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故人之后
风中的多米诺2020-02-14 19:503,266

  “啊——来吧!我不怕你们!!!!”路桥失控的狂叫,对着眼前的黑暗阵阵怒吼。他的叫声回荡在无边无垠的黑暗里,引发阵阵回响。

  猛然间,一阵强光从侧面不远处照过来,打断了路桥的狂叫,也瞬间赶走了周围怪兽的嘶吼,这突如其来的亮光照的路桥睁不开眼。

  杨老六虽一身正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但也被路桥猪队友般的狂叫吓了一跳,黑暗中,他怒目圆睁,正警惕的看着周围,这突然出现的亮光刺的他眼睛生疼,他伸手挡住亮光,努力的挤了几下眼睛,这才恍惚看到不远处是一辆开着大灯的汽车,好不神气!

  他背过手摇摇身后不知所措的路桥,低声说道:“有汽车。”

  路桥也稍稍镇静,他揉揉被亮光刺的干涩的双眼,一只手挡着亮光,眯起眼仔细朝汽车的方向看了看,说道:“杨叔,是一辆改装过的汽车。”

  不远处,依稀可见一辆四人座的改装皮卡,整个皮卡的车斗被发电机,油箱和照明装置等杂物填满了,像一个发光的灯泡一样,夜鬼们显然是被这发光的玩意吓坏了,嘶吼声一下子消失殆尽。

  话音刚落,只听汽车油门“轰隆——”一声响,汽车几乎是全速前进,一个眨眼的功夫,路桥和杨老六都没来得及反应,汽车就一个漂亮的刹车甩尾,稳稳停在他们面前。

  驾驶座玻璃“呲——”的降下,传出一句懒懒的男中音——“瞎嚷嚷什么?叫的跟鬼一样!”,一名英俊帅气的男子探出脑袋。

  这名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水泥柱旁愣愣的站着的两人,一老一残,他推开车门,一步跳到车下,笑着打趣:“哈!一老一残,这鬼地方竟然还收这样的人。挑人的水平是越来越烂了。”

  见两人没反应,男子微微倾斜了上身略正式的反问:“看你们的样就是菜鸟,今天算你们运气,要不要做一个交易?”

  路桥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标准型男!五官立体深邃,棱角分明,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身穿牛仔衣,头戴咖啡色牛仔帽,腰间挂着一个长鞭,手指上带着大金戒指有点晃眼,指间夹了一根雪茄。话刚说完,他就陶醉的吸了一口,朝着路桥的脸懒懒的吐了一个烟圈,路桥一脸嫌弃的别过脸。

  “喂、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男子耐着性子提醒。

  杨老六瞥了瞥男子不伦不类的打扮,冷哼一声:“什么交易?”

  “先上车再说吧,请——”男子顺手丢掉雪茄,转身把车后门打开,右手摘下帽子握在胸前,左臂伸直,弓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杨老六彬彬有礼的做出邀请。

  杨老六和路桥对视一眼,先上车再说!随即搀着路桥要上车。

  男子见状,立马走到路桥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说:“我来帮你上车!”说罢一只胳膊环过路桥的腰,像抓娃娃一样,把路桥拦腰抓起来,大跨步的就往车的另一边走!

  作为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体重八十公斤的汉子,路桥第一次被人用这种方式拎起来,身为一个男人独有的自尊心仿佛被践踏,他失声怪叫“诶——你干嘛?!”

  “诶——”

  路桥的双手在空中乱舞,不可思议的扭曲了身体努力保持平衡,慌乱的问这个看起来似乎力大无穷的男子。

  男子丝毫没有理会大惊小怪的路桥,他一手轻松的抓着路桥,大步走到车的另一边,像甩娃娃一样,轻轻一丢,把路桥扔到后车座上,“砰——”的一声把车门关上。

  “诶——你怎么?”路桥一脸懵逼,话没出口就被关门声打断。

  杨老六也被惊呆了,见男子这么轻松、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路桥抓起来扔到车上,他愣愣的打量着男子的一举一动,饶有所思: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如此力大无穷之人!就算是当年最厉害的外家拳高手,都无法做到单手如此轻松的把一个八十公斤的人轻松提起来!

  男子关了后车门,潇洒的甩甩头往驾驶座走,他看看满脸不可置信的杨老六,愣愣的还站在原地,凑上去忍不住打趣:“我说大叔,要不先上车吧~”

  男子居然对他一个六十岁的老头眨眨眼,抛了个媚眼!

  世风日下!

  杨老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猫腰钻进了汽车,“砰——”的一声,气冲冲的关上车门。

  男子也潇洒的坐上了汽车,他故意清清嗓子:“咳咳、”

  没有人理他。

  车内的气氛十分尴尬。

  路桥瑟缩着观察男子的一举一动,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一个男的,“抱”起来了?太丢人了!

  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都丢尽了!

  感觉像被“非礼”了!还是被一男的!

  路桥又气又臊,但也不敢轻举妄动……

  杨老六也非常诧异,眼前的男子虽力大无穷,仗义救人,但同时张狂无礼,自命不凡!

  年轻人啊!

  可为何他的眉宇间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一老一瘸,就这么缩在后座,大眼瞪小眼,看着眼前的男子。

  “那个…咳咳——”男子继续装腔作势的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说……我叫李昂。”男子正了正身子,借机偷瞄了一眼后视镜,观察后座两人的神情,两人都顾虑重重的坐着,仍没有人理他!

  李昂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可能你们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但确实是我救了你们,但是——”

  李昂并不知道,两人已经知道了夜鬼的可怕了。

  李昂顿了顿,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需要说明的是,我不会白救你们。我是一个公平的人,作为报答,一会儿到红色避难所,你们每个人要给我一个升级水晶。”李昂头也不回,朝路桥和杨老六摇了摇手中的金色水晶。

  那水晶金灿灿的,轻轻一转,有金色光波反射,很是耀眼。

  杨老六被晃得眼花,反问李昂:“这是?”

  终于有人接他的话了!李昂来了兴致,他兴冲冲的转过身,对杨老六解释:“这是给自己升级避难所权限用的水晶,凡是到过避难所的都会被奖励一枚,但是每种避难所仅限一次。”

  看杨老六一脸诧异的盯着自己看,李昂无奈的笑笑,继续解释:“知道什么是避难所吗?就是在那里可以安全度过一晚的地方,对了,需要用手机连接这里的系统才能领到水晶,大叔,你有手机吗?没有我免费送你一个~”

  杨老六并没有回答,他定定的看着李昂的眉眼,冷不丁的反问道:“李澜臣是你什么人?”

  李昂也被这一问吓住了,他收起刚刚的情绪,转而警惕的盯着杨老六,足足有一分钟,然后疑惑的说:“你是什么人?”

  杨老六一脸严肃:“我是李澜臣的战友!”

  李昂满脸的警惕消散,转而意味深长的笑道:“哦——原来你是我爷爷的战友啊……”

  “李家以鞭法出名,你年纪轻轻力大无穷,一看就是有功夫在身的人,再加上你眉宇之间跟李澜臣有几分相似,腰间又挂了一模一样的长鞭……”在这样的地方竟有如此奇遇,杨老六百感交集,竟有绝处逢生的感觉,他忍不住赞叹的说道:“没想到还真是故人之后!果然是将门虎子,人中龙凤啊!”

  听杨老六这么一夸赞,李昂倒是不好意思了,他嘿嘿一笑,竟如邻家大男孩般阳光温暖。他摸了摸后脑勺,略显羞涩:“我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能碰到爷爷的战友……”想想自己刚刚的举动,他尴尬一笑:“哈哈,刚刚多有得罪!在这个地方待久了都有点模式化了,慢慢你们就懂了……”

  李昂浑身不自在的搓搓手,“在这,我也是靠祖传的鞭法,侥幸活下来,保住自己一条命!”

  杨老六看着眼前酷似战友的男子,过往战场峥嵘的种种一下子从记忆深处涌了出来,炮火,硝烟,热血,厮杀……枪林弹雨中,数不尽的生命因此陨落……“鞭法…”

  听到“鞭法”两字,杨老六回过神来:“对,李家鞭法,在战场上立功无数,也多次在绝境中救了我,我很感激……”杨老六苍老略显浑浊的眼睛里似乎有无数泪珠涌动有些激动“老朽在有生之年能见到李澜臣的后人,实在是荣幸!”

  想起爷爷曾征战沙场,九死一生……李昂也很动容,战争并不是件好事,眼睛为之一暗,好像想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紧接着,放松似的耸耸肩,神色凝重的对杨老六说道:“虽然你跟我爷爷是旧交,但我也不得不告诉你,在这里是根本不讲人情的,你有能力就活,没有能力,只能死。这也是这里的游戏规则,感情,情谊,都是玩笑,凡事只能靠自己。”

  杨老六转头看了一眼路桥,然后郑重的点点头。

  李昂满是诚恳的看着两人,接着说道:“作为帮助,我会为你们介绍一下这里,带你们去避难所。但能不能活下去,活多久,说实话,我帮不了你们太多,只能靠你们自己。”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避难之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逃离地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