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教练
撒旦天使2020-02-10 20:264,908

  传来的烤肉味让睡梦中的刘湃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小希和晴晴赶紧跳到一边捂着嘴偷偷的笑着,看哥哥还没有要醒的意思,小希又把烤肉拿到刘湃面前,用小手轻轻的向刘湃脸上扇风。

  只见哥哥的鼻翼微动嗅了几下,确定没有在做梦的刘湃才睁开惺忪睡眼,没想到睁眼便看到小希举着一块烤的外焦里嫩散发着满满肉香的烤肉出现在自己眼前。

  刘湃用手指捏了捏鼻子,转过身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补足睡眠。

  “嗯?”反应过来的刘湃猛的转过身睁大双眼。“不是再做梦啊?”

  “哥哥,嘻嘻……我还以为你不要呢!”小希古灵精怪的揶揄着刘湃。

  刘湃赶忙双手抢过烤肉大快朵颐起来,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

  “哥哥,你在说什么?你先咽下去再说啊,不够我再给你拿一块。”小希满脸开心的说。

  晴晴手里拿着一块烤肉楚楚可怜的等在正在熟睡的赵阳旁边。

  “我就告诉你用我这个办法就行了!他肯定不会怪你的,等会肉凉了就不好吃了。”小希一脸正经的教着小姑娘做坏事。

  “我……我还是等他醒吧,睡不好对身体不好。”晴晴有点犹豫不决的说。

  刘湃一脚踹在赵阳屁股上,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赵阳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哪个挨千刀的干的?”赵阳边揉屁股边往四周寻找着目标。

  “喂!吃肉了!人家小姑娘拿着肉等你半天了,你不吃我可帮你吃了啊。”刘湃边说边作势去拿晴晴手上的烤肉。

  “哎哎哎,干嘛呢?谁说不吃了!”赵阳抢过烤肉,用比刘湃还夸张好几倍的速度往嘴里胡乱塞着。

  小希和晴晴惊呆的看着两人的吃相,从来没想过有人可以吃东西吃的那么快。刘湃还好些,起码还知道吃几口拿起一旁的水瓶灌一口,赵阳就没放下过往嘴里塞肉的手,那根本不是人类的吞咽速度。

  小希赞叹的说:“谁说你没有异能啊,这速度还不叫异能吗?简直是天生异能啊!”

  赵阳边胡乱往嘴里塞着边想回答小希,被食物噎的直翻白眼,急得捶胸顿足想咽下去。

  刘湃赶忙走过去用海姆立克急救法帮他把食物催吐出来,“你吐出来能死呀,非得往下咽啊?”

  “这都一个多月了,第一次见到新鲜食物!可不能浪费,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呢!”边说边想弯腰去捡。

  “你要是捡起来,我们了就得绝交了。”小希看着他的举动感觉快吐出来了。

  看见刘湃和晴晴两人也点了点头赵阳这才作罢,“你们不知道,这吃饭速度不是我定的,以前接受特殊训练的时候,天天做剧烈运动还有各种体能力量训练,第一天早上教官就给吃一碗稀粥,一直到下午两三点教官让我们停下说请我们吃饭,我们累的别说吃饭了,有时间休息让我们吃屎都行。”

  “教练让你们吃屎了吗?”晴晴这个好奇宝宝忍不住插嘴问到。

  赵阳翻了一个白眼接着说,“真吃屎就好了!教官倒了一大盆生蛆的肉在地上,就是那种生蛆的猪肉倒在野外的土地上啊。那味儿没的说,有的人直接就吐了。教官说我请你们吃大餐,你们最快多长时间能吃完?听完整个人都是懵的,吃肉?那叫吃蛆好吗!然后我们一队的有个狠人说我们可以在十分钟内吃完!你能想象我们当时的心情吗?”

  两个女孩听完笑的花枝招展。

  “先别笑听我说,我们教官又笑着说:十分钟?你们他妈是马戏团里的小丑吧!吃个饭要十分钟?干脆系个围裙回家给孩子喂奶去吧,我给你们这群娘娘腔10秒钟时间,10秒钟以后我不想看到地上有一点痕迹。说完就开始倒计时。”

  “那你们吃完了?”好奇宝宝又忍不住发声了。

  “拿好你的小板凳,老老实实坐着听我说!”赵阳想起当时的场面赶紧喝了一口水压了压,接着说“我们听到倒计时就跟疯狗一样围过去抢着吃啊,但是你是知道的,吃进去那个味儿真是一言难尽……总之,有的人吃着吃着就吐出来了。教练接着说:不管谁吐出来的,你们这群人都得给我再吃进去!不准地上有任何东西!”

  赵阳望着天空,会想着当时的场面。而小希和晴晴一脸正经的强忍住不笑出来。

  “最后我们终于吃光了,原来那是教练刚带我们,只是整蛊我们用的。”赵阳说完都快哭出来了。

  “唉!”刘湃拍了拍赵阳的肩膀,一脸正经的说:“所以你吃了别人的呕吐物吗?”

  赵阳什么都没有说,就像受人侵犯的小媳妇一样转过身去,接着啃着没吃完的烤肉。

  这时小希和晴晴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等二人吃完这才发现卡车后面停放着一辆武装卡车和一辆军用卡车,,皮卡的车箱里伸出一座机枪,机枪两边有手工焊接的防护钢板,无论是车厢还是驾驶室两侧都焊接了加上钢板,钢板上还加焊了突出三四十厘米的钢筋,车前面也安装了防撞装甲,而军用卡车的整个车体也都加装了额外的防护。

  两人看着陈鸣和另一个男人在卡车旁斜靠在皮卡车上聊着天,还有一个身材好到爆炸的女人把引擎盖打开在检修引擎。车里坐着一个看不清面貌的男子。

  刘湃刚想走过去问清楚情况,赵阳已经飞速的向美女冲去,边跑边把衣领拉开装出一副放荡不羁的浪荡样边把手上的反曲弓斜背在背上露出一副英姿飒爽的情调,等到美女不远处才缓缓走过去在皮卡的反光镜上整理了下发型,走到美女旁边斜倚着引擎盖,只见赵阳用侧脸对着美女,把准备在耳朵上的香烟叼在嘴上,单手帅气的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从容的把香烟点燃深吸了几口再吐出几个烟圈,然后把剩下的香烟弹飞,用深情的语气问到:“这位美丽而动人美女,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吗?”

  美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两手托在下巴上,用充满魅惑的声音有点玩味的说:“有,你可以离我远点吗?我有孕在身所以不能吸二手烟。”

  “啊?”

  瞬间石化的赵阳愣在当场。

  刘湃走向陈鸣想问清楚情况。陈鸣身边的粗壮男人从怀里弹出香烟抽出一根递了过来,刘湃伸手接住,粗壮男人又帮他打上火才说:“你朋友一直这样吗?”

  “嗯,虽然傻了点,人还不错。”一起经过了那么多次生死存亡的刘湃还是肯定了赵阳的人品。

  “赵阳?我记得我以前带过一个学员叫赵阳。”粗壮男子肯定的说。

  “你以前是射击教练吗?”刘湃想到赵阳刚才的故事。

  “没错,我喊喊他试试。赵阳!”粗壮男子扯着脖子对赵阳喊到。

  刚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的赵阳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个哆嗦。

  “是你吗?赵阳!是就过来!”

  赵阳哆嗦着转过头去,同时祈祷着上帝肯定是自己出现幻听了,“千万别是那个男人!千万别是那个男人!”赵阳小声的重复着这句话。

  “还真是你啊,赵阳!”粗壮男人豪爽的笑了,对赵阳微笑着招了招手。

  赵阳浑身就像刚过了电一样,全身感觉麻酥酥,耳朵里嗡嗡直响,小步的往前挪动着。

  “哈哈,真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大了还跟个娘们似的!”粗壮男人一把搂过畏畏缩缩的赵阳,强壮的手掌拍击着赵阳的后背。

  本来就很强壮的赵阳和这个粗壮的男人比起来就像一只羸弱的小羊,相比较之下这个粗壮男人简直强壮的像天神在世。

  “教……教……练好!”赵阳小声的问了个好。

  “嗯,不错,比以前强壮了,像个男人了,就是这结巴的毛病怎么还没好?”教练开心的搂着快缩成一团的赵阳。

  “结巴?”刘湃不解的看着赵阳。

  看到赵阳求助的眼神,刘湃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

  “赵阳,你还没介绍一下呢!”刘湃赶紧替好兄弟解围。

  赵阳趁机从粗壮男子的怀里躲出来,“这位……是……是我以前的教练雷震天,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刘湃,这位是陈鸣。”

  大家做完介绍才知道,原来雷震天在危机发生时一直在距离刘湃所在县城不远的L市驻扎部队里担任客坐教练,后来危机爆发后,部队出动再也没回来,雷震天夫妻还有另一位教练杨雄和他的儿子杨晨在驻扎地呆了下来,后来在L市搜寻幸存者的时候才找到三个幸存者,其中一个还在救援的时候死了,所以一直到最近才出发想来s市看看情况,没想到早上四五点还没到s市就遇到了刘湃一行人。

  “所以你们一行六人吗?”刘湃只看到教练夫妻和一对父子四人在场,没看到有其他人在场。

  “不是,营救下来的那两人在不想冒险来乙市,所以留在军营里,那里物资和武器充足,所以他们选择留在那里。”雷震天解释道。

  “哦,明白了!可是我还是告诉你吧,你还是别去乙市了,那里我们都搜索遍了,没有找到一个活人,已经是一座死城了,到处都是变异的昆虫和变异体。”

  “变异体是说的丧尸吗?那个变异昆虫又是怎么回事?”雷震天不解的问到。

  “你没遇到过变异昆虫吗?”刘湃有点诧异。

  “没遇到过,变异的动物倒是遇到过。”

  “怎么还有变异动物?”这会轮到刘湃疑惑了。

  “对呀,我遇到过变异的犬类或许是猫,我不知道反正变异的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速度飞快力量超级猛,没有重武器的话你最好祈祷不要遇到,不然等着团灭吧。”听雷震天这么暴躁的男人都知道厉害,刘湃心里留了个心眼儿。

  “变异昆虫呢?”雷震天打听道。

  “就是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流星雨,然后砸到地上就变成虫巢。我们暂时只遇到过腐蚀甲虫,腐蚀甲虫的体液有非常强的腐蚀性,即使汽化了也不是人类所能够接触的。其他类型的虫子没有遇到过,我也祈祷最好不要遇到,但是肯定是存在的,因为我们见到过尸体。”刘湃没有隐瞒将实情相告。

  “s市是有人类的!”雷震天坚定的回答。

  “我们在军营用军用频率收到了乙市传来的无线电,留在前几天。”身材火辣的美女修完汽车从那边走过来“顺便说一句,我的名字叫娜娜,老雷的妻子,职业是健身教练。”

  赵阳得知是教练的老婆以后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两眼直直的盯在地上。

  “怎么?不来和我调调情吗,赵阳……”美女向赵阳勾了勾手挑衅到。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为……”赵阳窘迫的连话都说不清楚。

  “好了别逗他了,他本来胆子就小,也没有其他意思。”雷震天帮赵阳解了围。

  “可是我们前几天已经把乙市地毯式搜索了一遍,没有见到有活人啊?”刘湃不解的问到。

  “是码头吗?一定是码头!我们没有去过码头!”陈鸣站起来恍然大悟的说道。

  “为什么是码头?我们搜索了那么多地方,没道理要躲去码头啊?”刘湃越听越一头雾水。

  “就连L市都有军队驻扎,身为国内数一数二的s市会没有部队驻扎吗?你可以想一下,s市是临海经济重地,肯定有海陆空三军保护以策安全,如果发生了变故,只要不是在海上发生的,陆军去处理就行了,再不济还有空军,不管处理结果如何。紧急事故海军一定不会上岸,所以如果要找庇护所,那么有海军庇护的港口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了!没有什么怪物能突破各种导弹和远近移动重火器的封锁!就算是最低级的近防炮也不是那些变异生物能够抵挡的。”陈鸣一口气说完自己了心中的猜测。

  “啪啪……”

  雷震天和娜娜拍手给陈鸣鼓起掌来。

  “这都是你自己猜出来的吗?”雷震天难以置信的问。

  “有什么猜的不对的吗?”陈鸣反问到。

  “没有,几乎完全一样,不过昨天那里的庇护所一直被变异生物攻击着,所以我们连夜赶来,想看看能不能提供什么帮助。”

  “可是如果现在现在去,会不会太危险了?”赵阳脑袋里联想到漫山遍野的虫子感觉一阵反胃。

  “现在去正是最好的时机,我们只要能提供帮助就是雪中送炭,再说他们那里也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来检查治疗许灵芸的病情。还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候吗?”陈鸣分析完情况反问道。

  “跟我来!”雷震天带领大家来到卡车后面,把卡车车厢打开一扇门,指着里面说:“尤其我们还有这些!”

  刘湃一行三人望着满卡车的轻重武器和防护装备,差点惊掉了下巴,赵阳自言自语道:“这哪是卡车,这是明明是一座移动的军火库啊!”

  这时小希和晴晴惊慌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希和晴晴边跑过来边喊道:“哥哥,我们快走!那里好几只虫子!”

  只见雷震天出来看了一眼就转身回到车上,等不到一分钟后出来肩上还扛着一个火箭筒,娜娜找来炮弹装进火箭筒,只见雷震天对着离众人还很远的那几只虫子就按下了扳机。

  火箭弹嚣张的喷射着尾炎呼啸而去,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前方传来,火箭弹巨大的威力把虫群连带虫群周围的汽车轰成碎片,烟雾过后地面上就下了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圆坑,周围之前四五米的柏油路面被强大的冲击力掀翻在地。

  雷震天把火箭筒扔回卡车,重新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问到:“各位,考虑的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