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养伤
撒旦天使2020-02-10 20:224,458

  雨势越发蓬勃,哗哗的雨声加上天空中的隆隆雷声作势好像要把整个城市洗涤个干净。

  天色越来越暗,天空一道耀眼的闪电将检测站照的光亮无比而后又转入黑暗。

  车厢内的陈鸣一屁股坐倒大口喘着粗气,丝毫不顾空气里令人作呕的腥甜气,战斗终于结束了,强烈渴望新鲜空气的心肺受到大量低温空气的刺激,以致陈鸣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看着车厢外堆积如山的尸体陈鸣擦了擦嘴巴试了几次也没能站起来。

  “你还是在这儿吧,我去帮他。”赵阳强撑起精神走下车厢,车厢外的尸体几近和箱体持平。

  摇摇晃晃的赵阳一脚踩在空出咕噜噜滚下尸堆,躺在地上做了几次深呼吸的他拄着手里的钢筋站起来,适应了几秒后用钢筋把车门前的尸体扒开将车门关死。等他转身看向刘湃的时候,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刘湃所站的地方周围布满了变异体的残肢,暗紫色的血液泼洒的到处都是,这里看起来已经不像战场了,倒是和以前的屠宰场有几分相似。

  刘湃按住步调缓慢的向前前进着,从车底钻出的漏网之鱼抓住刘湃的小腿,张嘴向他腿上咬去。

  刘湃嘴角微动,不紧不慢的弯腰扯住变异体的头发,将它上半身从车底扯出,狠狠一脚将变异体脑袋踩爆。

  车厢上一个被同伴挤断双腿的变异体终于爬到刘湃头顶的车厢,双手向后一退往刘湃身上掉去。

  赵阳打看到后慌忙将手中向前钢筋掷出,可钢筋并没有像赵阳预想的那样想变异体飞去,而是直奔刘湃后背。

  “小心!”

  刘湃向右跨出一步躲开变异体,单手握住半空中变异体断掉的下半身,另一只手接住赵阳掷出的钢筋,从上方将钢筋从变异体下巴穿入从变异体头顶透了出来,刘湃去势不减将钢筋插进水泥地里。

  “休息吧,别再硬撑了。”刘湃说完踱步向被砸飞的爬行者走去。

  爬行者被刘湃侧面一击将腹部砸穿,背后的肉瘤也在墙上撞破,凶猛的爬行者此刻变得无比温顺。刘湃向它走去的同时似乎看到爬行者眼中的恐惧。

  被摔的神志不清的爬行者刚从状态中恢复过来,看到这个恶魔向它走来,目睹刘湃刚才的残暴行径的爬行者惊恐的四肢并用向墙上爬去。

  被强行折断的后爪在洒落的脓液中不停地打滑,前爪拖着身子刚爬不到半米就被下半身的重量坠的掉下来。

  “喂,我的斧子,我的斧子还给我啊。”刘湃边走边伸出手向爬行者喊到。

  爬行者不知道是听懂了刘湃的话还是感觉到了腹部还镶着一柄斧子所以才爬不动,惨叫着用前爪把斧子拉了出来才爬到墙上去,这一动又是一股粘液掺杂着血液器官掉了出来。

  刘湃过去弯腰从粘液中捡起斧头,抬头看见爬行者已经爬上房顶,退回在一根钢铁大梁后面露出眼睛望着他。

  刘湃数着数向后倒退了十步,深吸一口气猛然向前方助跑起来,待快到墙边的时候弯腰一纵,当身体处在最高点一只脚蹬墙往后跃去。

  刚落到后面卡车顶上,又是一个起身犹如一颗炮弹一样像爬行者飞去。爬行者开始根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好奇的看着,等到它看见刘湃向它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身受重伤的它完全跟不上刘湃现在的速度。

  刘湃单手握住大梁,趁着惯性将自己向上一甩,另一只手拉住爬行者的后腿将爬行者撤了下来。

  爬行者半空中无助的四处乱抓企图抓住什么可以停止下坠的趋势,刘湃拉住它的后腿狠狠向地面砸去。

  “砰!”

  爬行者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刘湃也随后从半空中落在爬行者面前,下落的力量让双脚接触的地面出现一起裂痕。

  爬行者强悍的身体素质在此刻展现出来,身受多处重伤的它被从四五米的高度扔下来仍然没有影响到它的活动,看刘湃落下的同时爬行者极速向卡车底部钻去。

  刘湃瞅准时机一斧将爬行者一条后腿斩断。爬行者惨叫一声转头射出舌头向刘湃袭来。

  刘湃侧头躲过舌头,一只手飞快的从拉住爬行者的舌头中间,另一只手也搭上去像揪面团一样把爬行者的舌头揪断。

  爬行者吃痛想将舌头拉回,刘湃拉住断舌不让他如愿,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的变异体凶性大发,转身向刘湃扑来,扑来的同时右爪向刘湃脖颈爪去,这一下要是爪实了,任刘湃实力再强也得横死当场。

  只见刘湃不慌不忙的双手松开舌头,左手轻松的接住袭来的爪子,右手迎着爬行者扑来的方向以逸待劳的卡住袭来的爬行者脖子。

  爬行者向吐出舌头攻击,可是脖子被刘湃紧紧卡住,强大的握力让它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另一只爪子向刘湃脑袋拍去。

  刘湃如果想躲开就要松开爬行者,如果不松开就会被爬行者击中脑袋,想也不用想被具有非人力量的爬行者击中会发生什么,刘湃可不想亲身体验。

  刘湃不退返进拉住爬行者就往爬行者怀里钻,到爬行者怀里用头顶住爬行者正在攻击的上半截胳膊将爬行者的爪子顶开,头顶感觉一疼的同时,抓住爬行者爪子的那只手向内测一扭往上一顶。

  只见爬行者肩膀处的骨头瞬间突破外面的肌肉刺了出来。被刘湃扼住脖子的爬行者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现在才道歉是不是有点晚了?”刘湃自言自语道。

  爬行者呜咽着再次把还能活动的那只爪子抓住刘湃向自己的嘴部推来,嘴部配合爪子向刘湃头顶咬去。

  刘湃见状放开爬行者的断手伸手撑住前倾的身体,卡住爬行者脖子的那只手的手指用力扣进爬行者的脖子里向外一扯,爬行者的舌头整个被刘湃从脖子扯出来,刘湃一拳向爬行者下巴轰去,爬行者向下咬的动作加上刘湃的上勾拳,拳头直接从下巴砸进爬行者的脑袋里。

  爬行者浑身抖动了几下,瘫在刘湃身上再也不能动了。

  刘湃把手从爬行者脑袋里拔出来,将身上的尸体甩到一边。

  赵阳嘴张成O型呆呆的看着他,看见凶猛的爬行者被刘湃以夸张的力量手法虐杀致死才回过神来。

  “大……大哥……,你还是人类吗?”赵阳看着刘湃刚才的表现吃惊的问。

  “废……啊!”刘湃话没说出口,剧烈的疼痛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刚才还犹如超人一般的刘湃咕咚一声跪倒在地上,只见刘湃环抱住自己,像一条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身上的肌肉和筋骨像蠕虫一样在体表内蠕动。

  “啊~”

  刘湃感觉全身的疼痛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忍耐极限,可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大脑内的剧烈蠕动带来的疼痛比身体内的疼痛起码多了数十倍不止。

  刘湃浑身冷汗直冒两眼翻白,赵阳跑过去想找出办法替他减少一点痛苦,思来想去赶紧绕到后面把陈鸣叫来。

  陈鸣看到刘湃痛苦至此跑到后面拿出注射器和镇定药品给刘湃注射了一剂,看到刘湃还是痛苦难当,又接连注射了两剂才止住他的疼痛昏死过去。

  “哥哥!”

  听到声音的刘湃睁开双眼,看到小希写在脸上的担心。

  “大家……都安全了么?”

  “嗯,都很好……除了你。”小希心疼的帮刘湃把额头的长发捋到一边,用早已准备好的毛巾仔细的将他的脸庞擦净。

  “灵芸她……还好么?我想看看她。”

  小希的手停在刘湃的脸颊,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

  “哥哥放心吧,灵芸姐姐被我们照顾的很好。”说话的人话中止不住的落寞,小希打起精神勉强堆砌出一丝微笑。

  “哥哥先喝点水吧,我去给你点东西吃。”小希把放在怀里的水瓶打开小心的喂他喝水。叫陈鸣来再三确认了他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下车做饭去了。

  “感觉怎么样?”陈鸣毫无表情的仔细检查着刘湃的各项身体机能,就像医院里的医生一样专业。

  “事实上,除了还有些酸痛,感觉还不错。”

  “你是感觉不错了,那小丫头在这守了你五天了,这五天之内只要你有动静,她除了大呼小叫的叫陈鸣和我就是在这默默地守着你,你倒是睡好了,我和陈鸣都快被折腾死了!”赵阳出现在车厢门口。

  “五天!我睡了五天?”刘湃感觉才刚闭上眼几分钟。

  “五天已经算短了,幸亏了小希的治疗和你自身的身体素质,说道身体素质,你也算因祸得福了。”陈鸣解释道。

  “怎么说?”

  “身体各项技能起码提高了百分之二十以上,并且随着身体的恢复还在持续提高着。这不是因祸得福吗?”陈鸣测试着刘湃的心跳。

  “遭了那么大罪才提高百分之二十,我宁愿不提高。你不知道当时有多痛苦。”刘湃回想起当时的状况仍然心有余悸。

  “宁愿不提高?各项指数都提高百分之二十你知道有多厉害吗?不是单项是所有!无论任何运动,你都是时间最短,耐力最好,速度最快,成绩最好的,可以这么说。你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陈鸣看着刘湃的不以为然感叹的说道。

  “我出去试试,身体感觉都快生锈了。”

  两人扶着刘湃起来走了两步,等刘湃稍微适应了一点,三人下车准备坐坐实验。

  三人下车看到小希躺在火堆旁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晴晴拿了一条毯子正在往小希身上盖,锅里煮的炖菜正在冒着热气。

  “这丫头为了守你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觉,心思全在你身上呢,唉!人比人气死人那!”赵阳又开始发出感慨。

  “……”

  刘湃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走上前去把小希抱起来。对小女孩说:“交给我吧,你快去吃饭吧。”

  小希在睡梦中听到刘湃的声音,睡眼蓬松的睁开眼睛看着刘湃。

  “哥哥……”。

  “乖~睡吧,我就在这。”

  小希满足的闭上眼睛,双手搂住刘湃,刘湃身上的气息让她嘴角翘起一抹弯月。

  刘湃把她放到车厢里安顿好,看着小希和旁边的许灵芸不由陷入沉思。直到晴晴准备好午餐才喊他出来。

  “你知道许灵芸有一定概率是不会醒来的吧?”陈鸣在饭间对刘湃问到。

  “我相信只要找到合适的医疗条件她会醒的!”刘湃给自己坚定着信念。

  “脑死亡的几率有一半还多,并且还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确定。即使是在以前人类文明尚在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恢复,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陈鸣丝毫不顾他的天真,直白的说道。

  “她一定会醒的!”刘湃争辩道,不知道是想说服陈鸣还是自己。

  “兄弟!哥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许灵芸固然好,小希对你也是有情有义,希望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小希是我妹妹,灵芸是我女朋友,没有什么可选择的,必要的时候我愿意用生命来保护她们!”刘湃回道。

  陈鸣和赵阳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话说刘湃哥哥受了那么多伤这么快就好完了呢。”

  晴晴看着画面有些尴尬岔开话题。

  “还有不是被那些怪物抓伤就会变成它们吗?这次战斗我们明明都被抓伤过,为什么没有变成那些怪物?”赵阳也疑惑不解。

  “我的猜测有三种,一是怪物体内的传染性病毒含量由于某种原因变少了,导致密度不够传染不了;第二个猜测是变异体体内的病毒变异速度过快导致失去了传染性,毕竟如果照这种传染速度,地球要不了多久就一个生物都没有了,病毒失去了传染性或者降低了传染速度,让一部分人能够活下来给它当移动的传染源。”

  “就像感冒那样吗?”赵阳问到。

  “对,就像感冒一样,也可能出现了潜伏期或者像变得感冒一样虽然不会致命传染性却增加了。”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有潜伏期,我们还是有可能会死?”赵阳被吓了一跳。

  “还有第三点就是,我们幸存下来接触过病毒那么长时间,我们可能已经对病毒免疫了,这种可能性也比较大。”

  “也许是三种情况都有,对吧?”

  “对,也许三种情况都有。”陈鸣肯定了刘湃的说法。

  “那么既然暂时不会死,让我们看看我现在到底有多强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