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有老相助
风中的多米诺2020-02-14 19:502,618

  不知道过了多久,路桥开始有了知觉,有人在摇晃他:

  “小伙子?小伙子?醒醒!你没事吧?”

  路桥感觉自己身上的绳子被解开,被捆的失去知觉的双手也终于舒展开,只是脑袋剧烈的疼痛,他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着,睁不开眼睛,也发不出丝毫声音……

  “你的脚怎么伤成这样?谁干这么丧尽天良的事?”路桥的脚被人轻轻抬起来查看伤势,但这轻微的挪动却引发路桥脚踝的剧烈疼痛,那种椎骨之痛如过电般直接刺激了他的大脑神经,他“啊——”的一声叫出来,费力的睁开双眼。

  “你终于醒了。”

  路桥看清了蹲在身边的人,竟然是一位穿着练功服的老大爷。

  “谢……”路桥试图感谢老大爷,刚一张嘴头部的疼痛,刺激的他整个脸都扭曲了,他痛苦的哼了一声,用稍微恢复知觉的手捂住了左脸颊受伤的地方。

  “你别动,我来!”老大爷用手绢小心翼翼的擦着路桥脸上的血,“唉,这谁造的孽啊,把你折腾成这个样子……”

  路桥缓了缓,这才忍住疼痛,口齿不太清晰的说:“谢谢大爷。”

  “出门在外,举手之劳,没什么谢不谢的…你先别乱动,你的脚筋被挑断了,我的电话这会儿也打不通,没办法叫救护车……先给你简单的包扎一下吧。”老大爷十分爽朗。

  路桥明白这位老大爷可能是刚到这里就遇见了受伤的自己,他感激万分:“大爷,这里不能久待,我们得赶紧离开。”

  “撕拉~”一声,“再不能久待也要先把你的伤处理一下吧。”大爷看了路桥受伤的脚腕,将衣服袖子撕掉,动作娴熟的用绑腿的布条和撕下来的袖子,帮路桥处理脚腕的伤口,速度非常快。

  路桥惊讶不已,只见大爷鬓边满是白发,本以为会是行动迟缓的老人,但手法竟如此熟练迅速!而且包扎手法及其独特,极大地缓解了脚部的疼痛,难道这老大爷是个医生不成?

  “这是清宫上驷院的手法,小老儿自幼练武,免不了学点蒙古大夫的医术。”看着路桥的眼神大爷一下子就明白的路桥的想法。

  “对了,小伙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看这里可不是善地啊,”大爷一边包扎,一边向路桥询问,眼睛看了一下韵菲的尸体,面色凝重,但是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仿佛见惯了死人一般。

  “大爷,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这里确实不是善地……”路桥概括的把从昨天到今天的经历告诉了大爷。

  “好了,包扎好了!”大爷满意的站起身来,把路桥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试着拉他起来:“你这脚虽然还不能走,但是起码能站了,你就拿老汉当个拐杖,我们一起去找个你说的避难所!”

  路桥忍痛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倚着老大爷往前挪,一时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爷看了路桥强忍疼痛、努力行走的样子,心中感叹万分,他叹了口气:“还真是个坚强的好小伙子……跟我年轻的时候真是像……唉,没想到老汉老了老了,又碰到这事。老汉姓杨,家里排行老六,别人都叫做杨老六,你也别大爷大爷的叫了,我还没老到那份上,叫我杨大叔就行了。”

  “好的,杨大叔。”路桥忍着脚踝的剧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绝处逢生,他虽被人暗算受重伤,却又碰上了好心肠的杨叔,重新得救,路桥的内心又浮现了一丝生的希望。“‘又……’——不对,杨叔刚说‘又碰上这事’”,路桥想到这里,疑惑的问道:“杨叔,你刚刚说‘又碰上这事’是怎么回事?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这里倒是没来过,但是你说的怪兽我倒是见识过,不过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杨老六苦笑着摇了摇头,安慰路桥道:“我们还是想办法先离开这里吧!我以前的经历慢慢给你说……”

  “好的,杨大叔,我叫路桥,你叫我小路就行,你稍等一下,我看一下咱们往哪走。”说着路桥摸了摸自己的贴身衣兜,“自己的手机还在!幸好胸口的手机没被张结成发现……”路桥暗自庆幸的拿出自己的手机,他把手机电池扣了出来咬了咬,并且搓了搓加热电池温度,费了一番功夫,才将电池重新放回手机。按了十几秒,手机慢慢开机,仅剩的百分之三的电量!

  而现在的时间是十六点整,还有三个小时就要进入黑夜模式了,而按照他的记忆,离地图显示的最近的避难所还有二十公里……

  “完了,这么短的时间,没有地图,凭运气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避难所,”路桥看了地图沮丧的说道,正说着,手机“滴~”一声手机自动关机了。

  “杨叔,唉——”路桥无奈的看着杨老六,说道:“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到七点便是那些怪物出来的时间,而最近的避难所离我们有二十公里远,我是万万走不到的。您先走吧,我的手机给你,这里有条生存法则:‘拿着当天被怪兽杀死的人的手机,自己就不会被攻击。’杨叔,你拿着我的手机,虽然没电了,但说不定还是能救你一命的!你快点朝那个方向走吧,我的脚这样只会拖累你!”路桥说着就要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杨老六,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没有更新过系统的手机还算不算自己的手机,但还是希望力所能及的报答杨老六。

  “你自己拿着!”杨老六生气的一把推回了路桥的手,“我活到这把年纪,怎么会贪生怕死靠别人的命活下来?”

  “生死有命,我不干这伤天害理的事!我们这一老一瘸就这么走着,走到哪里是哪里!”杨老六气呼呼的拉着路桥就往前走,愤愤的说道:“我不信命,我只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路桥的冰冷绝望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涌了出来,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天无绝人之路!”

  路桥紧紧的扶着略显佝偻的杨老六,一老一瘸,两个人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避难所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有的地方灯光忽明忽暗,远远的还有怪物的嘶吼声隐隐传来,不禁让人心里发毛…路桥包扎过的脚踝,也随着他们深深浅浅的脚印留下了步步血痕,疼痛?不不不,路桥的神经仿佛已经麻木,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生死都是小事,更何况是受点伤?

  那彻骨的疼痛,似乎早已化为绝地求生的丝丝希望……被莫名其妙的送入地下,同伴惨死眼前,狗血少女飞蛾扑火的爱情,张结成心狠手辣背后插刀,被杨叔仗义相救……一幕幕如过电影般在他脑海里飞速展现又消失……

  鲜血,呐喊,挣扎,喘息,痛苦,温情……无数思绪如泉涌般充斥着大脑,短短时间内经历这么多,路桥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反而多了分豁达……

  也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想的多了,路桥脑子有点乱有点晕,他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想起杨老六刚刚说的话,于是就问:“杨叔,您说几十年前…您遇见了什么事呀?”

  杨老六叹了口气,转而释然一笑,他满脸的皱纹沟壑纵横,仿佛刻满了过往经历的沧桑:“往事不堪回首,那可是我亲身经历的一场噩梦啊……”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老者回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逃离地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