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处境
撒旦天使2020-02-10 20:224,573

  距离灾难发生20天后。

  原先整天关闭的大门现在已经完全开放,门前帐篷区内拥挤的人群此刻也失去了踪影。

  一阵大风刮起,大门两边的柳树上挂着风干尸体被风吹的左右摇摆,原来的帐篷区现在已经丝毫看不出任何原来的痕迹,坑坑洼洼的地面和一次性饭盒在风中翩翩起舞。

  一辆卡车在大门口停下,刘湃坐在驾驶座把收伸出窗外将手里的烟蒂弹飞。

  “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聚集区吗?”边说着刘湃边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脚刚落地的刘湃果然感觉到了异样。脚踩在水泥地面像踩在蜂窝一样的感觉,感觉中间很多中空的小洞,弯腰仔细一看,果然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空洞,让人头皮发麻。

  周围被腐蚀的千疮百孔世界让人怀疑来到了另一个星球。城市原来明亮的高楼大厦现在看来就像一个个巨大的丑陋怪物。

  刘湃登上卡车向门内驶去,随着越来越深入,众人也明白了为什么门外看不见战斗的痕迹了,因为这里才是战斗发生的现场。

  厂区内的路面和厂房内一个个直径一米多大洞。到处都是虫子的尸体和被人类血液染色的痕迹。

  大家已经想象不到身边的建筑物到底经历过了什么。被腐蚀的建筑物墙体中间有镶嵌着虫子尸体的,也有布满弹坑的,还有融化了一半的墙体像是经过高温煅烧的痕迹。

  虫子的尸体也不是单一的一种了,除了数量最多的甲虫壳还有外观像毛毛虫一样的巨大虫尸,不同的是口腔内一圈一圈犬牙交错的细小锋利牙齿,和口器下面吸管一样的口器,长满全身的是钢针一样坚硬的毛,肉乎乎的身体体表满是色彩斑斓的花纹,加上头顶的一只纯黑色眼睛,小希和晴晴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抱住对方再也不肯看第二眼。

  还有一种像蚊子和蜻蜓的杂交版,蜻蜓一样的翅膀,蚊子一样的身体,六对下肢上长着近半米的刚毛,刚毛上又长着密密麻麻的绒毛,两只硕大的墨绿色复眼下面是三对像电锯一样的口器将它的尸体顶得老高。

  还有很多像瓢虫一样的虫类尸体,只不过瓢虫壳上的斑点长出蘑菇一样的物质,壳底下的腹部长满鼠妇一样密密麻麻的小短腿。身子底下只是头却呈扁平状,眼睛扁扁的停留在上部分。下部分从嘴里深伸出一根闪电状纤细棍状物。

  大家没有心情再仔细研究其他怪物了,只有陈鸣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露出如获至宝摸的眼神仿佛看到的是裸体的美女一般。

  “你说他是不是有特殊癖好?”赵阳小声的对刘湃嘟囔。

  “……,也许科学家见到没有见过的跟我们看到美女一个道理吧。”刘湃不确定的说。看着赵阳将信将疑的眼神,刘湃索性点燃一根烟去四周查看起来。

  “喂!我们快走吧,这里除了恶心的虫子,什么都没有啊。”小希伸头出来对着男生们喊到。

  没等刘湃做出答复,距离他最近的一栋厂房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杂物被撞倒的声音。

  刘湃离得最近反应最快,单手把圆盾从背后取下,另一手拿着斧头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做出防御的姿态。

  陈鸣可能注意力都在眼前的昆虫尸体上,并没有什么反应。而赵阳从小到大的锻炼让他的听力极其灵敏。反手取箭上弓的动作行云流水,刘湃还没取下圆盾的时候已经是握箭待发的状态了。

  两人等候了十几秒也没有进一步的情况发生,正当刘湃准备走进去查看里面情况的时候,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从窗户弹出来,径直向刘湃射来。

  赵阳距离比较远,而那个身影的速度却非常快,顷刻而至向刘湃当头扑来。

  刘湃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舍命战斗和前几天系统化的强化锻炼,反应也是常人所不能及。

  看身影的速度想用右手斧头再轮开劈砍已是不及,只能左手举盾至右侧肩膀用肩膀抵住准备受力硬抗,哪想那怪物力气之大连一秒都没用,刘湃就被撞的倒飞而出,众人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进化型变异爬行者,这个爬行者比普通的爬行者身体大了一倍不止,而且全身外翻的肌肉被甲虫体液腐蚀的像熟透的桃子一样。

  刘湃倒飞的同时,爬行者用两只爪子抓住圆盾,用头猛烈撞击挡在它和刘湃中间的圆盾。那圆盾赵阳尽力一箭都未曾射穿,表面本就光滑,陈鸣还在表面涂了润滑油再烘干,反复多次进行了油面处理,使得圆盾表面更加光滑。

  爬行者将刘湃扑倒在地,反复撞击之下看不起作用,用两爪扣住圆盾想将圆盾扯下,刘湃拼命握住把手,双脚灌力向爬行者踹去。

  强大的力量展现无疑,一脚将爬行者踹飞在地上翻滚两圈止住去势。

  赵阳借机一箭射出直奔爬行者头部,爬行者甩头伸出舌头想把弓箭打落,可赵阳从小练到大的箭术也不是说说而已,速度极快的从爬行者的舌头穿越而过,钉在墙面上。

  爬行者被刺激的怒不可遏,转身向赵阳扑来,刘湃知道赵阳虽然箭术高超,可是近身格斗技术几乎为零,而且身上除了一把弓和背上的箭壶没有任何近战武器,看自己要赶过去肯定来不及,慌乱而下将斧头举起向爬行者抛去。

  “砰!”

  斧头还没有落在爬行者身上就听到一声枪响。爬行者应声像旁边栽倒在地,刘湃这才发现陈鸣端着冒着烟的步枪,呈标准的射击姿势。

  看着爬行者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倒地而死,陈鸣平静的把枪跨在背后问刘湃:“你干嘛扔斧头?”

  “我看来不及了,就……”

  陈鸣打断他,“你是电影看多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只会近战吧?你扔斧头是要干嘛?十几斤的斧头你还想像电视里斧头帮一样直接飞斧砍死他吗?爬行者那么快的速度你能砸到它就算烧高香了,就算你救了赵阳,爬行者如果把目标转移到你身上,你准备用什么去搏斗?把鞋脱下来当武器糊死它还是当它的食物撑死它呢?愚蠢!”陈鸣看着刘湃像看一个白痴一样。

  看着刘湃尴尬的楞在当场的同时,陈鸣又开始无情的打击赵阳:“你射完一箭明明看见爬行者注意力已经转向你了,你完全可以绕着卡车跑等我们救你就好了,你傻站在那干嘛,想表演一棵树迷惑它吗?”

  “喂,干嘛这么说,两位哥哥虽然很傻,可也都很勇敢呀。”小希从车里伸出头替二人争辩。

  “……”

  “……”

  两人听着小希的话一阵无语。

  陈鸣检查了下步枪,把枪放回座位旁。

  “我们走吧!这里应该没有幸存的人了,我想敞开的大门已经向我们表明他们已经走了,或者说一部分人已经走了。”

  三人回到车上,小希发现旁边的晴晴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眼泪在眼圈打转,一副努力忍住不哭的表情。

  “晴晴,怎么了?”

  晴晴听到小希的问话,强忍住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眼泪从眼眶奔涌而出,大声的哭道:“如果我爸爸妈妈在这里的话他们会不会已经死了?”

  小希把晴晴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慰着这个瘦弱的小女孩。陈鸣边开车边说:“如果你爸爸妈妈在这里,那既然有人能逃出去,你爸爸妈妈就未必不能。而且他们是科学家,在现在的世界,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科学家一定是非常珍惜的资源,当权者一定会尽力保护的,所以大概率能活下来;另一种可能,如果他们没在这里,那说不定在另外的聚集区,s市那么大不可能只有这一个聚集区。”晴晴听完陈鸣的安慰在小希的怀里慢慢平静了下来。

  其实陈鸣没有说的大家都明白,如果没有在这个最近的聚集地,那么在外面危机四伏的环境中,两个科学家单枪匹马活下来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如果在这个聚集地,在突然爆发的危机面前,估计也没有人会在意谁是科学家,大都保命要紧,科学家反而活下去的几率最低。

  家怀着心事一言不发,路过大门的时候刘湃看着墙根一排散落在地的人类骨头,不远处还有一个挖了一半的土坑,土坑里也看出有一大堆人类骨骼散落在里面,回想起旧世那种美好颓废的生活,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随着卡车的驶离,一个男人从聚集区内的厂房里缓步走出,厂房内横七竖八布遍地都是变异体的尸体,中间还夹杂着两具爬行者,从伤口上看,每具尸体都是被开肠破肚最后被一击必杀,暗红色的血液和那些变异者的尸体将厂房装饰的如同地狱。

  男子看着远去的车辆,一声轻微的异响从另一个建筑传来,男子紧握住手中的匕首,转头向那所建筑走去。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怎么好像看到有个人在刚才我们站的地方。”赵阳看着后视镜将信将疑的说道。

  刘湃转头认真的对他说:“被变异体杀死起码还能留下一句尸体,你看看被虫子突袭的聚集区连一具尸体都没有,哪来的人?”

  “也许是被血腥味吸引来的变异体,血腥味浓的连本来只会在晚上出现的爬行者都在大白天出现了,有变异体也不稀奇。”陈鸣边开车边说。

  一行几人根据地图划分出区域的在城市里仔细的搜索着,两侧建筑中时隐时现各种昆虫的身影,只是对比自然界中的昆虫,这些昆虫体型最小的都有成人大小了,有的像两三种昆虫的混合体,还有的外貌特征在地球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怪物,不过发现最多的还是那种变异甲虫。

  车窗紧锁的卡车一路铲飞各种各样的障碍物,还好这些怪物好像对行驶中的卡车弄出的声响没有任何关注,好像他们只会对看得见闻得到的生物体做出反应。街道上到处都是的被太阳晒干的黑色血迹不知道是人类的还是变异体的,零散的虫类尸体已经在大自然阳光和风双重作用下慢慢只剩坚硬的甲壳,那些到处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人类建筑让人看的胆战心惊。

  “快下雨了。”小希托腮看着窗外破败的景象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嗯?你怎么知道?”陈鸣有些奇怪的问。

  “我能闻出来,从小到大只要下雨,我就能提前从空气中闻出那种快下雨的味道。不信我们打赌!”小希对陈鸣说。

  “有这种事?我偏不……”赵阳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看到挡风玻璃上落下了一滴雨滴。

  “你刚才说什么?”刘湃幸灾乐祸的看着赵阳打趣道。

  “我们必须找地方停下,不然我们完了!”陈鸣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呢?下雨而已!又不是下冰雹,就算下冰雹我们还在车里呢,不用那么紧张。”刘湃安慰道。

  陈鸣冷笑了一声说道:“下冰雹倒好了,下硫酸呢?下雨会把空气中微量的甲虫体液融合在雨滴里,还有雨水落在那些体液腐蚀过的地方然后再流到地上,如果接触到轮胎你猜会发生什么?我想你不会喜欢在满是变异体和变异昆虫的城市里徒步旅行吧?”

  “那快点找地方停车啊!我可不想还没娶媳妇就英年早逝!”赵阳听完急得都快跳起来了。

  “我也得找到地方停车啊!这是在城里,哪有停车场能开进去这么大的卡车的,卡车都是露天停放的好吗?”陈鸣本来就担心,被赵阳一催更是心烦意乱。

  “我想到一个好地方!”刘湃从晴晴手里拿过地图,仔细看了看,指出一个地点。

  “车辆检测中心?你该不会是打算去年检吧?”赵阳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去那里,给我指路!”陈鸣赶紧加快车速向检测中心冲去。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挡风玻璃上,随着被腐蚀的时间越来越长,雨刮器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雨刮器的刮子表面越来越不平整,玻璃表面肉眼看不到的细微之处也开始被腐蚀的凹凸不平。

  陈鸣看着越来越模糊的挡风玻璃焦急的问:“到底还有多远!再过一会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了可就没法再前进了!”

  “快了,就在前面岔路口拐过去!”刘湃心里也五脏如焚,盼望别再出什么差错。

  卡车拐过路口,终于看到检测中心的牌子,众人一直悬着的的心情才安然落地。

  陈鸣一脚油门直接将检测中心的大门撞开把卡车开进去。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里面也因为缺少电力的支持没有灯光小照明显得昏暗一片。

  陈鸣把灯刚打开,车底发出“咯噔”一声异响。

  “我们是不是压倒什么了?”众人都感觉到了这一下颠簸。

  刘湃刚想打开车门下车检查。却听到小希带着哭腔的声音颤抖着指着窗外说:“那些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