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地铁惊魂
Terminator2020-08-14 16:305,474

  可算是逃出来了,估计刚才沿途截击我们的异形不少于30只(可能夸张了点……)。弹药不足加上有人负伤的我们只能乘着爆炸的间隙尽快逃走,当然就算给我们一个弹药库也不见得能干死它们。

  作为医生的崔启文检查了我的伤势,还好,不算严重,也就是穿插伤……好在尾部骨刺只是穿过了皮肉,没有切断骨头,不然只怕我就得拖着这条胳膊走路了。

  走廊的尽头是维修室,门上有少量抓痕和轻微的腐蚀,科尔用他的能量节点开了门,我们下意识地举起枪。

  没有人,啊不,现在也不应该有人,准确的说是没有什么不属于人类认知范畴的生命体。

  这里很安全,这么说是因为没有通风管道,只有几个迷你排气扇,除非它们有锁骨神功,不然绝对进不来。虽然我们安全了,但是科尔显得很累,而且时不时地发呆。

  “科尔。”

  没回应。

  “科尔。”

  “谁?谁在叫我?”

  “……”

  情况就是这样,貌似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他的心智,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应激过度造成的后遗症。

  其实刚才叫他主要是因为我发现了地铁站的监控录像,存在电脑的硬盘里,我觉得大家都应该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

  点开录像文件,一阵噼噼啪啪的闪烁后……

  “它们从墙里钻出来了!它们从该死的墙里钻出来了!”几名安保人员正卧在临时搭建的掩体上朝着前方猛烈开火,他们前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挺冒着火星的遥控岗哨。我凑近了些,一只异形以闪电般的速度越到一名安保人员身上,其他人还在那里架着枪射击,不一会儿,他们几个就变成了斜躺着的尸骨。

  “只有这么点吗?”

  “好像还可以切换镜头。”我换了个摄像头观察,这里是一条过道,末端是一道卷帘门,一个穿着警察卫式防护服的高个子跑到这里,转身一通扫射打爆了一只异形的脑袋,然后他站在那里射击,射击……啪!摄像头变成了一片马赛克。

  这份文件的录像并不是同一时间,刚刚那个视角就是5分钟前。“我觉得那人有可能还活着……”科尔喃喃地说道,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空洞。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一下?

  先看看地图,这个房间侧面还有一个小房间,存放东西的,前面的门看起来就通往那个人所在的过道,过道直通地铁站,我们的目的地。

  我与科尔和崔启文产生了分歧,我决定抓紧时间去救人,他们却认为应该先拿小房间可能有的必需品。2比1,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打开门喏,你们瞄好里面。”

  我随声附和一句,“可以,这种打法很安全。”

  打开门,里面有不少散落一地的好东西,比如等离子能量、脉冲步枪弹匣和有少量钱的电子信用卡。这里还有一排储物柜,都是锁住的,不过有一个柜门瘪掉了,可以直接用蛮力拉开。我抓住边上卡进去的金属条,一只脚踩住柜门,加油,使劲!啪,我摔在地上,柜门则飞到了墙角,里面只有一张20美元的信用卡,反正把钱刷进去就行了。

  崔启文和科尔黑掉了剩下的储物柜,它们都连接在一台微型电脑上……真服了他们,呵呵~

  柜子里有等离子能量、子弹、止血药膏,以及一个燃料罐。这可不是普通的燃料罐,是那种装在什么东西上面的燃料罐,应该是工业用喷火器,但我只发现了一个喷嘴,可能已经被取走了。

  好,去地铁站。

  我打开了那扇门,但它只升起一半就卡死了,准确的说卡得很死,上面的齿轮还在冒火星。于是,我们不得不一个个钻进里面。

  我是第一个,里面……

  血迹斑驳的墙壁,就像食人族开了一场大餐,地板也被血浸透了,看来这里曾经大开杀戒过一场。依旧没有尸体,就像所有人都人间蒸发了一般,但我们很清楚,他们就躺在前面那些敞开的通风口里。“咳,呕……”科尔看着挂在通风口边缘的半截手臂,忍不住吐了,这可以理解,因为我的胃也很不舒服。“伙计们,走吧,如果你当过医生,你一定会习惯。”崔启文摆摆手,我们白了他一眼。

  前面的道路被一个柜子挡住了,我们合力把它推到边上扶正,然后挤了过去。左拐,把边上的杂物踢开,就是那道卷帘门了。我按了下开门的按钮,没反应,不过对面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快呀,我没弹药了!”我死命砸了几下按钮,卷帘门终于升起,只是……又卡住了!

  那个警官从下面探出头,我们拉住他的手臂,把他的上半身从里面拖出,然而下一秒,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血就溅到了地上,半截身体连着外露的东西落在我们面前,对不起,真的尽力了……

  异形流着酸血的头壳伸出门缝,我一发钢钉扎进里面,它彻底被终结了。“你们觉得外面还有大虫吗?”“也许吧,但没别的选择了。”我们从卷帘门下面的缝隙离开了。

  不过对面没有活的异形,基本上都是布满弹孔的,这个人还算比较猛,也可能因为这边的道路太窄了。我的心里腾起一股怒火,要是他们选择先过来,这个人根本不用死……

  “算了,你救不了所有人……”崔启文拍拍我的肩膀,我用力扭动上半身,把他的手从我肩上赶开,“我明白你很难过,但世上没有后悔药,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能做的只有活着。”

  “……”我很想发火,但是发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你也没法说什么,因为他的话一定意义上是对的。

  过道末端的门已经散架了,这不值得惊讶……

  终于,我们抵达了地铁站的入口,一个全新的……地狱。

  这里很乱,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行李和路障,我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末世……顺便说一下,我们找到了录像文件里的那个掩体和死去的安保人员—其实刚进来就可以看见,异形把他们大卸八块,仿佛像是用餐刀切一块牛排。

  同样的,除了他们,没有尸体,倒是有不少拖行的血迹,这些怪物拿到手的还是活人吗?

  “等等,你发现了吗?”科尔的手指向前方,这些血迹通往的方向。“那里有什么?”“不是有什么的问题,那里通往出口,地铁站的隧道!”我一时半会儿没理解,崔启文解释了一下,这么多人要被带走,走通风管道显然不现实,唯有隧道有那么大的空间,而隧道连接的站点肯定有电车。在我看来,这是要往火坑里跳,但没别的办法,要离开,只能走。

  不出他们所料,那里果然是地铁站的站点,一个巨大的载客平台,通过实时监控,一辆列车停在站台,它后面的隧道遍布着血迹。

  “看来,这是唯一的列车了。”

  “那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没有驾驶权限,我们不能开启列车上的驾驶系统……”

  这无疑是当头一棒,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等等……”

  所有人都听见了,左面传来的震动……这,难道是?

  警报声在这时突然响起,四周的警示灯把一切都染上了可怖的血红色,“警告!主甲板上出现非人类生物!警告!主甲板上出现非人类生物!”

  砰!通道前面的柜子和杂物就像流星一样飞了出去,又是它,那个四足行走的巨型怪物!

  “这鬼东西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来不及多说,它冲上平台,地面在与肢体接触的瞬间立刻裂开一小条缝,“射它!”科尔朝怪物的头部开火,它却用头部的扇形骨板挡住了攻击,然后朝我们直线冲来,“靠,散开,快!”固定的金属座椅,在绝对的力量压制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一排排飞到半空中,没时间犹豫了,我们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开始分头逃跑,大怪物一个侧身滑到墙边,然后强有力的后腿就让它出现在两米半多的上空,笔直砸向科尔,他下意识的卧倒,异形落地砸凹了地面,留下两道深深的划痕。

  “老天,死定了……”崔启文喃喃自语,我扇了他一巴掌,“你还活着!”

  怪异走兽虽然强壮无比,但它终究只能追击一个人,我不禁有了办法,假如让两人作为诱饵,它必然去追,然后剩下一人就可以攻击它了。

  崔启文用无线电告诉了科尔我的计划,他表示赞同,而怪物也从冲击中回过神来,开始了新一轮的追杀,“嘿!这里!这里!”崔启文张开双手,然后一枪射向怪兽的膝关节,它怒吼一声,掉头就冲,好吧,就是现在!

  钢钉迅速冲出枪管,直线冲刺的怪物刚好被扎个正着,酸血从它左前腿的踝关节处渗出,它稍微停顿了一下,看来这里的甲壳还是比较厚的,那给你嘴里来一发!

  第二发毫无悬疑地射入这家伙口中,因为距离已经拉近,不存在打不中的问题。怪物的冲刺中断了,它跌坐在地上,痛苦地甩头。

  “看来那里被打中很疼。”我笑了笑。

  悲剧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怪物弹起身子,一跃而起,靠!居然朝我们飞过来了!“跑!”崔启文一把将我推到一根柱子边上,怪物把他顶飞十多米远,他重重地砸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不!”我离开柱子,用等离子切割枪朝它疯狂射击,怪物一甩尾巴,我和我的等离子切割枪都离开了地面。

  怪物看起来已经快要狂暴了,我捂着腰抓起等离子切割枪,退到柱子后,下一秒,咣!金属支柱裂开一道大口子,整个倒塌。

  这是何等的冲击力啊!不过它貌似有点晕了,侧身倒在地上,胸腹部刚好暴露在我面前。尝尝这个!我两发等离子能量打在它腹部,它感到疼痛,爬了起来。

  嗖—一发钢钉从背后射中了它的膝弯,怪物再次跪地,等等……我有办法了!

  “科尔,听我说,我们一起到一个地方引诱它过来,然后集中火力攻击它的膝关节,那样一定可以打断的!”我趁此间隙来到科尔身边,他正把下一个转轮填入射钉枪。“风险你考虑过吗?一旦失败,我们会瞬间没命!”但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们是人类,精力有限!

  怪物转身了,我举起等离子切割枪,科尔则拿了我的脉冲步枪,来吧,你这个恶魔!

  它像马一样刨了刨地面,发起了最后的冲刺,与此同时,等离子光束和密集的弹雨冲向了它的左腿关节,怪物一时被打懵了,停下脚步,咔!又一发等离子光束,它的腿鲜血直流,怪物试图再次冲刺,这条腿彻底断了。

  怪物的头落在地上,就像攻城柱砸在城门上,发出了巨响,但此时的它还不算是一摊烂肉,尾部骨刺竖起,刺在我面前,我们赶紧退后几步,“没必要再耗下去了,这混蛋现在爬也不行,别理它,带上崔启文去列车!”我躲过怪物的两轮骨刺攻击,把崔启文托起,科尔从另一个方向跑进的站台。

  激战可以说算是结束了……我弹药耗费不算多,排除刚才因为疯狂耗费的等离子能量,但科尔打完了一个转轮外加一个弹匣,虽然他最后也试图瞄准怪物的关节,但大多射在了怪物的腿正面,怪物没觉得多疼,自己却浪费了不少弹药。

  “原来打这种东西要打关节……”我感到十分无语,他说的像是废话……

  列车站台确实还有一辆列车,不过门是关着的,列车表面喷满了凝结发黑的血,不过没有异形的尸体,因为乘客手无寸铁……简直是一场大屠杀!同样的,不知尸体还是活人的他们被拖走了。

  门边还躺着一个人,他的铭牌掉在地上,我拾起这沾血的玩意,上面刻着“伯特•洛佩斯 列车管理员”。

  话说列车管理员有开门的磁卡吧?我靠近了他,托起他的头,这人死因是被一颗大口径子弹击穿了太阳穴,看来他是自杀的……咦,胸前的口袋鼓起来了。

  这……

  尸体的胸腔又动了一下,死人可不会呼吸,莫非……不好,快后退!

  啪!破胸者,那种蛇形幼体钻出了体外,这种东西虽然脆弱,但逃跑速度很快,得马上解决它!

  钢钉把它炸成两截,是科尔开的枪,算他反应快……

  我取出了万能钥匙卡,插进车门的插槽,门立刻打开,然后到控制台把钥匙卡反面的二维码给扫描装置扫描,主电源便启动了。

  真是万能啊~

  用完之后,这东西就可以扔掉了,这种万能钥匙卡只能在特定的车站用,身上不要带没用的东西。

  崔启文醒了,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可以配合科尔一起处理控制器的程序,虽然也只能打打下手。

  “怎么样了?”

  “嗯……列车可以去政府区。”

  我观察了屏幕上的列车状态图,大部分列车停在了到政府区的轨道中间,只有少数几辆列车抵达了政府区。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再过10分钟,列车就能发动了,这些程序还是要花我一点时间的。”

  那我去周围看看,列车里没有尸体,倒是周围的玻璃被砸得七零八落,还有散落一地的行李……

  翻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找到……只有少量的钱,可钱有什么用,这里又没有有用的商店……

  嗡~列车发动了……我得赶紧去前面和科尔他们会和。

  ……

  ……

  列车已经差不多行驶到路程总长的四分之一,希望不会有什么异样。嘎啦!像是什么东西卡住的声音,但并不在车外……我赶紧抓住扶手,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震动,科尔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崔启文倒还好,腿插进栏杆的间隙,不然也要摔个跟头。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了?”

  没有回答……

  “科尔!”

  “我不知道啊……”

  科尔爬到控制台边上,试图站起,不料又摔倒了……“该死,这玩意不受控制台操控。”

  崔启文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这种类型的列车相当安全,不应该啊!”

  “我是说,我们的列车被别人操纵着,现在在不断加速,不知道为什么。”

  “什么?!”

  看来有人想杀死我们,可这令人费解,因为我不记得我有招惹过什么人。

  等等……如果列车再这么加速下去,结果就是紧急制动,以现在的速度,紧急制动后我们会停在轨道的中段。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列车停在轨道中部了,政府区的人压根就不想让这么多人撤离。

  中部……我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但那些人留在那里,肯定会引来一大批异形,既然政府区的人不想让别人进去,他们一定关闭了所有通道,而通风管道的封闭装置就目前来看是无法阻挡异形的。

  那么一大堆人,想想都害怕……

  “嗯……我们应该跳车吗?”崔启文试探着问我,我看了看窗外,这车速,要是跳出去人瞬间会被墙撞成碎块,不管有没有防护服。

  看来只有自己想办法把列车停下来了,不然绝对是死路一条。

  “科尔,你能黑掉列车的系统吗?”

  “我……”咣当—又是剧烈的震动,我和科尔撞在了一起,就像两枚生鸡蛋,啊不,他还穿着坚硬的防护服……

  科尔费了好大的劲头才从我身上起来,他回复我这种高级系统不是几分钟就能黑掉的,最起码要半小时,而现在最多五分钟,我们就会停在轨道中部。

  “那,能不能切断能源?”

  “这要到车顶,非常危险。”

  可不管怎么样,不试的话,我们就真的要死了!科尔也意识到这点,接受了我的意见,“我去切掉电源,你留在这里。”他抓起崔启文掉在一旁的霰弹枪,一枪打爆了上面的修理窗口,那是专门让修理工爬的通道,直通车顶能源控制器。

  我让科尔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很难保持平衡……

  “那个,很高兴与你并肩作战……”科尔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过多久,列车……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形:殉道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