得上用场,比如用来开门或者强化武器什么的。

  但我也发现了一些标有维兰德标记的方匣子,里面有什么秘密?

  就在我把手伸向方匣子的锁,意外发生了,只听身后一阵沉闷的金属撞击声,门被反锁得死死的。我用力拍击门板,却只能发出一点噪音。“试试看能不能破坏门锁!”科尔通过RIG向我发话,我赶紧掏出等离子切割枪朝门锁射击,但除了爆出一阵火星外,这种外表光亮的合金只被烧掉了一小点。

  真正的麻烦还在后头,较大的那个匣子爆开了,两只抱脸虫从里面钻出,径直罩向我,我闪身躲过,差点被扑个正着。“科尔,快想办法进来!”抱脸虫绕过桌子,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它们随时可能从哪里蹦出,然后将胚胎注入我的体内。啊!看见了!一个从操作台后面的缝隙里爬出来了!我抓起刚才的金属杆刺向它,但是晚了一步,它躲到了里面,我朝着操作台胡乱扫射,终于听到了抱脸虫暴毙的惨叫,好险……

  啪!什么东西扑到了我胸口上,我被这冲击力弄得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那只突然袭击的漏网抱脸虫伸出多节的肢体想抓住我的头,我拼命把它往外推,但它却用柔韧性极佳的尾部缠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到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不一会儿眼前都开始模糊。“科尔……打……打碎玻璃……”仅存的最后一丝力气让我喊出了这句话,伴随着激烈的枪声,玻璃炸开一个大洞,科尔冲上来抓住抱脸虫,崔启文在后面拽住他的护甲,好容易才把我的脖子给解放了。抱脸虫拼命扭动,科尔死命拉直它的前半边和尾巴,他手上的青筋根根爆起,“快点,我撑不住了!”他把抱脸虫丢到了墙角,崔启文一枪将其炸成了碎片。

  “咳,咳……”我在他俩的搀扶下费了好半天才站起,感觉脖颈就像被一根橡皮绳勒紧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某种安保机制……”谁也不知道危机的始作俑者是谁,但愿不要再发生这种事……

  “快走,我们离开这里。”没有一个人留恋这里的一切,尽管地上和桌子抽屉里还有些等离子能量,我是说我们肉眼就能看见那些电池,但谁也不能保证这里不会再蹦出一只抱脸虫来。

  回到过道,不知为何觉得脊背上有一阵凉飕飕的阴风吹过,就像手持镰刀的死神把手搭在我的肩上,那种感觉一言难尽……

  砰!在听见炸裂声的一刹那,直觉让我抱住头蹲在地上,科尔和崔启文调转枪口对准天花板上的通风口开了几枪,却只打爆了半截钢板,面对来回摇晃的通风口盖子,每个人心中都感到了刺骨的寒冷,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除了我们。

  过了差不多5分钟,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现代人失去了计时设备就等于失去了时间观念,我们确实太过于依赖机器。好吧,我想说的是我们终于缓过神来了,眼前别的不重要,赶紧撤离这片区域要紧。

  除非……

  排风扇整个被顶飞了,两只锋利的爪子扒在入口边缘,异形露出了死神般令人胆寒的利齿,没有任何人下令,所有人的腿都像机械一样开始飞速狂奔。异形紧跟其后,人类前行的速度在它看来是如此不值一提。崔启文回头就是一枪,钢珠从弹壳中射出,却只喷到空气……科尔也转身开枪,但异形根本不在乎手枪的威力,尽管那也是军用武器。它顶着子弹的冲击,如一只离弦的箭笔直前冲,我们几乎丧失了生的希望,只是任凭子弹从枪口喷出。“注意!”科尔喝道,一枪打断了灯管的连接件,一排熄灭的装饰灯失去了支撑,架子瞬间坍塌。异形停下了脚步,但那只是暂时的,不一会儿它就越过了坍塌物,与此同时我们三个也越过了过道的裂口,来到了门前。然而糟糕的事情是,这扇门没有电力,需要用旁边的蓄电池开启。科尔用动态能量吸住电池,我们两个疯狂开枪,总之竭尽全力阻止异形前进。

  “门马上就开了,大家坚持住!”

  终于,门开启了一半,崔启文第一个进去,我第二,科尔殿后,就在他刚要进去时,异形立在了门前。我用等离子切割枪截断异形背上的管子,他乘机钻进门缝里。异形转身扒住门板,将它推开,我和科尔推住门把手,但人的力量完全无法和异形相比。异形张开了嘴,内巢牙向后收缩,崔启文一把将霰弹枪塞进它的嘴里,“吃子弹吧!”砰!异形的后脑壳被炸开一个大窟窿,它终于失去了支撑力,倒在了地上,门也闭合了。

  待我们停下,才发现科尔倒在地上,异形的酸血溅到了他的胳膊上,好在并不多,否则他的手臂会瞬间和躯干分家。我身上还有一些急救喷雾和体细胞凝固剂,这个时候刚好派上用场。经过简单的消毒和治疗,以及我们的呼喊,他终于恢复了知觉。

  利用货运电梯,我们来到了专门出售食品的三楼,这层楼有点不懂,扶手电梯坏掉了,不知道为什么。

  “额~我们可以从观光电梯那里下去,不过不知道电梯能不能用。”科尔回复道。

  或许可以试一试,不过我决定搜索一下旁边的糖果店,里面已经基本上看不到糖了,被吸走了吧。

  不过还是有一些糖果的。

  如果你要像科尔和崔启文那样问我为什么会拿那些糖果?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搜索了一遍之后啥都没拿走,有点不甘心而已。

  下面就是利用观光电梯了,但是无论我们怎么摁那个按钮,电梯就是没有反应。也不奇怪,刚才电路超载带来的的负面效果不可能不大。

  “科尔,你能修好它吗?”

  “试试看吧,不过该怎么弄呢?电梯的控制器在上面。”

  一番激烈的讨论后,首选的就是破解电梯系统,因为担心会有异形从上面跳出来。这个科尔可以做,一下下就行了,因为防御系统被刚才的超载工作破坏得乱七八糟,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好了,系统恢复正常。不料就在我摁下开关时,只听电梯门内部自上而下传来一阵尖叫,接着就是沉闷的撞击声,看样子有什么人掉到了电梯厢上面。

  “控制器出问题了,我们可以撬开电梯门,进入天梯间。”

  没人说什么,过了好久,我默默地问了一句。

  “你能修好它吗?”

  “之前给你说过了,我有修东西的天赋。”科尔给我做了个OK的手势,看来他是没问题的了。于是我们找来一根金属棍,看起来还是比较结实的。电梯门本身就有点损坏,通过缝隙就能插进去,接下来就要利用杠杆原理了。

  好的,我们三个人,3,2,1,用力!!!!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电梯门终于被打开了。我和科尔踩着崔启文的肩膀,爬到了电梯上面。电梯上确实有一个人的尸体,被电梯上伸出的一根钢筋扎了个透心凉,我们没有管什么,毕竟死人无法复活……电梯上确实有一块控制器,外接电源的突然超载烧坏了这台电梯的控制器,好消息是附近还有一块备用的,还有包装壳,应该是以防万一的备用品。我把备用控制器递给科尔,他把坏掉的递给我,还对我说坏掉的控制器可以放到一旁,或者拿来扔怪物。

  “能砸断它们一只手吗?”我和他开玩笑,但科尔表示别闹了。

  更换了控制器后,电梯启动了,不过我在科尔忙活的时候有新发现,新的控制器里有一个黄金半导体,这个东西或许能在商店里回收换钱,然后再买高级装备。不多说,我们要下去了……

  电梯在下到一楼和二楼的间隙时晃了一下,然后整个坠落到了底层,我们险些跌倒在地上,多亏我扶住了面板,其他人扶住我……一楼的景象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整个墙面都被一种生物质感的沥青状物质覆盖,用手去摸就会沾上那些和树脂一样黏糊糊的“唾液”,而不少安保人员和居民就是被这些“唾液”粘在这些如同骨架般的生物墙体上,成为了巢穴的一部分。毫不意外,他们的胸口都炸开了一个大洞,不少人的躯体都以非人类的方式扭曲着,谁也不能想象这种幼体活活撕开脏器,扯断肋骨的感觉是有多么恐怖,当然也没人愿意去感受。

  “我还以为他们能挺得住……”科尔的眼睛失去了神色,对着那些安保人员的尸体喃喃自语,大灾变来临之时,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我们终将走向一个灰暗的未来……我用力摇头,把这些来自大脑深处的不祥声音赶出脑海。

  也有少数人还没有被破胸,他们脸上则被抱脸虫的触手死死抓紧,不留一丝放松的余地。科尔用枪管挑起地上一只完成使命后死去的抱脸虫,它的身体已经僵硬冰冷,他忍不住干呕一声,把这个僵尸一样的东西甩了出去。

  “咳……咳……”前面传来了低微的喘息声,看来还有一个幸存者。我们立即赶过去,“长官!”科尔惊讶地喊道,这个被他叫作詹姆中士的人抬起头,他的眼里已经丧失了生的气息。“杀了……我,求你,别……别……让我变成他们那样……”科尔举起枪,但又放了下去,他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看来还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动手!”他双目圆睁,如同回光返照,科尔喃喃地念着,“对不起长官……”扣下了扳机。

  中士垂下了头颅,愿上帝与你同在。

  啪!尸体还尚有余温,破胸者却已急不可耐,我们来不及瞄准,甚至都没有抬枪,它就逃进了水管间隙里。

  嘎啦!隐约传来了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像是钢铁裂开的声音……来者不善啊。

  “通往列车站的路就在那边,不过我们不走大路,走小路过去,我想大路已经尸横遍野了,小路除了安保人员和工程师,其他人无法入内。”科尔恢复的速度比我预想的快了不知多少倍,看来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大家还是能分清头脑的。

  现在情况很复杂……我们不知道异形究竟位于哪个方位,科尔建议原地警戒避免刚好撞进圈套里,而崔启文则坚持迅速跑到小路入口,它就在前方50米处的两辆燃料推车后面。

  “你的想法呢?”科尔转过头问我,我……

  咣——咔啦!剧烈的震动,是撞击地面的声音。“我感觉我们遇到了个大家伙……”,科尔的脸色开始变了,不只是他。这……难道是……

  远处厚实的液压门突然爆开一大块,然后就像纸糊的一样整个向外炸开,我发誓之前那只大异形也做不到这样!四足鼎立的巨型怪物闯入了我们的视野,它比之前双腿前进的那个更高大,四肢的外骨骼就像变异的肌肉一样凸起,它发出一声足以炸裂人的耳膜的咆哮,像出膛的炮弹一样朝我们射来,前面那些受损的铁皮,箱子甚至是一般粗细的合金钢柱都一个个被撞得粉碎。“快走!”科尔拉着我们跳进地上一个凹坑里,那个生物从我们头顶上飞跃而过,扬起一片尘土,啊不,是地板上一些易碎品的碎片。

  如果把之前的大异形比作“机甲”的话,这个简直能算高机动性的“装甲车”了。

  科尔直起身朝怪物射击,但他的子弹都击中了怪物头部坚固的扇形骨板和肩胛骨等其他无关紧要的部位,虽然我并不觉得手枪能对怪物的要害造成什么效果,当然前提是它有要害。怪物发现了火力点,掉头发起了冲锋,也就是跑过去撞他,被撞到的感觉就像被超速行驶的列车撞了一样,可不仅仅是断几根肋骨那么简单。

  凭我们的武器很难中断这个“粉碎者”的恐怖冲击,只有给予它较大的伤害,让它觉得疼了才或许会停下,我说或许……

  乘粉碎者撞向科尔那短暂的间隙,我跳出凹坑,跑向小路入口的燃料罐那里,崔启文打断周围一些货架和重物的支撑企图减缓它的移速,虽然貌似没什么用。还有不到10米的距离,我做到了这辈子都难以相信的动作,只有在游戏里才会出现的滑铲!

  也许确实是地面比较湿滑,我滑到了燃料罐边上,但怪物也到达了科尔的位置,它张开大嘴,露出尖利的“钢钻”(獠牙用来形容这种生物的牙齿确实不太合适),崔启文一发霰弹灌进了它嘴里。

  怪物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前肢猛蹬地面,被踩到怕是全身骨折都不为过。好在科尔把他拉走了,我把一罐高能燃料装上推车,开启了自动驾驶系统,小车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它疾驰,而侧面的机械臂紧紧抓着燃料罐,快了,就快了!

  没有那么幸运,怪物一甩尾巴,燃料罐就连着半截机械臂飞到墙上撞碎了。

  科尔一摇一晃地拉着崔启文跑,我怀疑他是被怪物的吼声震晕了,但没那么多想法,我又滚了两罐燃料过去,然后掏出等离子切割枪,怪物一脚把燃料罐踩爆,它应该很得意我们没法对付它,但我本来就没指望能引爆。等离子束击中了地上的燃料,燃起熊熊烈火,怪物身上的燃料也被引燃,它嚎叫着,挣扎着,终于无法忍受,一头栽倒在地上像死了一样。

  “Hey~好像有更大的动静了!”科尔摇着我的手。

  “……为何我没有听到?”

  “那你在这里陪它吧。”崔启文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满,这家伙是不是忘了谁救了大家?

  不过我也听到了,是一堆物品破碎和翻到的声音,从怪物撞进来的门洞里发出的,它也开始颤动起来,谁都知道这点小伤奈何不了它。虽然有点不甘心,本来靠旁边另一辆推车我们可能就杀掉它了,但还是离开好。

  躲进小路并拉上封闭栅栏后,我又隐约听见了钢铁裂开的声音,不过现在安全了……

  虽然安全,可我的心里却平静不下来,我开始觉得崔启文有东西隐瞒我们了,依据是他对维兰德公司的了解和前面的“扳手事件”。

  “崔医生~”我尽量试着让自己显得自然得体。

  崔启文没有马上回答我,看上去他很困。

  “啥?”

  “那一份文件,你好像没有说明白里面的内容给我听。”

  “我……不知道……”

  他在说谎。

  我开始懊恼了,“你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吧!”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崔启文像一头愤怒的大猩猩一样跳了起来,虽然他很瘦弱。

  我也没法抑制我的愤怒了。

  “你知道吗?现在我连我的名字都记不起来,我也不管前面是怎么回事,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科尔的文件!我到底怎么了我!我从医疗区的实验舱……”

  “医疗区已经炸掉了!”

  “什么?炸掉了?!”科尔看上去很惊讶,而崔启文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突然间气氛厚重了很多,在这个不算很窄的走道里,我觉得很压抑,喘不上气的那种,我相信别人也是这样。有点眩晕的感觉,好臭额~

  前面的天花板上有一个通风管道,里面有一只异形的尸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是被大口径武器连续射击打死的。它那黄褐色的血从上面滴下来,久而久之地板就被蚀穿了,不过虽然栅栏被腐蚀了一个小洞,但它还算完好,旁边可以侧身走过去。

  科尔说我们可以射一枪栅栏,让异形尸体掉下来,这样就能放心地从侧面绕过去了。

  我们各就各位,应该不会有危险吧,以通风管道的大小,就算有异形掉下来,估计也是普通的异形,猥琐一点就是澡堂那里的吐酸异形,反正不会是大异形。

  不过……

  “科尔,你确定吗?我们开枪肯定会引起什么注意。”

  “这个通道没有别的入口了。”

  “但如果怪物出来被打爆,侧面就也没法走了,酸液会溅开的。”

  “嗯,情况不清楚,我们也没必要在这个通风口浪费时间。我们绕过去吧,不要被那些液体碰到,前面害得我好惨。”他的胳膊确实被弄得有点难看,虽然崔启文后来给他包了块布,可我还是能看见那触目惊心的伤痕。

  小心点,绕过去。靠近那些液体时,我有一种眩晕感,好恶心的感觉……

  确实是一种很恶心的生物,不过嘛……通过就行了。

  通过液体以后拐弯,我们来到了一条较短的通道,这里有五扇门,排除受损情况的话它们是一模一样的,上面都有编号和刻着“船身修补”的门牌,呃……这不会是幻觉吧?

  然而并不是幻觉,可能这里是专门储存修理飞船的工具的地方吧,但为什么要造五扇门?我还注意到了那些维兰德图标,难道这里藏着公司……

  我好奇地推开了第一扇崭新的门,没有异样,这扇门是刚换的吧?里面一尘不染,就像有人刚搞过卫生一样。墙壁上的墙砖是一个个方形的金属块,其他没有任何东西……空屋子?

  “叮!”科尔敲了一下墙砖侧面的密封条,好吧,我没注意到上面有按钮。墙砖跟随后面的金属杆慢慢伸出,然后向下旋转,它后面有一把用来修理船身的射钉枪。墙洞里有两个转轮,每一个里面有九发像箭支一样的钢钉,这种东西会被脉冲增压,击中目标后它前端的抓钩会张开,以固定整根钢钉,但用在生物体上,就会产生类似于达姆弹一样的效果。

  脉冲步枪仅剩15发子弹了,显然射钉枪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我拿走了它们,把圆柱体转轮塞进射钉枪里转几下就可以算装填完毕。其他房间应该也有射钉枪和转轮吧?

  二号门有不算严重的腐蚀痕迹,三号房间……我把耳朵贴到门板上,感觉里面有声音。听不太清,毕竟门本来就有良好的隔声效果。四号门和五号门估计没有人会进去,一个门口和门上都有血迹,就像某个惨不忍睹的可怜虫被拖了进去,还有一个门向外破裂,连写着“船身修补”的牌子也变形裂开了。

  我觉得还是去二号门好,因为很显然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慢慢推门,动作一定要轻,里面是几只被穿孔的异形和一具工作人员的尸体,工人仅剩的颈部上那个裂口把墙壁喷得一塌糊涂,不过也早已凝固发黑。我强忍着恶心把掀开的墙砖扒掉,里面还有一个转轮,但只有五发“箭支”。也许我该把工人手上握着的射钉枪拽下来,但我可不愿意。于是科尔把它拿走,那个转轮也自然归他了。

  通过了异样的通风口和诡异的房间后,我们来到了通道的末端,这里有一扇带瞳孔扫描装置的门,科尔把头凑近,红色的扫描射线逐渐经过他的眼睛。

  “科尔,怎么要这么久?”看着那道射线来回扫过他的眼睛,我不禁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科尔刚回我一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系统就发出了“数据错误”的指令,这是为什么?

  科尔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按照他的意思,之前数据库更新时他就把自己的信息录进去了,可现在却不知为何发生这种情况。

  “等等,有人来过这里。”我找到了角落里的那几滴血迹,它们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预知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谁也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们十分清楚,如果想活着,就必须离开这里。

  滴答——滴答——是什么东西滴落的声音,而且它就滴落在我的眼前,那几滴血上面,暗红色的液体……“科尔,别……别告诉我那是什么。”我的脸已经僵硬了,可不仅仅是我。危机一触即发,啊!我一个转身,把钢钉射出,被开膛破肚的尸体跌落在地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好在不是一只异形,但这具尸体实在是让人恶心。尸体的工作服上有一张铭牌,告诉我他叫坎德拉,程序员。我们不认为这么个稀巴烂的家伙可以提供开门的机会,但那个角落有通风口。

  “ 你确定要进去吗?我……”科尔欲言又止,看样子他有点心理阴影了。但这是没办法的事,要么生,要么死,我们没有选择。

  我打开了通风口的盖板,一股恶臭迎面扑来,接着破手电的光可以看到,里面躺满了尸体……简直就是一个停尸间!要穿过这样的地方,着实让人作呕。“干什么,是你要进去的,”科尔提醒我,“你犹豫得越久,我们死的可能性越大。”这样的话比尸体还要让人难以忍受,但或许我乃至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没人提出什么怨言。

  然后就是在里面前行,好在这条通风管道也是宽敞,不需要在里面匍匐前进……

  直行差不多150米(我的距离概念还是比较清楚),我找到了另一个通风口,用力朝盖板上踢了几脚把它踹开,我们一个接一个钻了出去,感觉就像是在里面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面前是一条昏暗的长廊,用我们的光源照过去,除了两张翻到的手推车外没有任何障碍物。我想起了那个幻觉,就是那条血水从门内喷涌而出的走廊,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其实直到现在,我依旧没有接受现实,期盼着这只是一场梦,一个天大的噩梦……

  啪!手电筒熄灭了,看来它的电量已经彻底耗尽,只能靠科尔和崔启文的光源来照明了。

  可以看到顶部有灯,没有被破坏的照明灯,但是找不到开关,估计是自动感应的,看样子这里也断电了。

  “科尔……”我开始感到不安了。

  “怎么?”

  “有些话想说……”

  “那就说呗。”

  科尔很显然对我婆婆妈妈的样子很不满意。

  “我以前玩过很多恐怖游戏……”

  我打赌科尔有种想把我的头拧下来的冲动。

  “然后呢?”

  “一般在长走廊会遇到怪物,或者吓人的……”

  啪!前面传来了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啊!!!有怪物!!”科尔一个急转身,钢钉笔直射向前上方,把一盏照明灯打得粉碎。玻璃碴子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简直就像拉响警报,好在我和崔启文克制住自己没有贸然开枪。

  “你冷静点……”

  “不是,是真的有怪物!”

  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崔启文抱着霰弹枪,科尔和我则手握那射速缓慢的射钉枪,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不知道异形身在何方,但它们肯定正在盘算着如何把我们撕成碎片。

  吧唧!我踩到了一个塑料袋,应该是的。

  “你真应该当心点。”

  但是什么也没有出现……我们不禁开始质疑科尔是否眼花了。“没有呀!刚才好大一只,至少我看见它的尾巴了!”科尔再三发誓他没有看错,他也没必要和我们说谎,可是……为什么它们不出来杀了我们?

  砰!大家都听清了,这是关门的声音,那一定是幸存者!我们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是一道闸门,但是里面的人把门锁死了。

  “看样子这家伙并不打算给我们开门。”我们悻悻地继续往前走,但才走了不到十米,身后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科尔把灯光转向那边,我们看见了半个人……明显,大家的腿都开始发抖了,“快撤吧,我有不好的预感……”我擦了擦手心的汗,“倒数3秒,大家一起跑。”3,2……啊!我的肩部被什么东西割伤了,也可能是因为科尔刚好一发钢钉插在异形的背上,它才没有直接把我的胸腔捅穿。钢钉迅速扩张,异形发出一声嘶吼,把那根几乎被腐蚀殆尽的钢钉一掌拍飞。我又照着它的脖颈来了一发,它调转身子一记蝎尾扎进我的肩膀。剧烈的疼痛让我抽搐,但我还是把那刀片般的骨刺给拔了出来,血溅到了异形光滑的头壳上,看着就像溅到冰冷的金属器皿上一样恐怖。

  “崔启文,不要开枪,它的血有强腐蚀性!”是科尔的声音,但听起来有点模糊,也许……咔擦!异形的腿从关节处被切断了,它的头刚好砸在我面前,但这个活的杀人机器并不打算放过我,内巢牙飞速弹出,好在我及时把脚抽回,才没有被咬伤。下一秒,我抓起身边的射钉枪,把它的后脑勺炸成了碎片。

  “快走!走啊!”崔启文架起我的一条胳膊把我向前拖,而那些怪物纷纷从走廊前后的窗户和通风口里爆出。科尔大喝一声,“卧倒!”崔启文一把将我压在地上。这时我才看清,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和掷弹筒一样的东西。

  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几乎让我晕过去,前面的道路和墙壁火光冲天,但好歹还是有一点缝隙可以过去。崔启文一枪爆了一只追上来的异形的头,科尔过来和他一起架着我冲过了火海,他把我几乎都快忘了的等离子切割枪从我腰上拽下,对准“掷弹筒”边上的两发炮弹来了一枪,火龙席卷了整条走廊,这下异形终于被我们甩到后面去了,真的好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