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琉璃昂2020-03-01 18:142,360

  “小心!”说时迟那时快,二皇子褚现发现了扑来的傀儡,一把将琉璃拽过来,躲过了它的攻击。

  “准备绳子!”因为没办法近身,他们对傀儡的攻击收到了很大的限制,所以二皇子只好想到用绳子来解决这个麻烦。

  两个人拿着一条绳子,在离着傀儡很远的地方,众人交叉旋转,好不容易才将那个难对付的傀儡给捆上了。

  傀儡力大无穷,迫使绳子偶尔与地面摩擦,掀起大片的尘土。当最后一根绳子也捆到了傀儡的身上,傀儡突然发出一阵痛苦的吼叫,随即身上的黑气迅速消散,整个傀儡也软绵绵地倒塌了下去,成了一具普通的尸体。

  众人都大惊,走近了仔细观察,也想不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只有琉璃小心翼翼地从那具尸身的旁边,看见了一团软布。

  这块软布,是她刚刚擦拭胳膊上血渍的那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绳子带了起来,也捆在了那具傀儡的身上。而此刻再看那团软布,已经没有了刚刚的血渍。

  琉璃心中了然,恐怕就是她的血液,治了这傀儡之毒吧。没想到她的血液还有这般奇效。

  看着这个破败的村子,她的心中忧心忡忡。若这个傀儡是偶然出现那还好,如果是有人有目的的用邪术造了这具傀儡,导致了整个村子生灵涂炭,那可是太恐怖的一件事。

  “二皇子,还请务必将这些尸身处置好,需要加覆石灰深埋。”琉璃恭敬地对二皇子说。

  “哦哦,好。”二皇子才从惊讶中缓过神儿来,他也是一头雾水,那么凶神恶煞力大无穷神秘兮兮的傀儡,就这么挂了?几条绳子一捆就挂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处理完村子的事,众人随即又上路,终于是到了皇宫之内。

  刚刚踏进宫门,就见一个穿着华丽,妆容精致的姑娘往门口迎了过来。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皇后的外甥女,也是当朝宰相之女玲珑。她心仪二皇子已久,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过二皇子对她可是一点心思没有,他只当她是个难缠的妹妹而已。

  “现哥哥,你怎么刚回来啊!”玲珑直接毫不客气地挎上了褚现的胳膊,让褚现一阵的头大。

  “途中遇到了些波折,所以回来晚了些。”褚现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琉璃,不知道她会不会多想。

  察觉到了褚现的目光,玲珑的目光也转移到了琉璃的身上。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可是给她气的不轻。

  只见琉璃一身白衣,面容白似皎月,嫩如婴童,细眉大眼巧鼻朱唇,脂粉未施却清丽脱俗,浑身上下只有一根发簪饰品,却显现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

  琉璃还未说话,玲珑就感觉她被比了下去,顿时火冒三丈跟褚现嚷嚷起来:“现哥哥!这是狐狸精是你从哪个乡下带来的!你为什么带她回来!”

  “住嘴!”褚现此时尴尬的直想将他这个没教养的公主妹妹的嘴捂上。

  “现哥哥……”玲珑顿时觉得有些委屈,她的褚现哥哥虽然不爱她,可是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过话。

  “好了,玲珑,这位是来给大皇子诊病的女医,你不要太冒失了!”褚现无奈地向她解释道。

  “什么女医,明明就是狐狸精。”她才不像会有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女人还会去当什么女医。

  “这位小姐,你可是常觉乏累,嗜睡口臭,喜食油腻?”琉璃淡淡地问她。

  她只需一眼,便是看出了玲珑的一些小恙。而且还有一些特殊病症她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也已经看出来眼前的这位公主并不检点,私生活混乱,纵欲过度,只不过不想让她那么难堪,她也不想惹事。

  “你……你怎么知道?”玲珑下意识倒退了几步,生怕再被她看出来什么,一脸警惕地望着她。

  “好啦玲珑,你抓紧找太医去调理你这些小恙,等调理好了你我兄妹再聚,现在我要带她去给我皇兄诊病,你也知道他的病耽误不得。”

  褚现说完,就急匆匆地拉着琉璃离开了这里,再不走的话,还不知道玲珑会生出什么幺蛾子。

  琉璃与二皇子一同来到了大皇子的宫殿,越是靠近,她的心中越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害怕。

  “啊!啊……”快到大皇子褚崖的门外,褚现和琉璃就听到了房内传来极为痛苦的嘶吼声。

  “糟了!”褚现快走几步,直接冲进了褚崖的房间。琉璃也紧随其后。

  进屋之后,琉璃便看见一脸苍白的褚崖,半截身子在床榻之上,上半身探出床下,好像要爬下来,但是身体虚弱却不能下床。

  再看褚崖的嘴角还带着丝丝的血迹,而旁边侍候他的贴身丫鬟,正抱着手臂呜呜的哭泣,看着她手臂上的血渍,琉璃便知这一定是大皇子褚崖所咬。

  “啊……啊!啊……”褚崖双眼爆红,对着躲在一旁的丫鬟发出嘶吼,仿佛没有吸食够血液一般,饥渴的近乎疯狂。

  “大哥!大哥你醒醒大哥!”褚现赶紧将褚崖扶上床榻。褚崖现在已经辨不清眼前是谁,只是一心想吸到新鲜的血液。

  “大哥,对不住了!”褚现没有办法,只得一个手刀,将他的大哥褚崖打晕了过去。

  琉璃走近昏睡过去的褚崖,看着他紧闭双眼还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极度痛苦的狰狞。

  她轻轻将褚崖的胳膊抬起,将有些瘦骨嶙峋的手腕露了出来,雪白纤细的手指搭在他跳动的脉搏上。

  只见琉璃时而蹙眉,时而沉思,时而不解,各种复杂的神情流露在了她的脸上。

  宫里的御医陈大人在一旁背手观看,面上露出了一种极度的不屑。大皇子这个病,自他年幼开始就由他诊治,他用遍了天下的药方偏方都没能将他医好,他不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子能治好这个病,也不知道二皇子从哪里找回来的这个女人。像这种女人,只适合养在后宫里当金丝雀,却还学的男人诊脉看病,真是荒谬!

  过了许久,琉璃才慢慢将她的手指从大皇子的腕上抬起。

  “琉璃女神医,我皇兄怎样?”褚现带着期盼问道。他为了他皇兄的病,几乎跑遍了整个国家,几度探访名医带回,可结果都不能医好。

  “他的病症,很是奇特,我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琉璃有些抱歉地看着二皇子说。

  还未待她的话说完,陈太医便站出来嘲讽道:“哼!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在这妄称神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青琉璃漾乾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青琉璃漾乾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