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硬仗
撒旦天使2020-02-10 20:224,485

  雨滴从昏暗天空落到这个废墟般的城市中,人类往日斥巨资建成的排水设施在此刻的末日里任劳任怨的承担着自己应有的责任。

  街道两边的雨水汇集成一条小溪欢快的向前奔腾,整个城市被若有若无的雾气包裹着,看起来就像是往日那种叫做“雾霾”的东西。

  路上那些拥有光鲜亮丽色彩的汽车在雨中渐渐显出光亮油漆下的金属本色,然后几分钟之内被氧化成一堆堆锈迹斑斑的废铁。

  “我们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啊。”检查站内的赵阳看见陈鸣开始给枪上子弹赶紧也开始搭弓上弦。

  “小希!注意用你的超念力给刘湃力量增幅,这次肯定是场硬仗!晴晴!你再车里注意观察周围情况,谁有危险的话,你负责通知其他人。赵阳!这次我们肯定得出去射击了,在车里视线受阻太大了,早晚得被攻进来。刘湃!大家的安全就靠你了,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实力吧!回到街道上我们是必死的结果,这次只能迎战了。”陈鸣回头看了一眼街道上停放的汽车,已然下定决心。

  “咚!”陈鸣说话的同时驾驶室顶上传来声音,无论是什么在上面,肯定不是大家喜欢的。

  陈鸣对战车顶发出声音的地方开始点射。怪物的鲜血从子弹打出的洞里流淌下来。刘湃打开车门的同时,陈鸣和赵阳对着车门周围的变异体开始一顿射杀。刘湃从车上跳下来的同时,一脚将下面视野盲点里的变异体踹倒,就着下落的力量用斧被狠狠砸碎这个倒霉变异体的头部。

  右侧的变异被刚下来的陈鸣一个点射变成一具尸体,感觉到左侧一股恶臭袭来,刘湃起身的同时用圆盾卡住变异体的头部用力压在卡车上。虫壳锋利的边缘将变异体的头齐脖子削掉,没有头的尸体才往旁边倒去。

  陈鸣和赵阳背靠背向四周不停的精确射击,脆弱的碳机生物体在人类的只会结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变异体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越来越瘦弱,可能是被关在这个检查站太久的原因,有些变异体几乎是只要被碰到就掉胳膊掉腿。刘湃在他们身前像一堵无人可以横越的铁墙。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或许只要再坚持十来分钟就可以将满屋的变异体尽数射杀。

  “什么丧尸占领地球啊,好莱坞就是不科学。照这个速度估计都不用人类反击,他们自己都把自己耗死了。”陈鸣射击的同时还抽空打趣道。

  “嗯。任何生物都得遵从能量守恒定律,要是真的出现电影里那种不用补充能量就可以有无限动能的丧尸,那可不是人类的末日,那是人类的福音啊,真有那样的事,实现大同社会那是早晚……。”陈鸣趁着换弹夹还没说完,“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原来卡车另一侧有被撞倒的变异体发现了三人的行踪,从车底向三人发起进攻。赵阳刚射完一箭,听到背后的声音赶紧回头看见陈鸣被一个变异体从车底把他向另一侧拉扯,正在张嘴拼命往他身上爬,陈鸣弹匣掉在地上枪里也没有子弹,眼看就要咬在陈鸣身上。赵阳反手想搭箭救人,可伸手向后一摸,箭壶里已经空空如也。

  这时想喊刘湃回援已是不及,变异体在车下赵阳想踢也踢不着,急的赵阳把反曲弓扔下拉住陈鸣的肩膀就往后扯。变异体张嘴向陈鸣身上招呼的时候,陈鸣灵机一动把步枪塞在变异体嘴里。赵阳也拼命把陈鸣从车底拉了出来,把背后的钢筋矛解下,等变异体一露头将它捅穿。

  这时有很多变异体爬到车上,看着着窗户内的两个小女孩眼睛都红了,还好这个重型卡车是改装过的,窗口的玻璃上都焊着拇指粗的钢条和铁丝网。变异体留着口水疯狂的用头和手使劲砸着窗户,见不起效又往车顶爬去。

  “不行!”听到车顶又有变异体上去,陈鸣准备改变策略。

  “在这除了三个方向的攻击需要防守,现在还要应付天上和地下的偷袭。我们只有三个人,再在这里待下去只会坐以待毙,想办法进去后面车厢里吧,那里只有一条路有利于防守。”陈鸣边对着最近的变异体射击边对着刘湃和赵阳二人喊道。

  赵阳边防备着车顶和车底可能出现的变异体边问:“后面许灵芸在那,万一守不住了怎么办?还有我们三个都难以自保带着两个小女孩能过去吗?”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刘湃挥斧一式横扫千军把面前的几个变异体扫倒,“小希和晴晴在这里不要出来,只要我们三人把卡车周围的变异体都引到我们这里来,能吸引到足够的注意力,她们就安全了。至于灵芸,等它们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再说吧。跟着我先从车头绕过去另一侧吸引注意力再去后面!”

  刘湃说完带领两人开始前进,途中一把消防斧左劈右砍、上挑下切,边拼命边用圆盾撞击着卡车发出声音。陈鸣百发百中的射击让密密麻麻的变异体密度降到可承受的范围。赵阳的钢筋尖锐的一头对着下面,下面有露头的变异体他就补上一棍,上面有跳下来的变异体,他就用钢筋挑飞,多年的弓箭练习让他的臂力惊人,挑瘦弱的变异体在他手里就像挑布娃娃一样轻快。

  三人在变异体中间就像泥巴里的泥鳅一样,向后面车厢的方向厮杀。短短的几米距离,三人走了将近五分钟才赶到。

  “妈的!没带钥匙!”赵阳把下落的变异体挑飞到地上,对着头部狠狠地补了一钢筋。

  “拿着!”刘湃把周围的变异体清理掉,将圆盾扔给赵阳,转身一斧头把锁劈开。

  赵阳接住圆盾,一手用圆盾抵住四周的变异体,一手捅杀着从车底下涌出的变异体。陈鸣加大火力,不要命的向四周倾泻出子弹。刘湃打开一扇车门,把陈鸣拉上去,赵阳在两人的掩护下也爬了上来。

  “我快没有子弹了,掩护我。”陈鸣说完几个点射把变异体中最强壮的几个挨个点名。

  刘湃和陈鸣赶紧堵住他空出来的位置。

  “你休息下吧,我们两个人守这一扇门绰绰有余了,再有几分钟就清理光了。”刘湃一斧把刚挤上来的变异体砸下去看着车下堆积一地的尸体对陈鸣说。

  “好吧。”陈鸣拿起水瓶坐在地上喝了一口水,拿着水瓶的双手已经被震的微微发抖,他本来的工作是在实验室,本来就羸弱的身体在高精度持续射击后,身体的反应渐渐明显起来,水瓶放下以后感觉再也不想再抬起来。

  “啊,哥哥!”

  战斗中刘湃听到小希和晴晴的尖叫声。刘湃听到她们的喊声焦急万分,回头看了一眼陈鸣,眼中露出恳求的眼神。

  陈鸣扶着刚找到的钢筋强撑着站起来,加入防守的序列。

  “快去!”

  “照顾好灵芸,兄弟!”说完踩住一个刚要爬上来的变异体的头,一个力劈华山把后面一个变异体劈开,撞开周围为数不多的变异体转身向前方狂奔而去。

  一个爬行者已经把窗外防护的铁丝网卸掉了,两只后爪深深搂进铁皮里牢牢的把身体固定住,铁丝网内的钢条在爬行者强大的力量下已经变形。

  周围的变异体已经聚拢过来,刘湃使出浑身的招式左冲右突,消防斧在刘湃手里上下翻飞,刘湃拼尽全力想突出重围。

  “啊~”

  明明近在眼前的亲人收到生命的威胁,刘湃发狂的吼叫着,他的攻击已经没有章法了,许灵芸已经躺在那里了,唯一的亲人正在前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刘湃狂乱的攻击着周围的一切物体,不管是变异体还是已经死去的尸体,有时候砍到卡车车厢上,卡车的箱体被刘湃巨大的力量砍出一道道裂缝。可是变异体不是人,或许也不是动物,它们不懂危险,不懂恐惧,只有生命的本能驱使着它们向眼前的人不停地攻击,攻击,在再攻击,只要不死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杀死对方。

  爬行者锋利的骨刺突出手指,嘴里异化的舌头不停地在车厢里乱扫。晴晴和小希被迫蹲在座位下面,晴晴第一次看到这个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已经被吓到捂住耳朵不停地尖叫,小希小声的安慰着她,两眼看着钢条在爬行者的手中渐渐变形扭曲,有的焊点甚至已经崩断,但她坚信哥哥一定会救她们出去。

  毫无章法的打法让刘湃的攻击力倍增,脚下的尸体已经越来越多,变异体的攻击已经变成居高临下,看不到小希那边情况的刘湃双眼一片血红。身上不知道已经中了多少次攻击了,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只剩的布条零散的挂在身上,鲜血又将布条染成红色。

  悲愤的力量让他感受不到丝毫疼痛,全身青筋暴起的他双眼通红,看着整个世界仿佛都是鲜红色,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妙了,长时间的剧烈爆发让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比上一次攻击力度小,双臂因为长时间过度的爆发已经没有知觉了。每一次的挥动也许是出于惯性或是意志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记不得到底挥舞了多少次斧头了,一百次?五百次?一千次?总有更多的变异体出现在他的周围。

  他甚至有些绝望了。

  “小希……”

  车内的小女孩脑海里好像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她甚至感受到了哥哥的绝望。

  不!他需要我的帮助!

  她放弃了自身的安危,长时间的练习让她的超念力在瞬间施放了出来。

  刘湃疲惫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挥舞着手里的斧头,手里的斧头越来越重,每一次的攻击都让他有一种斧头即将脱手而出的感觉。如果当场有其他人,他的攻击看起来或许已经不能叫做攻击了,斧头镶在右侧的一个变异体头上,这次他却没能拔出来。

  “失败了么……”

  刘湃回想起所做的那么多努力到头来还是卑微的死去,他闭上眼睛自嘲的笑了。

  “哥哥!”

  “刘湃!”

  他看见了小希和灵芸流着泪看着他。

  “还有灵芸和小希等着我去守护,还有我的兄弟们等着我去并肩战斗!我不要死!!!”刘湃睁开眼睛,眼睛里的血红已经褪去,明亮的双眸再次出现在刘湃的脸上。

  身上感受到小希超念力的灌入,澎湃的活力和充满力量的感觉重新充满全身,身体器官的灵敏度甚至远远超过以往,又一次感受到在五金市场时的感觉。

  “是小希吗?”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回来了!

  刘湃握住斧子,连带着那具尸体一起带起将面前清出一片空白,没等后面的变异体补上,他一脚踏出高高跃起消防斧脱手而出,半空中的消防斧拖出一段残影,车窗上的爬行者感觉一股劲风袭来,没等做出反应,爪子上扣进车门里的骨刺已经折断在里面,身体却已经被斧子砸中带飞了出去。

  看着小希她们暂时解除了危险,刘湃邪笑一声,“不用你们来找我,我来了。”手中空无一物的他像野兽一样弹射了出去。

  此刻的变异体在他手中就像一根根面条般柔弱,一脚踢出,最前方的变异体前胸猛的凹陷进去,刘湃双手手拉住变异体止住它向后飞的惯性,向后一拉,变异体在向后的惯性和刘湃摸强大力量下,双臂被从躯干上扯下。

  刘湃双手把断臂随意像旁边一丢砸倒几个变异体,伸手又把失去双臂的变异体拉过来,一手扶住肩膀另一只手握住下巴用力一掰,只见变异体的脖子瞬间被撕开,眼看不活。

  刘湃随手将尸体抛了出去,半空中的尸体终于坚持不住,脑袋和身体分为两截。

  刘湃看都没看一脚将侧面的变异体膝盖踩断,变异体跪下的同时,一拳从变异体头顶轰进脑袋里,手指从变异体眼睛里戳出,一脚踩住变异体后背用力一拔,整个头颅被硬生生拔下。

  另一只手也不闲,抓住一个迎面扑来的变异体的头发,向卡车磕去。

  一声闷响过后,这个变异体头骨粉碎,脑浆掉落一地。

  右手从头颅里拔出抓住另一个变异体,将头颅塞进这个变异体口中。看着变异体只咬住了一点皮肉,他用另一只手抓住变异体的后脑勺,“我来帮帮你。”右手直接把整个头颅硬塞进变异体嘴里。

  变异体的下巴和嘴被撑的撕开接近断头,“你倒是咽下去啊。”说完把头往变异体脖子里塞。

  “咔嚓!”一声,变异体摸颈椎被强行压断。

  两三分钟后,刘湃的身边再没有一个活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途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